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他對極光神國來說是人才,對我們來說就是心頭大患!」

  • Home
  • Blog
  • 「他對極光神國來說是人才,對我們來說就是心頭大患!」

加拉瓦殺氣騰騰。

混戰都已經開始了,范浪一方自然不必客氣。

冥龍號帶著另外兩艘星舟加入戰鬥,船上的一些強者也紛紛出動,比如枯寂老人、金陽戰獅、一眾子系統擁有者等等。

值得一提的是,這次的金陽戰獅跟以往有點不一樣。

「喵!」

金陽戰獅發出一聲貓叫,用金色小貓的形象參戰,跳到了敵人的一艘星舟之上又抓又咬。

這還哪是金陽戰獅了,分明變成了金陽戰貓啊!

它本身當然不情願,這完全是被逼無奈。

上次的大戰,它被敵人所控制,反水咬了范浪一口,事後遭到了范浪的懲罰,而懲罰的內容就是在很長一段時間內,必須變成一隻貓的樣子。

這對於金陽戰獅來說,絕對是一種重罰了,害它一直鬱悶到現在,連食慾都下降了。

好在外觀的變化,並沒有影響到它的實力。

那一爪子拍下去,破壞力非凡! 貓爪落在一艘敵艦外圍的結界之上,發揮出恐怖的破壞力,直接把結界打碎。

金陽戰「貓」一張嘴,動用吞噬天賦,將破碎后的結界吞了下去,轉化成為精純的能量,再一口吐出來,轟擊在了星舟之上。

范浪本尊在戰場到處遊走,發現這邊結界被破,化作流光飛了過來,同時發動元神衝擊,直接進攻這艘破防的敵艦。

轟!!!

元神衝擊炸開,形成肉眼可見的波動,有針對性的衝擊整艘敵艦,無孔不入的滲透其中。

船里的人遭受衝擊,輕則受傷,重則斃命。

而且范浪的元神衝擊都是一波波的,會造成持續性的威脅。要是任由他這樣下去,敵艦裡面的人剩不下幾個。

兩大神國的強者一起出手,身份大多是高級軍官,他們施展出不同的手段去對付范浪,攻勢不容小覷。

既然是混戰,場面難免混亂,再加上武神速度奇快,就更加的添亂了。

血染江山:妃傾天下 范浪與一群敵人短兵相接,壓力並不是很大,應付的遊刃有餘。不過幾個照面,就有一名雪月神國的高級軍官死在了他的劍下。

加拉瓦一直在伺機而動,此時突然出手,而且一出手就是至極殺招,直奔范浪而去。

慈悲佛掌殺人刀!

加拉瓦周身佛光大現,形成一尊佛陀的形象,平時勸人放下屠刀的佛陀,此時卻親自拿起了屠刀。

佛陀握刀,斬人斬業。

這一刀對著范浪怒劈而出,刀身之上粘著因果業力,能夠順著業力鎖定目標。

范浪殺人無數,身上的業力可想而知,這些業力如同帶著磁性,吸引著佛陀手上的殺人刀。

只要業力還在,這柄刀就不會放過他。而且業力還會增強這一刀的威能。

加拉瓦當真是下了殺心,完全把范浪當成了同水準的對手來看待,一出手就是壓箱底的殺招。

眼看加拉瓦動了手,雪貂元帥也在此刻強勢殺出,從另一面展開夾擊,所施展的同樣是看家本領。她當空舞動,姿態曼妙,揮灑之間形成片片六棱形的雪花冰晶,薄到了極致,也鋒利到了極致,帶著凍結萬物的冰寒之氣。

雪之舞!

兩位元帥一起出手,攻勢非同小可,只怕神帝在場都要掂量掂量。

光靠范浪自己,還真不那麼好應付。好在他並不是單槍匹馬。

「恩公小心,老朽替你擋住一個!」

枯寂老人說話間出招擋下了加拉瓦,枯瘦的雙手一抖,從袖口中抖出海量的蝗蟲,每隻蝗蟲都是一種死氣沉沉的土黃色。

蝗蟲鋪天蓋地的飛出,將加拉瓦釋放出來的佛陀整個包裹住,令這尊佛陀法相暗淡下來,威力驟減,手中的屠刀腐蝕銹化,變得銹跡斑斑。

以枯寂老人的實力,牽制住加拉瓦不成什麼問題,幫助范浪緩解了壓力。

「多謝前輩!」

范浪將心力用在應付雪貂元帥之上,對方絕對是個大美女,可他沒什麼心情去欣賞敵人的美麗,下手沒有絲毫的遲疑。

神劍龍魂!

一頭由眾多神劍構成的龍魂咆哮著擋下雪貂元帥的攻勢,雪貂元帥當空舞動,身邊的雪花冰晶急速繚繞,將神劍龍魂生生切斷。

極致的寒冷,竟然連龍魂都能凍結,受創的神劍龍魂化作了一尊巨大的冰雕,轟然破碎開來。

雪貂元帥后招疊出,緊接著殺向范浪本人,催動的每一片雪花冰晶都有著致命危險。

范浪神軀一震,自身的神力燃燒起來,透出了體外,化作了一條火龍盤踞在身上,抵禦著對方的寒氣。

一冷一熱兩種法則互相侵蝕,互相克制,形成涇渭分明的分界線。

這是冰與火的碰撞,同時也是近距離的廝殺。

雪貂元帥凌空飛躍,纖細窈窕的神軀勾勒出流暢的曲線,芊芊玉足對著范浪的脖子橫掃而出,腳掌周圍環繞著幾片鋒利無比的雪花冰晶。

范浪摺疊空間,出現幾道幻影,雪貂元帥一腳踢空,導致一個幻影破滅。而范浪的本尊,如同鬼魅一般,出現在了雪貂元帥身後,雙手握劍直上直下。

一道劍氣直貫天地,化作筆直的光線,對著雪貂元帥那起伏有致的後背斬了下去。

雪貂元帥一個漂亮的迴旋,收起剛才踢出的腿,緊繃弓起,同時彈出另外一條腿,看似纖細的玉腿,爆發出來的力量卻無與倫比,直接踢在了頭頂上空。

一面冰牆以她踢出的腳底為中心向四周擴散開來,厚度並沒有多厚,卻擋下了范浪的劍氣。

范浪一劍之後又是一劍,這一劍是橫向斬出,與之前那一劍交叉成為十字形,將冰牆摧毀。

雪貂元帥在碎裂的冰塊之上連連跳躍,逼近到了范浪身邊,雙方展開新一輪的交鋒,整個過程電光石火,快絕倫比。

「能擋下我這麼多招,實力還真是夠可以的,我更加的欣賞你了。」雪貂元帥在戰鬥中說話,臉上露出一抹笑意,用雙指捏住范浪的劍,冰層在劍身之上蔓延開來,「范浪,你有沒有興趣轉投到我們雪月神國?要是你肯過來,以前的事情統統既往不咎,而且……我會考慮嫁給你。」

「哈哈哈哈,這個美人計用的也未免太直接了點。」范浪翻轉手腕,身上的火龍順著手腕環繞飛舞,將冰層融化,逼退了雪貂元帥的手指。

「唐突是唐突了點,但我的誠意還是有的,並不是跟你開玩笑。」

「好啊,來而不往非禮也,我也給你做一個承諾,要是你肯背叛雪月神國,轉投到我的星雲盟,那我就娶你當小妾。以你的實力,你的樣貌,勉強有這個資格。」

雪貂元帥聞言,臉上的笑容驟然斂去,冷哼道:「不識抬舉!」

她對范浪提出邀請,卻不能接受范浪的邀請,反而被此舉給觸怒了。

反掌之間,雪貂元帥的手上多出了一面鏡子,體積不是很大,通體都是一種蒼白的顏色,鏡面是橢圓形的,邊緣點綴著花邊。

這面鏡子叫做「蒼白寶鏡」,是雪月神國的國寶之一,平時都是被供奉起來的,今天破例被帶上了戰場。

「蒼白寶鏡」對準了范浪所處的區域,釋放了一個打破常理的強大效果。 世間萬物都有自己的溫度。

蒼白寶鏡的效果十分特殊,也十分刁鑽,能讓一片區域的溫度瞬間抽離,進而起到冰凍作用。

這種瞬間冰凍令人防不勝防,難以抵抗,是直接作用在法則層面的。

而且在本質上,這不屬於負面效果,也不會作用在范浪一個人身上,是直接凍結一片區域。

范浪被打了個措手不及,所處的區域被直接凍住,連他本人也不例外,甚至體內都凍上了冰,神血統統停止了流動。

這種凍結,對於武神來說都是相當致命的。

雪貂元帥見狀大喜,不愧是雪月神國的國寶之一,效果立竿見影。她抓住機會,甩飛周身所有的雪花冰晶,對著被凍住的范浪攻了過去。

糟糕!

枯寂老人等等察覺不妙,一個個都想施以援手,卻有點來不及了。

關鍵時刻,范浪還是只能靠自己。

被凍結住的只是他的神軀,並非他的元神!

范浪的元神帶著神魂珠的力量,來了個元神出竅,脫離了自己的神軀,直接出現在了體外,猛然發動元神衝擊,凝聚成為一道道光線,打在了對面的雪貂元帥身上,來了個辣手摧花。

滅魂死光!

這是范浪新開發出來的攻擊手段,能夠最大化的發揮出神魂珠的元神衝擊,但是攻擊範圍很小,只適合用於一對一。

數字死光是動用系統的力量,而滅魂死光是動用神魂珠的力量。

光有這兩個外掛是不夠的,還要學會運用。

雪貂元帥樂極生悲,沒能抓住機會殺死范浪,反而被滅魂死光打中,元神受到重創,傳來撕裂般的劇痛,還帶來了併發性的不良效果。

她的識海當中冒出了一些凌亂的畫面,六感也受到影響。

咔嚓!

范浪震碎了身上的冰封,神力重新燃燒起來,並展開了一連串的猛攻。

他同時施展兩種死光,一道道光線從周身打出,接連打在雪貂元帥的身上,來了個辣手摧花。

剛才還好端端的一個大美女,此時被打得不成人形,連左眼部位都被數字死光打穿了,多出了一個血肉窟窿。

「快來救我!」

雪貂元帥高聲求救,同時展開自救,一方面釋放自己的小世界去阻擊范浪,另一方面打開空間通道,想要逃離戰場。她身受重傷,落入下風,感覺到了死亡危機。再打下去,可能命都要保不住了。

戰王府里有嬌妻 范浪要做就做到底,猛然拉開歲月弓,對著雪貂元帥一箭射出。

箭矢造成小範圍時光倒流效果,導致剛剛出現的空間通道又縮了回去。

這一瞬間的倒退,就足以左右戰局了。

范浪張開巨靈臂,用巨大的手掌將雪貂元帥死死捏住,捏在了巨靈臂兩手之間,然後瘋狂加大力氣,掌心之中還蘊含著數字同化效果以及元神衝擊。

現在的范浪一招一式都帶著兩大外掛的效果,各種力量融會貫通,沒有一招是簡單的。

雪貂元帥受困,持續受到傷害,陷入了命懸一線的險境。

「快放開我!我要是有個三長兩短,雪月神帝不會饒過你的!」

雪貂元帥的聲音從巨靈臂的手心裡傳了出來。

范浪表情冰冷,把這番話當做了耳旁風,手上繼續加大力氣。

元帥一級的人物,稱得上是巨頭了,范浪還從來沒有殺過元帥,很樂意在今天開一次先河。

有許許多多的強者都衝過來救援雪貂元帥,卻被范浪的人馬抵擋下來,一時間難以靠近。

雪貂元帥恐嚇無用,自身情況卻越來越糟糕,重傷的神軀難以抵擋巨靈臂的擠壓,就快要被壓成一個肉餅了。

自從她當上元帥以來,還是第一次這樣狼狽,被收拾的這麼慘。

「好,我認輸,我投降,這樣總行了吧?我終究是雪月神國的元帥,你是不能殺死我的,只要你放了我,我們可以談條件!大不了我帶人從雷怒星國撤兵!」

雪貂元帥隨著處境的轉變,口風也發生了變化,不像剛才那般硬氣了。

范浪仍是不予理睬,繼續催動巨靈臂,他可不是鬧著玩的,而是真的動了殺心,要將雪月元帥置於死地。

至於這樣做的後果,肯定是很嚴重的,但也沒必要太在意。

兩國之間的矛盾已經夠大了,再加大點又有何妨,這就叫債多了不愁。

一戟平三國 「范浪,求求你了,放了我吧。我是堂堂的一國元帥,還不想死在這裡……你剛才不是說要我叛變么,我可以考慮考慮的。」

雪貂元帥已經轉為了哀求。

「現在才想到叛變已經晚了,機不可失失不再來。」

范浪一發狠,巨靈臂再度加大力量,要將雪貂元帥徹底粉碎。

就在這個生死關頭。

兩隻冰晶凝聚而成的大手憑空出現,牢牢抓住了巨靈臂,遏制住了巨靈臂的力量。

從這兩隻冰晶大手的曼妙形態來看,分明是女人的手。

接著就聽雪月神帝那憤怒的聲音響起:「范浪,你給我住手!要是你敢殺我國的元帥,我非把你的九族十代都殺光不可!」

「哦,連雪月神帝都來了,這一戰真是越來越熱鬧了。」范浪說話之時,並沒有放鬆巨靈臂的力量,而是在全力抗衡那兩隻冰晶大手。

天道位面被強行打開,周圍溫度驟降,飄落了點點雪花。

雪月神帝在漫天風雪中降臨了,臉上帶著殺氣騰騰的寒意,穿著一身冰封而成的戰甲,身上有著整個雪月神國的力量加持,一現身就壓制住了整個戰場,令所有人都為之一沉。

神帝就是神帝,所代表的不僅僅是個人,而是背後的泱泱大國,與普通的上位神不可同日而語。

原本雷怒星國這個戰場,還處在小打小鬧的狀態,幾大神國雖然打的熱鬧,但是都留有餘地,各自的神帝都沒有現身。

各方都明白,一旦連神帝都插手其中,戰爭的規模與概念就完全不同了。

雪月神帝低著頭,冷冷的看著范浪,寒聲道:「我最後給你一次機會,鬆開手,放開雪貂元帥,否則,殺無赦!」 激怒一位神帝,絕非明智之舉,但范浪有自己的打算。

富貴險中求,這次的危機,未嘗不是一次機會。

「看得出來,陛下很在乎雪貂元帥的性命,這也難怪,畢竟雪貂元帥是你的左膀右臂,甚至不止如此。現在,她的小命就握在我的手裡,是生是死,全在我一念之間。掌握決定權的是我,而非陛下。」范浪擺明態度,有恃無恐道。

「范浪,相同的話我不想說第二遍,現在就給我放了雪貂元帥,你放了她,才有資格跟我談條件!」雪月神帝神威爆發,盛怒不已。

「放是不可能放的,好不容易才抓到這隻狐狸,豈能隨隨便便的放掉。」

「你不放人?」

「我向來吃軟不吃硬,陛下這樣咄咄逼人,我是不可能放人的。」范浪搖了搖頭。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