loader

「…………」陳青雲很無語,這兩個女人似乎都很好鬥。如果他們打起來,誰會贏呢?

  • Home
  • Blog
  • 「…………」陳青雲很無語,這兩個女人似乎都很好鬥。如果他們打起來,誰會贏呢?

nnnm汰家的留言我都看到了,不管是網上還是知道更新有些慢,但是臨近結尾,我需要考慮的事情太多了。所以請諒解我的更新吧!相信大家也不希望看到一本爛尾的小說,那樣對大家不負責任,對我自己也是不負責任@。 那中年男子作為玄師期的修鍊者,自然對自己的實力很是信賴。

「什麼?」那中年男子赫然沒有發現秦浩天是如何躲開自己這一下的。這讓他的心頭有些的吃驚。

不過他作為玄師期的修鍊者,反應自然也是非常的快。

他將靈覺放了出來,搜索秦浩天的所在。

「喝!」那中年男子一拳向著秦浩天的身上轟了下去。

無形的氣息將秦浩天全身上下都鎖定住了。

秦浩天冷哼了一聲,這一下,他沒有再躲閃。將身上的玄氣凝聚了起來。一股霸道的氣息從秦浩天的身上散發了出去。

「給我破!」秦浩天眯起了眼睛,一拳對著那中年男子的身上轟了下去。

「砰!」的一聲,那中年男子感到自己的胸前一悶,整個人跌跌撞撞的向後退了好幾步。胸前火辣辣的。

「什麼?」那中年男子沒有想到,眼前這個看起來,其貌不揚的年輕人,實力竟然如此的強悍。

那中年男子神色驚駭的看著秦浩天。臉色漸漸的凝重了起來。秦浩天也沒有動,神色平靜的看著眼前的中年男子。

「不管你是誰,今天你註定會是失敗的……」那中年男子的手上多處了一個黑色的巨錘。

那巨錘在那中年男子的手上發出了嗡嗡的音嘯,聽在秦浩天的耳中,覺的有些的不舒服。

秦浩天的眉頭一凝,馬上猜出這巨錘恐怕不簡單。不過他藝高人膽大,雖然覺的那巨錘不簡單,但也不是太放在心上。

動了,那中年男子動了。他的整個身影,一步出現在秦浩天的正上方。一個鎚子從空中,對著秦浩天的身上狠狠的錘了下來。巨大的嘯音,如針刺一般的鑽進了秦浩天的耳中。虛空中,巨大的錘影,帶動了洶湧的氣浪,遮天蔽日的向秦浩天的身上砸了下去。

巨大的能量壓力,吹拂的周圍的黃土,向四周散開。

秦浩天的眉頭一凝,將身上的玄氣運轉了起來。將那嘯音擋在了外面。

「疊浪擊!」

空中傳來了潮水涌動的聲音。秦浩天不閃不避,一拳向著那巨錘轟了過去。

「轟!」的一聲,兩股力量在虛空中撞擊在了一起。

「蹬!」「蹬!」「蹬!」的幾下,那中年男子感到八股暗勁一浪接著一浪向著他的身上推了過來,撞的他連續的退了幾步。

「哇!」的一聲,那中年男子忍不住噴出了一口鮮血。

此刻,那中年男子才知道自己撞到了鐵板。他的心中,已萌生了退意。

他不再念戰,腳一蹬,整個人向虛空中飛掠而去。速度奇快無比。

秦浩天眯起了眼睛,冷然一哼的說道:「想跑?豈有如此的容易?」

爆寵萌妻:腹黑老公消停點 「轟!」的一聲,在虛空中,一座黑塔出現了。

一道光束從虛空中落下,束縛之光。射在了那中年男子的身上。

「啊……」的一道凄厲的慘叫聲響了起來。那中年男子整個人從虛空落了下來。

看著虛空中向著自己身上落下的寶塔。那中年男子目光中射出了一股驚恐之色。他不知道這是什麼。但是他的心中,隱隱有一種無形的恐懼感。

那中年男子不住的掙扎著。青色的氣芒,從他的身上爆發了出來。陣陣凌冽的波動,在空中爆發著……引起了虛空能量的震蕩。

但是,秦浩天升級的第五層的寶塔,這能量又豈是一般的。那中年男子儘管極力的掙扎著。卻仍然無濟於事。

最終,被吸入了寶塔之中。

在那中年男子被吸入了寶塔當中后,秦浩天當即將其煉化了。然後趕回了領主府。

在秦浩天回到了領主府後,府宗金山當即告訴他,秦家的家主和孫家的家主來了。

秦浩天眯起了眼睛,心中有些奇怪,不知道他們來找自己有何等事情。

一邊想著,一邊走進了客廳。

看到秦浩天回來,秦國泰和孫朝北皆站了起來。

「浩天……」

「領主!」

秦浩天看著兩人,點了點頭,對著他們問道:「有事嗎?」

孫朝北和秦國泰看著秦浩天似乎有些不客氣的樣子,皆有些尷尬。

「浩天,我們聯袂而來,只是想知道,浩天這一次能在林原郡待多久?」秦國泰對秦浩天問。

「這和你們有關嗎?」秦浩天皺了皺眉頭。

「浩天,你也知道,這一次雖然我們秦家和孫家蒙浩天的幫忙,未曾覆滅,但震天教遲早會捲土重來的。更何況,這一次,震天教和狂刀盟結合在一起。勢力大漲……」秦國泰說到著,看了秦浩天一眼,下面的話,沒有再說下去了。

秦浩天的眉頭一凝,雖然他下面的話沒有說完,但秦浩天也知道下面的話是什麼意思了。秦國泰和孫朝北兩人來此,顯然是害怕自己離開了。震天教和狂刀盟會捲土重來。不過秦浩天倒也不認為自己在,這震天教當真就顧忌自己。秦浩天這段時間,讓死神小隊的人全力的戒備著,隨時準備著震天教的反撲。但震天教似乎偃旗息鼓了。

這詭異的現象,讓秦浩天倒是有些迷惑了起來。略微一思忖,他的腦海中,靈光一閃。覺的有一種可能。難道對方是因為自己師傅華辰的存在,然後……

種種的現象讓秦浩天覺的,只有這種可能。

「我很快就要離開這裡……」秦浩天看著秦國泰和孫朝北充滿著希翼的目光看著自己,嘆了口氣說。

聽了秦浩天的話,孫朝北和秦國泰的臉色皆然變了。

「哎,我早就知道,浩天是不可能在林原郡待多長時間的。」孫朝北點了點頭,神色無盡的失望,似乎在一瞬間,老了許多。

「浩天……你就不能……」不過秦國泰下面的話,沒有說完,就停住了。同樣很是頹然。

看著兩人的神色,秦浩天也有些的不忍。秦國泰雖然對自己不怎麼樣。可始終是自己的生身父親。

「浩天有一個辦法,但願不願意,就在你們了。」秦浩天想了想,看著兩人,淡淡的說。

「什麼辦法?」秦國泰和孫朝北連忙的看著秦浩天問。

「我在浩天城還有一個領地,哪裡附近都是我的地盤,相信秦家和孫家搬去哪裡,我會更照應的到。」秦浩天對著秦國泰和孫朝北說。

「這……這個真的可以嗎?」孫朝北和秦國泰兩人皆是喜出望外的。

「嗯……當然浩天城的條件是比不上林原郡……你們如果願意的話,還是要有心理準備。」秦浩天對兩人說。

「無妨,這些皆是身外之物,我們修鍊之人,原本追求的就是自我升華……對於其他的,倒不是太重要了。也許,到浩天城,能讓家族更能潛行修鍊之道。」秦國泰對秦浩天正色的說。

孫朝北也跟著點了點頭,顯然他的意思和秦國泰一樣。

秦浩天深深的看了秦國泰一眼,微微的頜首著。也許這一次秦家和孫家經歷這一次的巨變,讓兩家意識到自身實力的脆弱。如果經歷這一次,讓兩家鳳凰涅槃,浴火重生,也許也不是一個壞事。

「你們去準備一下……我也許很快就會重新的啟程了。」秦浩天看了兩人一眼,淡淡的說。

「好……浩天,我馬上去準備……」

如果一路上有秦浩天一道,對秦、孫兩家自然是再好不過了。從林原郡到混亂平原可還有不短的路程。誰知道在路上,會出現什麼事情。

看著兩人離去的身影,秦浩天深深的吸了口氣。

這個時候,水凌從外面走了進來。

「公子……」水凌走到了秦浩天的面前。

「嗯……水凌,你來的正好,我正要找你……」秦浩天看著水凌,笑了笑,目光中滿是柔色。

「嗯……公子,水凌找你也有事情。」水凌神色平靜的看著秦浩天。

秦浩天見水凌對自己始終是若即若離的。心裡隱隱的有些無奈。但表面上還是平和的說道:「這一次,我從拍賣行將火靈草找到了。剩下的,只差風龍唾液,這個,還希望天樓能全力尋找它的消息。」

聽到秦浩天將火靈草找到了。水凌的臉上露出了一絲的喜色。對秦浩天頜首道:「公子,找到火靈草,那我們天樓就能專心的尋找風龍唾液的消息了。這樣,更有機會……公子放心吧!天樓如果有風龍唾液的消息,一定隨時稟報公子。」

「你做事我放心……」秦浩天忍不住抓起了水凌的手。

水凌的手一顫,低下頭,道:「公子……」

看著水凌的神色有些冷淡,秦浩天心裡嘆了口氣。將手縮了回來。對她道:「水凌不是有什麼事情嗎?」

「嗯,公子,這是最近玄武大陸最新的消息……請公子過目。」水凌向秦浩天遞來了一份資料。

「哦……」秦浩天接過了水凌遞來的資料。翻閱了起來。

「什麼?東煞魔君出世,梅家被滅?」秦浩天的臉色驟然一變。這個消息當真是震撼了秦浩天的心靈。

秦浩天記得自己才剛剛聯合紫凝,將東煞魔君封印不久,怎麼這麼快,這東煞魔君就突破封印。

秦浩天默默的翻閱著情報資料。臉色無比的凝重。東煞魔君,西煞魔君、南煞魔君北煞魔君四大魔頭出世,看來整個玄武大陸都要陷入劇烈的動蕩中了。 夜晚,上官這本想早點睡覺,可是並沒有得償所願。前來*訪的人一個接著一個,此刻他的房間內就坐著買雷提。

他在家中左想右想」越想越不是滋味。這tm的什麼事啊!堂堂一個軍區的參謀長,居然被一個新來的毛頭小子給欺負了。別看他的對手沒有好哪去,但一定很多人在看他的笑話。很顯然,現在他的一切計劃都被陳青雲給打破了。可是他並沒有因此放棄。雖說他的證據在陳青雲的手上,可是對方既然拿出來威脅他而不是直接告發,就說明對方對此還是有所顧忌的。

既然對方壞他,那他為什麼不能壞對方呢?如今之計,他只有從一同前來的上官遠身上下手。只要上官遠改變主意,那麼陳青雲就狗屁不走了。如果對方從位置上下來,他就有更多的辦法整陳青雲。

現在,他對位置到嚮往差了很多」更加傾向於拿出他的命根子要挾他的陳青雲。

「小遠啊!今天的事情你都看在眼裡了。其實大家對陳青雲並沒有什麼好感,畢竟他只是一個外來人。我們大家的願望就是你來接替老首長的位置」你難道不能為了我們,好好考慮一下嗎?」

上官遠似乎早就剛到了買雷提會這麼說,輕輕一笑」立刻說道:「我這麼做,其實就是為了你們好。

他之前的身份你也很清楚,在能力方面,這點是一致得到上面認可的。就算是我父親,對他也是十分的看好。」

「這點我不否認。可是他太年輕了,雖然在其他責面有著優秀的表現。可是一個軍隊可不比一個小隊伍,完全是兩個概念。對於他來說,是個非常大的考驗。」買雷提試圖說服上官遠。

「可是我並不這麼認為。如果他不優秀,你們也就不會想從我這裡找突破口不是嗎?」上官遠又怎麼會看不出買雷提的想法。

買雷提趕緊解釋:「我這都是為了軍區以後的發展著想。」

「我明白。你們選擇陳青雲,實際上就是選擇我。我和他本質上是沒有什麼區別的。」

「這個當然有區別啊!你是老首長的親生兒子」大家都認可你。

「既然是這樣,那你們就更加應該支持陳青雲了。因為他是我的乾兒子。」上官遠把這個一直很少人知道的重磅炸彈丟了出來。

「…………」

「好了我知道你們是為了我好。但我真的沒有什麼心思在軍隊裡面。這次回來也只不過是陪著他回來看看大家,過段日子我就會離開了。」

買雷提有些鬱結的離開了,不但沒有得到任何他想得到的結果,反而還碰了一鼻子的灰,陳青雲怎麼就成了上官遠的乾兒子?

坐在回家的車上,他的眉頭一直緊鎖。

「首長要不我們找人把陳青雲……」開車的警衛員沒有多說,而是做了一個抹脖子的動作。

買雷提倒是有這個想法」自己的把柄在陳青雲手中」如果想要不受制於人,那麼讓這個人從地球上消失是最好的辦法。可是,想了想之後,他還是放棄了這個想法。不是他不想,而是身邊根本沒有人能無聲無息的幹掉陳青雲。

「雖然他身手無人能敵,但是他也不是不死之身,我們弄個炸彈就不相信他不死。他這麼多仇家,只要做得不留痕迹」沒有人知道是我們做的。」

不怕沒好事,就怕沒好人。

經警衛員這麼一說,買雷提還真的動心了。

「恩,這倒也是。只不過這件事情得好好計劃一下小遠跟陳青雲在一起,如果他也受傷了。那這件事情就不好辦了。」

「首長,這件事情絕對不能拖,最好是今天晚上就做。這樣才不會被人懷疑。無毒不丈夫,如果上官遠也跟著死了那您不是對您更加有力嗎?」

「放屁!」買雷提一下就怒了。

「首長,我只是建議,您別生氣。」警衛員嚇了一跳,他也知道說得有些多了。有些話是不能說出口的。

不過,買雷提隨後就平靜下來,並沒有繼續發火沉靜了一會後,掏出電話給自己忠心手下挨個打電話。

警衛員的眼神中閃過讓人不易察覺的喜sè。

臨睡覺之前,陳青雲接到了顧沉魚的電話電話的內容是關係hv5的。經過多次的檢測和試驗,沒有發現任何對人體傷害的東西。在動物身上的試驗也非常的成功。

「你的意思是我們可以大批量的生產然後用在我們隊員的身上。」

「對。不過,我個人建議小範圍內使用。這種東西一旦流傳出去,那麼後果是非常嚴重的。所以,只適合龍衛,龍隱這種需要執行特殊任務的人員身上。」

「恩,那就按照你的做吧!大概要多久才能生產出第一批?」「小範圍使用的話,一個星期就可以生產出來1000支的劑量。,「好,生產好了跟我聯繫。」

hv5完全通過了測試,這對於軍事力量來說是平添了一支臂膀。將單兵力量提升到了極致。

難怪天網的人會對上官遠窮追不捨,hv5從某種意義上來說,絲毫不比銘彈帶來的影響小。

陳青雲這邊的電話剛剛掛斷,就有兩個未接來了一下」都是上官遠打來的。

雖然不知道這麼晚了對方有什麼事,陳青雲起身來到上官遠的房間。

敲了兩下房門,裡面傳出上官遠的聲音。

「進來吧!」

推門走進了房間,看到上官遠抽著煙坐在嚴發上,面前還擺放著一壺冒著熱氣的茶水。

「沒打擾你吧!我有些睡不著,就叫你過來喝茶。」

「當然沒有。」陳青雲坐了下來,端起一杯茶水喝了起來。「您找我有事吧?」

上官遠笑了笑,說道:「就知道什麼事情都瞞不過你。是的,我有點事情想跟你說。我看你在這裡應該也不會有太大的問題了。過兩天我打算就離開了。」

「您要去哪裡?」陳青雲一愣,沒想到上官遠會選擇在這個時候離開。聽對方的意思,是不打算回龍京了。

「繼續去旅遊,還有幾個地方沒有去,打算去走走。不然等我走不動了,留下的就是遺憾了。大概幾個月的時間我就會回來,以後就再也不走了。」上官遠笑著說道。

「旅遊倒是一件好事。只是現在天網的人都在盯著您,這個時候您要是離開了,恐怕對您不利啊!」陳青雲有些擔心的說道。

「這個你不用擔心。我能這麼多年一點事都沒有,還是有一些手段了。就比如我的易容術,我要是化妝成其他人」不是輕易就能lù出破綻的。」

陳青雲又愣了一下,沒有想到上官遠居然還是個易容的高手。不由得讓他想起了易容高手妖王。上官遠這麼多年了一直沒事,想必易容術對比妖王也差不了多少,否則他也不會活到今天。沒有想到上官遠還有這麼多不為人知的秘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