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什麼鱷龍石?」何凡微微一呆:「我沒見過鱷龍石。」

  • Home
  • Blog
  • 「什麼鱷龍石?」何凡微微一呆:「我沒見過鱷龍石。」

「鱷龍生存之地,一般會孕育出鱷龍石,這種巔峰期的,絕對有一塊品質上佳的鱷龍石,你沒取?」林胖子錯愕,你沒取,你這麼高興幹什麼?

「也沒人和我說啊。」何凡面色不好看了,昨天查的資料,也沒提到鱷龍石。

「我讓人去取吧,給我點鱷龍血當報酬就好。」林胖子說道。

「那麻煩你了。」何凡道,之前他在鱷龍潭附近獵殺凶獸,陸天的屍體都還在,想來鱷龍石還沒丟,而且他感覺自己進化之力快壓制不住了,現在進化之力幾乎本能地往基因裡面鑽。

何凡關上門,禁止任何人進來,開始處理凶獸,順便將藥材加進去。

體內進化之力涌動,基因引導之法運轉,基因數據在增加,隨著他突破,本來只剩下0.3的基因點,此刻到了0.4,隨著藥材加入,還在上升,最終穩定在+1,菜沒糊!

「終於不是糊的了。」何凡差點激動的哭了,胃口再好,也不想吃糊的啊:「留一點試試看,引導之法后,糊了會怎麼樣。」

在基地,他也不好意思將葯廚的菜倒進去重做,若是葯廚誤會他覺得他們做的不好怎麼辦?

留下0.2,何凡緊盯著數字,沒有絲毫增加,糊的剎那,0.2瞬間消失,再無基因點。

「基因力量激發后,糊了也只會減少基因點。」何凡相信了這個事實,本來還想著做糊了,可能再增加一點。

搖頭甩去燉糊的想法,繼續做新凶獸。

一頭頭凶獸燉下去,何凡一次次施展基因引導之法,添加藥材,做出幾大鍋看起來還算不錯的菜肴。

「五頭+1,四頭+0.4,再加上純血肉乾,應該足夠了。」

何凡看著做完的凶獸肉,找了個位置坐下,開始狂吃,自己現在時刻壓制力量,不然體內進化之力會自動衝擊枷鎖,幫他成就涅槃。

必須吃快點,否則進化之力壓制不住,自動衝進去卻沒突破,這些就白做了。

一邊運轉進化法,壓制體內進化之力,一邊吞吃凶獸肉,何凡吃的很急,很快,細胞劇烈跳動,反饋出大股力量。

時至深夜,何凡總算吃完所有的菜,體內進化之力再也壓制不住,瘋狂沖向自己選擇的基因,自我進化!



隨著何凡的選擇,其餘物種基因,神龍,猿猴,媧祖等基因竟是發出一聲怒吼,好似在憤怒,好似在悲鳴,劇烈跳動起來。

進化之力灌注,自我基因震顫,一股無形力量擴散,充斥何凡全身,一段段奇妙文字,從自我基因中傳遞出來。

「基因涅槃法,寂滅其餘基因,成就自我基因,一步一涅槃。」

「基因爆發秘法,爆發基因潛藏力量,增加數倍戰力,事後虛弱三天,死物可激發基因潛藏能量,最多持續兩個時辰,基因能量徹底消散。」

「秘法之眼,觀萬物之結構,烙印神眸之內,一念洞徹萬物之構造。」

「覺醒進化法了?秘法之眼?這不就是自己要研究的么?」何凡獃滯,這自我進化,究竟是什麼,自己想什麼給什麼?

「這次選的沒錯,絕對是最適合自己的道路!」驚呆之後,便是狂喜,自我進化,也許是最正確的進化,雖然秘法之眼,需要自己修鍊,才能煉成,可一旦練成,誰能在自己面前隱藏?

基因爆發秘法,這不就是基因引導之法加強版?而且還最適合自己!

「基因涅槃之法,耗費進化之力,殺死其餘基因,只留自身基因。」何凡看著基因涅槃之法,只要自己積累足夠的進化之力,滅掉其餘基因就好了。

「2%。」何凡看向自身數據,已經變成2%了,體內進化之力數量比之前增加好幾倍,而且每一滴,威力都比之前強。

「這是殺死的基因?」何凡看著身上黑漆漆的雜質,踏入涅槃,殺死了一些其餘物種基因。

「先清洗一下,再熟悉力量,之後再試試基因爆發之法,還要驗證一下自己的實力。」何凡心道,死物可激發基因,持續兩個時辰,這簡直就是廚神必備技能,引導之法可以拋棄了,反正感覺不適合自己,只是虧了功勛點。

踏出廚房,回到旅館清洗一番,開始熟練自己的力量,敲門聲響了。

「沒鎖。」何凡回了一句。

房門打開,林胖子抱著一塊石頭走了進來:「你的鱷龍石,另外,你最近要低調一點。」

「低調一點?」何凡皺眉。

「進化學校學生找到了陸天屍體,執法隊介入了。」林胖子說道。

「不是說,死在外面,執法隊不管么?」何凡不解:「難不成,執法隊吃飽了沒事幹?」

「執法隊不會管,不代表進化學校不管,而且你的殺人手法。」林胖子面色怪異:「你是不是邪派進化者傳人?」

「身為一個廚子,不影響食材,這很正常嘛,雖然我不吃人,但我就會這幾招。」何凡攤了攤手,他真的只會這幾招,想著一刀封喉,但自己的刀要用來切菜的,沾了人血多不好。

「如果執法隊知道是我,會怎麼辦?」何凡問道,他可不認為自己能對抗執法隊,執法隊後面站著的是整個聯盟!

「確認你是否是邪派進化者,若不是,不會管你,但你若是曝光,進化學校很可能對你下手。」林胖子說道:「林楊一派。」

「和林楊本來就不是朋友。」何凡冷笑:「倒是執法隊,會如何確認?」

「正常套路,是先關押,再調查。」林胖子想了想道。

「那下次我用截經斷骨好了。」何凡嘟囔道。

「這一聽又不是什麼好名。」林胖子面色發白,你都研究了一些什麼招式?

「挺正常啊,剁碎骨頭,斬斷經絡,這不是廚子刀工一部分么?」何凡一臉無辜地道。

「你還會什麼招?」林胖子麵皮直抽,這怎麼聽,都不是什麼好招式!

「骨肉分離,最近打算研究千刀萬剮。」何凡摸著下巴道,思索道:「還有千刀不一,我發現進化之力千刀一樣之後,再熟練控制每到刀氣不同,也很重要。」

林胖子:「……」

你肯定是邪派的!看看道門,什麼天地無極,乾坤借法,萬法歸一,佛門的普渡眾生,怎麼你一個廚子,硬生生整出大魔頭的武技?

五臟俱損,骨肉分離,截經斷骨,千刀萬剮……這哪一招正常? 看著鱷龍石,何凡道:「鱷龍血我給你留了,就在廚房內。」

「好。」林胖子已經不想待在這了,連忙道:「我先走了。」

林胖子離開,何凡繼續熟悉涅槃力量,之前的進化法一樣有用,牽引細胞內淬鍊身體。

「明天開啟,涅槃之路。」何凡心中打定主意,殺死體內基因,需要進化之力,而那些凶獸和藥材,就是最好的補充。

何凡一邊掌控力量,一邊熟悉自己新覺醒的進化法,特別是秘法之眼,以後凶獸,懶得運送,直接用來練功。

功勛點雖然重要,但那些雜血幼崽根本不值幾個點,與其浪費時間運送,還不如自己練功做菜。

極品花都醫仙 直到清晨,何凡掌控了全部力量,穩固了涅槃境界,秘法之眼,基因爆發秘法也掌握熟練了。

柳清緣和秦薇早在門外等待,又怕打擾他,沒有敲門。

打開房門,看著兩人,何凡面上帶著一絲喜色:「涅槃成功。」

「恭喜,不知你選擇哪一種進化路線?」秦薇和柳清緣一臉羨慕,她們就不行了,她們的進化路線都固定了。

「保密。」 最強醫聖 何凡才不會說,自己走的自我進化路線。

這個世界和前世差不多,多半人選擇的是神龍進化,畢竟自稱龍的傳人,只有少部分選擇其餘物種,媧祖進化者很少,都快斷絕了。

自我進化,不比其餘進化路線差,只是沒有參考標準,除了他以外,還未聽說有人選擇,若是他說自己選擇自我進化,估計會被兩女鄙視。

「接下來,你打算去深處?」柳清緣說道。

「嗯,我打算多停留幾天,過幾日再回來。」何凡說道。

「一切小心,要不找幾個隊友?」秦薇蹙眉道:「你剛踏入涅槃,去深處還有危險。」

「不要隊友。」何凡搖頭拒絕,這裡的隊友,有幾個能相信的?遇到危險,八成是拋棄他,獨自逃命,而且他主要是磨鍊武技的。

與柳清緣兩人分別,何凡握著橫刀,皺了皺眉,自己的菜刀也該換了,已經無法全部發揮自己實力了,鱷龍石只能做涅槃級輔助材料,主材料還要尋找。

何凡打了個電話,詢問林胖子,進化者網站上,涅槃級武器需要多少錢,林胖子的回答,讓他放棄了購買的想法。

最低品質的,也要十好幾萬功勛點!

功勛點,一頭雜血幼崽兌換一點,成長期,十點,成熟期,一百,巔峰期五百,涅槃級……呵呵,不想了,不知道干不幹的過!

這要殺到什麼時候,才能拿到最差的?那時候,自己估計都涅槃好幾級了。

再次踏入凶獸地盤,這次何凡大方向隨意走,也會注意環境,以免進入純血凶獸地盤,被純血凶獸給吃了。

何凡速度很快,直接深入數千米,途中偶爾能看見進化者。



凶獸嘶吼傳來,四面八方,皆有凶獸吼嘯,這裡是凶獸的地盤,無數凶獸充斥。

何凡閉目感應,涅槃之後,感應能力再次增加了,大概有七百米範圍,感應也比之前更清晰了。

四周景象浮現在腦海之中,七百米內,數十頭凶獸在林間穿行,其中有一頭正朝著他這個方向走來,氣息不弱,成熟期雜血。

何凡快速走前往,與那頭凶獸碰面,一見面,凶獸嘶吼衝來,可不管他是什麼實力。

「當早餐了。」何凡一指點出,進化之力化作刀氣,劈斬在凶獸身上,瞬間將凶獸斬成兩半。

「千刀萬剮,算是最難練的了。」何凡看著凶獸屍體,唏噓感嘆,凶獸體內,有部分被刀氣分開,化作一塊塊肉,只是形狀也不好,薄厚也不均勻,還需要改刀。

「還不對,還要直接用進化之力,將皮剝掉。」何凡深深為自己的廚神之路感到艱難,這武技實在有些難練。

取出鍋碗瓢盆,將凶獸肉燉了,這次看不見一點基因點,不過沒關係,可以用來練習武技,填飽肚子。

看著燉著的凶獸肉,何凡運轉基因爆發之法,激發凶獸肉內的力量。



基因激發之法施展,凶獸肉內,卻傳出一聲低沉嘶吼,緊接著,卻是砰然一聲,一股沛然力量傳來,凶獸肉炸了。

何凡連忙護住自己的鍋,面色獃滯:「凶獸肉炸了?」

做個肉,肉炸了,這特么也是沒誰了。

何凡看著炸掉的凶獸肉,早餐是沒了,沉思片刻,收拾一下,去尋找其餘凶獸。

感應能力再次施展,何凡一刀幹掉凶獸,磨鍊刀法,順便研究凶獸結構,他感覺雙眼微微發熱,好似在記錄凶獸體內構造。

再次試驗,這次獵殺了兩頭,一頭雜血成長期的,一頭成熟期的,一樣的基因激發之法,這次肉又一次炸了,炸的比較快。

又將成熟期的做了,這次減少了進化之力,凶獸肉等了一會才炸掉。

「是因為雜血凶獸,無法承受基因激發之法?」何凡思索道,心中有些猜測,若真是這樣,那自己這激發之法,豈不是只能對純血用了?

何凡思索間,感應到三道人影接近,其中一道氣息很熟悉,一時想不起來。

天才萌寶:總裁追妻套路深 「誰在這裡弄這麼大動靜,嗯,何凡?」三名進化者,其中一人面色陰沉,可看見何凡之後,臉色刷地一下就變了,煞白煞白的。

「十萬塊……啊,不對,是周文啊,你也畢業了?」何凡一臉驚訝,這出聲之人正是周文,沒想到會在這裡遇見,這傢伙不是三級么,怎麼跑出來了?

聽到何凡的話,周文面上浮現一抹恨意,還有惱羞成怒,好像被嘲諷了一樣,畢業?我特么倒是想畢業,但是拿什麼畢業,因為你,我都被進化學校開除了,還畢業?

「你好像很恨我?」何凡看著恨意滿滿地周文,咂摸著嘴道。

「恨你?」周文冷笑一聲,看向身旁二人:「這就是何凡,殺了他,林少有重賞。」

「何凡?陸天是你殺的?」兩位進化者目光冰冷,泛著寒光。

「不是,他是被鱷龍獸吼震死的,我怎麼會那種招式。」何凡果斷否認,不管什麼時候,自己都不能承認,萬一周文學他錄音了呢?

「不管是不是,殺了你,林少必有獎賞。」兩位進化者面色冷厲,長劍倉啷出鞘,劍光籠罩而下。

「為什麼這麼急著送死呢?」何凡搖頭,屈指一彈,一抹進化之力飛出,化作兩道刀氣,瞬間籠罩兩名進化者。

噗通

刀氣瞬間沒入兩人體內,兩人一頭栽倒,再無聲息。

「你……怎麼可能,他們都是九級!」周文面色驚恐,不可置信地看著何凡。

「忘了告訴你,我涅槃了,剛突破的。」何凡一臉笑意:「乖,告訴叔叔,林楊在哪?叔叔不殺你哦。」

「你……」又被何凡佔了便宜,周文面色羞怒,叔叔?我們差不多大啊!

何凡面色冷了下來,正要動手,一股危險感覺從周文身上傳來,身形暴退,進化之力遍布全身,一道光芒直射而來:「又是一線針?真是有錢。」

一線針飛出,周文轉身就跑,同時還有兩根一線針飛來,籠罩何凡。 橫刀出手,進化之力籠罩,擋下三根一線針,何凡面色陰沉,將一線針收了。

這東西他也看過資料了,只有射中凶獸或者人體,毒素才會湧出,射中地面就是浪費,將三根針收好,何凡抬步追趕周文。

「這傢伙跑的挺快。」何凡面色微冷,這短短片刻,周文已經跑出數百米外。

何凡速度很快,可緊接著,感應之中,出現一道身影,讓他止住腳步。

「父親,快救我。」周文驚恐叫道:「何凡要殺我。」

「周恆?」何凡微微沉吟,返回兩具屍體處,拖著兩具屍體離開,找地方處理掉,自己武技,確實有些嚇人了點。

在兩具屍體上搜了搜,除了腕錶和幾株藥材,就剩下他們的長劍了。

腕錶他們設置了密碼,何凡不是技術型人才,打不開,只能一併找地方埋了。

何凡沉思片刻,又去找周文,周文既然是林楊的人,跟著他,想必能找到,林楊他們可是針對純血凶獸動手,跟過去也許有收穫。

等他返回,周文已經失去蹤跡,查看四周痕迹,對方也抹去的很好,應該是周恆乾的,感應能力再起,籠罩七百米範圍。

「那是?」何凡感應到一絲異樣,快步走過去,是一堆散發著異香的粉末,而在他感應著,四周有凶獸在接近。

引獸粉!

何凡想到了陸天提到的引獸粉,沒有去動引獸粉,轉身離開,跑了就跑了吧,有個涅槃級周恆跟在身邊,自己還是先磨鍊武技,別到時干不過。

離開引獸粉所在,繼續深入,遇到凶獸就殺了,磨鍊自己的刀法,順便還有基因激發之法,雖然做不出好菜,但能讓自己熟悉基因激發法。

「+1?」

不知道走了多遠,一株血紅小草吸引了何凡注意,連忙上前,將這株小草挖出,很小心,這絕對是涅槃級的,自從踏入涅槃,雜血巔峰對他一點幫助也沒了,更別說+1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