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余歡小姐,請問你背著你的男朋友做出這種的事情來,你的良心就會安嗎?」

  • Home
  • Blog
  • 「余歡小姐,請問你背著你的男朋友做出這種的事情來,你的良心就會安嗎?」

「余歡小姐,請問你做的這些事情,你男朋友都知道嗎?他認可你做的這些事情嗎?你們是不是有計劃地謀划新金主?」

……聽著有一番的胡亂猜疑,余笙歡的臉色難看的已經不能夠再難看了。

有計劃的謀划新金主?

他和季北城一起謀划新金主騙錢?

季北城的臉色也是相當的難看,他微微鬆開了一些余笙歡,陰冷一笑,低聲說:「有我在,別怕。」呵……

網上爆料?有計劃地行事嗎?

「……」

「你們不說話,這是心虛默認了嗎?」

「你們的下一個對象是薄先生嗎?」

「余歡小姐,你憑什麼以為薄先生就會看上你?」

「你們這樣騙人就不怕承擔法律責任嗎?」

……季北城忽然抬眸看向了說話的女人。

那女人被季北城看得渾身發冷,身子下意識就往身邊的男人身後躲去。

季北城陰冷一笑,「呵,法律責任?你們這群人,確實是應該要承擔法律責任。」

「……」聞言,在場的人都是一愣。

法律責任?他們?他們不過是來查明真相的……

「不查明真相,就隨意栽贓陷害、侮辱我未婚妻的名聲,你們這些人,一個都逃不掉!」

季北城陰狠的話剛落下,這些人都驚訝住了。

「未婚妻?」不是男女朋友?那麼就是夫妻團伙作案騙人?

都有了未婚夫的人了,還被人包養,果然是夠下賤、手段夠厲害。

「我季北城要娶的女人,這世上還沒有那個男人夠資格、有能力來包養她!」

「季北城?」這個名字,他們大家並不陌生。只是這個季北城到底是不是他們想象中的那個季北城。

傳說中的季家未來家主就叫季北城,雖說季家的勢力比起薄家來略遜一籌,可是這個季北城卻要比薄思琛要神秘的很……

季北城冷眸掃了一眼這些人,怒喝道:「還不滾開!」

「……」聞聲,所有人都渾身一抖,下意識的退讓出了一條路來。

季北城摟住余笙歡的腰身,就朝前走去。

而在他們人進了酒店后,這些人才算是反應過來,他們大家臉色難看的互相看著,誰都不知道現在該怎麼辦?

畢竟誰也沒有見過季北城,剛剛那男人的氣勢看起來確實是不簡單,不像是個平凡人。而且網上也有爆料稱,余歡小姐的前任金主就姓季,那莫非余歡小姐的前任金主就是季北城?

想到這,這些人的臉色難看的已經不能再難看了。

如果真的是季北城的話,他們還真的就不敢爆料了……得罪季北城,相當於得罪了整個季家,而得罪了整個季家,他們在這圈子裡就沒有辦法再混下去了……

季北城帶著余笙歡一進酒店,就招手喊來了前台工作人員,讓她先將余笙歡送上樓去,而他則是轉身往經理的辦公室方向走去。

上了樓。

余笙歡就掏出手機開始上網,在她看到網上那條關於她和薄思琛的消息時,她的臉色瞬間就變得煞白了起來。

她緊緊的握住手機,緊咬著嘴唇,狠狠地在心底出聲,薄思琛,是你做的吧?一定是你。

她相信除了薄思琛,沒有人敢爆薄思琛的料。沒有他的點頭允許,就算是拍到了薄思琛的照片,也絕對是不敢發出來的。

所以,是他做的吧?

就在余笙歡狠狠地在心裡想著的時候,手機忽然響了一下,她低頭就看到了是一條簡訊進來,而發件人是個陌生的號碼【網上的事情,我會澄清的。】

這樣簡短而又直接的話,讓余笙歡幾乎想也不用想就知道了是誰,她譏諷一笑,回了一條過去,【是你做的?】

【我就知道你會這麼想,余笙歡,相信我,如果我想要毀了你,不必用這麼惡劣的手段,但是我向你保證,我會查出來是誰做的,那個人我不會放過他。】

【呵,惡劣?對我來說,再惡劣的手段你也使得出來。】回完這條簡訊后,余笙歡抬頭又是一笑。

雖然薄思琛的人品不值得她相信,可是,她卻也相信他的話,如果他真的想要毀了她,不必用這麼低級的手段。

利用網路謠言攻擊,實在不是他薄思琛的做事風格。

但是,她想不明白,除了薄思琛外,她還得罪了誰?到底是誰要毀了她?

想著事情,余笙歡來到了包間門口,她抬手按了一下門鈴,門很快就從里打開了。

小曲在看到她的時候,先是一愣,隨後滿是擔心的拽著她的胳膊問道:「歡歡你還好嗎?」

余笙歡搖了搖頭,「我沒事。」

「沒事就好,歡歡網上的事情你不要擔心了,我和筱雨一定會替你討回公道的。」

楚筱雨聽著小曲的話,皺了皺眉頭,小聲的提議道,「其實,我認為這件事情,最好還是等幾天再處理。」這次雖然消息是負面的,但老余的確實是大火了起來…… 「……」再等幾天?

余笙歡皺眉不解地看向楚筱雨。

楚筱雨摸著下巴思索道:「歡歡,雖然這次的事情對你的名聲很不利,可是,這也不失為一次好機會,我們可以趁此機會混入了眾人的視線里,到時候等事情的熱度差不多快要降下來的時候,我們再召開記者會發布聲明。」

「……」那就是要讓她利用和薄思琛緋聞上位?呵……如果是這樣,那她寧願這輩子都不出名!

見余笙歡的臉色實在是難看的厲害,楚筱雨這才忽然想到了余笙歡那麼的討厭薄思琛,又怎麼可能會願意這麼做。

楚筱雨無奈地嘆聲氣,抬頭問道:「那季北城是怎麼想的?他總不會不管這件事吧?」如果老余不願意這麼做,那短時間內、就只能靠季北城來解決了。

畢竟,整個錦城,除了薄思琛外,也就只有季北城才能馬上將這熱度給降下來。

「……」余笙歡聞言一愣,季北城?

她不知道他是怎麼想的,在進了酒店后,他就讓她先上來了,她不知道他去哪裡了,也不知道他看到這些新聞後會不會生氣。

又或許,他已經生氣了,在酒店外的時候,他就生氣了,只是那時候他一直都在壓制著自己的脾氣沒有發作而已,這些她都是能感覺到的……

小曲掏出手機上前道:「我來問問看。」

「……」看著小曲要給季北城打電話,楚筱雨便也沒有再說什麼,只是,她看向余笙歡的眸光又變了變。

老余這是又怎麼了?和季北城吵架了?昨天提起季北城的時候,還是一臉輕笑的。

小曲打完電話后就悄悄地抬眸看了眼余笙歡,見她的注意力不在她這裡,便悄悄的鬆了一口氣。

這時,楚筱雨突然出聲問:「怎麼樣?季北城是怎麼說的?什麼時候,這件事就解決了?」

聞聲小曲身子猛地一震,隨後一臉驚訝的出聲回答,「啊……噢、季少爺的意思也是要再等幾天……」

「也是要再等幾天?」這是什麼意思?她建議再等幾天是因為,她想要讓老余藉此大火起來,那季北城是什麼意思?

小曲將手機放進兜里,故作淡定的開口說:「季少爺說,清者自清,時間會來證明一切的。」

「清者自清?時間會來證明一切?呵,去他媽的狗屁時間,去他媽的清者自清,難道季北城那個混蛋是沒有看網上那些罵老余的話嗎?」

「……」看自然是看了,而且還很憤怒。

「難道他就忍心看著老余被全網人民追著罵嗎?」

「……」怎麼可能忍心,季少爺心疼都快要心疼瘋了,但是,季少爺之所以這麼做,那也是為了歡歡好,想要還歡歡一個清白。

「這就是你們季少爺喜歡我們家老余的方式?」

小曲無奈地翻了個白眼,低聲道:「筱雨你別急嘛……」你就別再這裡起鬨了好不好?

「我怎麼可能別急,季北城他到底是什麼意思?」難道看著自己的未婚妻被人罵成這樣了,就只有一句清者自清打發了?

季家是什麼情況,真以為她不了解?如果季北城願意的話,那麼也就是一句話的事情,就將網上的熱度給壓下去了。

可是他居然連願意都不願意。男人果然是一個都不可信,用著他們的時候,就躲得遠遠的,深怕會連累到了他們。

「夠了,別再說了,季北城他說的並沒有錯,清者自清。」

「老余……」

「我累了,我想去休息了,你們慢慢聊。」不等楚筱雨開口,余笙歡就直接出聲打斷了她的話。

看著余笙歡進了卧房,楚筱雨擔憂的緊皺起了眉頭。

她一臉不滿的瞥了眼小曲,冷聲說:「告訴季北城,他最好儘快將事情給解決了,不然,呵,我想,有的是人願意替老余解決問題。」

小曲那是相當無奈地點了點頭,「這個你就放心吧,季少爺不會讓歡歡受委屈的。」

「最好是。」

出了房間后,楚筱雨就乘坐電梯來到了樓下大廳。

她找了個視線比較好的餐廳位置坐了下來,開始在通訊錄里找到那些似乎都已經很久不聯繫的朋友、給他們打電話。

她在電話里給他們簡單的講了一下余笙歡的事情,然後讓他們幫忙查一查到底是誰在背後搞鬼,等電話打完,都已經過去一個多小時了。

她嘆著氣一手托著下巴,一手將手機放在桌子上,嘴角揚起一抹嘲諷的笑意。

她都已經記不清楚,有多少年沒有聯繫那些人了,大約就是從進了薄式之後、就斷了聯繫了吧,可現在為了老余,她也開始求起了那些人幫忙。

就在楚筱雨陷入青春年少時期的回憶時,一個女音突然在她身邊響了起來。

「小姐,您的咖啡。」

聞聲,楚筱雨緊皺眉頭不解地抬頭道,「我沒點咖啡,你們是不是弄錯了?」

「沒有錯的小姐,是一位先生給小姐點的。」

「先生?那位先生?」楚筱雨這下就更有點摸不著頭緒了,她低頭在看向桌上的這杯加了很多牛奶和冰糖的黑咖啡,眸中情緒有些複雜和迷茫。

「就是在那邊坐著的一位先生,那位先生一直都在看著小姐,是等小姐打完了電話才叫我們給小姐送杯咖啡過來的。」

「……」楚筱雨隨著這姑娘的話,往那邊看去,只是在看到那邊的位置空蕩蕩的后時,她的臉色忽然變得有些難看了起來。

到底是誰?

她曾最喜歡的咖啡就是黑咖啡,只因為她吃不得半點苦,卻又偏偏就喜歡聞黑咖啡那種苦味,所以在她點咖啡的時候,總是喜歡將奶和冰糖放的多多的……每次喝起來,那種味道,簡直是有點一言難盡……

「那位先生,應該還沒有走多遠,小姐你要追出去看看嗎?」說到這,小姑娘眸中帶著幾分羨慕,道:「那位先生長得可真好看,就像是漫畫中走出來的男人一樣。」

「……」漫畫中走出來的? 她認識的男人當中還從來都沒有像漫畫中走出來一樣的男人呢。

額、不對,貌似季北城和薄思琛就挺像那種類型的男人呢,只是,很明顯,季北城和薄思琛這兩人都不可能會這麼做。

她跟他們的關係根本就沒有好到這一步。

薄思琛一看到她就恨不得壓榨的她一點私人空間都沒有,而季北城則是恨不得她能一天二十四小時的不出現,不來打擾他和老余相處。

所以,這兩人一開始就給排除掉了。

所以會是誰?陳鞏?

哦不,不會是他,他雖說相貌英俊,可膚色卻比較黑,大家可以說他英俊帥氣,男人味十足,但與好看、美的級別還略差一個膚色……

想到這,楚筱雨擰眉起身,就朝外追去。

不知道為什麼,她總是覺得自己好像是把什麼重要的事情、重要的人給忘了。

楚筱雨一路跑出酒店,眸光來回的看著,想要找到那位小姑娘口中所說的那位漫畫中走出來的男人。

能夠知道她口味的人,少之又少,就算是陳鞏,跟她在一起這麼久了,她也從來都沒有在他面前點過咖啡,因為這些年來,跟在薄思琛身邊做事的她,早就習慣了喝白開水……

楚筱雨正跑著呢,突然被人抓住胳膊,將她給拽住了身子。

楚筱雨急急停住腳步,轉頭在看到一個不是她很想要看到的人時,她面色頓沉,不悅地怒聲說:「蕭鈺你幹嘛啊你?」

看著眼前女人那一臉不善的樣子,蕭鈺也不生氣,反而是吹了吹額前的碎發,一仰頭挑眉、痞笑道:「我說你幹嘛呢你,急急忙忙的跑什麼跑,看到本少爺來了也不知道打個招呼。」

楚筱雨不耐的怒瞪了眼蕭鈺,冷聲道:「我跟你有什麼招呼好打的,你快放開我。」

「怎麼看到我就這麼的不歡迎?楚筱雨你這個習慣可得改掉了,不然你小心你這輩子都嫁不出去了。」

聞言楚筱雨一下子就火大了起來,她用力的甩開蕭鈺的手,怒喝道:「老娘就算是嫁不出去,那也不關你的事,想要叫老娘拍手歡迎你,你他媽的等著下輩子吧,我告訴你蕭鈺,今天老娘的心情不好,你少他媽的來招惹老娘,你快將你的狗爪子給老娘放開!不然我弄不死你!」

「楚筱雨你夠了,你心情不好,老子還心情不好呢。」他媽的、這女人就不能夠溫柔一點點嘛?每次見到他都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就好像是他欠了她幾百萬似的。

「……」楚筱雨狠狠地瞪了眼蕭鈺,也沒有心情再去追什麼美男子了,她轉身就往酒店裡走去。

蕭鈺見狀趕忙緊跟了上去,「喂,姓楚的,聽說你最近好像是失戀了。」

「關你屁事。」楚筱雨頭也沒回的冷聲喝道。

聞言,蕭鈺一臉興奮的糾正道:「怎麼不關我的事,聽到你失戀了,我就高興啊,因為我戀愛了嘛……」

「呵,你什麼時候沒有戀愛過?」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就有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在換新女友、新戀情。

「也是,所以,你這是又在羨慕、嫉妒我了?」

「羨慕、嫉妒你?蕭鈺你別他媽的的來噁心我了,就你這種種馬老娘還不至於低賤到要來羨慕你。」

蕭鈺臉色頓沉:「……」種馬?

楚筱雨進了酒店,見蕭鈺還在她身後跟著,她頓時就不滿地回頭怒道:「你跟著我做什麼,你很閑是不是?」

見楚筱雨回頭,蕭鈺臉上頓時又揚起一抹痞痞的邪笑,他一副無奈又很懶散的說,「是啊,我很閑,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有多閑,閑到我每天的生活就只剩下泡妞打遊戲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