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三弟,你、你修魔了?」百思不得其解,古銅直接問出了心中的疑惑。

  • Home
  • Blog
  • 「三弟,你、你修魔了?」百思不得其解,古銅直接問出了心中的疑惑。

「沒有,不過,我的一個好兄弟修魔了。」臉上閃過一絲挂念,葉雲稍作沉吟,看著古銅,眸子中竟然瀰漫出了些許水霧,欣然道:「大哥,你怎麼知道我是你的三弟,難道父親有三個兒子?」

「父、父、父親?」聞聽葉雲之言,古銅瞬間愕然,半天沒回過神來,他理了理思緒,想起了逃離蓬萊島時,葉雲斷劍盟誓的事情,不過想到此處,古銅沒有表現出任何激動之色,只是盯著葉雲看了良久,道:「當初你和於文威雙雙墜入焰獄深淵之時,我和呂志都以為你遭遇了不幸,所以,我們二人帶你燒了結拜香!」

聽到結拜香三個字,葉雲恍然大悟,心中閃過一名手拿古書的少年身影,葉雲知道,他誤會了古銅對自己『三弟』的稱呼,不過,雖是如此,但古銅和呂志兩人能和一個生死未知的人結拜,可見兩人對自己的兄弟情義,絕不是假的。

糾結了三天的心事豁然而解,旋即,葉雲雙手作揖,對著古銅,道:「大哥在上,請受三弟一拜!」

「三弟不必如此!」古銅扶起葉雲,疑惑道:「之前逃離蓬萊劍派時,你為何要斷劍盟誓?難道三弟的父母皆被那蓬萊劍派所害?」

「恩。」重重的點了點頭,葉雲感覺之前自己的情緒有點太過激動,說的話也有點唐突,想起曾經逼迫自己飲酒的藍袍少年,葉雲準備對古銅旁敲側擊,先說出父親的名字,看看古銅的反應。

「我的父親叫古賢!」靜靜的盯著古銅,葉雲直接了當,道。

「你、你說什麼?再說一次。」古銅整個人都石化了,全身僵硬,他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葉雲所說讓他猶如陷入夢幻一般,因為,在他的記憶里,只有他一個人活著。

看到古銅這般失態,葉雲心中激動起來,難道古銅才是和自己血脈相連的兄弟?語氣略顯急促,道:「我的父親是古賢,母親是葉雅倩,都被那蓬萊劍派所害。」

轟。

葉雲話音剛落,古銅周身突然散發出了陣陣狂暴的能量漣漪,頃刻間,方圓十里風雲變色,氣流動蕩,健壯的身軀在原地怔怔的站了半晌,他盯著葉雲從頭到腳仔仔細細的看了數遍。

吼…

古銅發出歇斯底里的怒吼,隨著一聲炸響,套在身上的蓬萊弟子服化成了漫天布屑,隨風而散,靈識掃過手腕的空間鐲,頓時,一件皺皺巴巴的紫袍掛在了身上。

「你是小雲嗎?」古銅臉上早已布滿了淚水,雙目赤紅的盯著葉雲,使勁的抓著對方的雙肩,情不自禁的搖晃了起來。

聽到古銅的詢問,葉雲一臉茫然,他不知道古銅說的小雲是誰,旋即,雙眼通紅的望著古銅,問道:「難道如傳言所說,你真的是十一年前被蓬萊劍派滅門之後,強行帶走的古姓少年?」

「是,我不但是被蓬萊劍派滅門帶走的古姓少年,我還是古賢之子。」古銅斬釘截鐵的說完,瞪視著葉雲,滿臉迷惑,道:「小雲,你不認識大哥了,我是你的大哥古銅啊!」

「大哥?」葉雲精神一陣恍惚,如果眼前的古銅真是他的大哥,他心中為什麼沒有和古銅相關的絲毫記憶,而且,葉陽又會是誰?又是什麼身份,葉辰難道會撒謊?難道父親有三個兒子?

見葉雲一臉茫然,古銅並沒有在意,葉雲認不出他來,也在情理之中,畢竟,古銅當初和葉雲在修羅島相遇時,也沒認出來葉雲,在古銅的記憶里,兄弟兩人分開的時候,葉雲還只是個孩童,似乎剛剛學會咿咿呀呀的說話。

「小雲,真沒想到你竟然還活著,當年遭遇蓬萊劍派的毒手,府邸被燒毀,我以為、以為你遭遇了不幸!」古銅說著話,直接熊抱住了葉雲,他萬萬沒有想到,眼前的葉雲竟然是自己的親弟弟。

葉雲聽到府邸被燒毀,心中猛然一個激靈,當初葉辰也說過,上萬人的府邸被大火夷為了廢墟,想到這裡,葉雲暫時把心中的迷惑拋在了腦後,嘴唇顫動,道:「大哥,你是說,我們曾經生活的古府被大火所燒?」

「對,蓬萊劍派勾結異族,闖入府中,殺光了所有人,父母也葬身在了他們的魔手之下,整個府邸被大火燒了。」鬆開葉雲,古銅雙目紅的似乎要滴出血來,這些事情被他在心底埋藏了十多年,不曾於人訴說。

「大哥,父親到底有幾個兒子?」心中確定了古銅和葉辰所說的共同點,葉雲直接問出了一個極為重要的問題。

「小雲,你怎麼了?你我兩人是父親唯一的子嗣啊,這些你都不記得了?」古銅神色變得難看起來,不禁有點傷心,曾經和自己一起玩耍過的弟弟,到底經歷了什麼事情,似乎什麼都不記得了。

看到古銅的表情,葉雲微微皺眉,思緒滾動,照古銅和白敷以及葉辰三人的說法,父親的確只有兩名子嗣,那葉陽到底是什麼身份?百思不得其解之後,葉雲只能暫且作罷。

「大哥,我的記憶里,我是一個無名無姓的孤兒,只記得七歲左右的事情其,其他的一無所知。」思前想後,葉雲也不怕嚇著古銅,照實說出了心中所想。

「什麼?一無所知,那你的姓氏怎麼會是母親的葉姓,名字怎麼會是父親起的單字雲?」古銅滿臉錯愕,他以為眼前的弟弟曾經死裡逃生,肯定是隱姓埋名才叫做葉雲,沒想到葉雲竟然對從前的事情一無所知。

聞聽此言,葉雲的臉色不禁變得有點怪異,按古銅的說法,他的名字還真的和父母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繫,但是,他的名字並不是自己刻意所取。

「這個。」稍作停頓,葉雲看著古銅,坦然道:「我的名字是自己無意中所取,當初在青武城中乞討,我低頭看到了飄零落葉,抬頭望見了青天白雲,故此,自取其名,葉雲。」

「哦,原來如此。」古銅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當即神色猛變,滿臉驚惑的看著葉雲,又問道:「那你又是如何知道,你是古賢之子的?」

「只因一個夢境…」葉雲面帶回憶之色,把曾經夢境中的所見所聞,皆講給了古銅。

聽完葉雲對夢境的描述,古銅一番沉吟,道:「螓首蛾眉的中年女子就是我們的母親,葉雅倩!」

見古銅肯定了中年女子的身份,葉雲心潮澎拜,然而,就在他以為,古銅就是和自己血脈相連的親兄弟時,古銅略顯懷疑的聲音響了起來。

「不過,單憑一個夢境並不能證明你就是古賢之子。」古銅突然收起兄弟相逢的喜悅,親人相聚的激動,擺出了一副鄭重其事的樣子。

「大哥,你懷疑我?」葉雲心中巨震,他曾經也懷疑過夢境中的場景,但是如果自己不是古賢和葉雅倩之子,怎麼會夢見葉雅倩這個人和名字,所以,他堅信自己就是古賢之子,經過一些努力,自己終於和大哥古銅相見了,對方,反而懷疑他的身份,這讓他情以何堪。

「不,我並不懷疑。」古銅一本正經的盯著葉雲,肅然道:「有一個辦法可以證明,你和我到底是不是血脈相連的親兄弟。」

「什麼辦法?」古銅的話,讓葉雲深感意外。

錚。

一聲劍嘯,古銅手持長劍抹過自己的手腕,頓時,身在巨劍之上橫空飛行的他,血灑長空,旋即,他看向葉雲,點了點頭。

葉雲見此,自然知道古銅的意思,當下,他從古銅手中取過長劍,極為利索的在自己手腕劃了過去。

噗…

一劍劃過,手腕血流不止,就在葉雲疑惑之時,古銅把流血的手臂舉到了葉雲眼前,且正兒八經的說了個請字。

嗡。

當兩人流血的雙臂交叉在一起時,手臂相交之處射出了陣陣金色水霧,葉雲吃驚的同時,定目細看,大吃一驚,只見他和古銅猩紅的血液溶在一起的瞬間,變成了金色,而那金色水霧正是金色血液所致。

兩人手臂相交,並沒有立刻放下,片刻后,當金色水霧消失時,葉雲的手臂已經不再流血,古銅的手腕反而還是流血不止。

葉雲強悍的恢復能力,看的古銅滿臉驚駭,不過,古銅放下手臂后,興奮道:「不錯,我們都是古賢之子,我們的確是血脈相連的親兄弟!」

「這就是你說的辦法?」雖然兩人血液溶在一起的變化很是奇異,但是葉雲還是有點想不通,古銅為何會用此法證明兩人的血脈關係。

「對,這是父親教給我的辦法,因為,修行界的傳言不假,父親是人族領袖之子,所以,我們的血液和常人有所不同。」古銅眸子中散發出陣陣璀璨的鋒芒,話語中蘊含著一股淡淡的傲然,道。 古賢是人族領袖之子的傳言,葉雲早就有所耳聞,但他始終將信將疑,如今,大哥古銅當著他的面,親口說出了這件事情,葉雲心中的一絲懷疑煙消雲散,他斷定傳言絕對不會有假了,他心中曾經懷疑蓬萊劍派可能有什麼陰謀的想法,更加強烈了。

「大哥,你的意思是,父親是聖劍宗宗主之子?」葉雲感覺自己像是在說夢話一樣,因為,聖劍宗是人族真正的修行聖地,連三大劍派都只能仰望。

「恩。」古銅眼神堅定,似乎在思考著什麼,片刻后,他望向葉雲,又道:「不過,父親雖然這樣說,但我並不是特別相信此事。」

「大哥,你的意思是?」葉雲一臉疑惑,剛才古銅親口說出父親是人族領袖之子時,他稍作思索,就相信了對方的話,這時,古銅自己反而懷疑了起來,這讓葉雲心中一陣忐忑。

「我不相信,也是有著一定的道理。」古銅說話時,眸子中帶著一絲幽怨,道:「如果真如父親所說,他是人族領袖之子,為何我們全家慘遭蓬萊劍派滅門之後,不見任何有關聖劍宗的消息,難道聖劍宗宗主會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子嗣被殺?」

聽得古銅話中的怨念,葉雲不禁想起了無畏道人,無畏道人那樣的劍尊強者都曾尋覓過古銅的身影,怎能說不見任何有關聖劍宗的消息,葉雲沒記錯的話,無畏道人可是聖劍宗宗主的師弟。

「大哥,前些年聖劍宗在人族隱退,想必當年出事之時,聖劍宗肯定不知滅門的事情。」葉雲思前想後,皺眉道,無畏道人曾經去過蓬萊劍派的事情,他並沒有說出來。

「隱退?那也叫隱退?當初在洪武城參加三派弟子戰時,我得到消息,聖劍宗並沒有真的隱退,它只是消失在了凡夫俗子的眼中罷了。」古銅憤憤不平,他想起曾經洪武城的三派弟子戰,心中就窩火的厲害,他當初可是三派弟子戰選出的第一人,獲得了進入聖劍宗的資格,奈何被於天齊所阻。

「大哥,你是說聖劍宗從來沒有隱退過?」葉雲心中吃驚,他雖然知道聖劍宗就在九鼎魔都,但是,照古銅所說的話,那聖劍宗宗主可就有點邪惡了,竟然會見死不救。

「這個我也不是特別清楚,不過,聖劍宗就在萬族聖城,我定要去那聖劍宗一探究竟,找那宗主問個明白。」古銅臉上閃過一絲不甘,道。

「恩,無風不起浪,應該去聖劍宗走上一趟。」葉雲微微點頭,旋即,盯著古銅,關切道:「大哥,這些年,你在蓬萊劍派就沒想過逃走嗎?」

「逃走!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古銅發出陣陣慘淡笑容,看著葉雲那俊秀的臉龐,以叮囑的口吻,說道:「你當那於天齊是白痴?我說過,蓬萊劍派勾結異族,殺光了府中的所有人,其中就有巫族,當年他們抓住我時,給我下了追魂咒。」

「追魂咒?」葉雲喃喃自語,巫族乃是神秘與邪惡的結合體,當初路過九鼎魔都時,他就差點被巫族的天英神教祭了神,而且還是慘絕人寰的血祭。

「恩,中此咒者,只要不死,無論身在何處,都能被施咒者尋到,追魂咒是巫族最常用的咒法,此咒雖然沒有任何攻擊力,但是能讓你的仇人永遠知道你的位置。」古銅說著話,撩起紫袍,左胸部位露出了一個模糊的黑色印記。

葉雲定目看去,只見黑色印記有指甲蓋大小,呈骷髏頭模樣,盯著看的時間長了,雙目不禁有點發酸,讓人有一種心神不寧的感覺。

「大哥,追魂咒這般邪乎,你就沒有嘗試著抹掉此咒嗎?」見識過巫族的攻擊咒法的葉雲,不敢小看追魂咒的作用,說話時,回頭望了望身後飛過的天空,生怕被於天齊那個老變泰追了上來,把他兄弟二人來個一鍋端。

「這乃是巫族巫皇強者施展的咒法,只能尋找巫族同境界的強者才能解咒,我們人族之力並不能隨意抹掉,除非我是劍宗強者,才能強行解咒。」古銅放下紫袍,不由自主的瞥了眼身後。

「大哥的意思是,中咒者的實力比施咒者高出一個境界,就可以強行解咒。」葉雲若有所思,道。

「對。」抬頭看著遠處逐漸接近的風雲之色,古銅應了一聲后,兄弟兩人都沉默了起來。

又過了三日,當那載著兄弟兩人橫空巨劍,飛過大漢帝國的帝都時,葉雲和古銅道別,準備前往巫族領地苗疆,因為,經過兄弟兩人數天的交談,葉雲從古銅口中得知,古銅並沒有親眼看見父母死於蓬萊劍派之手,所以,葉雲準備尋一位巫宗強者替父母占卜,算算父母是否還存在著一線生機,而且,數日前逃離蓬萊島時,於天齊最後說的幾句話,讓葉雲始終耿耿於懷。

「那就這麼定了,你去苗疆需找巫宗強者替父母占卜,我前往聖劍宗尋找那人族領袖。」古銅斬釘截鐵,道。

「大哥保重!」

「賢弟保重!」

既然事情已經決定好,兄弟兩人都不是拖拉的人,他們互相拍了拍對方的肩膀,便化作兩道流光飛向了兩個不同的方向。

苗疆地處大秦帝國西南方向,葉雲一口氣御劍飛行了近半個月,才飛出了大秦帝國靠近苗疆的最後一座城池北麓城,來到了苗疆的邊緣。

晴天烈陽之下,白雲之端。

嗖。

破空聲剛剛消散時,白雲中隱隱約約出現了一把凌空巨劍,透過層層飄渺的雲朵,葉雲放眼眺望著苗疆大地山川,他沒有看到一處平坦的地方,方圓千里,山勢連綿起伏,地勢險要,形形色色的丘陵,如山似海。

「這就是苗疆!」 良辰詎可待 葉雲意念微動,腳下長劍朝著地面落了下去,片刻后,當他站在一座長滿花草的山丘上時,臉色不禁一陣發白,就在他剛剛雙腿盤膝,依地而坐時,心中響起了龍魂的聲音。

「你以後遇見劍宗強者還是早點跑路為好,本聖強行灌入給你龍魂之力,對你的身體傷害太大,影響你以後的修行。」

「好的!」葉雲知道龍魂是在關心自己,強忍著身體的不適,雙目微閉,歸元訣和納靈決,聚氣決瞬間運轉了起來。

如今,納靈決已經被葉雲領悟到了第八層天地通靈,拋卻碧海青玉不說,納靈決給葉雲帶來的好處,就是八倍的修行速度,也就是說,姜凡修行八年,葉雲只需要修行一年,就可以趕得上姜凡的修行腳步,聚氣決和歸元訣都停留在了第六層,分別是氣靈境和人元境,六倍的靈力恢復速度和傷勢恢復速度。

不過,葉雲現在服食過木麒麟,擁有千倍的恢復速度,生命力極其強大,聚氣決和歸元訣的輔助作用顯得有點雞肋,尤其是歸元訣,在葉雲眼裡真的是毫無價值,但是葉雲並沒有放棄對歸元決的領悟。

當初和古銅交談,葉雲得知,古銅的歸元訣才練至第五層,這讓葉雲驚訝的同時,也在心中打定注意,準備把三決領悟到頂級第九層,看看會不會有什麼特殊效果。

烈陽墜落西方,夜幕漸漸來臨之際,葉雲緩緩睜開雙目,聞著周圍的花香,臉色好了很多,氣海內元劍裂痕帶來的不適,終於消失不見。

嗖,嗖。

兩道濃烈到極致的藍色劍芒,自雙眸中射向遠處的一座山丘,伴隨著一聲轟然巨響,數十丈高的山丘直接變成了深坑,隨著實力的提升,劍芒神目的攻擊力逐漸變得弱了起來,使用的次數已經大不如前了,劍芒神目只會偶爾被葉雲使出來,檢驗體內靈力的雄厚程度。

「龍魂,這氣海內的元劍裂痕,你可有什麼好的辦法,讓它儘快回復?」葉雲臉上閃過一絲憂慮,接下來尋找巫宗強者的行動,他感到有點力不從心。

「好辦法有,但是難於登天,本聖也不好說!」

「什麼辦法?只要能儘快恢復元劍的裂痕,別說什麼登天了,就算是入地也行。」聽見龍魂有辦法,頓時,葉雲雙眸發亮,氣海內元劍的裂痕不恢復,他就不能再次讓龍魂灌注龍魂之力,且,就算他自己引動龍魂之力,到八階劍皇境界的實力,也不能太過持久,否則,氣海內的元劍迸裂,他可就徹底淪為廢人了。

「神龍殿,你可知道?」

「知道啊,龍族強者的聖殿,和我們人族聖劍宗齊名!」葉雲微微皺眉,不知道龍魂所言何意。

「這個、這個,本聖還是不說了。」龍魂吞吞吐吐,口中的話戈然而止。

「龍魂,元劍裂痕可不是小事情,你儘管說便是,神龍殿怎麼了?」被龍魂吊胃口,葉雲顯得有點焦急,如今,曾經弒殺父母的仇人浮出水面,他自然要強加苦修,做些人子該做的事情。

「上古時期,本聖沒被龍族驅逐時,曾是神龍殿的護法,本聖沒有記錯的話,神龍殿供著五行木靈之一的水芙蓉。」

「什麼?水芙蓉?」知道五行木靈厲害的葉雲,驚愕失色,旋即,他心中喃喃道:「龍魂,不是說,上古時期,五行木靈都沒有現世過嗎?」

「嘎嘎。」龍魂嘿嘿怪笑,在青玉中甩了甩龍尾,龍眸散發出明亮之極的碧翠光芒。 玉姬紅蓮水芙蓉,短短七個字說明了一切,五行木靈乃是奪天地造化,世間福澤生成的靈物,金木水火土五種靈物之間有著互生互克,相鋪相成的作用,葉雲沒有記錯的話,水芙蓉作為五行木靈之一,乃是世間天地萬物之中,唯一一個能增加服食之人自身靈力的靈物,並且具有提升木麒麟恢復能力的效果。

「你實力太弱,好多事情不是現在的你就能接觸到的,等你實力越來越強了,有些事情你就會明白,數萬年前,本聖只不過是一條遨遊九天,逍遙自在的龍王而已,當初那會料到,本聖竟然活成了這番模樣,成了一個不倫不類的龍魂。」

「明白了。」葉雲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世間之事的確如此,有些事情沒聽說過,並不等於真的不存在,曾經在青武城乞討為生的他,根本想不到,富有之人會用山珍海味去餵養一條寵物狗,曾經沒有踏足過九鼎魔都時,葉雲從未聽說過,世間還有用活人祭神的事情,簡直是駭人聽聞。

而且,葉雲可是記得,他曾經用一顆靈石換過一壺茶,此事放在葉雲剛剛踏入修行界的話,一顆靈石的價值,在葉雲眼中,是可遇不可求的東西,所以,實力眼界身份的不同,聽聞遇見的事情也大同各異。

凡夫俗子每天為了生計忙碌,平常所聽所見儘是些關於溫飽之類的事情,扯遠了,無非就是些帝國之間的戰爭摩擦,而身為劍修的葉雲,終日御劍行空,平日里的想法自然天馬行空,落在凡人眼中就顯得不切實際,匪夷所思,未曾聽聞。

片刻后,抬頭望了望掛在當空的皓月,葉雲心慌意亂,道:「龍魂,你的意思,難道是讓我去那神龍殿奪水芙蓉?」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