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他居然真的將碧晶琉璃火抽離出來了!」人們目光中帶著驚懼看向天空中那碧綠色的火焰。

  • Home
  • Blog
  • 「他居然真的將碧晶琉璃火抽離出來了!」人們目光中帶著驚懼看向天空中那碧綠色的火焰。

「哼,真以為我們丹宗的祖火是那麼容易收取的么?」楊開濟臉上露出震動,不敢輕舉妄動。

滔天的碧晶琉璃火緩緩的燃燒著,灼熱的氣息,甚至讓洛天都感覺到了一絲驚懼。

「洛天快快收取,若是讓其自由發展,那麼將會變成災難!」單語燕看到事情已經如此,開口傳音對著洛天說了起來。

鄭宏盛,臉上露出苦澀,伸手將腰間的玉牌拿了出來,開始聯絡起疾風的底蘊,若是真的讓碧晶琉璃火自行燃燒起來,那麼在場的這些人,將沒有人能夠控制的住。

洛天臉上沒有絲毫的懼意,強大的肉身如同奔雷一般,衝進了火海之中。

剛一進綠色的火海,洛天卻是並沒有感覺到一絲灼熱的氣息,反倒是感覺一縷縷木屬性強大的元氣,衝進了他的身體之中。

「找死!」楊開濟臉上露出嘲諷,目光看向衝進火海中的洛天,他可是知道碧晶琉璃火的威力,恐怖之時,虛空都能被其燒斷。

洛天的這種做法,無異於自尋死路,丹宗能夠掌控三大祖火是有著特殊的辦法,但是洛天卻是沒有任何辦法,只能靠著自己的意志去戰勝碧晶琉璃火,使其臣服,這樣做就是難上加難,在人們看來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當然,洛天也有著自己的底牌,那就是鎮魂鼎,當初單語燕的三千炙焰火,不就是這麼被鎮壓下來的么,但是洛天的驕傲還是讓他想要試一試,能不能靠著自己的能力,讓碧晶琉璃火臣服。

「轟……」不等洛天繼續多想,木屬性過後,火屬性的氣息卻猛然竄進了洛天的身體之中,轟然爆發起來。

洛天的整個經脈之中瞬間彷彿被點燃了一般翠綠色的火焰開始不斷的遊走在洛天的經脈之中。

「滋……」而洛天的體表也是遭受到了火焰的侵襲,洛天的母親送給他的一件玄級高階的內甲,在火焰的溫度之下,轟然燃燒起來。

洛天的整個身體從裡到外,都是發出了滋滋的響聲,一股燒焦的味道,從洛天的身上散發而出。

幸好翠綠色的火焰,將洛天包裹了起來,外面的人看不到火焰中洛天的情況,連神識都無法透過火焰,觀看洛天的情況。

「吼……」洛天大吼了一聲,聲音之中帶著強大的執念,直衝天際。

「哼……真是找死!等到你被這碧晶琉璃火徹底燒死,我在去收取!」楊開濟臉上露出得意的神色,看著如同火人一般的洛天。 第四百八十九章三千弱水

冷宏才等一甘御靈宗的弟子則是目光之中露出擔憂的神色,碧晶琉璃火給人的壓力真的是太恐怖了,就連冷宏才都不敢肯定,自己是否能夠在碧晶琉璃火下存活下來,而且這火焰還有著愈演愈烈的趨勢。

洛天此時感覺自己彷彿都要燃燒起來了一般,強悍的肉身,漸漸的也開始跟著燃燒起來。

在人們驚嘆的目光之下,洛天依然在那裡燃燒著,但是人們卻能夠感覺到洛並沒有死去,那被火焰包裹的身體還蘊藏著強大的生機。

「堅持!我洛天何曾懼怕過任何人,任何事,更何況還是你這個沒有意識的火焰!」洛天心中不斷的低吼著,水屬性的元氣,蔓延在身體的四周和經脈之中,來緩解著,那火焰帶來的劇烈的灼燒的感覺。

滿天的水汽,在洛天施展出水屬性之後,緩緩的升起,整個天空之中彷彿下起了霧氣一般。

「這還有活路么!」人們臉上露出驚嘆的神色,此時人們對於洛天有的是深深的佩服,如此滔天的火焰,居然毫不猶豫的闖進去煉化。

「死吧,死吧,等你快死之時,我在收取碧晶琉璃火!然後在趁勢結果了你,神不知鬼不覺。」楊開濟臉上露出陣陣的殺意,心中低聲呢喃。

本來楊開濟打算,洛天被完全燒死之後,在出手將碧晶琉璃火收回來,但是卻是想到,自己的孫子還在洛天的手中,便放棄了這個想法,如果洛天死去,楊開濟可不敢肯定,納靈袋能否禁的住火焰的侵襲。

「一刻鐘……兩刻鐘……」

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著,天空中的火焰卻是愈演愈烈,從原來的一百丈的範圍,擴散到二流三百丈,雖然是黑天,但是整個廣成,甚至整個疾風谷都彷彿如同白晝一般。

恐怖的溫度,讓一些煉體境的弟子有些承受不住,臉色有些蒼白起來。

轉眼之間,又是過了兩刻鐘,此時距離洛天進入碧晶琉璃火已經到了一個時辰。

「還沒死!」楊開濟臉上露出一絲驚嘆,雖然感覺到了洛天的身上的生機微乎其微,但是卻像是一棵小草一樣,頑強無比。

「楊長老,還請收回碧晶琉璃火!」鄭宏盛終於忍不住,沖著楊開濟開口。

鄭宏盛心中苦笑,剛才給宗門的老祖宗們發了消息,得到的答覆居然是不到生死存亡,別煩他們。

而眼下,這碧晶琉璃火已經漲到二流恐怖的八百丈,在這麼增長下去,那麼對於疾風谷來說,絕對會損失慘重。

「哼!」楊開濟臉上露出不屑,再次回到了之前那個高傲的模樣,輕輕的搖了搖頭。

「鄭宗主,恕老夫無能,如今這碧晶琉璃火已經不是我能夠控制的了,對不起!」楊開濟臉上露出一絲笑容,輕聲開口。

看到楊開濟那得意的嘴臉,鄭宏盛恨不得一巴掌拍死過去,但是眼下也只有楊開濟能夠阻止碧晶琉璃火的蔓延。

「楊長老,看在我疾風谷和丹宗關係一直都不錯的份上,還請幫幫忙!」鄭宏盛心中大罵,臉上卻是露出了笑臉開口。

「讓我幫忙也可以,第一,婚禮取消,第二,那小子的那個大鼎得歸我,第三,那小子活過來后,讓他跪在我孫子面前道歉!」楊開濟冷聲開口,目光中帶著得意,若不是顧忌場合,此時他已經開懷大笑起來。

指染江山:攝政毒王妃 「老東西!欺人太甚!」御靈宗的弟子臉上露出憤怒的神色,破口大罵起來。

「太不要臉了!」丹宗弟子站在楊開濟的身後,臉上甚至都有些不好意思起來。

「姓楊的,今日我冷宏才把話放在這裡,洛天是我御靈宗的少宗,今日他若死在這裡,御靈宗和丹宗不死不休!」冷宏才臉上露出冰冷的神色,在也沒有了之前的溫和。

聽到冷宏才的話,所有人的目光便是微微一變,沒想到洛天在御靈宗的地位居然這麼高,不死不休,那絕對是有著滔天的大仇才能說出這樣的話來。

而冷宏才給人們的感覺一向是和藹可親,從來沒見過冷宏才變的如此模樣。

感覺到冷宏才眼中那毫不掩飾的殺意,楊開濟下意識的哆嗦了一下,隨即咬了咬牙:「我可以忍讓一步,讓我孫子抽他三巴掌,此事做罷!」

「三個呼吸,去救,否則現在咱們就撕破臉!」冷宏才說完,臉色冷淡,他能夠感覺到了火焰中洛天的氣息已經僅僅只剩下了一絲,在稍微拖上一會兒,就真的沒救了。

看到冷宏才那咄咄逼人的樣子,楊開濟眉頭微微皺了起來,想了想利弊之後,目光露出一絲陰冷,沖著冷宏才點了點頭。

楊開濟,心中已經沖滿了滔天的殺機,他已經決定不給洛天留下一絲活路,帶著陰冷的笑容,楊開濟飛身來到了火焰的旁邊,此時他距離洛天也有著四五百丈的距離。

「真是個二百五!」冷笑間,楊開濟伸出手來,一串串的符文從他的手中飛出,而一枚符篆落在了楊開濟的手中,朝著火還的上空扔去。

「嗡……」符篆一到空中,便發出了嗡鳴之聲,而楊開濟打出的符文也是,緩緩的飛到了符文之上。

符文一接觸楊開濟的符篆,便是散發出瑩瑩的藍光,一股濕潤的氣息瞬間將碧晶琉璃火帶來的灼熱氣息所沖淡了不少。

彷彿是被開啟了封印一般,一滴湛藍色的水滴出現在了火海的上空,讓人奇怪的是,這麼一滴水,在碧晶琉璃火這麼恐怖的溫度之下,居然沒有消散。

「嘩啦啦……」而水滴出現的一瞬間,人們卻是感覺這一滴水甚至比起那大海的威勢還要大上不少,傳出了滾滾的海浪之聲。

「三千弱水!」沒想到丹宗居然連這種東西都有,怪不得能夠收服,那恐怖的三大祖火。

楊開濟聽到人們的議論之聲,臉上露出一絲傲色,這三千弱水的價值比起三大祖火來,絲毫不比三大祖火差上多少。

「給我壓制!」楊開濟低吼一聲,身體中的元氣陡然催動起天空中那一滴弱水來。

「一滴……兩滴……」楊開濟的話音剛剛落下,天空中的三千弱水,彷彿分裂了一般,化成了三千滴,每一滴都帶著濃郁到了極致的水屬性的波動,緩緩的朝碧晶琉璃火壓去。 第四百九十章浴火重生

在人們驚嘆的目光之下,三千滴水滴,緩緩地朝著碧晶琉璃火壓去,彷彿遇到了天敵一般,速度緩慢。

而碧綠色的火焰也彷彿感覺到了三千弱水的存在,陡然一頓,瞬間從即將擴散到千丈的距離快速的縮回到了五百丈。

「真的好用!」鄭宏盛等人臉上露出喜色。

水火不容,天空中的一水一火,本就是天地間的瑰寶,也都是帶表著兩種屬性的極致,此時碰到一起,都是非常的小心謹慎。

楊開濟臉上露出微笑,蒼老的手掌微微抬起,狠狠的向下一壓。

楊開濟的手剛剛落下,三千滴水滴,彷彿是受到了命令一般,速度爆漲,朝著畢竟琉璃火壓去。

「這是一場天地間兩種極致的對決,傳聞三千弱水,每一滴所蘊含的水屬性,堪比一片北海!不知道這兩者到底會誰勝誰負!」段塵封目光中帶著驚嘆,同時也感嘆丹宗的底蘊深厚。

但是就在水滴和火焰即將觸碰到一起時,一股強大的生機卻是在洛天的身上猛然升起。

人們的視線當中,洛天的生機迅速的恢復著,僅僅只是一眨的功夫,便恢復到了洛天原由的狀態。

「這……」鄭宏盛等人臉上露出詫異,看向洛天的方向,沒想到如此絕境洛天居然還能夠恢復過來。

「浴火重生,難道,這小子感悟到了火屬性的真諦!」冷宏才心神巨震,目光看向依然睜開雙眼的洛天。

「滾回去!」一道冰冷的聲音,如同一道轟雷一般,在人們的耳中響起。

聲音還沒落下,天空中的三千滴水滴,卻是陡然停下了下落的趨勢,飛速的朝著天空之上飛去。

洛天臉上露出笑意,低聲呢喃:「原來如此,浴火重生么?」

洛天伸出手來,四周的碧晶琉璃火,卻是彷彿流水一般,在洛天的手掌之上纏繞起來,散發出陣陣的親切之意。

「從今之後,你便是我的本命之火,你不滅,則我不滅!」洛天低聲輕嘆,舌尖咬破,一口鮮血從口中噴出,附著在碧綠色的火焰之上。

洛天連忙在火海之中取出一件長袍套在了身上,隨後,洛天大笑起來,張口一吸。

「嗡……」碧綠色的火海在洛天這一吸之,不斷的朝著洛天的口中竄去。

「這!」人們看到洛天的舉動,目光徹底獃滯起來,不知道洛天是怎麼做到的。

「呵呵,這小子!真是讓人心驚膽戰的!」冷宏才輕笑起來,看到目光一直淡定的冷秋蟬,微微錯愕了一下,隨後,搖了搖頭。

「五百丈……三百丈……」

幾個呼吸間,剛才還囂張無比,另鄭宏盛等人棘手無比的碧晶琉璃火,便鑽進了洛天的體內,化成一團青色的火苗,漂浮在洛天的丹田之中。

「小畜生,你找死,還我祖火!」此時楊開濟即使是個傻子,也明白怎麼回事了。

「真的被洛天成功了!」

「少宗威武!」御靈宗的弟子,臉上露出狂熱的神色,大聲呼喊起來。

「老狗!現在的你可對我沒什麼威脅!」洛冷笑一聲,看著朝自己飛來的楊開濟,手中碧綠色的火焰瀰漫起來,一條火龍陡然竄出,沖向了楊開濟。

「這水滴到是不錯,謝謝了!」洛天大笑間,打出串串的符文,飛到了水滴之上,身形閃動,迅速的出現在了三千弱水的跟前,大手一抓,將弱水抓在了手中,封印到了玉瓶之中。

看到洛天如此舉動,楊開濟差點一口老血噴出,臉上露出滔天的憤怒,但是他知道,如今的他,面對洛也要小心翼翼,雖然自己是元靈後期,但是擁有了碧晶琉璃火的洛天,已經不能用常人來判斷了。

洛天臉上露出自信的神色,此時的他強大無比,不說被碧晶琉璃火再次淬鍊了身體,掌握了火屬性的真諦,只要火不滅,則人不滅,浴火重生,在加上琉璃火那恐怕的破壞力,此時的洛天已經完全有資格去挑戰元靈後期。

看到楊開濟在跟自己發出去的火龍纏鬥,洛天微微一笑,揮了揮手,將楊宏光放了出來,一腳踢倒了楊開濟的身前,火龍再次打出將兩人死死的圍了起來。

「洛天!今日之仇,我丹宗記下了,御靈宗,等著我丹宗的怒火吧!」楊開濟一把接住楊宏光,臉上露出猙獰之色。

「哼,你能帶表丹宗么?」洛天冷笑了一聲。

「說的好,你能代表丹宗么!」一道爽朗的聲音從遠處傳了過來,一個劍眉的中年人,青色的長袍獵獵作響,臉上帶著無盡的冰冷從遠處飛了過來。

五顏六色的翅膀在遠處出現,破空之聲傳了出來,人影閃動,出現在人們的視線當中。

「爹……」單語燕聽到聲音,臉上露出激動的神色,身形瞬間出現在天空之上,如同乳燕一般,朝著中年人飛去。

「哎呦……都快成家的人了,還這麼孩子氣!」中年人臉上露出寵溺的神色,輕輕的摸了摸單語燕的頭。

「單兄,一向可好啊!」鄭宏盛臉上露出一絲苦笑,看了看被碧色火焰包裹著的爺孫二人。

單永福看到都沒看那爺孫二人一眼,臉上露出一絲笑意,沖著鄭宏盛,冷宏才還有段塵封等人抱了抱拳:「對不住幾位了,丹宗管理不當,給幾位添麻煩了!」

聽到單永福的話,鄭宏盛等人心中不由的暗自點了點頭,這才是一宗之主該有的氣量。

「宗主,救我!」楊開濟看到單永福來臨,心神巨震臉上露出一絲喜色,但是單永福卻是彷彿沒有聽到一般,繼續跟幾人攀談著。

而就在幾人說話期間,洛天也來到了鄭欣等人的身旁,將單語燕的三千炙焰火,還給了單語燕。

看到單語燕吸收掉了三千炙焰火,跟鄭宏盛等人攀談的單永福眼神微微一亮,他收到單語燕的消息說是單語燕煉化成了三千炙焰火,此時親眼看見,不由的開懷起來。

「我閨女嫁人,我怎麼可能不來,只不過之前有些事情耽誤了而已!」單永福臉上露出冷淡,目光看向依然被碧晶琉璃火糾纏的楊家爺孫兩個。 第四百九十一章師叔

隨著單永福的到來,丹宗的話事人已經變成了單永福,那些個丹宗的弟子,彷彿霜打了的茄子一般站在了單永福的身後,耷拉著腦袋。

「單兄來了就好,這兩天的事情的確有些胡鬧了!」鄭宏盛臉上露出笑意,心中放下了一口氣。

此時,的楊開濟終於擺脫了碧綠色的火焰,拉起楊宏光走了過來,臉上帶著恭敬的神色。

「宗主,此子奪走了我丹宗的碧晶琉璃火,希望宗主將其奪回!」楊開濟臉上露出怨毒的神色,將話題甩到了洛天的身上。

隨著楊開濟的話音落下,場面一時間又有些緊張起來,人們不禁將視線放在了洛天的身上。

洛天臉色淡然的站在那裡,眼中露出一絲笑意看向單永福,輕輕從鄭欣的身邊走了出來,穿過人群,臉上露出一絲恭敬,微微躬了躬身軀:「弟子拜見師叔!」

「師叔?」

「什麼?」人們不敢相信的看著洛天,不知道洛天這個稱呼從哪裡論起。

「哈哈,好孩子,不愧是我師兄的半個弟子,不錯,不錯!」單永福大笑著將洛天攙扶起來,臉上露出笑意。

「怎麼樣,我陸師兄他還好么?」單永福臉上露出懷念的神色,看向洛天輕聲問道。

「陸長老硬朗的狠,聽我師兄提起過,他現在已經晉級到了元靈境,而且丹道造詣也更進了一步,進入到了七品煉丹師!」洛天在人們疑惑的目光下緩聲開口。

「這,到底怎麼回事!洛天不是御靈宗的少宗么,怎麼還跟丹宗有些關係!」不只是人們疑惑,就連鄭宏盛等人也是疑惑不以。

洛天輕笑著開口向冷宏才等人解釋起來,原來陸鯤鵬當初就是從丹宗之中走出,進入到北域加入到五行門的。

上次張子平來到東域,便和洛天提起過,陸鯤鵬的師弟,便是丹宗的一名弟子,名叫單永福,並且還給了洛天一張單永福的畫像,洛天也沒想到,單永福如今已經貴為一宗之主,所以洛天才敢看見其本人之時才相認。

而陸鯤鵬雖然脫離了丹宗,但是與自己的師弟和老師卻是常有聯繫,在加上,洛天在北域甚至天元大陸都有一定的名氣,北域五行門丹殿出了個五行體的消息,自然不會傳不到丹宗。

「好孩子,不錯,我師兄能有你這樣的晚輩,我替他感覺到高興!」單永福臉上露出笑意,將洛天拉到了身邊,越看越是滿意。

聽到洛天和單永福之間有這樣的關係,冷宏才等人的心不由的放了下來,臉上露出喜色。

「至於碧晶琉璃火之事,你放心吧,我已經請示過丹宗的老祖宗了,也就是我和陸師兄的師傅,這火就當是送你的見面禮吧!」單永福緩聲開口,說出了讓人震驚的話。

洛天撓了撓頭,臉上露出不好意思的神色,他最怕的就是軟話,更何況這人還是陸鯤鵬的師弟,自己的長輩。

聽到單永福一言九鼎隨隨便便的便將珍貴無比的碧晶琉璃火送給了洛天當見面禮,人們臉上露出震驚之色,不過隨後,便更加感嘆丹宗的富有起來,天元大陸第一富有的宗門,果然名不虛傳。

「宗主,你如此做法,經過長老們的同意么,我反對!」楊開濟臉色猙獰起來,本以為單永福來,會徹底鬧翻,但是卻沒想到,會是這樣一個結局。

「啪……滾……」單永福轉過身,臉色陰沉了下來,一把扇在了楊開濟的老臉之上。

「噗……」楊開濟即使被洛天氣成那樣都沒吐血,但是在單永福這一巴掌之下卻是大口吐血氣來。

「祭魄境!單兄你進入祭魄境了!」冷宏才三人臉上露出大驚的神色,看向單永福的目光都跟這變化起來。

「老東西,平時丈著自己是丹宗大長老,在外面狐假虎威,你以為我不知道?」單永福沒理會周圍人那震驚的目光,大聲呵斥起來。

「宗主你!」楊開濟看到單永福居然突破到了祭魄境,臉上露出驚恐的神色。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