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你……」

  • Home
  • Blog
  • 「你……」

「你還有完沒完啊,人都已經來了,你真想我們被發現了,你才感覺高興,感覺刺激是吧?」

周雯心裡慌亂,小心臟就如同被敲擊的房門一般,撲通撲通的狂跳著,「還不快放開我!」

「嘿嘿!」

「快要來了不是,不急!」

華新說著,就繼續展開狂風暴雨一般的攻擊。

「你!」

貴氣美少婦嚴魅見華新這麼不當回事,也是一陣氣急,心裡急躁了起來。

她不由跑了過去,然後頂著門,希望能夠堅持一會兒。

而床上,華新摟著周雯繼續那啥著,papap的聲響異常清脆而響亮,不停的碰撞著。

「賤`人。」

「婊`子。」

蔡浩一邊辱罵著一邊踹著門。

嚴俊傑聽見裡面的聲音,臉色也是沉了下來。

「快開門。」

「砰砰砰!」

貴氣美少婦嚴魅聽著蔡浩的辱罵。

本來心裡還有些緊張,此刻不僅不緊張還變得憤怒了起來,心裡哼道:「老娘就是和別人搞了,你把老娘怎麼辦!」

而這個時候,房間裡面清脆而響亮的papa聲驟然停了下來。

貴氣美少婦嚴魅就不由向著床上看了過去,看到兩人的身體一陣顫抖和痙攣著,便知道已經結束了。

「華哥哥,快啊!」

貴氣美少婦嚴魅沖著華新比著口型的說道。

「呼呼!」

「舒服了!」

華新旋即就從周雯的身體離開了。

「你真是無恥!」

周雯又感覺華新弄到裡面了,不由憤恨的說著。

「嘿嘿!」

「既然今天是新婚之日,那這洞房花燭自然要留下點什麼啊!」

華新一臉邪笑。

「華哥哥。」

「我快堅持不止了!」

蔡浩和嚴俊傑兩人不停的踹門,撞擊的貴氣美少婦嚴魅的肩膀一陣生疼。

「砰砰砰!」

「麻比的!」

蔡浩咒罵著:「大哥,用力啊!」

「好!」

嚴俊傑的臉色也很難看,不由越發用力。

兩人後退了一段距離,然後猛得向著房門踹了過去。

碰!

碰!

房門驟然被踹開,然後撞擊在牆上反彈了回來,兩人不管不顧房門彈了回來,推門就朝著裡面沖了進去!

(本章完) 「呼!」

「真是溫暖!」

華新摟著周雯說道。

「無恥!」

周雯已經不知用什麼來形容華新了。

「還不快滾出去!」

「要是讓他們發現了可怎麼辦!」

周雯催促著華新。

「是啊!」

「華哥哥!」

貴氣美少婦嚴魅比劃著,嘴巴張著。

「嘿嘿!」

「放心!」

華新邪笑的道:「有我在呢!」

「哼!」

「還不快起來!」

周雯催促著華新。

「起來這麼快乾嘛,怎麼也得讓種子在裡面溫養溫養啊,這樣的幾率才大些啊!」華新一臉邪魅的凝視著周雯,咸豬手也不老實著。

「你……」

「無恥!」

「就沒見過你這麼無恥的人!」

周雯沖著華新胳膊上就是使勁的一擰。

「快出來!」

「好吧!」

華新這才不情不願的從周雯的身體上離開。

「無恥!」

周雯撇了一眼赤著身體,晃動著那啥的華新,從床上跳了起來,旋即就去收拾地面上被華新給撕爛掉的婚紗和禮服。

「砰砰砰!」

「華哥哥。」

「他們要開始踹門了!」

貴氣美少婦嚴魅聽著外面的聲音,不由說道。

雖然貴氣美少婦嚴魅只是做著口型,聲音很小,但是華新還是聽的清清楚楚。

「好的!」

華新沖著貴氣美少婦嚴魅比了個OK的手勢。

「好了,好了。」

「有什麼好收拾的,有什麼好穿的!」

華新看著赤著身體,撿著地上那些破爛的婚紗和禮服的周雯。

「哼!」

周雯白了華新一眼。

婚紗和禮服都撕爛了,如果不收拾起來。如果被嚴俊傑和蔡浩兩人給看見了,那真是百口莫辯了。

「好了。」

「好了。」

華新走過去,拽著周雯的胳膊就向著貴氣美少婦嚴魅走了過去。

「砰砰砰!」

「賤人,背著勞資偷人,看勞資不弄死你!」

「大哥,快踹門,給我使勁的踹門!」

門外傳來了蔡浩的咆哮聲。

「華哥哥!」

「怎麼辦?」

貴氣美少婦嚴魅心裡有些緊張了起來。

畢竟即將被撞破,華新還沒有施展他那神秘的手段。

「嘿嘿!」

華新拽著周雯的胳膊,就到了貴氣美少婦嚴魅的身邊,抓著她的胳膊。

嗖的一聲。

三人就已經消失在了房間裡面。

砰砰!

這個時候,房門也被嚴俊傑和蔡浩兩人給大力的給撞開了。

「賤`人!」

「婊`子!」

「看勞資抓住你,不好好收拾你!」

蔡浩怒罵道。

只是,當兩人衝進房間裡面的時候。房間裡面的一切頓時就映入了眼帘之中,空曠的房間之中,根本就沒有任何人。

「賤人給我出來!」

蔡浩環視了一眼,不由怒罵的道。

「呼呼!」

嚴俊傑見此,倒是不由鬆了一口氣。

房間裡面沒有周雯就好,這就打消了自己心中的疑慮。

「這裡根本沒什麼人嘛!」

嚴俊傑環視了一眼說道。

「沒有才怪!」

「剛才的聲音,你又不是沒聽見!」

蔡浩不耐煩的道:「一定是藏在什麼地方了!」

「好吧!」

嚴俊傑無奈,但心裡卻輕鬆了許多。

「快找!」

蔡浩裡面就在房間裡面找了起來。

房間的布局一目了然,除了一個房間之外,就是一個衛生間了。

根本就沒有多餘可以藏人的地方。

蔡浩查看了衛生間,然後再看了看床底,可是,連個鬼影子都沒有看見。

「……」

蔡浩頓時就皺起了眉頭。

「怎麼回事?」

「剛才明明就有那個聲音,怎麼進來什麼人都沒有,不對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