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什麼!原來赫拉潔被你藏起來了,卑鄙小人!你這個。。。嗚嗚嗚。」赫拉耶的話還沒有說完就被人用布堵住了嘴,鄧無咎不理會他污垢之言,向鄧無病行禮請罪道:

  • Home
  • Blog
  • 「什麼!原來赫拉潔被你藏起來了,卑鄙小人!你這個。。。嗚嗚嗚。」赫拉耶的話還沒有說完就被人用布堵住了嘴,鄧無咎不理會他污垢之言,向鄧無病行禮請罪道:

「驚擾聖駕,臣罪該萬死,但是為了皇上的安危,不驚擾城中的百姓,所以臣才隱瞞,請陛下賜罪。」

鄧無病抬手制止他道:「好賢弟,你的善意皇兄理解。」說完指著赫拉耶說:「毒宗宗主,朕看你是朕的舅舅,你私下的小錯只要不越規矩我都縱容你,但是就這樣你就以為朕懦弱可欺,那你真是大錯特錯了,來人將他們押入地牢聽候發問。」

「是!」眾將領領命,將赫拉耶拖下去,赫拉潔的親信大叫求饒:「饒命啊皇上,饒命啊。」求饒的將領中就包括在鄧無咎身邊的那名年老將領,

鄧無病閉眼扶額,手撐著腦袋,頭漲發昏,事情鬧成這樣了,該如何懲治赫拉耶,一旁觀察良久的鄧無咎開口道:

「聖上在想如何懲處逆黨赫拉耶嗎?」鄧無病嘆了口氣道:「他是朕的親舅舅,做出這種宗族相殘的事情朕於心不忍吶。」

「。。。。。」鄧無咎想了想道:「您是萬民之主,應該忠誠信義是您的路上的標杆,毒宗宗主禍害百姓,做眾人所厭惡的,違背人的本性,災難落到他身上是罪有應得,此患不除以後必成大禍,望聖上不要再心軟了。」

「可是,哎,朕連自己的家族都管理不好,如何治理天下,當初就應該讓賢弟你。。。」

「聖上!」」鄧無咎制止了他,上去繼續諫言道:

「聖上,您是一名好皇帝,你絕對能治理好,只是您太過仁慈寬厚不敢下定決心,你既然是萬民之主那麼您就要做到公正無私,甚至是臣錯了,聖上也應該依矩辦事。」鄧無病想了想道:

「好吧,按照國規赫拉耶該受何種懲罰。」

「依律抄家問斬!」鄧無咎道,鄧無病的眼睛暗了暗,良久道:

「看在他是朕舅舅的份上,免除死罪,抄家流放吧。」鄧無咎心知聖上心軟,做到這一步就夠了,剩下的他來辦就好了,道:「是。」

就在這時,鄧無病的貼身太監回報說:「有一名侍衛想朝見聖上,說是有關於毒女的事情。」

「嗯?」鄧無病道:「傳。」一名侍衛匆匆上殿道:「不好了,不好了,度女赫拉潔被歹徒抓走了!」

「什麼!?」

鄧無病吃驚的看向鄧無咎,鄧無咎心也出現了一絲慌亂,連忙道:「那歹徒在哪裡?」

「屬下不知,看守密道的人都被打倒在地,清醒過來的人說,歹徒是在半個時辰之前來的。」鄧無咎對鄧無病行了一禮道:「聖上,臣有要事要做,先失陪了。」

「去吧,務必將赫拉潔帶回。」鄧無病吩咐道,「是「鄧無咎領命。

時間回到半個時辰前,司馬世奇與鍾見他們的守衛鬆懈,便下去將那些蝦兵蟹將打暈后,鍾依舊在外面把關,司馬世奇去下面救赫拉潔,他之前便暗暗記下路,於是很順利的到達琉璃室,他看到趴在地上的赫拉潔,人比之前他看到的要更加虛弱,司馬世奇大驚,趕緊套上金蠶絲手套將她扶起,見她臉色亮白,毫無血絲,且面上比之前看上去更加蒼老,司馬世奇疑惑,搖了搖她的肩膀道:

「白伯母,白伯母,快醒醒,我們來救你了,你要振作啊,很快你就能和白空黍團聚了。」 聽殷月環說的這麼慎重,羅征問道:「三樓的真意劍典價格極為高昂?」

殷月環點點頭,「除了少部分盟主之外,旗主們根本不敢上三樓,價格高昂是主要的問題,而且那裡面的劍典被稱之為無上劍典,對道之真意的契合度有非常嚴苛的要求。」

「對契合度還有要求?」羅征一愣。

「對,據說那些無上劍典對契合度要求,動輒達到八成,九成,更變態的還要求完美契合度,」殷月環說道。

她覺得羅征在二樓挑選一本真意劍典就好了,現階段沒必要考慮三樓。

如果契合度不夠,想要修習無上劍典就必須不斷吞服悟劍靈液,而一瓶悟劍靈液動輒一兩萬神晶的價格,如果不斷的吞服也是一個駭人的數字!

羅征既然能一念悟道,與劍雲永恆真意的契合度幾乎完美,契合度自然不成問題,價格……應該也不是問題,他對三樓的興趣更大了。

「我倒是想上三樓看看,」羅征望向不遠處的樓梯說道。

殷月環面露無奈之色,只能說到:「那我們就上去看看吧。」

於是在殷月環的帶領之下,兩人又順著樓梯上了三樓。

相比一二樓的空間,三樓的空間明顯小了許多,從踏入樓面的一瞬間,地面上就有能量的波動傳來。

羅征和殷月環身後的樓梯口已經消失了,他們完全進入了另外一個異空間。

在這片空間中有十幾個光柱衝天而起,羅征凝目相望,在那些光柱中隱隱看到一本本封面淡金色的書本。

那應該就是殷月環所說的無上劍典。@^^$

雖說龍城就在太一山下,屬於太一天宮的腹地,但無上劍典的確十分重要,必要的防護措施都很周全。

就在這時,一個聲音淡淡的傳來過來,「順著腳下的紋路走,如果逾越一步,就會被萬劍雷殺陣轟成碎末……」

殷月環也是第一次上三樓,進入這幻境后並沒有什麼緊張,可聽到這話后,她隱隱感受到這虛空中隱藏的雷殺劍意,心中也是微微一顫。

羅征倒是神態淡然,腳下的紋路一尺寬,他順著紋路信步而走,直奔第一道光柱而去。

當他靠近第一根光柱時,那個聲音又響了起來,「劍紋術,售價三百萬神晶。」!$*!

聽到這個價格,殷月環臉上露出一絲苦笑。

三百萬神晶,恐怕只有最富裕的那幾位盟主才拿得出來,即使像殷月環,豪麟和王瀟這樣的大旗主全副身家都加在一起都是遠遠不夠。

「劍紋術……不知這本無上劍典有何特殊之處?」羅征問道。

那個聲音的主人倒是十分耐心,同羅征解釋道:「劍紋術其實是兩種神通,一為瞳術神通,二為劍術神通,能窺盡世間一切破綻,只要看清破綻,皆能夠一劍斬碎。」

「這樣?若修成這劍紋術,廣場上那塊紅石不知能不能斬碎?」羅征問。

驟然冒出這樣一個問題,也讓那人愣了一下,隨即嘿嘿笑道:「若你實力足夠,自然可以,但憑你現在的修為,即使真的修成劍紋術,也看不透紅石的破綻……」

羅征微微點頭,這劍紋術聽上去不錯,價格也不是問題,但對修為的要求很高,顯然不太符合他的目的。

於是他順著地上的紋路再度前行,就在他剛剛挪動腳步,那個聲音又嘿嘿笑道:「小子,有一件事情要提醒你,我的時間很寶貴,如果你只看不買,現在就請下三樓,若這裡的十三本無上劍典你都問過一遍后又不買,那就湊足百萬神晶我才會放你出去……」

「啊,還有這個規矩……」

殷月環頓時大驚失色。

她只知道真意劍閣三樓的看守之人脾氣非常不好,沒想到竟如此為難於人,只是看看不買,就要耗費百萬神晶,誰能接受這麼苛刻的挑揀。

想到曹盟主曾去了一趟三樓,回來后氣呼呼的樣子,殷月環忽然明白了什麼,這三樓的確沒那麼好進。

「羅征,我們還是出去吧,」殷月環又勸說道。

她的確很難想象羅征一口氣能掏出數百萬神晶,要是真的被困在這裡可就麻煩了。

誰知羅征依舊向前邁出了腳步,走向了另外一道光柱,竟沒有絲毫緊張,殷月環也只能硬著頭皮跟上去。

當羅征靠近第二道光柱時,那個聲音又響了起來,「滅蒼生劍典,修鍊此神通,能夠將自己的彼岸信物發揮到最大的威力,售三百五十萬神晶……」

發揮到最大威力……不愧是無上劍典,殷月環痴痴的看著那本劍典,眼中滿是震撼之色。

絕大部分彼岸境強者都無法完全發揮自己的彼岸信物,除非燃燒彼岸信物才有可能壓榨出信物中所有的力量,但那要付出生命的代價和無盡的痛苦,不到萬不得已不會動用。

若能修成這等無上劍典,恐怕能將自身的實力提升一倍以上,殷月環心中暗道,不過這也只是想想而已,三百五十萬神晶,把她賣了也值不了這麼多錢。

這本無上劍典倒是可用,但羅征現在尚沒有容納彼岸信物,等日後能將其買下來啊。

於是羅征繼續順著光柱前行。

那幾本無上劍典各有各的優勢,幾乎都將劍道演繹到了極致,而越是往裡,價格越是高昂。

當羅征停在倒數第二根光柱時,就聽那聲音說道:「融神劍典殘篇,為東皇所創,當年東皇想要將三千神道融入劍神通,修一道真理之劍,但失敗了……不過失敗的原因是融到一路走不通,不是融神劍典有誤……」

「融神劍典?」羅征的目光猛然一閃。

融合神道曾經在母世界中形成一股風潮,一些天賦強大的大能之士,多多少少也有涉獵,最終全部失敗,而東皇也是其中之一。

「而殘篇畢竟是東皇苦心孤詣之作,因為是殘篇,所以售價只要一百五十萬神晶,」那聲音便說道。

身後的殷月環看羅征的樣子,輕輕拉了他衣襟,「喂,你不會想買這個吧?這融神劍典可是針對於神道的神通,連道之真意都發揮不出來……」 赫拉潔似是聽到了他的呼喊,睜看眼睛,虛弱道:

「白。。空黍。」

眼前的人影重疊,不是白空黍,而是司馬世奇,赫拉潔撐起身子,將他打量了一番,道:

「看來你的毒已經解了,你沒有騙我,空黍真的沒有事,快,快帶我去見他!」

說完掙扎著要起來,但是胸口傳來一股劇痛,她捂住胸口,身體一軟向後倒下,被司馬世奇接住,司馬世奇疑惑她身體的狀況,道:「你這是怎麼回事,怎麼會變得如此虛弱?!」

赫拉潔嗤鼻道:「哼,是那個鄧無咎,昨晚他來取我心頭血,所以我才變成這個樣子的。」

「。。。。」司馬世奇心中與鄧無咎關係再添一道傷痕,鄧無咎明明可以取得赫拉潔的毒血,但是卻讓自己來冒險,鄧無咎啊鄧無咎,你真的有把我當成兄弟嗎?!一股背叛的感覺升起,赫拉潔沒有感受他情緒的變化道:

「你快帶我出去吧。」

司馬世奇點頭,運起內力,運用落霞掌第五式將鐵鏈劈斷,司馬世奇帶著赫拉潔離開密道,密道外在巡邏的兩個小兵一個道:

「這可真是奇怪,那裡怎麼一點聲音都沒有啊。」

「那我們過去看看吧。」

走過拐角后看到鍾坐在一人肉椅上蹺著二郎腿,那兩個小兵看到他和他周圍倒下的人,大驚!連忙要去通報,但不幸的是被鍾發現了,鍾輕功飛躍到他們面前,那兩名士兵嚇了一跳,鍾在他們面前左右搖著食指,道:

「此路不通哦。」

兩位士兵相視點頭向鍾攻去,鍾賞了他們一人一個拳頭,將其打暈后左右吹了吹拳頭道:

「花拳繡腿也敢在本大爺面前賣弄。」隨後他便看到架著赫拉潔出來的司馬世奇,鍾道:「你成功了。」司馬世奇點點頭道:「事不宜遲,我們趕緊走吧。」於是司馬世奇與鍾帶著赫拉潔撤離皇宮,到與燕隨風約定的樹林會合。

出皇宮后,鄧無咎帶著武宗宗主出來搜索赫拉潔,鄧無咎疑惑,自己將赫拉潔的消息隱瞞的如此全面,赫拉耶應該不會獲得有關她的任何信息,京城進出戒備,街道上不許有無關人員行走,良久屬下來報道:

「並報王爺,整個京都都沒有赫拉潔的蹤跡。」鄧無咎手錘桌子,暗道:

「可惡!」

一旁的武宗宗主勸道:「王爺別著急,現在還來得及,就算他們長了翅膀也逃不出南詔。」就在這時一名是士兵說:「並報王爺,鄧王府的總管有要事求見。」

鄧無咎皺眉,這時候總管來做什麼,道「傳他進來。」不一會兒總管形色匆匆的進來,喊道:「王爺不好了,司馬公子他們不見了。」

「什麼!」 女王養成系統 鄧無咎起身,突然腦中千萬思緒匯聚起來,自己從未將毒女的消息告訴過多的人,而司馬世奇就是其中一位,且他在這個離開,難不成!背叛兩字浮現,難不成我們真的不能做朋友嗎?鄧無咎對年輕將領喊到道:

「拿京城周邊地圖來!」年輕將領將地圖呈上,鄧無咎快速瀏覽地圖,拿炭筆在地圖上面打了三個叉道:

「將召集來的人分成三隊,將這三個地方圍住!不許放任何人過去」

「是!」年輕將領下去傳報,鄧無咎拉過一匹馬道:「剩下的跟我來!」武宗宗主也上馬,道:「王爺已經有了打算。」鄧無咎點點頭。

南詔京城城外樹林,棠瑩與燕隨風坐在溪邊,溪水靜靜地,潺潺的流著,棠瑩托腮看著溪水,她既沒有春天那樣活潑,也沒有夏天那樣迷人,但是周邊落下的金黃色的樹葉似船夜半,給秋天的小溪增添了色彩,湖面倒映出燕隨風和棠瑩忐忑不安的臉,兩個各懷心事,燕隨風擔心的事是母親的安危,棠瑩擔心的是司馬世奇的安危,一旁的敏枯藤見到他們在溪邊托腮擔憂,便走上去兩手搭在他們的肩膀上道:

「你放心吧,救人這件事情沒有比他們更合適的了。」

爺太殘暴 就在敏枯藤將手搭在他們肩上的一瞬間,棠瑩與燕隨風兩人的臉皆一青,拍開他的手齊聲道:

「別碰我!」

敏枯藤攤手:「你們要不要這樣,要不是我你們那有那麼容易從鄧王府出來呀。」話雖如此,但是他帶他們出來的方式實在是太刺激了!在到達約定地點的途中,兩人就像是陷入旋渦的下魚,差點就被敏枯藤高超的輕功技巧給弄吐了,棠瑩是因為自己中蠱的原因,無法施展輕功所以才讓敏枯藤帶,想此她用一種同情的眼神看向燕隨風,難為他搭著敏枯藤的輕功從商朝到南詔,他一定吃了很多苦,敏枯藤看著燕隨風,心想:若小師弟真把毒女救出來,以毒女對南詔的意義,只怕他們不會善罷甘休。

燕隨風感受到了敏枯藤的眼光對敏枯藤道:「辛苦你幫助我們。」

燕隨風感受到他異樣的眼神,笑道:「你一定覺得我瘋了吧。」

「不,不會,人生就是這樣的瘋狂不是嗎?」敏枯藤道,就在這時,不遠處的樹林有動靜,三人警戒,司馬世奇帶著赫拉潔和鍾從樹林中出來,棠瑩見到司馬世奇驚喜道:

「王爺!」

燕隨風看到他身上那名衣衫襤褸的女子,他趕忙上前道:

「母親!」

赫拉潔聽到燕隨風的呼喊,她抬眼看他,那張與自己的面容有幾分相似的男人雙眼飽含淚水,母子之間的心靈感應,赫拉潔一下子就認出他便是自己的兒子白空黍,白空黍向她跑過來,司馬世奇皺眉要制止他道:

「燕隨風你冷靜一下,她身上有毒。」

但是燕隨風並不聽他的話,將他的手拍開,把赫拉潔緊緊擁抱在懷中,喜極而泣:「母親,母親,母親!」

「母親,母親,母親!」赫拉潔心如刀絞,直至肝腸寸斷,她抱住燕隨風,哽咽,眼淚早已在琉璃密室流盡,聲音也早已在琉璃密室吼的沙啞,分離了整整二十年,整整二十年,母子才團聚,無數的思念,無數的話語都化作了燕隨風用盡全力歡喜的淚水與嘶吼和赫拉潔無聲的嗚咽,兩人緊緊擁抱在一起,此情此景,聞者落淚,聽者傷心,一旁的棠瑩也暗暗抹了把眼淚,一家團聚真好,自己也能有家人團聚的一天嗎? 一百五十萬神晶,恐怕是這些無上劍典中最便宜的。

可這東西僅僅只是一個殘篇!而且並不是運用真意的神通!

殷月環不清楚羅征是否能掏出一百五十萬神晶,可就算掏的出來,也不可能將這麼一大筆錢花費在這上面。

羅征竟沒有絲毫猶豫,說道:「這本融神劍典我要了。」

「恩?」

就連守護真意劍閣之人也略微有些疑惑。

融神劍單雖然是東皇所創,威力的確不小,可這東西畢竟是殘篇,融道已經是公認的死路,這小子……

「你也融合過神道?」那個聲音問道。

羅征微微點頭,「不才,正好在融道一途有過鑽研,這融神劍典倒是適合我。」

「有意思,你骨齡這麼淺,就敢說在融道一途有過鑽研,不知融合了幾門神道?三門,還是五門?如果只融合了這麼點神道,建議你還是放棄吧,想要修鍊融道劍典,最基礎的就是要融合五百門神道以上!」

融神劍典本身也是一門極強的劍典,即使只用神道的道蘊催動,也堪與彼岸境強者一戰,若有心人沉浸在融道之中,也能有不小的成就。

但花費那麼多心思融合神道,還不如去彼岸闖一闖呢……

聽到那聲音的話,羅征微微抬手。

隨著體內世界的道蘊不斷地融合之下,融到能量已出現在羅征的手中。

「五百門神道,夠了嗎?」羅征問道。

他正好就融合了五百門神道,一絲不多一絲不少。

其實旁人很難一眼看出羅征揉合了多少神道,但看著羅征手中那團複雜而不穩定的能量,一般都選擇相信。

殷月環心中倒是輕輕一笑,那一天羅征祭出的融到能量可比今天要強大,她心中也是好奇,這小子到底修習了多少門神道?

那個聲音看到這一幕也頗為驚訝,「倒是夠了,呵呵……你若是一心想要拿下這本融神劍典,自然可以。」

羅征點點頭,滿意的看了一眼光柱中的劍典。

隨後他便走向了最後一道光柱。

最後一道光柱中束縛的並不是一本劍典,而是一片薄薄的黃紙!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