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不要!就知道欺負我!」

  • Home
  • Blog
  • 「不要!就知道欺負我!」

「不啵是吧?那可別怪我啵你嘍?我可警告你,我憋了好幾天了,萬一讓我抓住你,你可沒好果子吃!」

「來啊來啊!你來抓我啊!嘿嘿,有本事你就隔著電話線親我,如果你現在能飛過來,我就任你擺布,你想怎樣就怎樣。」小柔得意道。

「妮子,你這是挑釁嘍?」

「沒有呀,我說話算數。我可是瞞著千夏偷偷買了情趣內衣哦,呵呵,打算穿給你一個人看的……」

「……」

「老公,你那有沒有電腦?要不我們激情視頻吧,我都好久沒見你了,順便也讓你看個夠,嘿嘿……」

「孫小柔同學,屁股找打是不是?你應該知道深夜挑逗一個寂寞的男人是一件多麼殘忍的事,難道漫漫長夜你希望我打飛機度過?我倒是無所謂,可這未免是對你們這些老婆的不尊重,而且浪費的是咱們共同的子孫……」

小柔在那邊一陣惡寒,原來劉伯陽不要臉起來也挺可怕的,牙齒打顫道:「你好噁心……」

劉伯陽哈哈大笑,跟自己鬥嘴,這妮子還嫩點兒,剛想再加深一步挑逗她一下,嬌滴滴的媳婦看不見摸不著,能口頭欺負一下也不錯,可誰知敲門聲忽然響起,打亂了劉伯陽繼續膈應人的計劃。

「媳婦,先掛了,有空我再給你打電話,有人敲門了。」劉伯陽道。

「女人?」小柔敏感道。

「……媳婦,給我點信心好不好?我是那樣的人嗎?八成是楊林他們找我商量事情,乖,你先睡覺吧。」

劉伯陽掛了電話,一邊下床穿拖鞋一邊問道:「誰?」

門外沉默了片刻,低低道:「是我。」 也不怪圖哈切夫斯基要震驚了,一千米的距離上擊穿140毫米垂直裝甲,這個能力已經很牛逼了。…≦,就算倍徑更長、初速和膛壓更高的zis-2也是使用了暫時還沒有辦法大量生產的br-271n穿甲彈才勉勉強強達到這種效果。初速和膛壓更低的暫時沒有br-271n這個水準apr彈的d-5坦克炮怎麼可能實現?

反正圖哈切夫斯基有種要撞牆的衝動,因為這個結果真的是很不正常也很不科學,而更糟糕的是,他完全不清楚d-5是怎麼做到的。更重要的是,這完全沒有達到他預想的效果,並沒能打臉某仙人,反而有被反打臉的可能。這可怎麼辦?

就在圖哈切夫斯基焦慮地思考對策時,李曉峰笑吟吟的問道:「還要繼續比下去嗎?」

圖哈切夫斯基彷彿被踩了尾巴,猛地就跳了起來,氣咻咻地大聲嚷嚷道:「比!還沒有分出勝負,為什麼不比!」

那就比唄!不過接下來怎麼比就是個問題了,前面說過,圖哈切夫斯基覺得750米就能分出勝負,所以壓根就沒有準備好一千米外的比試方法。

思考了片刻,他建議道:「1200米靶標,靶板厚度120毫米……」

不過他的建議卻被李曉峰斷然拒絕了。圖哈切夫斯基冷笑道:「怎麼,不敢比了?」

李曉峰搖了搖頭道:「1200米有個什麼意思,大家時間寶貴,直接上1500米吧!」

圖哈切夫斯基倒吸了一口涼氣。因為這個距離真的很遠。是的。一點兒都不開玩笑。1500米這個距離哪怕是到了21世紀都屬於坦克的正常交戰距離,大部分坦克戰基本都在1500米到2000米之間進行,超出這個距離範圍的戰鬥,都是極少的。

為什麼呢?很可能會有不少同志舉出不少超遠距離坦克戰的例子,但那真心不是常態,受天氣、環境的影響極大。這麼說吧,在冷戰期間,不管是北約集團還是華約集團。經過測試認為在中歐地區最可能的反坦克炮戰距離其實就是1500米到1800米之間。哪怕是火炮的有效射程超出了這個範圍,因為地形的起伏,你也很難有機會看到兩千米外的目標(更何況中歐地區常年有霧,對觀瞄的影響很大。後來一貫強調遠距離射擊的英國推廣其120毫米線膛炮的時候,為什麼德國、法國、荷蘭、丹麥一票國家不買賬?原因就在於120線超遠距離上的火力優勢根本無從發揮)!

而對於二戰中,觀瞄和火控系統都相當的原始,超遠距離上的炮戰自然更加困難,所以一千五百米這個距離,對於紅軍裝甲兵來說,挑戰性可是不小。

圖哈切夫斯基都愣了片刻。然後才回過神來,不服氣地說道:「1500米就1500米。難道我還怕了你不成?」

李曉峰卻是不太在意,聳了聳肩道:「那就好。」然後對靶場的工作人員吩咐道:「在1500米外設立兩塊140毫米厚靶板,準備……」

李曉峰還沒說完,圖哈切夫斯基就將他打斷了,後者以一種嗶了狗的神態問道:「你說多厚的靶板?」

李曉峰風輕雲淡的回答道:「140毫米啊?你認為太薄了,那就加厚到……」

此時的圖哈切夫斯基真心是吐槽不能了,為什麼?因為他覺得李曉峰就是瞎嚷嚷和裝逼,為什麼他會這麼認為呢?因為道理非常簡單,1500米距離上擊穿140毫米垂直裝甲,這種穿甲能力在蘇聯暫時只有一種火炮能夠做到,那就是從b34艦炮上發展出來的d-10坦克炮。

d-10s(su-100的火炮,與裝坦克的d-10t區別很少,彈藥完全通用),在發射15.59公斤的rb-412b次口徑鋼芯穿甲彈時,初速是915m/s,能夠在1500米距離上擊穿80毫米厚度的裝甲板。

有同志很快就要吐槽了,會說這個穿甲能力很一般嘛!比德國的88和長管75,比美帝的90和牛牛的17磅炮差遠了。請注意,上面個數據缺少一個重要的條件,那就是這個80毫米厚度裝甲是60度傾角的,查查表格就知道,os60度是0.5,80毫米除以0.5是多少,是160毫米,這才是d-10系列1500米距離的真實穿甲能力。

實際上這依然不能反映d-10的真實反裝甲能力,因為我們還要注意它用的是什麼彈藥。再次強調一遍,脫離彈藥談穿甲能力都是忒么是扯淡。

上面說了d-10用的是rb-412b次口徑鋼芯穿甲彈,這種彈藥的關鍵詞有兩個,一個是次口徑,另一個鋼芯穿甲彈。而同時期水平最高的坦克炮是什麼水平呢?

以著名的螢火蟲裝備的17磅炮舉例子,該炮使用應用廣泛的apb彈時,能夠以884m/s的速度,在457米上擊穿140毫米(30度角)厚的雙硬度均質裝甲,在914米距離上擊穿131毫米(30度角)厚雙硬度均質裝甲。而在使用英國最好的次口徑碳化鎢芯脫殼穿甲彈時,炮口初速可以達到1190m/s,在457米距離上擊穿208毫米(30度角)雙硬度均質裝甲,在914米距離上能擊穿192毫米(30度角)雙硬度均質裝甲。

可能有不愛計算的同志依然不明所以,那麼將上面的數據翻譯一下,140毫米(30度角)等效於161毫米(九十度或者叫垂直),131毫米(30度角)等效於151毫米(垂直),208毫米(30度角)等效於240毫米(垂直)。192毫米(30度角)等效於221毫米(垂直)。

很可能又有同志要說了。你給的d-10的數據是1500米的。沒有一千米的穿深數據哈,這怎麼比?別急嘛,這不就有了,d-10在使用br-412b在1000米距離上的穿甲數據是185毫米(垂直)。

從數據對比上看,17磅炮在1000米距離上的穿甲能力確實比d-10高不少,尤其是考慮到17磅炮是76.2毫米口徑時,這種差距就顯得愈發的大了。

不過蘇聯的火炮設計師也不用汗顏,因為牛牛的這個17磅炮確實很牛。在同口徑中幾乎是無敵的存在,甚至比很多口徑更大的火炮也不妨多讓。比如二戰中穿甲威力第一位的美帝的m390毫米坦克炮和德國的kk4371倍徑88炮,這兩位也僅僅比17磅炮稍微強那麼一點。

那麼約翰牛的這門76.2毫米口徑的坦克炮為啥這麼牛逼呢?不光是因為這門炮是牛牛精工細作的結晶,更關鍵的原因就在牛牛使用的穿甲彈上。和當時普遍裝備的apb(空心被帽穿甲彈,比如d-10使用的那個就是,實際上17磅炮使用得最多的也是這個)相比,牛牛創造性的發明了apds彈,這是使用碳化鎢彈芯的旋轉穩定脫殼穿甲彈,比美帝和蘇聯後來使用的apr彈(碳化鎢彈芯高速穿甲彈)要高出一個檔次。

這麼說吧,apds彈出膛之後。會脫掉包裹在彈芯周圍的彈托,火炮做功的大部分都集中在彈芯上。所以其初速更快,穿甲能力更強。而apr彈則稍差,出膛之後,包裹彈芯的彈托依然跟著彈芯一起飛,其阻力大,速度要低一些,自然的穿甲威力要差。

這樣大家就清楚了,牛牛的17磅炮能有那麼好的穿甲能力,穿甲彈好是一項關鍵的原因。不光使用了碳化鎢彈芯,而且還是脫殼穿甲彈。而蘇聯的那個br-412b僅僅是apb(空心被帽穿甲彈),在彈種中就要比牛牛的apds低兩個檔次,而且其彈芯還是鋼芯彈,硬度比碳化鎢低一截,哪怕是口徑更大穿甲威力也是不如(簡單的說一下穿甲彈的發展,最早的就是ap彈也就是穿甲彈,後來發現容易跳彈,就加了一個被帽改成ap,也就是被帽穿甲彈。後來發現這個被帽風阻很大,就在被帽上加了一個流線型風帽,這就是apb。再然後發現要想提高穿甲彈能,關鍵的是速度和彈芯的硬度,就發展了所謂的hvap,意思是高速穿甲彈,也叫apr。之後又在apr的基礎上為了進一步提高速度,想出了擺脫對穿甲毫無意義的彈托結構的脫殼穿甲彈,這就是牛牛的apds)。

所以事情就很簡單了,d-10在發射apb彈的時候確實不如牛牛的17磅炮,那d-10還有增強的潛力嗎?很顯然這是有的,比如d-10在發射apr彈的時候,1000米的穿甲能力就在兩百毫米左右,而且在未來發射apds或者更牛逼的apsds彈時,其穿甲能力還可以進一步提高。這也是為什麼毛子將d-10不斷改進一直用到了七十年代的主要原因,因為d-10的改進潛力確實比17磅炮強得多。

說到這,就不得不再多說一句題外話,一門坦克炮少說使用十年二十年,多的使用三十年甚至半個世紀都正常(比如英國l7105),所以其改進潛力是很重要的。

而這種潛力來源於哪兩個方面呢?第一是口徑,第二是葯室。一般而言口徑大的就是比口徑小的有潛力,葯室大的比葯室小的有潛力。從發展的角度說,這兩項大的就是比小的佔優勢。比如兔子在選用三代坦克的主炮時,為啥選的是蘇系的125呢?不是因為兔子只知道照抄毛子的現成產品,也不是搞不來漢斯的rh120,按照80年代的國際環境,兔子引進漢斯的120問題不大。

可兔子為什麼最後選擇的是125,而不是北約系的120呢?很重要的原因就是125發展潛力確實比120大,口徑上125佔優。葯室也是125更大。125的炮口動能是強於120的。

當然。這不是說毛子的125很好很強大,客觀說,毛子的125也確實有問題,大葯室帶來更大的初速同時也惡化了身管壽命,燒灼不是一般的嚴重,而且毛子的炮彈做得水,從某種意義上說浪費了這門炮的威力。

不過話分兩頭,如果採用更好的身管材料和冶金技術對125加以改造(兔子當年有了)。然後再融合西方技術對炮彈進行全面的優化,將毛子2a46的初速高的優勢全面發揮出來,這不是更好嗎?既然如此,為啥糾結什麼120,兔子又不是沒發展過自己的120坦克炮(還發展了兩代),如果這個口徑真的適合兔子,何必重起爐灶?

說了這許多廢話,言歸正傳,在當年,蘇聯威力最強大的坦克炮其實就是d-10系列(比122毫米口徑的d-25系列威力要大不少)。d-10在1500米距離上都只能擊穿160毫米的均質裝甲,現在某人竟然大言不慚的說d-5能在1500米的距離上擊穿140毫米甚至150毫米裝甲。這尼瑪不是吹牛皮是什麼?

反正圖哈切夫斯基已經做好了看某人笑話的準備,一旦某人牛皮吹破了,他將立刻衝上去無情打臉。

新的一輪射擊開始了,靶子依然是140毫米雙硬度靶板,首先完成射擊的依然是t-34-57,當然,它沒可能擊穿這麼大厚度的靶子。不過十發炮彈也取得120毫米的平均穿深。應該說還是很不錯的,至少在場的元帥和將軍們是比較滿意這個數字的,這個數字代表了zis-2使用br-271n穿甲彈時能在1500米的距離上搞定虎式坦克,說實話,大傢伙覺得這都有些過殺了。

反正圖哈切夫斯基是比較得意的,他用挑釁的眼神看著李曉峰,那意思是等會看你怎麼丟人現眼的。

那麼李曉峰丟人現眼了嗎?肯定沒有,因為當被d-5射擊過的靶板擺在眾位元帥和將軍眼前是,所有的人不禁都倒吸了一口涼氣。十次射擊依然是十次擊穿,這個數據簡直亮瞎狗眼。

圖哈切夫斯基臉色瞬間就紅了,他搖搖晃晃地問道:「這怎麼可能?」

李曉峰卻微笑著反問道:「為什麼不可能?」

圖哈切夫斯基嚷嚷開了:「d-5發射空心被帽穿甲彈的數據我知道,那就是1000米100毫米的水平,現在怎麼可能提高這麼多?」

圖哈切夫斯基算是問出了在場眾位的心聲,大家都是內行,d-5的數據又不是什麼秘密,至少對他們這個層次的將領來說並不是秘密,以d-5發射apb彈的水準,斷然不可能取得這麼牛逼的數據。

李曉峰滿不在意的回答道:「換新的彈藥唄!」

圖哈切夫斯基一聽這話,頓時是怒不可遏:「你怎麼能用這種不道德的方法作弊?!這個結果是無效的!」

李曉峰白了他一眼,哼了一聲道:「那你的zis-2就沒作弊,不要告訴我,你用的br-271n就不是新式穿甲彈,不要告訴我br-271n能夠量產!甚至br-271p恐怕都做不到大規模生產吧?這就不是作弊了?」

圖哈切夫斯基的臉紅得更血一樣,他完全沒有想到,他那點小聰明完全被某人看穿了,是的,大家都作弊了,那就不要五十步笑百步了!

不過圖哈切夫斯基依然嘴硬:「雖然暫時br-271n和br-271p沒有大量生產,但也是能小規模供應近衛部隊的。」

其實這依然是謊話,因為能供應少部分近衛部隊使用的依然是性能更差的br-271p,而不是亮瞎狗眼的br-271n。圖哈切夫斯基又在偷換概念了。

不過這依然沒有什麼卵用,因為李曉峰一句話就給他堵了回去,只見某仙人聳了聳肩,輕蔑道:「問題是,我提供給d-5使用的新式彈藥已經在北方工業全面量產,從今年10月份開始,不要說提供給近衛部隊使用,完全可以供應所有裝備了d-5系列火炮的裝甲兵和炮兵使用!」

圖哈切夫斯基說不出話來了,因為某仙人這個臉打得太狠了,他已經完全無言了。不過某仙人的打臉這才剛剛開始,因為很快他又補充道:「而且北方工業承諾,此種新式彈藥價格比br-271系列穿甲彈便宜得多,我們完全是用得起的!」

這句話才撓到了眾多元帥和將軍的癢處,他們當然希望獲得更強大的穿甲彈,但是基於紅軍裝甲兵和反坦克炮兵的規模,哪怕這種新式穿甲彈性能再好但是不能足夠廉價的話,紅軍也是用不起的。比如碳化鎢彈芯的穿甲彈,以蘇聯現有的鎢資源儲備,就不光是用不起的問題了。

而現在,李曉峰卻告訴他們,這種新式彈藥足夠廉價,這對於他們來說,簡直就是天大的好消息,一瞬間幾乎所有的人都站在了d-5那邊,至於zis-2,讓這門造價高又費時費力的牙籤炮見鬼去吧。

那麼某仙人究竟是用什麼辦法贏得了這場競賽了,說實話,連圖哈切夫斯基都想知道。

李曉峰賣了足夠的關子之後,笑吟吟地說道:「其實很簡單,這種新式彈藥其實是一種破甲彈……」

此言一出,眾多的將帥們都震驚了,因為,嘖,這麼說吧,他們其實對破甲彈的印象真的不太好……(未完待續。)

ps:新年快樂!

鞠躬感謝守護星座的人、去死團團員、進入黑夜漫長的旅程、改╄改、騎王、尤文圖斯、醉酒無楓、南方流浪者、風飄影動、jj、胡德海軍上將、不甩你、冰山上的駭客和南方流浪者同志! 劉伯陽愣了一下,這聲音……居然是馬可兒!

詫異打開門,只見馬可兒微微紅潤著臉蛋兒站在門外,兩手交叉垂在小腹,一看見劉伯陽,她低低說了一句:「我可以進去嗎?」

劉伯陽還是第一次看見馬可兒擺這種小鳥依人的鵪鶉狀,由於剛剛洗完澡,一頭長發濕漉漉披散在腦後,身上穿著白色睡衣,渾身散發出馨香之氣,最惹火的是她睡衣下擺露出來的那兩截雪白小腿,纖細動人,粉嫩的腳丫踩在一雙賓館提供的奶白色棉拖鞋裡,看上去猶如通話中的貴氣公主,格外撩人。

「當然。」劉伯陽讓開了身,別看馬可兒以前性格大大咧咧,這還是她第一次在晚上走進一個大男生的房間,所以顯得有些局促。

劉伯陽關門的時候,看著馬可兒那嬌俏的背影,一時間有些恍惚,他竟然有種錯覺,眼前的這位不是假小子性格的馬可兒,而是她姐姐,乖巧單純的馬曉玉。

太像了,她們長的實在是太像了!劉伯陽無奈的甩甩頭,把錯覺晃走,問道:「你姐姐睡了?」

馬可兒點點頭,紅著小臉兒道:「嗯,我幫她洗好澡,就哄她睡著了。」

「可兒,在未來的日子裡,可能要委屈你了,有很多事情,我一個大男生不方便做,只能辛苦你多多照顧你姐姐。放心吧,我不會一直讓她這樣失憶下去,我只要有機會,就會動用各種人脈關係,找國內甚至是世界上頂級的醫生專家,來醫治你姐姐的病,哪怕有萬分之一的希望,我就不會放棄。」劉伯陽道。

馬可兒感動的點點頭,應道:「嗯!我沒什麼辛苦的,我是妹妹,照顧姐姐是天經地義的,倒是你,整天那麼忙,還要牽挂著我們兩個拖油瓶,實在是……」

「嘿!你這樣說就是打我臉了?我欠你們姐倆的,一輩子都還不起,以後別說這種話了。你來找我是有什麼事嗎?」

馬可兒一聽這話,微微鼓起小嘴,難道沒事就不能過來找你嘛?不過掩飾的很好,輕聲道:「剛才楊老師給我打電話了,問我怎麼沒去上自習……」

「你怎麼說的?」劉伯陽笑問。

「我說我在醫院裡照顧姐姐,然後她叮囑了我幾句,就把電話掛了。」馬可兒狡黠的眨眨眼睛,瞅著劉伯陽,有些小無奈,為了這傢伙,自己撒謊了……

「呵呵,以後照實說就好了,我想她能理解。」劉伯陽下意識的走過去,兩手握住馬可兒的香肩,「我照顧你們是光明正大的事,沒必要藏著掖著,最好讓g市的人都知道你們在我這兒,這樣就沒人敢再詆毀你們欺負你們了!」

馬可兒貝齒咬著嘴唇,笑著點點頭,跟劉伯陽單獨在一起的時間越長,她就越發覺得這個男生身上充滿魅力,以前對他的了解不過是冰山一角,隨著接觸漸深,看到他骨子裡的秘密,是那麼的讓人著魔。

「你現在逃課都逃習慣了吧,連續那麼多天不去,楊老師都沒處分你。」馬可兒抿嘴笑道。

劉伯陽淡笑道:「這天底下,能管的了我的老師還沒出生呢,不過你可別跟我學,咱是壞孩子,你可要好好學習,我喜歡女孩子乖一點兒,上進一點,不要整天瘋瘋癲癲跟小太妹一樣。」

「好!你罵我!」馬可兒用蔥白玉指戳了戳劉伯陽的胸口,鼓起腮幫,笑道:「你明知道我以前就是那種不懂事的女孩子,還這樣說!哼,我現在不是已經改好了嘛!」

劉伯陽趕緊笑道:「哪有,我哪有罵你,算我說錯話了! 傾世將軍,獨孤貴妃傳 呵呵,別想多啦!」

馬可兒忽而認真的看著劉伯陽,道:「楊青帝,謝謝你。」

「怎麼又說這種話?」劉伯陽鬱悶道。說著說著怎麼又認真起來了。不過看著馬可兒這坦誠的樣子,劉伯陽知道這才是她進來找自己的目的。

「我一定要謝謝你。是你讓我又找到了生存和奮鬥下去的希望,就在今晚之前,我對未來的人生都是很迷茫,很彷徨,很無助,很悲觀,我不知道我未來的路要怎麼走,爸爸不管我,媽媽早就離世,還有一個失憶的姐姐,我本就是個不懂事的女孩兒,我真的怕擔不起一些責任。可是我沒想到你能在我最困難的時候幫助我,給了我和姐姐一個溫暖的避風港,讓我們又感受到有家有親人的溫暖。」馬可兒說著說著眼睛就開始泛紅了。

劉伯陽很無奈的抓抓腦袋,自己哪有她說的那麼好,不過就是覺得欠馬曉玉的,想補償她而已,這難道不是應該的嗎?他伸出雙手摸了摸馬可兒溫熱的香腮,替她擦去眼淚,輕笑道:「可兒,以後這種話真的不要再說了,你這比打我臉還讓我難受,你姐姐是為了我才弄成這樣子的,連帶把你也弄的無家可歸,我不對你們負責誰負責?以後踏踏實實呆在我身邊,我保證有我一口飯吃,就不會餓著你們姐倆!」

馬可兒「嗯」了一聲,轉而又問道:「那我問你,老實回答我哦!你今晚是不是去找我爸爸了?」

劉伯陽訝然:「你怎麼知道?」

馬可兒笑道:「猜的,你們沒起什麼衝突吧?」

劉伯陽想了想,道:「沒有,我又不是去找他麻煩的,只是直接跟他挑明了以後你們兩個在我這兒而已。你們想回去看他,我不攔著,不過他想把你們抓回去,卻是門兒都沒有!他不懂照顧你們,就讓我來!」

馬可兒愣了愣,「你在我爸爸面前也敢這麼霸道呀?」

劉伯陽不以為然:「那有什麼,他也沒有三頭六臂,又吃不了我,我為什麼要怕他?」心裡暗暗補充一句:豈止是霸道,我都差點把他的莊園攪成天翻地覆,一百多人照樣殺進殺出!

「厲害!」馬可兒笑呵呵的對著劉伯陽翹了一下大拇指,由衷贊道。饒是她以前再任性再調皮,也很忌憚那個爸爸,畢竟是龍幫老大啊!她從小最期待的就是有個男人能站在自己父親面前不卑不亢,甚至是壓過他的氣焰!如果真有這樣的男人,無疑是馬可兒心目中的英雄,嫁給他都覺得幸福安全!

沒想到竟然真有這樣的人,而且他現在就站在自己身前!

馬可兒悄悄抬起頭,第一次認真觀察劉伯陽,正所謂xx眼裡出潘安,怎麼看怎麼覺得他有味道,雖然不是那種帥的讓人窒息的小白臉類型,但卻有著很強的陽剛魅力,周身散發出一種天不怕地不怕的征服氣場,彷彿終有一日能指點江山,執掌天下!而這對女孩子是最具殺傷力的!

馬可兒陷入自己的遐想中,忽然就沉默不說話了,而劉伯陽就覺得納悶了,她這咋了?他摸摸自己的臉,咱有那麼帥嗎?讓她一直盯著看? 眾位元帥和將軍們為啥對破甲彈印象不太好呢?其實這還得從某仙人說起。在二戰爆發前,李曉峰大力提倡發展破甲彈,使這種利用門羅效應的反裝甲彈藥發展神速,其亮瞎狗眼一般的破甲數據也讓軍事家們為之振奮,一度甚至出現了坦克無用論之類的論調。

如果不是李曉峰竭力為坦克和裝甲兵站台,如果不是圖哈切夫斯基利用手中的權力推行大縱深作戰理論,恐怕在這個時空蘇聯的坦克發展將遭受重創。

這麼說吧,那時蘇聯的軍事家和軍事技術專家紛紛對破甲彈大唱讚歌,而支持發展高膛壓長身管火炮的穿甲彈支持者是有點不得志的意思。

豪門之莫少的掌上妻 但是,在西班牙內戰中,大量裝備破甲彈的紅軍坦克和反坦克炮的表現其實並不好看,比如37毫米和45毫米破甲彈以當時的破甲理論而言,理論能上擊穿70毫米到90毫米裝甲板,在靶場上實彈測試也能擊穿60毫米到80毫米不等的裝甲板。可到了實戰中,其破甲威力簡直低的可憐,大體上只能擊穿10到20毫米厚的均質裝甲板。

為啥理論到實際,靶場到實戰中的數據天差地別呢?原因很簡單,這些理論數據都是理想條件下的理想狀態中得出的數字。比如靶場測試破甲彈的威力是怎麼做的?

其實並不是實彈射擊,而是將破甲彈以固定的最理想的狀態放置在靶板前引爆,這也就是所謂的靜破甲值。而在實戰中,線膛炮發射的破甲彈處於高速旋轉中(數萬轉到十萬轉),離心力將射流大大的分散了,自然的動破甲值就慘不忍睹了。

這也是二戰爆發前,李曉峰為什麼特別要發展100中等膛壓滑膛炮的重要原因。一開始這門炮就是為破甲彈準備的。能最大限度的保持破甲彈的威力。

當然,這門炮確實也做到了這一點,比如理論上100毫米口徑破甲彈最大靜破甲能力大概在500到700毫米之間(看葯罩材料和錐度)。如果用線膛炮發射,動破甲能力大概也就是100毫米上下。而用滑膛炮發射,動破甲能力有多少?大概在200毫米到300毫米之間。這就是差不多三倍的差距了!

這麼說吧,以當前t-54裝備的那門100毫米滑膛炮而言,就算是碰上了德國的e-100也能輕易將其擊穿。甚至在衛國戰爭的戰場上,經常出現,t-54將對手打對穿的情況。

似乎這很好啊!是的,紅軍裝甲兵對100毫米中等膛壓滑膛炮發射破甲彈的威力十分滿意,但是對這門炮的精度極其不滿意!因為膛壓比較低。該炮有效射程很有限,基本上只能攻擊750米以內的目標,超出這個距離,精度就慘不忍睹。不光是發射破甲彈精度難看,發射榴彈也一樣難看,作為支援步兵突破專用的重型坦克,用榴彈打工事可是必備技能。問題是,這項必備技能100毫米中等膛壓滑膛炮實在是沒練好。

所以裝甲兵其實對此是相當有意見的,在t-54的改進中,重點項目就是這門炮。在衛國戰爭爆發之前。裝甲兵就責成烏拉爾重型機械廠總設計彼特羅夫基於b34艦炮發展一門100毫米高膛壓線膛炮(也就是d-10系列)。

如果不是戰爭突然爆發,以及d-10系列所使用的穿甲彈面臨技術難題(廢品率太高),裝甲兵是準備用d-10t換掉所有t-54上的100毫米中等膛壓滑膛炮的。

所以此時。一聽說d-5t使用的是破甲彈,眾位元帥和將軍立刻就涼了半截腰,因為他們實在受夠了看上去很好的破甲彈。

「這是全新的破甲彈,」李曉峰卻一點兒都不著急,慢悠悠的解釋道:「為了解決現有破甲彈動破甲能力不足的問題,北方工業進行了一系列的技術改進。現在你們看到的這種nvk-150系列破甲彈就是最新的技術成果。其1000米以內的精度不會比穿甲彈有顯著區別,而且能夠擊穿150毫米厚的垂直裝甲……而剛才大家應該都已經看到了這種新式破甲彈的效果,它遠遠優於造價高、生產困難而且需要碳化鎢的br-271n穿甲彈。」

這一番解釋讓將帥們放心了不少,但是圖哈切夫斯基怎麼肯輕易認輸。他攻擊道:「這僅僅是你說的而已!」

李曉峰無語的指了指靶板,意思很明確。剛才的三輪射擊已經說明了一切。不過圖哈切夫斯基依然不肯認輸:「這依然說明不了什麼,誰能保證這不是你特別挑選出來的最好的彈藥。沒有經過國家靶場的大量實彈測試……」

他還沒說完,李曉峰就打斷了:「那麼br-271n又經過了國家靶場的測試?對不起,現在其還是實驗室里的產品,連走上生產線的資格都沒有。而nvk-150已經可以大量生產並裝備部隊,至於國家靶場的測試,隨時都可以開始!」

將帥們滿意的點點頭,對他們來說,最先進最好的但是卻摸不著的彈藥毫無意義,他們需要貨架產品,需要那種很快就能夠大量裝備部隊的產品。而在這一點上nvk-150無疑擁有巨大的優勢,而這種優勢連帶著讓d-5系列也具備了相當大的優勢。如果d-5系列打坦克沒有問題,而多用途能力又遠遠優於zis-2,那選擇誰還不是一目了然嗎?

那李曉峰究竟是用什麼辦法做到這一點的呢?或者說他用什麼辦法解決線膛炮發射破甲彈動破甲能力不足的問題呢?

其實這個問題根本就沒辦法解決。是的,一點兒都不開玩笑,這是一個完全沒有辦法根本解決的問題。因為線膛炮因為天生的原因,它就不適合發射破甲彈。

高速的旋轉必然會分散射流,必然會影響破甲能力,除非是讓炮彈不再旋轉。這個問題才能根本的解決。問題是,這對於線膛炮來說,可能嗎?

完全是不可能的。幾十年來無數的專家都在幫線膛炮想辦法,最後也僅僅是優化了線膛炮發射破甲彈的能力。最有名的一個是法國的g型破甲彈。另一個就是牛牛發明的滑動彈帶技術。其中前者號稱能將破甲彈的旋轉從數萬轉降低到20轉,而後者也宣布能將破甲彈轉速降低大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