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他是誰?哪裡來的鄉巴佬,誰讓你帶到大殿來的?!」

  • Home
  • Blog
  • 「他是誰?哪裡來的鄉巴佬,誰讓你帶到大殿來的?!」

聞言,玄光心中苦笑,這吳道師叔,你就不能以真實修為見人嗎?

不過他心裡卻有些暗爽,剛才吃了他的虧,那是自己實力不夠,如今在他這群師叔面前他還敢如此,之後肯定有你好受的!

一群天字輩的修士此時個個都在火燒眉頭之中,見到兩人也是鼻息冒氣。

「玄光,你怎麼做事的?輕重不分嗎?沒看見我們正在議論大事嗎?趕緊退下!」

「你身邊那小子誰啊?連通脈境都沒有,你怎敢帶他上來!」

「真是越來越不像話,一代弟子不如一代弟子!」

……

「好了!」天陽聽著心煩,大聲呵斥道,「這件事以後再說!現在你們都給我回去!讓我靜一靜!!」

「……」天相等人聞言,脖子一縮,還是有些畏懼靈王之威。

「師兄,你別生氣……」天岩訕笑道,「我們這不是想著一起解決嘛,我們也是擔心師兄壓力過大,心情不好。」

天陽雙眼疲憊,揮了揮手,又淡漠的看向玄光問道,「你有何要事?」

說完,漠然的瞄了顧凌一眼。

「師叔,」玄光面對師叔們的你一句我一句,他根本沒敢插嘴。

此時他才額頭冒汗地說道,「我身邊這位,他有無生掌門師叔祖的身份令牌,剛才在外面……」

「什麼?無生師叔?!」

他的話還沒說完,就被一群師叔一臉驚喜的打斷。

天相滿臉喜色道,「徒兒,你再說一遍?確定是我師傅嗎?」

天陽和天霞也是臉色由愁轉喜,滿臉驚動的說道,「快快道來,我師傅在哪?」

顧凌見玄光根本插不上話,忍不住漠然道,「你們的師傅沒來,我也不知道他在哪。」

「沒來?」眾人聞言滿臉失望。

「沒來說個鬼啊!」天相氣急敗壞朝著玄光道,「沒來你帶一個小鬼過來幹什麼?還我師傅的令牌?

我師傅都失蹤三百年了,他能給別人令牌怎麼不會回來?!

趕緊走走走!別煩我們!」

天陽和天霞也滿臉失望,連連唉聲嘆氣,天陽更是擺了擺手,「退下吧。」

同時一臉冷漠的盯著顧凌,「小鬼,我不管你從哪裡得到了令牌,不要胡亂冒充!

見你年紀尚幼,愚昧無知,我便不與你計較!趕緊離開這!」

玄光此時感覺進退兩難,想說什麼,卻看到眾師叔的氣氛,又不敢多說,於是他一年尷尬的看著顧凌,「師叔,要不改日再來?

今天氣氛有點不對。」

顧凌看著這一群所謂的師兄,心中有些失望,還以為是什麼道中高人,又或者是什麼了不起的強者。

果然跟那個老頭說的一樣,不爭氣。

他也懶得繼續糾纏,淡淡的說道,「見令牌者,如見本尊。這令牌不但是我身份的證明,還是師尊本人的象徵!

各位師兄?我叫吳道,是師傅叫我來宗門找他的。」

「哈哈哈,笑話!天大的笑話!」天相聞言恥笑道,「我師傅怎麼可能收你這等廢材為徒?除非他瞎了眼!」

「嗯。」顧凌輕聲說道,「他確實瞎了眼。」

眾人聞言,勃然大怒!

「大膽!」

「胡鬧!」

「一派胡言!竟敢玷污我師傅!」

……

「他不但瞎了眼,還被困在死寂之地三百多年,餓成皮包骨,差點死去。」顧凌悠悠地說道,「不管你們信不信,那老頭讓我到宗門找他!

不過我倒是不明白他為什麼沒有回來。」

「編,繼續編!」天相氣得渾身發抖,正要動手一掌劈死顧凌時,天陽把他攔了下來。

與此同時玄光見勢不妙,立刻大聲喊道,「師傅!他會閃雷和天化之拳!」

眾人聞言又是一驚,天陽雙眼沉思,目露精光道,「既然小友能夠使用閃雷和天化之拳,想必也是學會了雷隱之術,隱藏了修為!

敢問小友真實修為?」

「湧泉後期。」顧凌淡淡的說道,「那老頭確實將雷隱術和天化拳都教給我了,我們也好不容易從死寂之地爬出來。

只不過我初見到他時,已經神志不清,意識混亂,時而清醒時而糊塗。

也許出來之後,也沒能痊癒,才不知所蹤吧。」

此時眾人沒有說話,而是凝神傾聽,目光全都看向了天陽。

天陽也是有些看不準,這個人的修為怎麼看都是荒蕪小境,而且還是上等資質。

難道他的雷隱術已經如此高深莫測?

一時間,他思緒萬千。

「那你為何沒有和他一起?」他繼續皺眉的問道。

「他說我修為過低,還要歷練一番,讓我自己找回宗門的路,到時候他才認我這個徒弟。」顧凌心不跳氣不喘的淡道。

「把令牌給我看看。」

顧凌甩手扔了過去,一群人便圍了上來。

「這確實是師傅的。」天岩心涼的說道,「難道師傅真的遇害了?」

眾人相互對望,天相滿臉難過之色,「如果當真如此,師傅他老人家這三百多年來是何等的凄涼啊!」

冰山總裁的誘人嬌妻 「可這個人的實力太低了吧?」其餘人仍然不信。

「就算他隱藏了修為,一個湧泉後期的修士難道我們看不出來?」

「難道他的修為比我們還高不成?」有人冷笑的說道,「又或者說他雷隱術高深莫測?你們信,我可不信!」

「可不管怎樣,他有令牌。」天霞突然說道。

(本章完) 「有令牌就表示這是師傅的安排!」天霞心中雖然不信,但她一向尊師重道,和師傅的感情也最為深厚。

她喃喃道,「這種身份令牌師傅不可能亂給別人的,如果他死了,也肯定不會留給外人。

而且,這個人還會雷隱和天化,應該不假。

但,我不相信師傅他老人家那麼厲害,會困在死寂之地三百多年。」

「這位小友……」天陽和天霞的想法相差不多,他沉重的對著顧凌說道,「我師傅有沒有跟你說過,是誰害了他?」

「沒有。」顧凌搖頭說著,自嘲的笑了一聲,「也許覺得我修為不夠吧。」

「玄德!」天陽嘆了一口氣,吩咐一個臉色木訥的男子說道,「帶這位小友先去後山靜候!

吳道小友,長途跋涉也不容易,你先行休息,容我們師兄弟在確認一番!

如果屬實,我們也會認你這個師弟,也會給你相應的待遇。」

「嗯。」顧凌隨意的笑了一聲,「那就謝過各位師兄了。」

……

「玄光!」人走之後,天陽皺眉的說道,「你把剛才外面發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訴我!」

「是!」玄光此時終於一吐心中的所以言語。

在顧凌說自己是一個湧泉後期的時候,他滿臉不信。

恨不得當場揭穿他虛偽的面具!

但只能說這傢伙太能隱藏了!竟然連這群師叔也都看不出他的修為!

所以他覺得這個人不簡單啊!

於是,他把山下發生的一切都如實相告!

「哼!!」說完,天相第一個滿臉冰冷的說道,「仗著自己的身份胡亂殘殺弟子,這等人不配當我們的師弟!!」

「你當真看到他親自動手殺了那些弟子?」天陽臉色凝重的問道,「有沒有感受到天化之力和閃雷的波動?」

「這個,倒沒有……」玄光臉色猶豫的說道,「我都沒看到他出手,就發現他突然消失,然後那一群弟子就全都是霧化了!

也就是眨眼之間,他又出現在原地!

我也沒有感覺有任何的靈氣波動!」

「你看看,你看看!這是湧泉後期能辦到的事情?」天相雙眼瞪大,一臉可笑的說道,「還是說這個小子的修為比我們都還強?

那他又裝成湧泉後期,甚至荒蕪小境又幹什麼?

我看,這小子邪乎得很!

說不定還是玉劍門派來的姦細!你沒見今天那明赫把我們宗門的底細全都摸得一清二楚!」

天陽也是心中驚疑不定!如果這個人真的能在瞬移之間秒殺一群四代弟子的話,那麼他很有可能和自己的實力都相差無幾!

但他為什麼不顯露修為呢?

「我覺得有可能!!」天霞的臉卻變得有些興奮,「這樣的話,一年後的死斗,我們不一定沒有希望!」

「……」一聽到死斗,眾人語塞,臉色極其的怪異。

「師妹,萬不可草率啊!」天相一臉沉重的說道,「這個人來歷不明,修為不知深淺,說話也是不清不楚,我覺得有詐!

而死斗這件事,我覺得我們應該從長計議!」

「是啊,師妹,」天岩立刻為難的說道,「就算這小子有靈王的修為,我們也不是玉劍門的對手啊!」

「你們,就是貪生怕死!」天霞臉色溫怒道,「寧願苟且偷生,將宗門的未來和名譽置之不顧,也不願意奮起一博!」

「師妹!我們不能毀了師傅的千秋基業啊!」

「師妹,我們得卧薪藏膽啊!」

「好了。」天陽一說到這裡,他就聽得頭疼,不耐煩的說道,「死斗一事日後再議。

這個人不管怎麼說都有師傅的身份令牌,恐怕實力也不容小覷!

但確實有些來歷不明,我們不能完全相信他。

所以,先給他安排一個偏遠的山峰洞府,作為修鍊之所,也算承認咱們師兄弟的關係。

天霞,你暗中觀察他,看看他的真實修為到底如何!

更重要的是看他的行為舉止,如果品行不良,道德敗壞,再驅逐也不遲!」

「驅逐?」眾人聞言,連連心中讚歎,不愧是大師兄,這想的就是比一般人遠!

「隨便吧,」天霞沒了興趣,冷淡的說道,「他真實修為如何也與我無關!你們愛怎麼樣就怎麼樣,一個月以後你們要是投降,我就離開宗門。」

說完,她就騰雲而去!

「師妹!師妹!」天相等人連忙喊道。

「退下吧!」天陽心中煩躁,全然沒有了任何興趣!

……

顧凌此時靜靜的等著,他也不著急,如果他們還不承認或者不相信的話,大不了稍微顯露一些自己的修為和雷隱術和天化拳。

宗門他是要進的,天化宗是他最好的選擇。

悟道通幽也不是一時半會能夠做到的,而他的這個身份也是最好隱藏的。

正如全能帝所說,他這個魔修的想要證道,恐怕比永夜大帝還要困難!

永夜大帝雖然是神荒,但也是那些聖地聖教的率先擊殺的對象,所以艱難至極!

也就成為後世所說,永夜大帝證道之前,一生都在戰鬥!

而他自己,不僅僅是聖荒,還是魔修!

他要是再招搖過市,到處殺戮,恐怕那些隱藏的至尊會親自動手追殺他!

當年永夜大帝也是被發現之後,幾大至尊聯合出動,甚至後來的大能大聖都頻頻追殺!

要不是他隱藏躲避得好,恐怕也沒有後來的證道成帝了!

而全能帝所說的底蘊,也就是所謂的諸天萬道!

想走得長遠,他就必須精通得越多!

單靠魔氣,聖體,甚至妖刀也是行不通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