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一萬就一萬。」安吉兒咬咬牙答應。

  • Home
  • Blog
  • 「一萬就一萬。」安吉兒咬咬牙答應。

哪怕虧一萬,她也不做這麼羞人的事情。

「先轉賬。」

安吉兒掏出手機,轉賬過去,很快安樂兒就收到錢了。

五分鐘已過,安樂兒準備繼續搖下去,葉雄:「不用搖了,可以走了。」

「不是要搖十五分鐘嗎?」安樂兒奇怪地問。

「不是每個男人都能搖十五分鐘,正常來,大多數男人十分鐘都不到。」

安吉兒臉都黑了,她這才剛剛轉一萬塊給安樂兒,主人就不用搖了,這等於讓她一萬塊打水漂了。

「主人,你偏心。」安吉兒怒道。

「什麼偏心,辦正事要緊,安樂兒,開車。」葉雄一本正經地。

安樂兒得到命令,連忙啟動車子,繼續向前開去。

整個過程,紅一直都沒有話,不過她心裡在暗暗思量,這主人其實也沒那麼高冷,就是喜歡在自己面前裝而已。

百米之外,一個暗哨。

兩名幻門盯梢的殺手神色鬆了下來,手中的電話也沒撥出去。

自這輛車子出現在視線之中,他們的目光一直都沒離開過,直到車子突然停下來,而且在路邊停了十分鐘,他們這放心。

「這王八蛋還真會享受,居然在馬路邊玩起車震,什麼時候老子也去玩玩。」其中一名殺手道。

「這年頭的人腦子都有病,好好的大床不用,偏偏喜歡在野外的車子里搞,都是搞,在什麼地方還不是一樣。」另一名幻門殺手罵道。

「既然沒什麼問題,那咱們就別通知了,要是讓首領知道咱們亂報情況,到時候草木皆兵,指不定要怎麼懲罰我們。」

「可不是,繼續盯梢吧。」

葉雄根本沒有想到,自己隨便一個想法,就矇混過關了。

五分鐘之後,郊外一所掩藏在果林之中的別墅,隱隱出現在眾人面前。

「主人,那應該就是侍女的地方。」紅指著那幢洋樓。

葉雄頭,對安樂兒吩咐:「別停車,不然會被人發現的。我在前面跳車下去,進去裡面打探情況,你們在千米之外等我消息。」

差不多到那別墅的時候,葉雄推開車門,身體像鬼魅一樣跳了下去,由於速度太快,又是靠樹林一邊,所以根本就沒有人發現。

安樂兒繼續開車,離洋樓越去越遠。

葉雄心翼翼地朝那幢洋樓躍去。

遠遠他就聞到一鼓中藥味道,更加堅定他的看法,羅門肯定還在這房子裡面。

啾啾!

兩道白光射出去,兩名巡衛噗地倒在地上,連哼都來不及哼一聲。

葉雄把屍體拖到沒人的地方藏好,這才輕輕一躍,跳上三樓的陽台。

二樓客廳。

羅門坐在沙發上,赤橙二使站在他身邊。

「赤使,有死神的消息沒有?」羅門問。

「稟首領,我們的人一直盯著獵人保鏢公司,他今天進去之後,一直沒有出來過。」赤使道。

「一直沒出來?」

羅門眉頭皺了起來,站起來踱來踱去。

「首領,有問題嗎?」赤使忍不住問。

「死神每一次回獵人保鏢公司呆的時間都很短,這一次怎麼突然間呆這麼久,他本來就是個坐不住的人。」

「看來你對我性格研究得挺透徹的嘛。」熟悉的聲音從樓梯傳來。

羅門大驚,身體刷地衝出陽台,朝外面掠去。

「保護首領。」

赤使跟橙使大喝一聲,雙雙抽出武器,朝葉雄狠狠地撲過去。

葉雄霸氣十足的一掌擊出,赤橙二使身體被轟飛出去,癱倒在地。

葉雄早就凝聚天雷拳準備出手,他們上來就是送死。

擊倒兩人之後,葉雄身體掠了出去,跟在羅門後面追去。

羅門躍出陽台之後,身體馬上消失在樹林之中。

他之所以選擇這個地方養傷,一方面是因為這裡偏僻,另一方面是因為這裡到處是樹木,很容易逃跑。

葉雄跟在羅門後面追趕,突然一片槍聲傳來,無數的子彈壓得他抬不了頭。

該死,沒想到還埋伏著這麼多槍手。

等葉雄避過這些槍手的時候,羅門早就不見蹤影。

這麼好的機會,都干不掉羅門,真是太不甘心了。

葉雄在樹林里不停地搜索,希望能找到羅門,哪知道找了半個時,還是沒追到。這麼大的一片林子,估怕羅門早就逃得遠遠。

正在他沮喪的時候,突然聽聞前面傳來打鬥的聲音。

他飛快地躍過去,發現羅薇正跟一個女人斗在一起,赫然是她的師姐柳晴。

「羅門,今天天王老子也救不了你。」葉雄飛身而上,一掌朝羅門拍過去,氣勢如虹。

羅門暗暗叫苦,他原本以為這次能死裡逃生,哪知道在半路被柳晴擋住,還劈頭蓋腦地朝他砍殺。柳晴跟他一樣受了傷,他還能應付,現在葉雄來了,他就真的只有死路一條。

但讓他坐以待斃,根本就不可能。

羅門波動拳施展出來,跟兩人纏鬥在一起。

「師姐,你站一邊去,提防有什麼人來放冷槍,這混蛋就交給我。」

葉雄一邊出手一邊。

「好,就交給你了。」

柳晴受傷未好,知道自己在此只會礙手礙腳,遠遠離開。

等柳晴離開之後,有她防護,不怕幻門的人來放冷槍,葉雄這才放心對負羅門。

兩人飛快交戰,罡風四射。

羅門本來就受了內傷,加上葉雄最近實力飛漲,在他之上,這一進一步,兩人已經不在一個級別。況且葉雄不同於段成安那種頭腦簡單的傢伙,羅門想耍什麼伎倆都沈不過他的眼睛,

釋放幾次毒粉,羅門依然沒能阻擋葉雄的攻擊,不到五分鐘,他身上就被擊中好多掌,內傷加重。

「羅門,你沒想到自己會有今天吧?」

蓬!

勢大力沉一掌將他拍飛出去,撞斷一株大樹,軟軟地倒在地上。

羅門一口血吐出來,掙扎了幾下,沒能爬起來。他一雙眼睛狠狠地瞪著葉雄,神色之中,滿是不甘。

葉雄掏出匕首,走過去,準備將他廢了,再帶回去紅處置。

「死神,等一下。」羅門大驚,急道。

「你死之前,還有什麼遺言嗎?」葉雄冷冷道。(未完待續。) 「成王敗寇,輸給了你我認了。我可以把所有的財產都交給你,只求你放過我一命。」羅門道。

「你覺得,我是個缺錢的人嗎?」葉雄冷嘲。

「我知道你不缺錢,但是錢誰會嫌多?幻門成立這麼多年,積下來的財產不比你葉家少。這些錢我全都購買了玉石,藏在一個隱蔽的地方,只要你放過我,我就把收藏玉石的地告訴你。」

「你當我傻,以為會相信你的屁話。這年頭誰的錢不存在銀行?就算兌換,也是兌換黃金,誰會把所有錢用來購買價格浮動的玉石?」 https://tw.95zongcai.com/zc/50070/ 這羅門為了活命,什麼謊言都得出口。

「你有所不知,其中隱藏著一個大秘密。如果你的實力到達某種境界的時候,你就會發現,哪怕你擁有這世界上所有的錢,也未必勝得過我那一堆玉石。」羅門。

「我不管你有多少玉石,也不管那些玉石有什麼用,我現在只有一個念頭,就是讓你消失在這個世界上。你放心,我不會殺你,有另外的人殺你。」

葉雄目光露出一抹冷芒,刷刷幾刀挑過。

羅門嘴裡發出一聲慘叫,手筋腳筋全被挑斷。

「死神,我做鬼也不會放過你。」羅門大吼起來。

被廢手腳,等於廢人一個,他以後再也掀不起任何風浪了。

「師姐,謝謝你幫忙,不然又讓這個混蛋給跑了。」葉雄回頭對柳晴。

「你不用謝我,上次我阻止你救人,是我不對在先,這次幫你抓住他,從此之後,我們之間不拖不欠,如果你下次再敢出言不遜,我一定不會饒了你。」

柳晴哼了一聲,身影一躍,消失在樹林之中。

真是個外冷內熱的女人,葉雄苦笑。

葉雄將羅門的面罩摘下來,露出真容。

從第一次見到羅門開始,葉雄就沒見他露出過真容,一直戴著頭罩,開始他還在想這傢伙有什麼不一樣,現在終於明白了。

一張異常醜陋的臉出現在他面前,羅門面目非常恐怖,臉跟下巴的皮膚顯然被火燒過,面容全非,額頭也是,整張臉只剩下眼睛看起來正常。

這樣一張臉,如果在大晚上看到,恐怕會嚇死人。

「我原本以為你很酷,現在才發現,你如此可憐。」葉雄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

羅門被毀掉的臉部肌肉不停地抽搐,目光之中,露出極大的仇恨。

半個時之後,葉雄將羅門帶到三女面前,三女看到他真容的時候,不由得震驚起來。

「他就是羅門?」

紅有些不敢相信,一向狂妄自大,目空一切,彷彿自己是上帝一樣的羅門,居然長成這個模樣,簡直讓她無法想像。

「他就是羅門,你不是想報仇嗎,現在我把他交給你,任你處罰。他手腳筯已經被我挑斷了,廢人一個,你可以放心處置。」

葉雄朝安吉兒安樂兒打了下眼色,三人回到車子,留紅單獨處置羅門。

三十分鐘之後,紅回來了,眼睛有些紅。

「怎麼了?」葉雄問。

「他已經死了,走吧!」 婚外噬情 紅淡淡道。

葉雄看了那邊一眼,羅門的身體挨在一株樹上,一動不動。

「主人,我去看看。」安樂兒忍不住道。

「不用,紅他死,他就是死了。」葉雄制止住安樂兒。「回去吧,大家都在等著咱們這個好消息呢!」

「主人,謝謝你相信我。」紅突然。

「用人不疑,疑人不用,我相信夢姬的目光,她判定你沒問題,你就沒問題。」 妲己很忙:妖妃要直播 葉雄回道。

安樂兒有些不太高興,但主人都這麼,他也不好意思再開口。

「想不想知道,我為什麼用了那麼長的時間處置羅門?」紅問。

「狠不下心?」

紅搖搖頭,:「羅門讓我幫他做一件事情,只要答應他,他就給我好處。」

「什麼事?」

「他讓我給一個女人帶幾句話,送一筆錢給她。」

「他就這麼相信你?」

「我是他最後一個見到的人,他別無選擇。」

「沒想到這個壞事做絕的傢伙,死的時候還會惦記著另外一個女人,真讓人想不到啊!」葉雄感慨。

「虎毒不食子,再惡的人,對某些人,內心都有善良的一面。」紅嘆了口氣,腦子裡全是羅門臨死之前的話:「羅門一死,幻門算是分崩離析了,不足為患。」

接下來,葉雄打電話給何夢姬,告訴她這個好消息。

得知羅門被殺,何夢姬大喜。

「這裡有一件大事要你去辦,真是太及時了。」

「什麼事?」聽她語氣嚴蕭,葉雄急問。

「回來再,電話不清楚。」

回到公司之後,葉雄立刻去找何夢姬,她早就在辦公室等候。

「出什麼事了,這麼嚴蕭?」葉雄問。

「媒國那邊剛剛傳來消息,凌戰出事了,在一次保鏢任務之中,受了重傷。」

「情況怎麼樣了?」葉雄急道。

凌戰是他最看好,實力最強的員工,沒想到來獵人保鏢公司,進行第一宗任務就出了這麼大的事情,讓他如何不緊張?

「那邊傳來消息,凌戰剛剛動完手術,比較成功,沒有生命危險。不過要恢復,可能要一段比較長的時間。」簡單解釋事情經過之後,何夢姬這才自責:「都怪我,當初接到這個任務的時候,我就覺得心裡有不踏實。這任務薪金太高了,國內級保鏢價格,年薪也就幾百萬,這次單單是一個月的保鏢任務,薪金就多達一千萬,而且還是美元,簡直是太高了。對方簽的是分成條約,任務中途失敗,只能得一成,也就是,我們只能得到一百萬美元。」

「錢不是問題,最重要的是凌戰沒事。」葉雄想了一下,道:「你馬上幫我訂去媒國的機票,羅門已死,國內我沒什麼擔心的,正好去看看凌戰。」

「這一次,你準備帶誰去?」何夢姬問。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