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作為唯一能代表華夏的合法政權的執政黨——刮民黨,他們才能代表這個國家!尊重華夏的主權,首先要尊重刮民政府,貴國之前的做法很顯然有分裂華夏的企圖,這必須中止!」

  • Home
  • Blog
  • 「作為唯一能代表華夏的合法政權的執政黨——刮民黨,他們才能代表這個國家!尊重華夏的主權,首先要尊重刮民政府,貴國之前的做法很顯然有分裂華夏的企圖,這必須中止!」

李曉峰則回答道:「此言差矣。蘇聯政府一直在無私地援助刮民政府和刮民黨,沒有蘇聯的援助。刮民政府斷然支持不到今天。而且我們必須看到,這個政權和政黨極其腐朽和fb。其內部也是四分五裂,一度在抵抗和投降上舉棋不定。蘇聯政府必須對蘇聯人民勒緊褲腰帶提供的寶貴援助負責,這些寶貴的物資必須用在打擊日本,而不是被揮霍和用在打內戰上!」

稍微一頓,李曉峰又繼續說道:「按照國.共雙方第二次合作的相關宣言,八路軍和新四軍也是刮民政府的合法武裝,而且他們更加積極和熱衷於打擊日本。為了儘早地戰勝日本法西斯,蘇聯政府給予八路軍和新四軍必要的支持,怎麼就不合理合法了?」

末了李曉峰還挖苦了一句:「某些人不願意抗戰,那就別站著茅坑不拉屎。寶貴的資源還是留給那些願意抗戰的人吧!」

羅斯福嘴角抽了抽,實際上他也不喜歡刮民黨和蔣某人,如果華夏有更符合美國利益的選擇,他會毫不猶豫地將其拋棄。但很遺憾的是,除了刮民黨之外,美國幾乎沒有其他選擇,總不能選t共吧?出於維護國家利益,羅斯福只能勉為其難地為刮民黨說好話和站台,這種感覺別提多難受了。

「我理解貴國的想法,」羅斯福很無奈地嘆了口氣,「但是我們必須從維護華夏利益的大局出發,暫時沒有比刮民黨更好和更合法的選擇,我們應該暫時放下不愉快,攜手合作先打敗日本,那些問題可以留給未來解決!」

李曉峰點點頭道:「我不反對未來再解決這些問題,但是我希望現有一個大的方針——華夏的未來不能再打內戰,兩黨應該用民.主和平的方式去解決一切爭端!」

羅斯福立刻點頭表示同意,不過李曉峰又補充了一句:「為了保證民.主和平的方針被貫徹,我們兩國應該給華夏兩黨發出警告,畫出一條紅線,未來一旦有哪一方突破了紅線,就必須嚴厲地制止和制裁他們。」

羅斯福皺了皺眉頭,沉思了良久之後,表示可以接受。不過同時他問道:「制止和制裁的手段包括哪些呢?」

李曉峰很清楚,羅斯福是擔心蘇聯使用武力,所以他明確表示:「蘇聯無意干涉他國內政。更無意使用武力。所有的制裁手段應該是非暴力的,對挑起內戰的一方實施經濟制裁和武器禁運已經足夠了。」

羅斯福鬆了口氣。這樣的手段他還能接受,只要蘇聯不出兵,那麼他也不反對經濟制裁和禁運,大概在老總統看來,就算沒有美國的支援,刮民黨挑起內戰也能夠打贏。

當然,只有李曉峰最清楚刮民黨的本事,那真心是偽裝成國家的物流公司。正所謂凱申物流使命必達,老蔣的運輸大隊長實在是幹得太漂亮了!

截止到此,這次會談算是取得了完美的結果,三國同盟已經不存在任何難以解決的問題,除了英國人比較鬱悶之外,美蘇還是很滿意的。這也導致了後來回憶這次會面時,三方的語氣不太相同。

丘吉爾顯得很苦悶,完全是一副狼來了的架勢:「……危機在逼近大不列顛……恐怕就算擊敗了軸心國,大英帝國也不能有絲毫的大意,我們的敵人不僅僅只有蘇聯……」

羅斯福比較輕鬆。他在回憶中高度評價了這次回憶的重要意義:「這是一場開創新時代的會面,三國首腦在各種複雜問題上取得了共識,這場會議的結果將奠定未來五十年的世界格局!」當然。他在回憶中還重點談到了對某仙人的印象:「安德烈.彼得洛維奇和那些傳統的蘇聯領導人不一樣,那些人身上有濃郁的官.僚主義作風,其意識形態始終是高度緊張的……古板、教條和莫名其妙的神經質導致和他們交流很費勁。但是安德烈.彼得洛維奇沒有這些東西,他像一個老練的外交家一樣處理問題,富有攻擊性但又不失靈活性……」

至於李曉峰,他對此到沒有多少感慨,在返回莫斯科之後,對中.央委員會的報告中除了談及會談的意義,更多的是提醒中.央委員們——帝國主義亡我之心不死。要高度警惕帝國主義用軟實力瓦解和擊敗我們。所有的黨員幹部必須加強個人修養,要警惕和.平.演.變!

「您就不說說安德烈.彼得洛維奇。在這個結盟的當口,談這些不合適吧?」

面對烏利茨基的提醒。托洛茨基卻說道:「這並不是什麼大問題,安德烈同志作出了讓步,讓世界範圍的反法西斯同盟得以建立,這就夠了。至於他提出的那些警告,雖然偏激了一點,但也不是沒有現實意義的。提高個人修養和提高警惕沒有壞處!」

是的,對托洛茨基來說,只要某仙人不搗亂,他就謝天謝地了。至於某人額外提出的那些話,他只當是某人為了維護個人的面子和威望的「垂死掙扎」。他認為:「總要給某人一個發泄不滿和發牢騷的渠道吧!」

可見,托洛茨基對於同盟的達成是很高興的,甚至認為同盟一旦確立,托派未來的日子就好過不少了。大概是他覺得這個同盟是重要的政治資本,利用這個同盟,托派能再次興旺發達。

1943年2月14日,在距離百慕大會談一個月之後,當三國外交機構搞定了具體的細節問題之後,世界性的反法西斯大同盟終於建立了,以英美蘇中為首,數十個國家參加的同盟正式對軸心國宣戰。而就在這一同盟建立的當天,在北非火炬行動也宣告開展。

火炬行動還是挺震撼的,十多萬人規模的兩棲作戰,尤其是巴頓的部隊直接從美國本土奔襲摩洛哥,這種組織能力充分的表現出了美國驚人的戰爭潛力。

當烏博列維奇獲知這一行動的具體細節時,也是大吃一驚,作為紅軍總.參謀長,他很清楚,這樣的行動紅軍是暫時搞不來的。紅軍暫時頂多在近海搞兩棲作戰,而且投送能力頂多也就是一個師左右的兵力。

為此,他在備忘錄中寫道:「增強紅海軍的遠洋作戰能力,做到禦敵於國門之外,這對保障未來的國家安全極其重要!」

烏博列維奇算是理解了某仙人為什麼一直加強海軍建設,一直強調要建立一隻強大的遠洋海軍。很顯然,這就是防著美國去的。而現在美國也確實讓烏博列維奇感到了恐怖,尤其是在二月下旬,成群的美國貨輪停靠摩爾曼斯克,將數以萬計的物資送上蘇聯的陸地,因為數量過於龐大直接癱瘓了摩爾曼斯克的碼頭運作時,這種恐懼感就愈發強烈了。

他又一次在備忘錄中寫道:「增強紅海軍的作戰實力,建設遠洋大海軍,刻不容緩!!」(未完待續。)

ps:新春大吉,萬事如意!

鞠躬感謝肥佬大123、守護星座的人、最強大的陸軍、最強大的陸軍、義字當頭→光明聖堂武士和尤文圖斯同志! 「又讓你猜中了!」嫵媚傾城的胡蝶輕輕一笑,白玉似的嫩手搭在美腿上,以一種極盡挑逗的姿勢面對著劉伯陽,「上次見面,我都沒有好好看看楊堂主,今日一見,果然眉清目秀,氣度不凡……」

「行了,」劉伯陽淡笑擺擺手,「你也不用誇我,我自己長個什麼樣我很清楚,有什麼話你還是直接開門見山吧。

玄幻」

胡蝶秋水般的勾魂眸子轉了轉,道:「難道楊堂主還在為了上次的事生我的氣?其實那時我並非故意對楊堂主那副態度,只是當時那麼多人在場……」

那天在馬俊笙的莊園,胡蝶的確對劉伯陽態度很不好,言辭厲語不說,連「滾」這種詞都說了。而她現在想返回頭來找劉伯陽幫忙,當然要顧忌那天的事是否在劉伯陽心裡留下芥蒂。

「你誤會了,我沒有為那天的事生氣,那天是你幫了我,如果不是你,馬俊笙哪有那麼容易讓我離開,說起來,我還得謝謝你啊。」劉伯陽笑道。

「哎呀,楊堂主還記得就好,那你說,既然我那天幫過你的忙,你是不是應該也幫我一回?」胡蝶終於肯進入正題了,饒有深意的看著劉伯陽問。

「你這話太空了,我總得知道你讓我幫什麼吧?」劉伯陽淡笑。

胡蝶柔媚一笑:「我知道馬俊笙在哪。」

劉伯陽心裡猛然顫了一下,不過面上仍然不動聲色,淡笑道:「跟我有什麼關係?」

「呵呵,楊堂主,你就不要裝了,這兩天你不是一直派人尋找他的下落嗎?怎麼我現在肯告訴你了,你又裝作不感興趣了?」胡蝶笑道。

劉伯陽微微眯起眼睛,瞥了她一眼,淡淡道:「看來你對我也很『了解』啊,直說吧,你想讓我做什麼,幫你救出馬俊笙?」

胡蝶把**放了下來,親自彎下纖細腰肢,從茶几下面取過一盒上等蘇煙,抽出一支輕輕賽到劉伯陽嘴裡,然後借勢帶著滿身芳香之氣坐到了劉伯陽身邊,輕靠著他道:「我這屋子裡從來不准許男人抽煙,馬俊笙也不行,但這盒煙是特地為你準備的,打火機在下面,自己點上吧。」

「呃,你這麼說我可真不敢抽了。」劉伯陽誇張的趕緊把煙取下來,往旁邊挪了挪,「還是那句話,有什麼話你就直說,家裡還有人等我回去,我不想在你這兒多耽誤時間。」

「呵呵,你是說你家裡那幾位女孩兒吧,想不到你還挺在乎她們的,不過難道你不覺得我的魅力比她們更大嘛?今晚只要你願意,你可以讓你外面那四個兄弟先回去,然後讓我來伺候……」

劉伯陽沒等她說完,站起來轉身就走,「我真的沒時間陪你在這兒耗,你如果再不說出你的目的,我就真走了。」

「哎呀!慢著!——呵呵,想不到楊堂主脾氣這麼大,那好吧,你先坐下來,聽我說就是了。」胡蝶趕緊上來拉住劉伯陽的手腕,略帶嗔怪的說道。

劉伯陽只得重新坐了回去,與她保持一小段距離,道:「胡夫人,我叫你一聲胡夫人,是希望你能收斂一點兒,別對我使這些勾人的手段,我也不是沒見過世面的小處男,這些對我都沒用。馬俊笙被你迷的魂不守舍,並不代表世上所有男人都能被你迷的神魂顛倒。你找我的目的,我很清楚,不就是想讓我幫你從他們手上救出馬俊笙? 蘭燼歌 你放心,即便沒有你,我也會這麼做的,我不為別的,就為了曉玉和可兒,都不能見死不救。」

胡蝶一聽劉伯陽這樣全都攤開來跟她說話,頓時有些索然無趣,語氣開始轉淡:「別叫我胡夫人,難道我看起來很老嗎?既然你都這樣說了,那我也告訴你,你完全猜錯了,我找你,絕不是想讓你救出馬俊笙,而是希望你能幫我一件事!」

「什麼事?」劉伯陽問。

「我想讓你扶植我,當上未來的龍幫幫主!」胡蝶道!

劉伯陽愣了一下,轉頭不可置信的看著這個野心勃勃的女人:「你?——你想當龍幫幫主?」

胡蝶赤著玉足站起來,走了兩步,對著劉伯陽妖媚一笑:「難道不行?」

劉伯陽啞然失笑,「這不是行不行的問題,你覺得可能嗎?龍幫上上下下幾千口男人會全都聽你的?」

「所以才想讓你幫我啊,要是隨隨便便就能做到,我還用得著深夜把你請到這裡來?」胡蝶道。

「你哪來那麼大的自信,認為我會幫你?」劉伯陽反問。

「呵呵,就憑我可以告訴你馬俊笙的下落!雖然我不知道你想找到他做什麼,但我可以猜到,你一定也不是安的什麼好心!楊堂主,楊青帝,不要跟我說什麼你只是為了馬可兒和馬曉玉才去救她們爸爸,我不是三歲小孩子,你騙不了我。同樣的,也讓我告訴你,你想藉助這次龍幫內亂的機會幹涉龍幫,吞掉市南黑道,這也是不可能的。人心不足蛇吞象,你現在已經擁有了市北和市西,若是還想覬覦市南,別說這裡虎視眈眈的幾伙人不會同意,就連紅老爺子都不會點頭!你這等於是打破g市幾十年來的平衡,你想稱霸全市!」胡蝶語氣忽然轉硬道。

劉伯陽聽完這些,面不改色的靠著沙發,翹起二郎腿笑道:「你在教育我啊?我自己的路,我知道該怎麼走,還輪不到你來操心吶。」

「楊青帝,做人不要太貪心,你胃口這麼大,一定會惹來眾怒,難道市西和市北還不夠你滿足的嗎?為什麼還要跟我們搶?」胡蝶怨怒道。

「沒人跟你說我要搶,這都是你自己推測的,我找馬俊笙,絕對不是你想的那樣,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你。你呢,也別跟我扯這些大道理,我年齡不比你大,可懂的不見得比你少,想算計我,你還嫩點兒。」劉伯陽拍拍屁股站起來,把嘴裡的煙放到茶几上,對著她笑了笑:「現在知道你的目的了,就算你想告訴我馬俊笙在哪,我都不稀罕聽,g市總共這麼大個地方,他一個大活人,我就不信掘地三尺找不到。拜拜了胡夫人,我倒真挺期待你一介女流,怎麼跟徐鑫那老狐狸斗!」

劉伯陽說完就要走人,胡蝶氣的不行,冷喝一聲:「楊青帝,你給我站住!!」

「幹嗎?」劉伯陽回頭笑笑:「想留我過夜啊?不好意思,陌生的地方我睡不習慣。」

胡蝶看到劉伯陽這軟硬不吃的樣子,直恨的銀牙緊咬,強忍住滿腔的委屈和憤怒,服軟道:「你回來!我——」她看著劉伯陽的眼睛,咬緊嘴唇:「好,算我說錯話了行不行?!我承認是我激動了,你先坐下,我們慢慢說。如果你真的沒有吞併龍幫的企圖,那我收回剛才的話!不過,看在我曾經幫過你的份上,你能不能幫幫我?只要你能幫我對付徐鑫,當上未來龍幫的女幫主,你想讓我做什麼都行!」 烏博列維奇這是受到了美國人的刺激,這才覺得海軍有重大作用,才願意加強紅海軍建設。當然,這並不是說之前紅海軍的發展就不受重視,實際上這個年代的紅海軍已經比歷史上強大太多了,雖然不是世界上最強的海軍力量,但絕對還是處於第一集團之中的。

紅海軍所面臨的主要問題其實不是資源不夠用,雖然在戰爭時期其建設不可避免的受影響,但也不至於勒緊褲腰過日子。紅海軍當時存在的主要問題是:這些寶貴的經費用在了錯誤的方向。

這麼說吧,當時紅海軍的思路是有問題的。不像陸軍是旗幟鮮明的大縱深作戰,也不像空軍是遠程航空兵和前線航空兵涇渭分明。紅海軍的思路是沒有思路。相當一部分高級軍官的思維還停留在一戰,覺得主力艦才有用處。而另一部分佈爾什維克上台之後的實用主義海軍軍官則認為空前快足以扼守國門,對潛艇、飛機更感興趣。當然還有最後那一批人是李曉峰帶出來的,是航母派。

看上去這是有目標,不是有三大派系嗎?但實際上這三大派系依然很混亂,都沒有解決一個關鍵性的問題——紅海軍到底是幹嘛用的?

戰列艦那派人雖然大力主張發展戰列艦,時時刻刻瞄準著趕英超美,但是你讓這幫孫子去大洋上公然挑釁英美這樣的一流海軍,他們又沒底氣。普遍認為以蘇聯的國力暫時不可能做到這一點,而且也沒有必要這麼做,因為紅海軍不是帝國主義侵略的工具。始終是防禦性質的。是用來保家衛國的!

實話實說。這尼瑪就是扯淡,數千萬一艘的戰列艦不出去海上決戰,留在家裡當存在艦隊,這完全不符合馬漢的理論,而且代價也太高了。如如僅僅滿足於近海防禦,空潛快反而更經濟實用,何必花費那麼大的代價去搞主力艦?

所有有一段時間,除了斯.大林願意支持戰列艦那波人。其他的布爾什維克高層對這一套都興趣缺缺。不過這也不是說空潛快也沒有問題,實際上宣揚空潛快理論的這一票人目的性也成問題,因為他們有一個問題始終無法迴避,那就是空潛快對付不了英美這樣的超強海軍,甚至對付日本這種二流海軍都夠嗆。空潛快根本做不到禦敵於國門之外,頂多只能騷擾一下對手而已。

也就是這樣的海軍雖然便宜,但是蘇聯真正同帝國主義爆發了生死之戰,用處是不大的。所以這幫人也有點蒙圈,努力地試圖製造一種足夠便宜但又能威脅敵人主力艦隊的海軍武器。可惜的是,暫時他們還沒找到。

至於航母派。雖然他們有某仙人的支持,但實話實說他們也不比上面那兩家高明多少。他們也試圖將航母表述成一種防禦性質的武器。但是航母用來防禦真的可行嗎?實話實說,似乎有點被動挨打的意思。

總而言之,在整個三四十年代,紅海軍的思想很混亂,並沒有完全搞清楚他們的目的是什麼,是爭奪對海洋的控制權(對於沒有太多海外貿易而且資源豐富的蘇聯來說,這個吸引力真心不大),還是甘當一種存在性的嚇唬人的「大殺器」,或者乾脆就在近海撲騰兩下算了。

反正紅海軍的建設缺乏目的性,總是東一榔頭西一棒子,喜歡胡亂跟風,今天英美日上馬了新式戰列艦,那紅海軍就會忽然對戰列艦拋媚眼,明天英美日又開始搞航母,那紅海軍也跟著搞航母,後天聽說潛艇才是王道,紅海軍立刻就又會投入潛艇的懷抱。

紅海軍可以說是朝三暮四的代言詞,不過出現這種情況也很正常,首先是俄國海軍歷史上就是個拼盤似的大雜燴,就是靠直接從國外購買艦船、引進技術發展起來的。其海軍基礎很薄弱,所以在面對新技術和新思潮的時候回混亂也就再正常不過了。

尤其是還要看到俄國海軍在一戰前就被滅了一次,那一次的失敗太慘重了,以至於讓俄國人很不自信,總覺得自己是落後的一方,所以也願意盲目跟風。

再加上某仙人的橫空出世,將海軍內部攪和成了一鍋粥,讓各種新思潮極端泛濫,從某種意義上加重了俄國人的這種不自信心理。所以在海軍建設問題上盲人摸象也就很正常了。

不過進入衛國戰爭之後,紅海軍的混亂竟然有了極大的好轉,似乎紅海軍開始找到了目標。首先「清醒」過來的是搞空潛快的那批人,之前他們一直認為空潛快等同於防禦,而防禦永遠是被動挨打的,尤其是用空潛快對付英美這種大海軍時,將沒有任何優勢。

這是他們的最開始的想法,但是隨著二戰的爆發,尤其是德國人再一次祭出了無限制潛艇戰這個大殺器之後,空潛快的支持者一下子就沸騰了。堂堂世界第一的皇家海軍竟然被一群潛艇逼得差點生活不能自理,這說明了什麼?說明了空潛快並不僅僅是防禦性質的,完全可以用於攻擊嘛!

用潛艇禦敵於國門之外,這個設想似乎已經被德國人證實了!所以空潛快的支持認為,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既然德國人用少量的潛艇就能做這麼大的事兒。那沒道理比德國水下部隊強大得多的紅海軍潛艇部隊也做不到哈!

從1939年到1941年,空潛快這一波人是空前的活躍,不斷地叫囂著修改紅海軍的戰術理論,明確潛艇的核心地位,要求向德國海軍學習,利用潛艇進行海上破交作戰,徹底地摧毀對資本主義世界極其重要的海上生命線。

眾所周知,李曉峰是航母派,他對發展潛艇沒有意見。但是潛艇這個配角出來搶戲搶主角地位那他就不能同意了。所以在那兩年他是竭力地鎮壓空潛快的喧囂。在他的支持下。航母派也終於找到了作戰目標。

航母派認為,潛艇用來破交確實有非凡的作用,但是破交只能對英國這種資源高度依賴殖民地的島國有重大作用。碰上了美國管用嗎?恐怕是不管用的,他們認為德國潛艇部隊取得的戰果並不能完全說明問題,尤其認為潛艇部隊並不能夠有效的摧毀敵人的主力艦隊,而不摧毀敵人的主力艦隊自然也就談不上完全解除了敵人的威脅。

所以航母派認為,在未來紅海軍應該利用潛艇進行破交作戰,不過潛艇的任務是削弱敵人的實力。為較為弱小的紅海軍水面艦艇編隊同敵人主力最後決戰創造良好條件。

說白了,航母派認為潛艇就是一種騷擾手段,削弱敵人之後,再由他們出場解決問題。

應該說航母派的這種理論確實談不上先進,因為紅海軍的主導思想依然不是控制海洋,而僅僅是避免海洋被敵人控制。也就是說紅海軍對制海權依然沒有太大的興趣,依然僅僅是一個破壞者。

實話實說,這很落後。畢竟海洋佔地球面積的四分之三,海洋里才有人類的未來。而紅海軍卻對海洋沒有一絲一毫的興趣,僅僅樂於當一個破壞者。真心是沒啥追求。

當然,對落後的紅海軍也不能要求太高。誰讓蘇聯的國土太廣袤資源太豐富了,這讓北極熊僅僅對自己的一畝三分地感興趣也就很正常了。

而且從進步的角度說,紅海軍航母派從最開始的純粹的防禦性質海軍建設思想轉入進攻和破壞,這也算是有進步了。一口氣吃不成胖子,得一步步來不是?

並且,紅海軍航母派的這一套理論很取巧,不像之前的戰列艦派和空潛快派那麼排他,不是那麼非此即彼。航母派承認了潛艇的重要意義,也不排斥發展潛艇,這就沒有那麼強的對立性。哪怕是空潛快最如日中天的時段,也不敢說一棍子給航母派打死。

所以在三十年代末四十年代初,航母和潛艇的發展都是比較快的。先說潛艇吧,為什麼呢?原因很簡單,在同英美結盟之後,在英美的一再強烈要求下,紅海軍終於同意加強太平艦隊的實力,那怎麼增強呢?就是增派潛艇和部分水面艦艇前往海參崴。

其中潛艇可是佔據大頭,從北方艦隊一口氣將抽調近30艘潛艇,這個數量說實話是比較驚人的。而這三十艘艦艇當中一大半都是所謂的巡洋艦潛艇。

所謂的巡洋潛艇其實就是紅海軍的大型遠洋潛艇,而其他的就是中小型近海潛艇。說起開蘇聯或者說俄國對遠洋潛艇是相當的熱衷。早在1910年,俄國工程師祖拉維耶夫就提出建造一種排水量高達四千噸的巡洋型潛艇(這個噸位在今天的常規潛艇當中都算是體量最大的那一批)。

祖拉維耶夫設計的這種巡洋潛艇安裝有36具魚雷發射管(前後各18具),還可以攜帶120枚水雷,並安裝有五門120毫米火炮。說實話,這種異想天開似的大型潛艇完全超越了實際,也超出了當年俄國的工業能力。實際上也只有毛子那種最大的才是最好的設計思維才能搞出這種怪物。

好在當年沙皇的海軍部並沒有抽風,拒絕了祖拉維耶夫的設計,而是要求先建造一種由巴爾德設計的1250噸的大型潛艇,看看效果好不好,如果好再上馬祖拉維耶夫的設計。

當然,隨著一戰日益殘酷,以及二月革命和十月革命,這些大型潛艇計劃都不了了之。但是俄國人始終沒有放棄這個想法,到了1930年國家經濟開始有起色了之後,大型潛艇又回來了。

這就是iv批巡洋潛艇,也就是真.理級巡洋潛艇。不過實話實說,真.理級真心是個垃圾。為了使真.理級潛艇達到較高的水面航速,阿薩福夫將其設計得很像驅逐艦。眾所周知,驅逐艦那種體態是絕對不適合水下航行的,最開始真.理級潛艇的儲備浮力高達92%,後來經過修改也達到了75%左右。

大儲備浮力雖說有利於改善潛艇的水面適航性。但這樣一來。其水下排量自然是水漲船高。難以做到快速下潛或者上浮。同時高幹舷設計也使該級潛艇容易遭到水面炮火的打擊。

總而言之,真.理級就是一個奇葩(比如其莫名其妙的魚雷裝填艙口設計,通過這個艙口裝填魚雷需要一個半小時,而直接從魚雷發射管口裝填僅需要二十分鐘。不知道蘇聯人為啥要搞這麼一個莫名其妙的設計)。其極限下潛深度僅有45米(改進后勉強達到70米),反正真.理級用紅海軍官兵的話說:「那就是一坨狗屎!」

幸虧紅海軍也沒打算讓真.理級上戰場,這種1936年服役的「先進」潛艇,一共也就建造了三艘,П-1真.理號1939年就改為訓練潛艇。戰爭爆發之後承擔運輸任務時在芬蘭灣沉沒。П-2紅星號、П-3火花號也在1939年改為訓練艇。

而這一次紅海軍派往海參崴的是更先進的k級潛艇,也就是所謂的「喀秋莎」級。這種第xiv批潛艇水面排水量1487噸,水下排水量2102噸,儲備浮力20%(總算沒有真.理級那麼奇葩了)。其水面最大航速22節水下最大航速10.3節(必須要說明的是,儲備浮力小的喀秋莎竟然比真.理級水面航速還要快。至於續航力,喀秋莎也三倍於真.理級,水面9節狀態下,喀秋莎續航力為16500海里,水下3節時175海里,而真.理級的兩項數據為5535海里和96海里)。

這一次轉調到海參崴的喀秋莎級潛艇一共11艘。分別以k打頭加數字命名。其中比較值得一提有故事的是k-21號,這艘1940年12月21日服役的新式潛艇在歷史上的1942年7月5日曾經遭遇到提爾皮茨、舍爾海軍上將號在內的德國艦隊。該艇在因格島附近從2850米的距離上連發四條魚雷。宣稱重創了提爾皮茨號並擊沉了一艘驅逐艦。

為什麼要用宣稱呢?因為後來大傢伙都知道,提爾皮茨號屁事沒有,而且也沒有任何一艘德國驅逐艦在那個時間段被擊沉。所以,俄國人的戰績全是水分。

有意思的是,紅海軍卻信以為真,k-21號在三個月後被授予了紅旗勳章,而該艇艇長盧寧也被授予蘇聯英雄稱號和金星勳章。一直到1966年,蘇聯官方才承認1942年這次攻擊沒有任何戰果,但是蘇聯官方並沒有收回k-21號和盧寧的榮譽稱號。甚至k-21號在1983年被修復一新之後陳列在北莫爾斯克。

除了這十一艘k級潛艇外,其餘的大部分都是中型「狗魚」級潛艇,也就是所謂的Щ級中型潛艇。這其實也是個傳奇,分為第iii批、第v批、第v6nc、第v6nc2批和第x6nc批狗魚。而這一次調往遠東都是狗魚中比較先進的第v6nc2批,共計19艘。

除了大量的潛艇之外,紅海軍還從波羅的海艦隊和白海艦隊抽調了相當一批驅逐艦和護衛艦。包括33型驅逐艦,36型驅逐艦和護衛艦一共20艘。

用官方的說法是,這五十艘艦船極大的增強了紅旗太平洋艦隊的作戰實力,對未來消滅日本法西斯具有重大意義。但是私底下不管是英美還是蘇聯都認為這僅僅具有象徵性意義,不管是潛艇還是驅逐艦和護衛艦都屬於中小型艦艇,相對於日本聯合艦隊來說,真心是不值得一提。尤其是要注意,這一批調往遠東的艦艇中竟然沒有一艘巡洋艦以上的艦船,這就很能說明問題了。

說白了紅軍暫時還不想參合到太平海戰中去,僅僅派遣象徵性的力量做樣子而已。反正西方史學家在戰後對此是冷嘲熱諷了一番,認為蘇聯就是沒種。

那麼實際情況真是如此嗎?可以肯定的說,不是的。如果蘇聯僅僅是做樣子,不管是英國還是美國都有理由不高興,但從當時的實際情況看,英國和美國,尤其是後者並沒有絲毫不滿。相反美國人對蘇聯加強遠東的海軍力量高度讚揚,給予了很高的評價。

而這就讓後來的一批史學家莫名其妙了,這種疑惑一直持續到了1950年,在李曉峰上台之後,解密了一批二戰中的機密文件,而這批文件就牽涉到了蘇聯增強遠東海軍力量。

在最早解密的一批文件中,蘇聯官方稱:為美國海軍用於襲擊日本海上交通線的潛艇部隊提供了大量的支援,包括開放海參崴等港口停泊懸挂蘇聯國旗的美國海軍潛艇,以及直接提供潛艇補給艦為美國海軍潛艇提供海上補給,此外還提供了大量關於日本海軍的情報……(未完待續。)

ps:鞠躬感謝醉酒無楓、lzc880210、川流華桂、風飄影動、光輝的憲章、最強大的陸軍、補刀王和尤文圖斯同志!另外祝大家新春快樂! 「照你這麼說,馬俊笙現在在徐鑫手上?」劉伯陽反問。

「不錯!既然我們都談到這個地步,那我就實話實說了。我是很想當龍幫幫主,可依我目前的勢力根本就不行!自從徐鑫軟禁了馬俊笙,龍幫分裂以來,那老狐狸收買人心,一個人就收服了六個堂,一下子擁有了龍幫一半的勢力。雖然周強鄭元亮宮偉臣全都在市東被拚死,但他和樊籠侯賽東三個人還活著,所以仍是目前覬覦市南地盤的最大勢力。」

胡蝶深深吸了口氣,又道:「除他之外,『曜月堂』白玥也在活動著,那女人表面上衷心,其實一肚子壞水,這次扮演的絕對不是『勤王保駕』的功臣,她一定也想滅掉所有人,統一龍幫而上位!」

「白玥現在擁有兩個堂的勢力,『雷龍堂』堂主姚文龍是站在她那邊的,所以她跟我是旗鼓相當,因為我現在也有兩個堂的支持。」

「現在的形勢是,除了命喪市北的李刺卓青以及周強宮偉臣和鄭元亮三人,再除了跟馬俊笙一起被軟禁起來的雷豹,剩餘其他七個堂,總共分成了潛在的三股勢力!我,徐鑫,和白玥!但目前最有優勢的,是徐鑫!」

劉伯陽聽著蝴蝶說完,哭笑不得的問她:「你跟我說這些幹什麼?」

「所以你得幫我!」胡蝶滿臉凝重的往前走了一步,「憑我自己,根本鬥不過他們,紅老爺子現在又不管這些閑事,只有你的戰魂堂,能成為我強有力的後盾!」

「理由呢?」劉伯陽笑問。

胡蝶沒有絲毫猶豫,一手拉住自己睡裙的腰間帶子,看著劉伯陽道:「只要你幫了我,我的身體以後就是你的,只要你想要,以後隨時都可以來找我,我說話算話,絕不反悔!」

說著,她猛的扯下了自己腰間的帶子,裡面一絲不掛的雪白嬌嫩**一下全都裸露在劉伯陽面前,那香白的肌膚,修長的大腿,曼妙的身段,飽滿的酥胸,無一不在展示著她的絕世妖嬈,魅惑傾城!

劉伯陽也沒想到這女人居然這麼衝動,三兩句話就把她自己賣了,不過很明顯她有點自信過頭了,想當武則天想瘋了,她的身體是不錯,可還不至於讓劉伯陽為這就點頭答應啊!

「如果我說我對你不感興趣呢?」劉伯陽上上下下掃了她的玉軀一眼,笑道。

胡蝶一聽這話,俏臉先是震驚變紅,然後就是咬牙切齒的蒼白,冷冷道:「除非你不是男人!」

呵呵,果然是被馬俊笙寵壞了……

劉伯陽搖搖頭,表示無語,這什麼邏輯,哥看不上你就不是男人了?咱女人多的是,說實話還真對你提不起很高的興趣,被馬俊笙騎了又騎的女人,就算老子真把你征服了,又有什麼成就感?!

「我想,你可能是誤會我的為人了,我不會隨隨便便為了一個女人做我不想做的事。」劉伯陽道。

「楊青帝!你敢說你不好色?我前兩天才得到消息,你連你們學校的女老師都弄上手了,難道我魅力不如她大?」胡蝶不依不饒的問道。

「呃,你是比她漂亮,但這能說明什麼?她是我的,而你……」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