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低調低調,好歹我也是過來人。」

  • Home
  • Blog
  • 「低調低調,好歹我也是過來人。」

林寶寶聞言,臉上拉下兩條黑線,「我說你們幾個,能不能不討論靈兒師姐了!」 「好好好。」中間的青衣少年馬上認慫,他們可知道林寶寶和白靈的關係有多好。

而且,林寶寶的實力,他是見識過的。

「禹城拍賣會,是由天荒城的唐家主持的,青域最大拍賣會!」

「每年,青域的各大宗門都會派出一些人,前往禹城拍賣寶物。」

「不過,我們蒼嵐宗倒是很少去禹城。」

癡人之愛 林寶寶這就不理解了:「為什麼啊?」

青衣少年看著林寶寶,不禁無奈地一笑,他搖了搖頭,仰望天空,不由地道了句:「還不是因為窮!」

林寶寶:「……」

尼瑪,到了月神大陸,土豪還是土豪。

有錢人和窮人,依舊是兩種生物啊!

「青域四大宗門,其他三大宗門,比如黑風道宗,他們常年採集丹藥,再比如,烈火宗,他們可以用火焰煉製出一些木器,可以賣錢,再比如擎劍宗,他們修劍,養劍,造劍,光是一把寶劍,就能賣出一千金幣的高價。」

「想當年,蒼嵐宗也和他們一樣強大,只不過,自從老祖沉睡之後,蒼嵐宗便一直衰敗下來,已經有五十年的時間了。」

「老祖?」林寶寶微微一驚,他進入蒼嵐宗沒多久,還從未聽說過蒼嵐宗老祖的存在。

那麼青衣少年解釋道:「老祖王卿,當年是一名極為強大的武者,在整個青域,都很難找得出對手,不過,老祖當年被一名來自天荒城的武者擊敗之後,就一直在祖山閉關修行,再也不管宗門之時,很多人都說,老祖瘋了,老祖死了,至於老祖死活,至今誰也不清楚。」

林寶寶張大嘴巴,「蒼嵐宗居然還有這般故事。」

「十年過去了,物是人非,現在的蒼嵐宗,乃是四大宗門末尾,也是最窮的宗門……」

「我們蒼嵐宗弟子去禹城的人,也很少,每年也只有寥寥數人。」

林寶寶聽后,輕輕點頭。

「沒人跟著更好,我要是想去的話,也自由自在。」

「禹城拍賣會!」

林寶寶有著無比的興趣。

不過,錢倒是個問題!

「對了!」林寶寶眼眸一跳,似乎想起了什麼,向身邊的青衣少年詢問道:「蒼嵐宗附近,有沒有什麼可以變賣丹藥的地方!」

「變賣丹藥?」青衣少年眼眸一跳,沉思一下,「在蒼嵐宗和烈火宗之間,有一家『萬金當鋪』,你拿著丹藥,去萬金當鋪,應該可以當出一些錢來。」

萬金當鋪?

林寶寶聽聞,馬上點頭。

「另外,萬金當鋪歸屬於烈火宗,在萬金當鋪,一定要小心!」

青衣少年叮囑道。

「知道了。」林寶寶說道,又和這幾位弟子聊了幾句,林寶寶就獨自下山了。

「我現在兜里還有三十六枚龍力丹,也不知道能賣多少錢。」

林寶寶摸了一下衣服兜里的輪廓,心裡暗暗說道。

……

蒼嵐宗,蒼嵐大殿之上,王戰正坐在正中央,盯著面前的梁卓,眼眸充滿了怒意。

「李虎,李鄭去哪了?」

「查清楚怎麼回事沒有?」

王戰暴喝一聲,聽聲音,就足以聽出,此時王戰有多麼憤怒。

李虎倒是無所謂。

可是李鄭可是蒼嵐宗最頂尖的幾位天才,他可是九星武徒的宗門弟子啊!

「宗主息怒,宗主息怒!」

大長老梁卓露出恐懼的神色,叩拜在王戰的面前,連聲說道。

「噠噠噠!」

大殿外,一名宗門弟子快步跑來,單膝跪地,低頭說道。

「啟稟宗主!宗門外,有五人求見宗主!」

「不見!」

王戰正在氣頭上,宗門裡平白無故的少了兩個人,其中一個還是他極為看好的天才,他哪有心情見什麼人?

不過,那名弟子並沒有馬上離開,而是繼續說道:「啟稟宗主,他們五人,其中一人自稱是『黑風道宗』的宗主,而且,他們還帶著我宗的『李虎』,『李鄭』兩位師兄!」

「什麼?」王戰嘭的一下站了起來,難不成,李虎和李鄭遭到了黑風道宗的暗算?

黑風道宗和蒼嵐宗,向來不和!

而且,黑風道宗的整體實力,足足比蒼嵐宗高出一個水準,黑風道宗不惹蒼嵐宗,蒼嵐宗絕不敢去招惹他們。

「混賬!」王戰一聲暴喝,隨之喊道:「讓他們進來!」

「不用了~~」

忽然,一道輕飄飄的聲音傳來,只見無數蒼嵐宗弟子包圍之中,正有一名面容清秀,仙風道骨的青年,悠然漫步而來,他的面龐之上,是一種至高無上般的威壓,僅僅往那一站,就給人一種讓人喘不過氣般的威壓。

「王戰,你再不好好管教你的弟子,我黑風道宗,就要將你們蒼嵐宗覆滅了!」

霸道的聲音,從這名青年口中說出,他高昂著頭,即便在蒼嵐宗的地域里,依舊如此淡定。

而這般淡定和從容,在諸人眼中,只有強橫,輕狂,不可一世!

「南宮烈!你敢硬闖我蒼嵐宗?」

咔咔咔!

數十名蒼嵐宗弟子,將刀劍拔出,一個個緊張地圍在南宮烈的周圍,不過,他們卻沒有貿然衝上去。

因為,剛才他們親眼目睹了,南宮烈輕飄飄一掌,轟殺了五六名蒼嵐宗弟子。

「那又如何?王戰,你擋得住我嗎?」南宮烈釋放靈氣,瞬間,一股三星武師的氣息,在整個蒼嵐大殿上捲起,所有人都為之一顫。

甚至有些實力較弱的武者,被這股氣息逼退了數步。

氣息席捲的那一刻,王戰的臉色驟然一變。

三星武師!

他果然又突破了!

王戰的拳頭狠狠攥緊,這裡可是蒼嵐宗,而他作為蒼嵐宗的宗主,居然被南宮烈踩在腳下一般!

蒼嵐宗的威壓何在?

「混賬!當年老祖在世的時候,你也敢如此嗎?欺軟怕硬,倚強凌弱,你算什麼東西?」

南宮烈,自然是黑風道宗的宗主。

他的嘴角微微上揚,露出一抹不屑地微笑:「王卿那個老頭,都死了多少年了,你還提他幹什麼?除了王卿,你們這些人,又有什麼作用呢?」

說著,南宮烈給手下使了一個眼色。

兩名武者上前一步,一手將被捆綁起來的李虎,李鄭推到在地上,宛如兩條死狗! 「南宮烈!你放肆!」

轟!

強大而恐怖的氣息,從王戰的身上,暴漲而起,王戰圓目怒睜,狠狠瞪著眼前的南宮烈,眼睛都充滿了血絲。

「宗主!」

「宗主!」

李鄭和李虎滿是血污,見到王戰都是叫了一聲,尤其是李虎,幾乎都快哭了出來。

「南宮烈!你要幹什麼?你想和我蒼嵐宗開戰嗎?」王戰身上戰氣升騰,指著南宮烈,狠狠地說道。

「開戰?」

「你們蒼嵐宗,還有膽量和我們黑風道宗開戰?」

南宮烈的語氣十分高傲,他昂著頭,向前邁了兩步,絲毫沒有將蒼嵐宗的眾人,放在眼中。

南宮烈此話問出,身上三星武師的氣息,也是瞬間席捲而出,王戰的臉色便是十分難看,要知道,南宮烈的實力,在場幾乎沒什麼人能夠擋住。

而且,黑風道宗整體武者的實力,也比蒼嵐宗高出一個層次。

現場的氣氛,劍拔弩張,火藥味十足。

「宗主!不可啊!蒼嵐宗百年發展,才走到今天青域四大宗門之一的位置,倘若黑風道宗和蒼嵐宗開戰的話,蒼嵐宗在青域的地位,會一落千丈的!」

大長老梁卓,馬上走出來,對著王戰拱手說道。

「大長老!難道就讓黑風道宗騎在我們蒼嵐宗腦袋上嗎?」

學霸養成小甜妻 「大長老,你還有沒有點骨氣!你還是不是個男人!」

聽聞周圍弟子的話,梁卓面向諸人,蒼老的面龐,一臉正氣:「你們以為我想嗎?」

「我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宗門啊!」梁卓大聲喝道。

「宗主!請你聽梁卓一句勸,萬萬不可啊!倘若兩宗開戰,宗主你就是蒼嵐宗的千古罪人啊!」梁卓哭嚷地嗓子,大聲喝道。

千古罪人!

王戰心頭猛地一顫。

倘若蒼嵐宗在他王戰的手裡覆滅,他就是罪人,還被無數宗門弟子咒罵。

『我不能背負這個千古罵名,我絕對不能背負這個千古罵名!』

王戰心裡,暗暗說道。

「看來這蒼嵐宗還有明白人啊!不錯!你蒼嵐宗若是和我黑風道宗開戰,黑風道宗頂多損失一些弟子,發展倒退十年左右,而你們蒼嵐宗,可能會被直接毀滅!」

南宮烈陰森地說道。

「不過!我這次來,當然也不是要打算和蒼嵐宗撕破臉皮的!只要你們乖乖賠償我黑風道宗所損失的丹藥,再把那個叫林寶寶的小子交出來,我馬上就離開這裡!」

南宮烈的眼瞳落在王戰身上,一股龐大的壓力,落在王戰的身上。

「黑風道宗損失的丹藥,為何要我蒼嵐宗賠償?」王戰問道。

南宮烈拍了拍手,輕咳一聲,此時,地上的李鄭開口說道:「啟稟宗主,我宗內門弟子林寶寶,他威脅我們二人參與他們偷盜丹藥,今年黑風道宗採集回來的丹藥,全部被林寶寶所偷走了!」

什麼?

聽聞此言,王戰宛如晴天霹靂。

一年所用的丹藥,全都被林寶寶所偷走!

倘若這些丹藥全部由蒼嵐宗賠償的話,那接下來幾年,蒼嵐宗弟子都幾乎拿不到丹藥了!

「哼!」南宮烈看見王戰的反應,嘴角浮起淡然地微笑,然後平靜地說道:「王宗主,如果我是你的話,就馬上派人把他抓過來,把他身上的丹藥搜出來,蒼嵐宗或許還能少賠一點。」

王戰陰沉著臉,他早就看林寶寶不順眼了!

「來人,給我去把林寶寶抓過來,快!」

王戰暴喝一聲,身後數十名弟子聞言,飛快地聚集起來,走向門外。

而就在此時,一聲不和諧的聲音傳了進來。

官梯 「你們,都給我滾回去!」

這股聲音,暴躁而強大,只見蒼嵐大殿的大門前,有兩道身影,正向這裡大步走來,其中一人面龐宛如刀削斧劈般,另外一人面容清秀,他們正是沈家神通天,沈齊!

「林寶寶乃我宗內門弟子,我宗要保護我宗弟子,哪有捉拿自己宗門弟子,送給敵宗這種做法?」

沈通天的胸膛上下起伏,沈通天已經很久沒有參與過宗門大事,一般王戰所做的決定,沈通天都會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可今天,沈通天終於忍不住,要站出來反駁。

「沈通天!這裡沒你說話的地方!」

王戰指著沈通天的鼻子,粗狂地吼道。

「當年要不是我把宗主之位讓給你,你還有資格在這裡作威作福,現在你居然說我沈通天,沒有資格說話?」沈通天一張蒼老的面龐,充滿了霸氣。

很難相信,平時和藹可親的老頭,竟會變得如此霸道。

「你……」王戰一語搪塞,他氣得身體顫抖,嘶吼道:「我王戰才是宗主,你們都得聽我的!我現在,就要抓林寶寶過來,你敢攔我,就是以下犯上!」

「王戰!」沈通天再次吼道,拳頭攥緊:「宗門弟子,就是我宗的孩子,孩子犯錯,我們要保護孩子,不是害了他們!」

「再者說,林寶寶他絕沒有你想的那麼簡單!」

「你王戰,這是在自掘墳墓!」

王戰越說越暴躁,他瘋了般吼道:「一個小奶娃,還能把我殺了不成!我今天,就是要把他抓來,送給黑風道宗!」

「沈通天,你給我滾!」王戰的聲音傳遍整個蒼嵐大殿。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