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

  • Home
  • Blog
  • 「……」

突然就瘋了。

一件大乘期的極品靈器,才賣一千萬上品靈石,這已經不是跳樓價了,這根本就是跳懸崖價。

就古玄星的法寶靈器行情來說,想要煉製一件大乘期的法寶或者靈器,光材料費都不止一千萬上品靈石。

而材料變成成品,還需要煉器師,還要煉製成功,還要煉製成的品質極品,這中間可不是區區一千萬上品靈石就能搞定的。

所以,這絕對買到就是賺到。

即便買來的不合用,隨便倒手找個拍賣行丟出去,至少兩倍以上回報。

便因為此,一開始都還是挑自己能用的,慢慢的就顧不上了。

不管三七二十一,先搶了再說,要不然挑來挑去,遲早被人哄搶一空。

生意如此之紅火,林昊也高興。

「別急別急,都有都有。」

「看看丹藥,看看靈符,也都是十分上乘的貨色,絕對物超所值。」

「……」

感覺還挺爽。

好久沒這麼干過了,想當初每次下套成功之後,最愛做的就是銷贓。

特別有快感,也特別有成就感。

眼下他就是,收錢收到手軟。

作為古玄星修真界第一大城,作為這城裡最大最高檔的交易坊市,出沒此間的豪客不少。

能拿出上千萬乃至上億靈石的不在少數。

是以前後不出幾分鐘,一堆曝光閃閃的極品靈器法寶被哄搶一空。

一堆丹藥靈符也被搶得乾乾淨淨。

結果有人歡喜有人愁,搶到的自然是眉開眼笑,沒搶到的,則唉聲嘆氣,愁眉苦臉。

林昊也不去算到底買了多少,趁著人群還沒散,「嘩啦啦啦」又倒出來一堆。

「別灰心,別喪氣,說了都有都有。」

「來,別客氣,隨便挑隨便選,還是原價。」

「……」

很是豪氣。

這架勢,給人的感覺像是在賣垃圾,要多少有多少。

人群驚愕,齊齊倒抽涼氣。

不過很快沉寂被打破,新一波的瘋狂剁手開始。

足足處理了一個多小時,經歷了十波以上的瘋狂,林昊才把這些「垃圾」處理掉了。

此刻人群已經麻木,看他的目光如同看見鬼。

而就是這些他眼裡的垃圾,一共換來一百多億上品靈石,摺合下品靈脈也有一百多條。

正當人們以為這場饕餮盛宴終於結束的時候,「嘩啦啦啦」,又倒出來一堆。

白光,那是仙器的氣息!

狂吞口水,人群眼都直了。

林昊繼續大聲叫賣:「大甩賣,跳樓價大甩賣。

大量准仙器,五條下品靈脈一件,五條下品靈脈一件,隨便挑,隨便選……」 「什麼,大乘期的極品靈器才一千萬上品靈石?」

「五條下品靈脈一件准仙器,這怎麼可能?」

「不可能,絕對不可能,一件准仙器,光材料就不止五條下品靈脈,煉製成功更要天時地利人和,怎麼可能五條下品靈脈賤賣?」

「既然有消息傳來,想來不是空穴來風,立刻準備靈脈百條,去坊市。」

「若是假的也就罷了,若是真的,務必竭盡全力爭搶。」

「……」

消息傳開,瞬間引發整個古玄城大地震。

一千萬一件的大乘期極品靈器,五條下品靈脈一件的准仙器,這是古玄星從未出現過的好事,見所未見,聞所未聞。

是以,得到消息的第一時間,各大商會,各大家族,各大宗門駐古玄城所在,紛紛無比震驚。

這等消息自然也不能漠視,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

是以這些財雄勢大的勢力很快備好靈脈靈石,趕往坊市。

薔薇商會方面也不例外。

突然出現的大甩賣,對於薔薇商會並不是一個好消息。

如此珍貴的物品,如此大量而廉價的甩賣,一方面會大大降低市場的購買需求,另一方面也會對拍賣會上的價格造成極大衝擊,對於商會正在籌辦的拍賣會大大不利。

是以不論如何,要盡量將這些突然出現的極品靈器乃至准仙器收攏過來。

而就在這無數勢力以及個人聞風而動之時,坊市上許多人已經樂翻天了。

「准仙器,真的是准仙器!」

「天啦,數量好多,這是打劫了那個大宗門嗎?可即便是大宗門,也沒有這麼多庫存啊!」

「十條下品靈脈,兩件。」

「三條中品靈脈,六件歸我了。」

「准仙器,准仙器,終於我也能用上准仙器了!」

「為什麼,為什麼這個時候才出現?我的靈脈才剛剛買了材料啊!」

「……」

都瘋了。

也只有這個時候,才會發現有錢人如此之多,才會發現渡劫修士大乘修士並不少見。

一共五百多件准仙器,分批放出來,幾乎每一批都會被瞬間一搶而空。

這個時候根本沒人仔細挑選。

這個時候搶到一件就是勝利。

這個時候不少人眼睛都紅了,恨不得殺人奪寶。

這個時候不少人激動得哭了,感嘆終於也能用上准仙器。

便是這樣一種狀況,清倉完畢,林昊一共獲得下品靈脈近兩千條,中品靈脈近一百條。

摺合來算,差不多三千條下品靈脈,比起十年前直接搜刮的靈脈亦相差不大。

而事實上,他還沒有真正清倉!

現在他手裡還有三十五件仙器,其中一件還是無比罕見的地仙之器。

就這些仙器,真要賣出去,價值只高不低。

當然,他並沒有在這裡賣仙器的想法。

倒不是害怕什麼,只是因為仙器價值太高,這裡的人根本買不起。

是以當薔薇商會等諸多勢力個人趕來,林昊已經離開坊市。

暗中不少人盯著是肯定的,畢竟他現在身懷一筆連聖地都不敢忽視的巨款。

也不少人在暗中調查他的身份,想要弄清楚他這些東西到底從何而來。

可絕大多數個人和勢力這個時候都沒空理會這些。

「高價回收大乘期極品靈器,三千萬上品靈石一件。」

「高價回收准仙器,八條下品靈脈一件!」

「九條下品靈脈一件回收准仙器!」

「高價求購准仙器極品靈器,要飛劍和護甲,價格隨便開。」

「十五條下品靈脈轉讓准仙器一件,需要的速度。」

「……」

回收的,求購的,轉讓的!

商會,宗門,家族,個人!

一時間坊市上極為熱鬧,根本沒人有空去關心其他。

而這個時候,林昊已經改頭換面來到薔薇商會。

原本不想來的。

一來這些東西都是見不得光的贓物,多多少少會給薔薇商會帶來一些麻煩。

二來他很快要離開古玄星了,並不想在這個時候給薔薇商會添麻煩。

可話說回來,這些東西也不能不出手,畢竟接下來他需要的資源太過龐大。

而且他也沒興趣沒時間為這些去跟人勾心鬥角。

如此一來,與其給其它商會,不如肥水不流外人田,再推薔薇商會一把。

麻煩雖然肯定會有一些,但只要他不公然露面,問題就不會很大。

薔薇商會正在籌辦拍賣會,目前拍賣品還在籌集之中。

而對於一場頂級拍賣會來說,仙器不論何時都是最為耀眼的存在。

為了這場拍賣會,商會方面原本已經準備了仙器,但是數量僅有一件。

而且說實話,這件仙器並不出色,實用性很一般。

這樣的情況下,有人上門委託仙器拍賣,無疑是雪中送炭。

這種事一般人不夠資格出面,眼下含香帶人去了坊市,出面的也只能是戰老。

十年不見,戰老氣息強大了不少,整個人看上去反而還年輕了。

花廳,侍女奉茶後退去,戰老並未急著開口,而是打量著旁邊靜靜品茶的少年人。

他很確定沒見過這個少年,但是很奇怪,他就是有一種莫名的熟悉感。

只是這種話也不適合說出口,太過冒昧,是以很快他還是收回心思,笑道:「聽說道友有仙器要委託拍賣,不知可否一觀?」

自然是要先驗貨,然後再談其它。

林昊也沒浪費時間,放下茶盞,跟著三十多件仙器一股腦兒砸了出來。

靜!

戰老直接被砸懵了。

三……三十多件仙器,這,這是真的嗎?

什麼時候古玄星修真界這麼多仙器了,隨隨便便三十多件仙器出手,仙器都已經泛濫了嗎?

感覺好可怕。

再次看向林昊,這時戰老心驚肉跳,沒來由覺得心寒。

林昊笑了笑,道:「確定不要先驗驗貨,畢竟很有可能是假的。」

騙人的套路千萬種,並不僅僅只有坑殺,就跟古董造假一樣,仙器也可以造假。

被他這麼一說,戰老還真有些不淡定了。

當然,他也不可能直接說懷疑,他只是很認真的辨認。

林昊也不著急,安靜等著。

等戰老鑒定完,時間已經不知不覺過去近兩個小時。 「敢問道友高姓大名?」

「道友果真要將這些仙器,包括其中一件地仙之器交給我們拍賣行拍賣?」

深吸一口氣,戰老渾身都有些哆嗦了。

真的,全都是真的。

一共三十五件仙器,其中還有一件極度稀有的地仙之器,感覺跟做夢一樣。

林昊淡然一笑:「本座名號就不說了,知道了對你們沒好處。

你們只需要說接不接就好!」

言外之意,這些東西來路不正。

戰老也不是一般人,當即也聽出來了,不過還是堅定道:「接。

拍賣行開門做生意,斷然沒有往客人往外推的道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