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以後整個青雲大陸沒有人能毀你們的人生,你們想怎麼樣生活都可以。」雖然兩世為人,但實則情竇初開的李逸晨,對於二女也是十分上心。

  • Home
  • Blog
  • 「以後整個青雲大陸沒有人能毀你們的人生,你們想怎麼樣生活都可以。」雖然兩世為人,但實則情竇初開的李逸晨,對於二女也是十分上心。

「吹……繼續吹……我就特別喜歡看你這樣吹著牛逼還一點都不臉紅的樣子。」沈七七當即取笑道。

「懶得跟你講!」李逸晨不由白了沈七七一眼后又對沈紫煙說道:「一會到了黑市區你看上什麼就給我說,我給你買,不過像七七這種覺得我吹牛的人,那就自己掏錢包吧!」

「得了吧你,連小姐三百中品靈石都看得上的人,我還指望你?」不知道是不是為了表現出自己並沒有因為李逸晨身份的轉變而一如既往,沈七七又開始和李逸晨鬥起嘴來。

一路上兩人鬥嘴,沈紫煙時不時的插上一句,倒是離黑市區越來越近了。

而隨著靠近黑市區,三人也發現此時趕往黑市區的人越來越多,而且大多都是年齡與他們相仿的年青人。

「這是什麼情況?難道黑市區在搞相親大會,你看他們一個個急匆匆的樣子。」見此情況沈七七不由皺眉道。

「問一下不就知道了。」李逸晨也察覺到有些異樣。

「這位兄弟請留步!」說著李逸晨便向單獨一人的少年打起招呼來。

「術師大人有什麼指教嗎?」那人也不知道是哪家的弟子,突然被李逸晨叫住眉頭有些不悅的皺了起來,可是看到李逸晨胸口上佩掛的術師勳章,立刻又換上笑臉。

畢竟在這裡懸空島除了黑市區之外,術師的身份那是高貴的嚇人,哪怕李逸晨此時佩掛的只是二階術師的勳章,也不是一般武者願意招惹的存在。

「大家都這麼急的趕往黑市區到底所為何事?」李逸晨立刻開門見山的問道。

「你連這個都不知道?」那人不由一愣,隨即看了沈紫煙和沈七七一眼說道:「術師大人,過來借一步說話。」

雖然有些奇怪,但李逸晨還是跟著那少年走了過去。

官宣離婚:遇見,霍先生 「今天是黑市西施營業的日子,大家自然是要去一睹美人風采了!」那少年當即帶著幾分你懂的神情說道:「不過術師大人若是也想去的話,我建議最好不要讓那兩位同行,免得你到時看了黑市西施有所失態而引起不必要的麻煩。」

「黑市西施?」李逸晨不由再次一愣,似乎剛入懸空島時,那塊玉簡上並沒有介紹這個。

「一看術師大人就是第一次到懸空島吧!」見李逸晨露出疑惑之色,那人立刻帶著幾分得意的解釋道:「近年來,黑市之內出現一個妙齡美女,除了一身修為已經達到靈相境五重之外,那整個人的氣質更是說不出的動人,不過每月初三她才會在自家的店裡出現一次,而這個時候自然會有不少人去碰運氣,若是能得美人垂青,那可是人財兩得的大好事!」

「人財兩得?」若說是美人,那李逸晨倒可以理解。

「當然了,黑市西施可是黑市區最大的一家聚寶閣閣主的義女,而聚寶閣閣主一生無子嗣,你說是不是人財兩得?」那少年說到這裡,眉宇不由一揚,彷彿他今天很可能被黑市西施看上一般。

「如此說來倒是值得一看!」李逸晨當即也順著那少年的口吻說道。

「既然術師大人也覺得值得一看,那不如你把那兩個同伴甩開,我們結伴同往如何?」那少年有些自來熟的說道:「在下王志通,不知術師大人如何稱呼?」

「你叫我李逸晨就好了。」李逸晨也自報起姓名來。

「那我以後就叫你李兄可好?」雖然李逸晨剛入懸空島便在術膳堂搞出驚天動地的大事,但是除了當時在場的術師之外,卻根本沒有人認得他,所以此時王志通自然也不知道李逸晨這三個字在懸空島意味著什麼。

「當然好了!」被人一口一個術師大人,李逸晨也覺得怪彆扭的,當即輕輕一笑,「那我們就一起去看看吧,至於那兩個同伴我也一起帶上,對於美女我只欣賞,自然不會有什麼誤會。」

雖然沒有什麼感情經驗,但是要說美女,李逸晨前世自然見過不少,此時說去看黑市西施,其實也只不過是無聊的一個消遣罷了。

「你確定她們不會發火?」王志通偷偷地瞄了沈紫煙和沈七七一眼,感覺二女雖然比起黑市西施少了幾分氣質,但也絕對算得上是美女。

「這個自然!」李逸晨當即拍著胸口說著,兩人又向沈紫煙她們走了過去。

「你們倆剛才一臉陰險的在嘰咕什麼?」剛一過來,沈七七立刻開口問道。

「大男人在一起討論的自然是美女了……」李逸晨輕輕一笑當即把黑市西施的情況大致說了一遍。

「咦……大美女啊,那還等什麼,我們趕快去看看吧!」一聽有熱鬧可湊,沈七七立刻又興奮起來,接著又對李逸晨說道:「李宗主,若是到時人家看上你,你就把她娶回來給我們當姐妹也不錯!」

「那是自然,難道本宗主還怕了不成!」知道沈七七在打趣自己,李逸晨自然也不會有所退縮。

「李兄,牛!」聽著兩人的對話,王志通不由悄悄的向李逸晨豎起一個大拇指來,這段時間在聚寶閣他可是目睹過不少因為黑市西施而當場鬧得不愉快的情侶,而那李逸晨身邊這兩位既漂亮,又大度的美女,王志通還真是從沒見過。 有了王志通這個在懸空島久混之人的陪同,很快李逸晨等人也對懸空島有了更多的了解,同時也知道了如今所謂的黑市區中的三個最大勢力。

其中第一大的勢力便是黑市西施所在的聚寶閣,也正因為此黑市西施雖然艷名在外,但在黑市區那麼混亂的地方,卻也沒誰敢有用強的心思。

第二、第三勢力分別是散人聯盟和一個叫千幻庄的勢力,只不過這兩個勢力比起聚寶閣卻要差了許多,如今兩家結成聯盟也勉強可以在黑市區內站住腳。

至於其他勢力,在黑市區幾乎無法生存,一旦形成一點規模便會遭到三大勢力的聯手打壓,三大勢力雖然平時有著不少的明爭暗鬥,但在此事上卻保持著難得的默契。

在這份奇怪的默契之下,黑市區也變得更加的混亂,而在這混亂之中,三大勢力也藉助著各自的店鋪在交易的過程中收得碩果累累。

說話之間四人已經進入黑市區,突然出現兩個美女,頓時一雙雙充滿著淫邪的目光在沈七七和沈紫煙的身上來回掃過,惹得兩人頻頻皺眉。

「兩位不必太過介意,這裡的人就是這個樣子的。」看著二女的神態,王志通連忙解釋道。

「謝謝王大哥,我們沒事的。」沈紫煙也知道,人家只是看看,也不可能把人家怎麼樣,何況這是黑市區,她們也不想給李逸晨招惹不必要的麻煩。

事先對於黑市區的情況本來就有些猜測的李逸晨倒也沒有放在心上,諸人便保持著這般速度在王志通的帶領下向著聚寶閣走去。

而此時路上也有不少行色匆匆的人向著前方奔走,顯然也是為了去一睹黑市西施的艷容,以至於本來應該在路邊的不少攤鋪紛紛都收了起來。

黑市區雖然只是術師公會在懸空島上劃出來的一個小區域,但其面積依然龐大無比,李逸晨等人也足足走了大半個時辰才趕到聚寶閣的總店之前。

不過此時聚寶閣的門口早已里三層,外三層站滿了人,大家都紛紛望向聚寶閣的門口,似乎都期待著在第一時間能看到黑市西施。

當然等待的時候,也不乏相熟之人談論著關於黑市西施的種種話題。

李逸晨雖然在秦越川面前得到極大的尊重,但此間認識他的人卻是十分有限,所以此時也只得站在最外一層,遠遠的眺望著聚寶閣的大門。

對於黑市西施他顯然沒有太大的興趣,如今他只想等這些的人散了,好好進聚寶閣去看看有沒有什麼用得著的資源才是頭等大事。

「千幻公子到!」隨著一聲沉喝,不少人回首之際,只見一行約五人的少年緩緩向著這邊走來。

而就在距離李逸晨等人的不遠處,擁擠的人群紛紛主動讓出一條通道。

雖然千幻庄與聚寶閣相比起來實力略遜一籌,但是放在黑市區這一畝三分田內,仍然不是一般人可以招惹得起的存在。

看著前方筆直的通道,輕搖著摺扇的千幻公子臉上流露出幾分得意之色,目光向著眾人掃過,更是令不少人紛紛低下頭來不敢與之正視。

「咦……」當千幻公子的目光停留在沈紫煙的身上之時,不由有一種眼前一亮的感覺。

天垂象:一個又一個詭故事 相比起早已見過的黑市西施,沈紫煙身上雖然少了幾分嫵媚的氣質,但千幻公子卻能感覺到沈紫煙身上那股清純的味道,而這股味道千幻公子也是十分喜歡。

邁開腳步,千幻公子並沒有直接按著眾人讓出的通道向前,而是身影一轉向著沈紫煙的方向走過來,此刻站在前方的人群再次紛紛讓開,尋著千幻公子的目光同時望向沈紫煙。

「在下千幻庄龍千幻,請教姑娘芳名!」千幻公子走到沈紫煙面前摺扇一合,抱拳行禮道。

「在下沈紫煙!」雖然心中有些不悅,但看到眾人對龍千幻的敬畏,沈紫煙此時也不敢太過託大。

「莫非姑娘就是有著萬珠島第一美人之稱的沈紫煙?」聽到沈紫煙的名字,龍千幻更是眼前一亮。

「龍公子過獎了!」沈紫煙禮貌性回應的同時,卻悄悄的瞟向李逸晨。

「這可不是過譽,不謙虛的說,就算是黑市西施和沈姑娘比起來,那也是春蘭秋菊各有千秋!」龍千幻同樣不著痕迹的掃了李逸晨和王志通一眼。

不過當他看到兩人一個靈丹境四重,一個靈丹境七重巔峰的修為之後,便直接將兩人無視,對於他千幻公子而言,顯然無論他們誰和沈紫煙的關係近些都已經不重要。

在整個黑市區,除了黑市西施之外,還沒有哪個女人是他千幻公子看上了還得不到的。

「謝龍公子讚譽!」沈紫煙依然保持著彬彬有禮的客氣。

「沈姑娘到此想必也是為了目睹一下黑市西施的風采吧,不過此處相距太遠,不如隨我一起到前邊去如何?」龍千幻當即對沈紫煙發出邀請道。

「龍公子不必了,我只是碰巧路過,看到此間人多才過來看看熱鬧的,對於黑市西施小女子可沒什麼興趣!」沈紫煙當即回道。

「雖然沈姑娘不是為黑市西施而來,但終歸是來了,既然來了,我們又剛好遇到那就是一場緣分,沈姑娘又何必如此拒人於千里之外呢?」龍千幻見沈紫煙並沒有按他想象中那樣立刻答應下來,感覺面子受挫不由臉色微微一寒帶著幾分威脅地說道:「何況這黑市區可不比懸空島那邊,以沈姑娘如此絕世容貌,若是沒有實力足夠的人相陪,那是很容易遇到一些麻煩的,而黑市區的麻煩很多時候可能就意味著生死。」

面對著龍千幻如此近乎直接的威脅,沈紫煙不由為難起來,無論答不答應龍千幻她都怕引起李逸晨的不悅。

看著沈紫煙為難的神情李逸晨輕輕一笑道:「謝謝龍公子的好意,不過遇到麻煩的話,我想我們自己可以解決的。」

李逸晨剛一開口王志通立刻臉色一變,趕緊輕輕的拉著李逸晨的衣袖,示意讓他先隱忍一下。

「是嗎?」將這個細節看在眼裡的龍千幻更是不屑地說道:「那如果我說沈姑娘拒絕我的話,你們的麻煩可能就來自本人呢?不知道只有靈丹境四重的你又如何去解決呢?」

「我剛才不是已經說過了,有麻煩我們自己能解決!」說到此處,李逸晨輕輕一頓笑道:「如果這個麻煩是你的話,那麼我就解決你好了!」

「卧槽!有種!」

「這小子什麼來頭,居然敢這般給千幻公子說話?」

一時之間,四周人群紛紛小聲議論起來,畢竟換寶大會在即,哪怕李逸晨只有靈丹境四重的修為,但敢於在黑市區這般頂撞千幻公子,誰又知道他會不會有著什麼強大的背景?

而對李逸晨有些了解的王志通在李逸晨說出這番話之時,已經不自覺的退到不遠處的人群之中,顯然他覺得有必要和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傢伙劃清界限。

「站住!你這是幹什麼?」看著退開的王志通,龍千幻不由冷喝起來。

陰毒狠妃 「回龍公子,我與他們只是順道才一起過來的,認識加起來不到兩個時辰,我想這裡應該沒我什麼事吧?」王志通當即表明起自己的立場。

而他的這番言論不僅沒有迎來鄙視,反而使得不少人對他流露出讚許之色。

在黑市區傲骨根本不值錢,每天都有不少人就死在一身的傲骨之上,在黑市區能想盡一切辦法保住自己的小命才是王道,除此之外其他一切都是虛的。

「原本如此,那你走吧!」龍千幻自然早就知道王志通與眼前三人關係一般,之所以那麼一問其實不過是想打擊一下李逸晨的士氣而已。

「謝龍公子大量!」王志通此時根本不敢多看李逸晨他們一眼,便已經默默的退到人群之中。

「你確定你要解決我這個麻煩?」龍千幻帶著幾分戲謔的望著李逸晨說道。

「如果你真想做這個麻煩,那我也不介意解決!」李逸晨當即冷笑道。

「好……既然如此,今天我就要看看你怎麼解決我這個麻煩。」龍千幻立刻雙手微微一揚,四周之人立刻紛紛退開,讓出一片更大的空地。

「如果我讓手下對付你,你可能還覺得我以勢欺人,今天本公子就給你一個公平對決的機會,你若能勝我,那麼我保你能平安的走出黑市區,否則恐怕你就得為自己的狂妄付出相應的代價了!」龍千幻不屑地打量著李逸晨,顧作大方的說道。

以他靈相境四重的修為和只有靈丹境四重的李逸晨又何來公平一戰之談?但此時四周卻不少人連連點頭,彷彿龍千幻沒有讓下人動手便已經了給足了李逸晨的機會。

「若是龍公子技癢小女子倒是願意奉陪!」深知李逸晨七階靈器已經自爆的沈紫煙自然不願意讓李逸晨去冒險,雖然她的修為比起龍千幻來要差上一個等級,但她相信自己出手,至少還有保命的機會。

「看……看……看……本公子都說了不用別人幫忙,若是沈姑娘有興趣,那本公子自然可以陪你好好玩玩,不過這麼小兄弟,可能我就要另外安排人和他切磋了!」龍千幻聳了聳肩得意地說道。 「怎麼樣?沈姑娘想好怎麼玩法沒有?」看著皺眉的沈紫煙,龍千幻得意地說道:「當然若是沈姑娘覺得打打鬧鬧有煞風景的話,只需要在這黑市區陪我玩上三天,我自然不會為難姑娘,也包括你的這位朋友。」

「既然龍公子這麼喜歡玩,那還是我來陪龍公子好好玩玩算了。」顯然龍千幻的最後這般話已經碰觸到李逸晨的禁忌,此時李逸晨的聲音不由變得冰冷起來。

「和男人玩倒也不是不可能,不過本公子和男人玩相對就會血腥得多,不知道你玩不玩得起?」見李逸晨出頭,龍千幻心中更是暗喜,剛才他那番話原本就是想要激怒李逸晨,只要斬殺了李逸晨,龍千幻相信沈紫煙就會更明白千幻公子這四個字在黑市區意味著什麼,而到時她也知道如何去做選擇。

對於這樣套路,龍千幻顯然並不是第一次運用,已經熟得不能再熟。

就在此時聚寶閣緊閉的大門吱呀一聲打開,頓時所有人的目光亦都紛紛望了過去。

只見一行人從門內緩緩走出,中央少女全身在一襲黑色勁裝下將身體呈現的玲瓏有致,胸前的飽滿更是被束縛的高高突起,看得四周之人彷彿眼珠子都要掉在地上一般,臉上一層薄薄的黑衫,將五官以若隱若現的模樣呈現在所有人的面前。

「黑市西施!」

「黑市西施!」

不知道誰先帶頭一聲大喝,眾人立刻相呼應起來,隨即逐漸演變成了齊聲的吶喊,至於龍千幻與李逸晨之間的衝突自然已經被眾人直接過濾掉了。

在黑市區可能會什麼都缺,但最不缺的就是熱鬧,而在諸多的熱鬧之中,像千幻公子欺負別人的戲碼那更是時而常有,相比起一月才得一見的黑市西施,孰重孰輕自然不言而喻。

「本公子有事要忙,一會再來陪沈姑娘!」看著黑市西施出來,龍千幻向著身後之人眼神示意之下,立刻有兩人留下,其他兩人則隨著龍千幻向著聚寶閣的大門走去。

此時雖然隨著黑市西施的出現眾人已經將之前讓出的通道再次填滿,但是隨著龍千幻的前行,那條路又自然而然的讓了開來。

「多謝諸位來捧小妹的場!」黑市西施微微抬了抬手,四周的吶喊之聲立刻戛然而止,接著說道:「這個月我們聚寶閣主要是推出一些八階靈器,諸位若是有意,事後大可進殿交換,當然相對於八階靈器,若是誰打算用靈石來購買那就免了,聚寶閣還不缺靈石,不過考慮到大家這些年來對聚寶閣的照顧,也可以允許大家以足夠數量的七階甚至六階資源前來交換,只要能讓八階靈器的主人滿意,那麼你們就可以以低階的資源換取高階的靈器!」

聚寶閣搞出黑市西施這個噱頭自然是為了吸引生意,而憑著黑市西施如此大的召喚力把這麼多人聚集在此,此時她的話對於聚寶閣來說無疑就是最好的廣告。

不過此時這個消息已經根本不需要黑市西施的名人效應便已經足夠令所有人興奮起來了。

對於靈器,也許從本身價值上來,一個八階靈器也許和三十件七階靈器等價,但如果說是交換的話,你就算是拿四十件七階靈器也未必能換到一件八階靈器。

靈器的每一個品級之間的等級都是十分的嚴格,有時候想要提升一級,其實所需要的資源以及艱辛,還有需要經歷的失敗都不足以外人道哉。

所以如果誰說出拿多少低階靈器去換一件高階靈器肯定會被人當瘋子,至於說有人拿高階靈器來換低階靈器的話,那就直接會被人當傻子了。

不過聚寶閣這些年在黑市區經營的名聲卻沒有人敢去懷疑,至少在黑市區這麼混亂的地方,至今還沒有出現過有關聚寶閣圖財害命之事,甚至對於一些貴重的交易,聚寶閣還會派出專用武力保證客人能安全的離開黑市區。

「這是真的嗎?這不會是你們聚寶閣開玩笑的吧?」

「聚寶閣好樣的,以後我們有東西都到聚寶閣來換!」

「不錯,支持聚寶閣……」

也不知道人群中是不是有聚寶閣的托,一時之間,聚寶閣一下子成為眾人心中舍已助人的好勢力。

術師公會雖然容許黑市區以特殊的形式存在於懸空島上,並不給予任何約束,但其實也並不是毫不過問,至少至今在黑市區並沒有出現過窺天境的強者,最強的也就是三大勢力的首領,人皇後期巔峰的強者。

在這份無言的默契之下,八階靈器已經是不少人可以運用的最高級的靈器,聚寶閣此舉自然深受歡迎。

而此時聽著四周呼聲的龍千幻臉色也是微微一寒,雖然對於黑市區的人來說,利益遠遠大過於道義,但聚寶閣此舉無疑可以令聚寶閣的聲望達到新的頂峰,這樣的結果對於千幻殿來說,無疑是極為不利的。

「聖陽真的好氣魄,不知道聚寶閣的這些八階靈器作為黑市區一員的千幻殿有沒有資格前來交換呢?龍千幻走到黑市西施面前抱拳一笑道。

「聖陽……原來黑市西施的名字叫聖陽,實在是人美名也美!」

「聖陽也是你能叫的,你小子是不是不要命了?在黑市區得罪三大勢力,怎麼死的你都不知道!你沒看剛才那小子此時正被千幻公子的兩個隨從守著嗎? https://tw.95zongcai.com/zc/48059/ 估計今天是走不出黑市區了。」

一些初見黑市西施的人在驚嘆著她的名字的時候,立刻引起旁邊人的警告,頓時紛紛看了李逸晨一眼之後識趣的閉起嘴來。

得罪千幻殿的千幻公子尚且如此,若是得罪聚寶閣的黑市西施,那後果估計就更不好玩了。

別說聚寶閣的勢力更加強大,估計就算黑施西市一句話,在場就會有不少人願意出手來討好於她。

當不少人的目光望向李逸晨之時,李逸晨看著鼎鼎大名的黑市西施臉上卻是泛起一股無奈之色。

他萬萬沒有想到所謂的黑市西施居然就是百戰國的聖陽公主,更沒想到這黑市區最強大的勢力居然是操控在隱殺門的手裡。

當初在皇城,解決大皇子事件之後,聖陽公主便被倪蒼天帶回了隱殺門,如今她竟然是聚寶閣閣主的義女,那顯然聚寶閣自然也就是隱殺門的勢力。

至於如今聖陽公主已經修鍊到了靈相境七重巔峰,李逸晨一點也不意外,當初李逸晨給她的神御天火訣原本就是當年隱殺門鼎盛時期的主修武道氣部的頂級修鍊功訣,而聖陽公主既然是自己安排來隱殺門的,李逸晨相信她所享受的修鍊環境絕對是最高規格,能有如今的成就當然沒有什麼意外。

不過此時朱聖陽並沒有看到人群中的李逸晨,甚至從始至終,她就沒有正眼看過在場之人一眼,但越是如此,越能激起在場無數雄性動物的征服之心。

「千幻公子若是有意,那自然也是可以,不過我想千幻殿家大業大,應該不會來與諸多在場的這些無依無靠的兄弟們搶飯吃吧!」朱聖陽嘴唇微動,神色卻依舊保持著一股拒人於千里之外的冰冷之意。

「說的也是!」被朱聖陽一口把話封死,龍千幻依舊臉色不變,「其實我今天來不是為了這八階靈器,而是專程來向聖陽你提親的!」

「提親?」朱聖陽嘴角輕輕一挑,「我的規矩全黑市區都知道,年齡相差在五歲之內,生死台上可提親,能勝我者為我夫婿,敗者,成刀下亡魂,千幻公子看來是準備好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