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什麼?」

  • Home
  • Blog
  • 「什麼?」

再次抬頭,谷方蕭驚詫盯著月千歡。他琢磨一番月千歡話里的意思,立馬想到的是反駁。

但轉瞬一想,月千歡可是萬年前四族的嫡血後代。說不定她身上真的有什麼法寶能做到!谷方蕭沉默了,他半響后說:「你怎麼做到?」

「前輩只需要知道,我有一樣東西。能讓我們隱藏身份,就算跟幻靈族面對面,他們也絕對認不出我們的身份。 美人謀:腹黑殿下吃定你 所以,前輩現在可以告訴我,有辦法能讓更多人進入死地嗎?」

月千歡微抬下巴,姿態桀驁冰冷。

谷方蕭沉吟了一會,開口:「的確有一個辦法。但這個辦法沒有好處。因為死地之中處處是危險絕境,進去的人多,可能最後一萬個都活不了一個。」

「那就是可以。前輩要怎樣才能告訴我這個辦法?」

見谷方蕭看著她不說話,月千歡目光沉了沉。她開口:「前輩,若是讓幻靈族得到了月帝陵墓的鑰匙。這就意味著他們將來有可能打開月帝陵墓。」

谷方蕭沒有反駁。

月千歡接著說:「既然前輩知道月帝陵墓。就該知道,幻靈族打開月帝陵墓後會產生怎樣的後果。屆時死的人,將以小世界計數。而不是為了天材地寶聞訊而來,死的那一點人。」

「更何況,這個消息並不是假的。月帝陵墓中的寶物,不會讓他們得到。但我能給冒險尋寶者,別的獎勵。我月氏中,罕見稀少的寶物可不少。」

谷方蕭驚訝看著月千歡。他沒想到月千歡會給他解釋!

就算月千歡什麼都不解釋。為了秀兒,他也會幫月千歡。但聽到月千歡的話后,谷方蕭心底無疑平靜了許多。散播的並不是假消息,月千歡願意拿出月氏寶物來就很難得。

谷方蕭:「看來你都布局好了。只等我拿出辦法對吧?」

「是。前輩願意幫我嗎?」

谷方蕭低下頭,繼續煉製他的鑰匙。但一邊煉製時,谷方蕭一邊開口:「若是這樣,那就需要更多的鑰匙。每十把鑰匙,可以打開一扇維持一炷香時間的通道,能讓人進入死地之中。」

月千歡勾唇笑了,她朝谷方蕭行禮。「多謝前輩。」 「用不著謝我。我幫你並不是無償的,有一件事我需要你幫忙。」谷方蕭悶頭煉製著鑰匙說道。

聞言,月千歡眸光閃了閃。她安靜站在谷方蕭背後,開口問他:「前輩要我幫忙做什麼?但凡我能做到的,不違背本身意願的,我一定做到。」

「我要你將秀兒的骨灰帶進最後一把月帝陵墓鑰匙藏身的地方。」

什麼?!

月千歡愣住。秀兒的骨灰?為什麼要將自己未婚妻的骨灰帶進月帝陵墓鑰匙藏身的地方?這有什麼作用嗎。月千歡半天都想不出個所以然來。

這時候,谷方蕭已經熟稔的做好了十把鑰匙。

他暫時放下手中動作,拂袖一揮一個屏障打開將他們包圍在裡面。谷方蕭並沒有惡意,因此月千歡仍然神色平靜的看著他。

深深嘆了口氣,谷方蕭有些頹廢的席地坐下。抬頭看著月千歡說:「這件事,我答應了秀兒不能告訴任何人。但你不同,我可以告訴你,也應該告訴你。」

直覺告訴月千歡,谷方蕭接下來說的話會非同凡響!

她也席地坐下,坐在谷方蕭對面等他先開口。谷方蕭說:「我的妻子秀兒,跟最後一把月帝陵墓鑰匙的存在息息相關。具體她的身份我不知曉。但我猜測,她或許是這個守鑰匙人的後代。」

月千歡眼底閃過詫異。守鑰匙人的後代?

她可從未聽說過這個說法。只知道聖君凌宇留下自己的屍體,萬年來一直守護第一把月帝陵墓的鑰匙。第二把鑰匙所在地,月千歡沒有去過,也不清楚有沒有人鎮守。

但這個後代,月千歡保持懷疑。月帝陵墓的鑰匙何其重要,不是一般人能鎮守的。若如聖君凌宇一樣萬年前的人物,早已死去不會有後代。若是選了普通人,這個可能性有,但極其卑微。

心中的猜測,月千歡並沒有說出口。她抬頭看著谷方蕭,「請繼續。」

「你放心,秀兒並沒有將這個秘密告訴所有人。她是在被殺之前,感覺到了什麼。所以才告訴了我,讓我一定要留守在死地附近。」谷方蕭嘴角帶著苦笑。

「她是那麼的堅信,你一定會來!三百年內,你一定會來取走最後一把月帝陵墓的鑰匙。事實上很幸運,我等到你了。」

谷方蕭說著,他低頭張開雙手。 萬界基因 因為常年煉製東西,他的雙手滿是老繭和傷疤。光芒閃爍中,谷方蕭手心裡出現一個小小的罐子。

他扯著嘴角似哭似笑,說:「雖然秀兒沒說,但我知道她是想回到自己出生的地方。那個地方,月帝陵墓最後一把鑰匙的地方,常人進去九死一生。」

「我早就做好了準備,若三百年等不到你。我就帶著秀兒進去闖一闖,能跟她死在一地也好。但你現在來了。你能將秀兒安全的送回去!我只有這一個請求,若你答應。今後但凡任何吩咐,我谷方蕭絕不遲疑。」

他也是個痴情人!

月千歡目光落在谷方蕭手心裡小心翼翼捧著的罐子,她笑著點頭。「好,我答應你。」 「小智,開始降落。」以林一的實力,壓服獨孤博並不是什麼難事兒。

直升機開始緩緩的降落,下面傳來了陣陣恐怖的能量波動,最後聽到一聲哀鳴聲,動靜就消失了。

直升機落地后,林一就走了過來,林辰走下飛機就看見他對自己點了點頭。

林辰往林一身後看去,老毒物正一臉蒼白的坐在地上,武魂真身被打破的滋味可不是好受的。

林辰朝著老毒物走去,在他的面前蹲了下來。「哈哈哈哈,老毒物,武魂真身被打破的感覺不好受吧。」

獨孤博抬頭看了看林辰,「小子,你是誰?怎會來到此處。」他已經看出來林一隻不過是林辰的護衛罷了,用極限斗羅層次的強者來做護衛,那麼這人的身份得有多麼恐怖啊。

「嘿嘿,老毒物啊,我是誰並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有一筆交易和你談,有沒有興趣啊?」林辰已經決定了,要給老毒物把整個冰火兩儀眼給坑下來。

「交易?你是何等身份,居然要和我交易?我有什麼值得和你交易的東西嗎?」獨孤博一臉詫異的看著林辰,要什麼東西你可以搶啊,反正我又打不過你的護衛。

要是林辰知道他的想法,肯定會叫林一胖揍他一頓,你丫的什麼叫搶啊,哥是商人,商人講究的是信譽,是錢貨兩清。

「有啊,怎麼會沒有,你這冰火兩儀眼就是好東西,價值不菲,怎麼樣,有沒有興趣把他和我交易了啊。」林辰相信,老毒物絕對會答應,因為林一的存在,他不想答應都不行。

「你想要我的冰火兩儀眼?你拿來幹嘛?難道你打算在這兒種藥材?」獨孤博覺得眼前這人不會是傻了吧,這麼高的身份居然就打算在這兒種藥材。

「我拿來泡溫泉洗澡不行啊,你管的著嗎?」不得不說,林辰這個借口是真的強大。林辰心裡想著,溫泉是要泡的,不過這藥材也是要種的。

額,「你打算拿這個冰火兩儀眼來泡溫泉?」獨孤博心裡想著如果林辰拿冰火兩儀眼是用來洗澡的話,那麼能拿出來和自己交易的東西肯定不會太好。

「對啊,洗澡,怎麼啦,不行啊。」林辰心裡想著以後可以把這兒改成一個萬界旅遊區,到時候還可以泡溫泉,洗洗澡,肯定會爆滿。

「那你打算用什麼東西來和我交易呢?」獨孤博看著林辰。

「你覺得你這冰火兩儀眼能值多少價錢呢?」林辰打算讓獨孤博開一個價錢,因為獨孤博不會要多。

聽到林辰的話,獨孤博沉默了,想了一下,然後他指著林辰的直升機說道:「用你這個能飛的東西來換怎麼樣?」

額,你丫的心真大,還想要我的直升機。你丫一個封號斗羅拿我直升機幹嘛。不過用一個10萬兌換點的東西來換一個價值不可估量的東西,怎麼說自己都賺了。「可以,我可以用直升機和你交換,而且我還可以附帶幫你還有你的孫女治療,把你們體內的毒素都給拔除了。」

「此話當真?你真的能幫我還有我的孫女治療?」獨孤博一臉驚喜,唐三那兒他不太相信,林辰這邊的話可能性就會大不少。

「此言差矣,什麼真的假的,出家人不………啊呸,成功的商人不會說假話。」自己可是一個成功的商人,怎麼會為了你壞了信譽呢?

接著林辰給系統兌換了一駕和自己這個差不多的直升機和兩顆神級解毒丹(系統出品,包解百毒。)

林辰直接把直升機放在空地上,並沒有給老毒物儲物戒指,因為老毒物那兒就有,而且老毒物還有能裝活物的百寶囊,自己也就不用花費多餘的兌換點去兌換了。

掏出兩顆解毒丹,林辰把手遞到了老毒物的面前,「給,這是神級解毒丹,包解百毒,你先吃一顆,另一顆交給你孫女吧,而且吃了這個解毒丹以後,就會形成一種百毒不侵的體質,以後修鍊毒功也不怕再次中毒了。怎麼樣,用直升機和解毒丹和你交易你不虧吧。」林辰看著老毒物,一副你賺了,是我虧了的樣子。

「這小藥丸真的有這麼強的功效?」看著林辰手裡黑不溜秋的兩顆丹藥,獨孤博一臉的懷疑。

「你就放心吧,你先吃一顆看看效果,然後再給你孫女服用不就得了,反正就算有毒你也不怕這麼一點毒了。」林辰知道,系統出品的東西吃不死人的,反正比自己煉的好,自己煉的那個搞不好還會吃出人命來。

獨孤博猶豫了一下,然後拿了一顆解毒丹塞進了嘴裡,他想明白了,如果林辰想殺自己,那麼可以直接動手,並不用花這麼多手腳來對付自己。

只見吞下解毒丹的獨孤博,身體開始冒出了一些碧綠色的氣體,氣體所過之處,花花草草全部枯萎,喪失了生機,由此可見老毒物到底得有多毒啊。

這時候,林辰看到了遠處有一個身影不斷的朝著這邊趕了過來,細看之下,發現是唐三來了,看來唐三是發現了這裡的動靜,然後過來看看。

林一看了看林辰,往前走了一步,林辰沖他搖了搖頭,林一示意,又站回了林辰的身後。

不一會兒,只見唐三撐著八蛛矛,來到了林辰的身邊,「林辰?你怎麼會在這裡,還有老毒物他怎麼了?」

林辰看著唐三,想了一下,然後說到:「沒事兒,我來找老毒物商量點事兒,怎麼樣,你的暗器弄好了沒,弄好了的話你就去把要給小舞她們和給大師的東西拿好,一會兒我送你離開吧。但是我先說好啊,除了你要帶回去的禮品以外,其它的東西你都不能動,因為現在這兒屬於我了,你不能破壞它的環境。」

「你怎麼知道我煉製暗器?而且你說這兒屬於你了?老毒物肯答應嗎?你說送我離開,我還沒給他解完毒呢?他能放我離開?」唐三一連串問了好幾個問題。

額,我說你丫咋婆婆媽媽的,像個女人一樣,「你就放心的去準備吧,你的事情我知道的遠比你想象的要多,而且老毒物的毒我已經幫他解了,你就不用擔心了。」

唐三有些猶豫,想了一下,他決定和林辰離開了,因為他看得出來,老毒物身體里的毒素正在揮發,也就是說林辰說的都是真的,想通以後,唐三就準備去採摘事先想帶回去的天材地寶了。

「哎,等一下。」林辰叫住了唐三,因為他想到了一個問題,老毒物現在並沒有把百寶囊交個唐三,也就是說現在唐三的身上並沒有什麼可以儲存活物的東西,誰知道那些天材地寶放在林辰的二十四橋明月夜裡面會不會枯萎。

唐三回過身來看著林辰,「怎麼了,有什麼事情嗎?」

林辰摸出了一個空間戒指,空間不大,不過能儲存活物,這是剛剛給系統兌換的。「這個你拿著,,這是空間戒指,空間雖然不是很大,不過他能裝儲存活物。你採摘的藥材就放在裡面吧,放在你的二十四橋明月夜裡面不知道會不會出什麼問題。」

唐三接過空間戒指,沖林辰點了點頭,就轉身離開了。 從谷方蕭煉製鑰匙的房間出來,一抬頭看到墨九卿,霽華他們都在這兒等她。顯然剛剛谷方蕭張開屏障的舉動,讓墨九卿他們擔心了。

看到月千歡出來,巫靈清打趣道:「兒媳婦你可出來了。你要是再不出來,傻兒子和孫子就要殺進去救你了。」

「若不是我們攔住他們,說你不會有事。他們兩父子早就衝進去了。」墨衍也打趣說道。

嘴角彎彎,月千歡走向墨九卿和霽華。兩父子壓根沒將巫靈清他們的打趣當回事,兩雙眼睛專註只盯著月千歡。

墨九卿嚴肅認真的在她身上打量一圈,確定月千歡跟進去時一樣,沒有受傷也沒有別的什麼后。這才鬆口氣,問:「歡歡,你們剛剛在裡面做什麼?」

「前輩告訴我,死地能讓世人進入。所以我們探討了一下這個,還有我答應幫他一個忙。」

「幫忙?」巫靈清聽到詫異。

月千歡笑著點頭。但並沒有明說是什麼忙。她想,這是谷方蕭的秘密,大約也是秀兒的遺願。不用告訴大家,人人皆知。

月千歡接著說:「前輩現在正在煉製鑰匙。每十把鑰匙和在一起,可以打開一個能維持一炷香時間的通道。我們需要足夠多的鑰匙!在前輩煉製鑰匙完之前,我們需要的是傳出消息去。」

消息傳得越廣,知道的人越多。越有利於他們的計劃!

當即,他們紛紛準備。各自偽裝后親自出去散布消息,同時月千歡還煉製了傀儡去更遠的地方。也傳信給月瀾星他們,讓他們在遠方散布消息出去。

很快,消息如狂風掃遍天南地北,一時人人都在議論。

幻靈族同樣也得知了這個消息。

靈船上,血修羅谷方候眯著眼睛沉吟,「死地里出現了秘寶?哼,不知是誰愚蠢的傳出這個消息。就算有秘寶,亦或者月帝陵墓鑰匙的消息走漏了。他們不能進去,知道又有什麼用?」

「萬一能呢?」修羅王谷方昱看向血修羅。

新的白羅王谷方臣也在這兒。他被他的哥哥修羅王谷方昱命人召回了中三重。聽到自己哥哥和小叔的對話,谷方臣撇嘴撐著下巴。「為什麼我也要去死地?」

「讓你去長長見識。還有這個時候,你可以幫忙出主意參考,而不是坐在那兒當擺設。」修羅王谷方昱瞥了眼谷方臣,略有些不滿。

谷方臣翻了個白眼,癱坐在椅子上沒精打采。他對幻靈族的機密,陰謀什麼的都不感興趣!

放空眼神,谷方臣還在想著月千歡他們現在在哪兒?順利逃的遠遠了嗎?正想著,谷方臣突然就聽到月千歡和墨九卿的名字。

他立馬坐好了,雙眼發亮的盯著血修羅和修羅王。谷方臣驚訝開口:「你們在說月千歡他們?他們怎麼了。」

「呵,看來你和他們關係仍然不錯。難道谷方臣你還跟他們有聯絡?」修羅王谷方昱眯起眼睛,狐疑的盯著谷方臣審視。

撇嘴,谷方臣聳了聳肩嘟囔。「我還想跟他們聯絡呢,可惜找不到人。」 唐三離開后,林辰看著正閉著眼睛盤坐著解毒的獨孤博,看著他身上不斷冒出的綠霧,林辰就一陣惡寒,你丫身體裡面這麼多毒,你這些年是怎麼過來的,你居然還能活著,不容易啊。

「兮兮,瞳溟,看這樣子獨孤博一時半會兒還醒不過來,要不我讓雪兒教你們鬥地主,怎麼樣?」反正閑著也是閑著,還不如讓兮兮她們三個鬥鬥地主增進一下感情。

「鬥地主?林辰哥哥,什麼是鬥地主啊?」兮兮一臉疑惑的看著林辰,就連瞳溟也一臉的不解。

「等等你們就知道了,鬥地主是一種消遣時間的遊戲,等會兒雪兒會教你們玩的。」

「系統,給我兌換一盒撲克牌。」有問題,找系統,沒毛病。

「兌換成功,已發貨,請注意查收,扣除兌換點100點。」

「什麼,100兌換點?系統你是不是扣錯兌換點了,一盒撲克牌在祖星就兩塊錢,你居然收了我100兌換點,你你你。。。快把我的兌換點退回來,我不買了。」要不是自己嫌麻煩,跑一趟祖星,100兌換點自己能買下一個撲克廠了。

「已扣款,本系統不支持退貨。」

好吧,你是系統,你大哥,你NB。林辰發現系統越來越有奸商的品質了,看來以後給系統兌換東西得小心一點了,他丫的要是被坑了就不好說了。

「系統,你發的貨在哪兒,我倒是要看看價值100兌換點的撲克牌是啥樣子的,金子做的都值不了這麼多兌換點。」林辰一臉鬱悶,早知道跑一趟祖星了,雖然100兌換點對自己並不算多,不過這兌換點就這麼花出去了,自己心裡總是有一個結,你丫的等著居然敢坑我,看我找個機會在你身上加倍賺回來。

「貨物已經到達宿主的儲物戒指,請查收。以後宿主兌換系統物品,默認地址為宿主的儲物戒指。」

聽到系統的解釋林辰點了點頭,放在自己的儲物戒指的話有時候會更加的方便。

林辰看了看儲物戒指裡面的情況,恍然,系統賣撲克牌居然是打包出售,只見自己的儲物戒指里多出的不止撲克牌,還有麻將機之類的賭具。

這時候林辰發現,在祖星的帝豪KTV因為打兮兮她們的主意而被自己扔進儲物戒指的三個人已經餓暈了,「咦,不應該啊,這才過去沒兩天的時間,這三人怎麼就餓暈了?身體這麼差嗎?不會是擼多了吧。」

其實林辰不知道的是,他把三人扔進儲物戒指以後,這三個人先是對於突然來到一個未知的地方一臉懵逼,緊接著的就是一種莫名的恐慌,開始朝著一個地方尋找出路,可是由於劇烈的恐慌和缺少食物水源補給,這才導致了三人餓暈了。

林辰想了一下,給系統兌換了3天的最廉價的口糧放在了三人的身邊,他丫的,先養著你們三個,等過段時間找個好地方安排你們。

把撲克牌拿出來交個了歐陽雪,「雪兒,你教兮兮她們鬥地主吧,反正你們閑著也是閑著。」

從林辰手裡接過撲克牌,歐陽雪就轉身叫上兮兮和瞳溟她們,然後三個人圍在了一起,開始討論了起來。

看著圍在一起玩耍的三女,林辰也閑著無聊坐在地上看著她們的背影發獃,林一化身成為一顆小型的菩提樹,插根在林辰的身邊。

終於,無聊的等了一個早上,林辰聽到了陣陣響動,起身朝著響動的地方看了過去,他才發現了原來是唐三採摘藥材回來了。

唐三來到林辰的身邊,對林辰點了點頭,然後說到:「林辰,我都弄好了,要帶回去的藥材我也全部都準備好了。」

「好的,跟我來,我現在就送你離開。」然後林辰帶著唐三來到了直升機上。讓唐三綁好了安全帶。林辰就接著說到:「你坐好,我讓小智送你回去。」

等唐三綁好安全帶以後,林辰吩咐到:「小智,定位史萊克學院,送唐三回去,把他送到史萊克學院以後你再自己飛回來。」

林辰的話音落下,就聽到小智恢復到:「定位成功,任務植入成功,開始執行。」小智的話音落下后直升機的螺旋槳開始轉了起來。

林辰對著唐三說到:「你在上面坐著,到達史萊克學院的時候它會提醒你的。」

聽到林辰的話,唐三沖著他點了點頭,然後林辰就走下了飛機。

看著逐漸飛起然後飛向遠方的直升機,林辰收回了眼光,看了獨孤博一眼,他的身上已經沒有再冒綠霧了,林辰呢喃到:「看來老毒物是要蘇醒了。」

果然,林辰話音剛落,就聽到了盤坐在地上的獨孤博輕吟了一聲,然後慢慢的睜開了雙眼站了起來。

活動了一下僵硬的身體,獨孤博對著林辰恭敬地鞠了一躬,「謝謝你的救命之恩。」

「沒關係,只是一個交易罷了,你出錢我出力,大家皆大歡喜。」嘿嘿,不用謝,在你身上花費了12萬兌換點就換回來了這麼一大個聚寶盆,應該是我謝謝你啊。

林辰接著說到:「好了,既然你已經痊癒了,你把直升機拿走,然後這個地方就歸我所有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