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不知。不過,先前那石碗倒是出現在那石像的手掌之上。那時還沒有這種香氣,看來石碗中液體的靈氣是被那鳳仙道人封印了。現在,他取了出來,也不會有什麼好事的。」

  • Home
  • Blog
  • 「不知。不過,先前那石碗倒是出現在那石像的手掌之上。那時還沒有這種香氣,看來石碗中液體的靈氣是被那鳳仙道人封印了。現在,他取了出來,也不會有什麼好事的。」

其實,冰風說的沒錯,先前,那石碗就是在那鳳仙道人石像的手上,而其中也的的確確地就是裝著那寶液,而寶液的來源,是這礦洞之中的一朵礦蓮所凝。

至於那礦蓮,也早已被鳳仙道人的那具形體所食。

這也是為什麼,鳳仙道人在自己死後,選擇這鐵礦之中建立墓穴的原因。

不為別的,就是因為那礦蓮能夠使他的靈魂得以長久留存。

「咕咚,咕咚。」

那一碗,估摸著需要幾百年的時間才能夠凝結而成的寶液,被鳳仙道人一口氣全部的都吞噬到自己的嘴巴之中。

「這下糟了。」

看到鳳仙道人喝掉那寶液,秋水的聲音都在發顫,甚至於,身體開始有點麻木的感覺,「鳥山,你有沒有發現,那鳳仙道人的實力在一點一點的攀升?」

秋水顫著聲音問身邊的鸞峰。

而此時的鸞峰也是臉色一陣青白,神色不安,也是不知道如何是好。

「哈哈…..今天就是我鳳仙道人的重生之日,我要用你們的亡靈,鑄就我的靈魂,哈哈……」

癲狂的笑聲從那鳳仙道人的口中發出,使人一眾御龍師身心顫慄。

只見到那鳳仙道人在喝掉了那寶液之後,身體膨脹幾倍有餘,而更為怪異的是,他的實力,竟然在一點一點的攀升。

龍皇巔峰————龍天師————龍尊。

龍尊嗎?

沒想到,那鳳仙道人的實力竟然一下子飆升到龍尊級別御龍師的實力。

「這,這實在是太可怕了。那,那……那實力,已經達到了龍尊的實力。」

莫邪雙腳發顫,甚至於,有種想跪下的錯覺。

但是,他的攻擊已然發出,現在是箭在弦上,讓他停下來也是不可能了,只能死命地催動著自己身體裡面的龍氣涌動。

「媽的,這下完了。」

冰風已是有種即刻被屠殺的感覺了,因為那鳳仙道人的實力真的是達到了龍尊的級別。

龍尊啊,那是多少御龍師的夢想,但是,現在看來恐怕冰風、毒烈等人好像沒有機會了。

而隨著那鳳仙道人實力的飆升,空氣中大量的龍氣向其湧入,他身前的那一柄黑色的紫靈劍所布成的劍陣,也是在其不斷地增長的實力下,變成了漆黑的顏色。

「不好,大家快撤。」

沒有使出全力的毒烈此時也是身形一轉,馬上收身,大喝道,「我催動『乾坤盤』逃離,但是,現在我的龍氣不足,陳鳳玉,冰風你們快來祝我……要不然,我們今天就都得死在這裡,靈魂也會被他抽離的。」

「好,我來助你。」

「知道,我也來。」

陳鳳玉聽到了毒烈的呼喊,知道時間緊促,現在唯一的希望就在那毒烈的身上了。

而冰風也是早就等待毒烈催動那乾坤盤,事先他們已是商量好了。

因為陳鳳玉和冰風抽身而去的緣故,所以面對著那鳳仙道人的威壓,煙淼峰、玉女閣、甚至於是毒龍幫的人也都是身體一綳。

之後,很多的御龍師都是一大口鮮血從嘴巴之中噴出。

「所有人聚集到這裡。」

陳鳳玉大喊一聲,現在她知道想要保住人,唯一的辦法也只能依靠毒烈的這乾坤盤了。

「哈哈,你以為你們能夠逃脫得掉嗎?」

鳳仙道人雙目精光閃現,之後,龍氣大盛。

「嗖嗖嗖……」

強勁的破風之聲響徹不休。

原本不大的黑色紫靈劍,也是變得碩大,從鳳仙道人的周身向四周飈射。

「噗噗噗。」

黑色的紫靈劍一瞬間就貫穿那些尚未來得及抽身的御龍師的身體。

每殺死一名御龍師,那黑色的紫靈劍上面都會多出一片血色。之後,再射向空中那些飛起御龍師,無論是煙淼峰,還是那毒龍幫,還有那玉女閣的御龍師都心中一緊。不少御龍師,的身體被貫穿,墜下地面。

死去的御龍師的眼睛已經失去了光澤,身體殘破不堪,血液被吸盡。

「不要啊」

看著那平日間朝夕相處的一眾姐妹紛紛隕落,陳鳳玉也是心中無比的悲楚。

她不斷地催動著身體之中的白色龍丹旋轉,近乎壓榨一般地將自己身體裡面的龍氣抽離出去,注入到那乾坤盤之中。

冰風,還有毒烈,殘月、晉楓等人也皆是如此。

「嗡嗡嗡。」

乾坤盤慢慢變大,並開始高速的旋轉,之後,一道白光衝擊而出,呈現在幾人的面前。

「快走,再不走,就完了。」毒烈一邊操控著乾坤盤,一邊催促道。

但是,乾坤盤剛剛的催動,那黑色的紫靈劍就已是趕至。

「噗。」

陳鳳玉一口鮮血直噴而出,在猝不及防的情況下,被擊中。她的眼前一片的血紅,冥冥中仿似看到了另一個國度。

「媽的,這鳳仙道人夠狠。」

看到陳鳳玉從那變大的乾坤盤上面栽了下去,鸞峰也是心中一緊。

不知道什麼時候,他竟對這個女子產生了憐憫之心。

之後,身形一顫,直接奪出,向那陳鳳玉躥了過去。

「山巒盡顯,第三層,空間屬性。」

看到一柄漆黑如墨的紫靈劍向自己而來,鸞峰使出了自己最強的一擊,擋在了那毒烈等人所操縱的「乾坤盤」之前。

嘴巴之中一口精血直噴而出,噴射到手中的羽陽摺扇之上。

一團團的霧氣從自己的羽陽摺扇之中飛出,一尊尊鮮活的人物在羽陽摺扇之中凝型,立身於滿是驚愕的毒烈、冰風等人的前面。

冰風、陳鳳玉、秋水、莫邪,甚至於是那些一眾煙淼峰、毒龍幫、玉女閣的弟子都在霧氣之中緩緩地凝形。

又有數柄漆黑如墨的紫靈劍向鸞峰這邊的那團霧氣之中射去。

那些紫靈劍是有靈性的,因為操控它們的是鳳仙道人,並且是貨真價實的龍尊實力。鸞峰畢竟只是個大龍師級別的強者,與鳳仙道人較量還是不敵的。

「砰砰砰。」

一聲聲爆鳴聲,響徹而起。之後,鸞峰的身體,冰風的身體,陳鳳玉的身體,等等,好多人的身體都在那紫靈劍下直接爆裂。 「哈哈,看你們往哪裡逃,都給我去死吧!」

但是剛剛喊出話的鳳仙道人,舌頭就有些打結了,因為令他瞠目結舌的是,鸞峰和陳鳳玉竟然再度出現在了他的視線之中。

此刻的鸞峰抱著陳鳳玉,站在秋水的邊上。而那毒龍幫和煙淼峰的人卻是仍舊站在那乾坤盤上,使盡渾身解數想要催動乾坤盤進行逃離。

「剛才,那是幻化而出的人嗎?」

鳳仙道人喃喃自語,以他的修為都沒有看出來剛才鸞峰所使用的功法的漏洞,但是,細想之下,如果以自己的實力操控著紫靈劍陣想要殺掉眼前這不過大龍師巔峰級別的小子,還是很輕而易舉的。

那麼現在就只有一種可能,那小子身懷絕世功法捲軸。

「小子,沒想到,你所修習的功法,竟然還有這等妙處,竟然騙過了老夫,將那些御龍師的形體都幻化了出來。不過,他們想逃脫也是不可能的」。

「哐哐哐。」

一陣金鐵之聲隨之響起,之後,剛才還站在乾坤盤上面的冰風、毒烈等人,紛紛墜下乾坤盤。而那乾坤盤卻也是直接裂開,碎成數瓣,掉落到地面之上。

而冰風和毒烈等一眾乾坤盤上的御龍師也是被其隨手射出的幾柄紫靈劍紛紛擊殺。

「鳳仙道人,你果然夠狠。」鸞峰面色暗沉,冷然說道,同時,手掌探向秋水腰際。

這都什麼時候了,鸞峰不是要卡油吧?!

而此時的秋水已經是蓄勢待發,在其手掌之上也是不斷地開始會凝聚出濃郁的龍氣。

剛才的秋水感到自己的龍氣因為先前的躲避那石像的緣故,耗費了不少,但是,在鸞峰的手掌觸碰在自己腰際的時候,她身體裡面的龍氣竟然迅速地開始變得充盈起來。

而在她看向鸞峰的時候,卻見鸞峰一點都沒有龍氣匱乏的表現。

這對於秋水來說簡直是難以想象的,更讓她覺得眼前的這個叫鳥山的男人極為的詭異。

秋水手指間龍氣揮出,之後,慢慢地變成暗灰色。

「空間盪裂。」

秋水大喊一聲,就看到在秋水的身前一處空間開始不斷地震蕩起來,而後一條口子,從上面冒了出來。

「走,馬上走。」秋水催促道。

「嗯」

鸞峰點頭,之後,在環顧四周,看到向自己這邊衝過來的小小,終於是放下心來。

剛才,他就有點放心不下小小,現下看到小小沒事,也是安下心來。畢竟,它是和自己一起來到這龍星的,也是自己最為可靠的寵物,不,應該是朋友。

而鸞峰沒注意到的是小小手裡面竟然提著一個紫色的袋子。袋子不大,卻是鼓鼓囊囊的。

「你們想走嗎?沒那麼容易。」

鳳仙道人雙手緊和,再度張開,一團浩瀚的黑色龍氣從其中冒了出來,光芒畢現。

「毀天滅地。」

大喝一聲,那大團黑色的光芒向鸞峰、秋水這邊激射而來。

「媽的,好強大。」

鸞峰罵著,轉而看向秋水,問道,「秋水大哥,我們什麼時候走?」

「很快,但是,鸞峰,你能抵得了那黑色的光團嗎? 超級喪尸工廠 我能感覺到那裡面所具有的浩瀚的吞噬之力。你要是能抵擋住那黑色的光團,並拖延片刻,我想我們就能離去。」

「我嗎?」

鸞峰對秋水有些不敢相信,要知道那黑色的光團裡面的吞噬之力可是極為強大的,僅憑現下自己是萬萬抵禦不了的。要是一個不好,直接死掉也是很容易的。

但是,事到如今也沒有什麼辦法了。

那煙淼峰的冰風,毒龍幫的毒烈,還有玉女閣的眾人也都是死了,沒有人能夠在幫助到鸞峰和秋水兩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