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你……」

  • Home
  • Blog
  • 「你……」

伯一菲頓時花容失色。

他怎麼做到的,他怎能如此輕易的打開!

「嗖!」

古木可不在乎她的震驚,而是猛地衝過去,扣住這個女人的手腕,將其推到在牆上,臉貼過來壞笑著說道:「伯師姐,剛才你說的話,還算不算數?」

伯一菲現在心神已亂。

直到自己被推到牆上,直到感覺到眼前這個男人,爆發出一股極強氣息,她才驀然回過神,然後明眸中閃爍著驚駭,道:「你……你的修為!」

古木沉著臉,道:「我在問你,你剛才的話算不算數!」

聲音中蘊含著武皇威壓,伯一菲頓時神色獃滯,然後將明眸移到這個男人臉上,她似乎感覺,自己在這一刻就好像被大灰狼欺負的小綿羊。

「你隱藏了修為,你不是武師!」

古木咧嘴笑道:「不錯,我不是武師。」

「你是誰!」

伯一菲問出了和寇明理一樣的話,顯然,他們都認為,一個將修為隱藏的人,肯定也不會叫『高尚』,潛入葯堂必然有什麼目的。

古木笑道:「師姐,你聽說過**道嗎?」

「**道?」

伯一菲沒聽說過。

當然,這是古大少胡編亂造的,她沒聽過就對了,然後見他壞笑道:「這也是旁門左道,我是此道的傳承者,而我們這一道門就是以**來提高修為。」

伯一菲聞言,臉色頓變。

她似乎已經明白了什麼,古木則繼續壞笑道:「也就是俗稱采陰補陽,修鍊的是雙修心法。」

說罷,古木輕輕伸出手,在她臉蛋上摸了摸,道:「我混入葯堂,當然是為了你這種美人兒。」

伯一菲臉色一寒。

古木看了看這裡的環境,淫,笑道:「師姐,這裡沒有別人,你我是否……」

「你敢!」伯一菲杏目怒睜的打斷道。

「我當然敢!」

古木猛地探出手,搭在衣領上,輕輕一扯,將她的上衣拉扯下來,頓時,半壁如玉的肌膚呈現在眼前。

伯一菲的上衣脫落,裡面還有內衣。

但玉臂袒露在外,肌膚嫩白如雪,兩座雙峰僅僅有著一片極薄紅肚兜相隔,古木目睹,頓時差點鼻腔噴血。

伯一菲大驚失色,本能的想要用雙臂來掩飾,但無奈古木的力氣太大,根本無法掙脫分毫。

「嘿,沒想到這個女人,在人前看上去很嫵媚,沒想到還這麼害羞。」看到伯一菲花容失色,惱羞成怒,古木壞壞笑道:「師姐,放心吧,我一定會對你好的。」

「高尚,你殺了我吧!」

伯一菲反抗無果,恐慌的眼神中閃過一絲冷厲。

古木見狀,也沒了調戲的樂趣,而是鬆開手,說道:「你這樣的美女殺之可惜。」

伯一菲得以解脫,慌亂中將上衣穿上,然後從空間戒指內,取出一把鋒利的匕首橫在胸前。

看到這個女人拿出武器,古木嘴角一笑,沒有理會,然後來到高台上,才得以看清九州天才莫殤離的面容。

這是一個帥哥,在古木認為,至少和自己是一個級別的,不過額頭有著幾分晦暗,想必是中毒昏迷所致。

將目光收回。

古木轉過身道:「伯師姐,我們來做一筆交易如何?」

「交易?」

伯一菲貼在牆壁前,精緻臉蛋上有著幾分驚慌,青絲散亂顯得有些狼狽,匕首橫在胸前,保持著十分的警惕!

她真的怕,這個男人突然會對自己做出什麼不好的事情來。

古木笑著說道:「我給你精血,你幫我煉製神丹。」

伯一菲神色獃滯,道:「你給我精血?」

古木微微一笑,左手一抬,就看到一團極為鮮紅的血滴懸浮在半空,散發著璀璨的光芒。

「精血!」

伯一菲見狀,難以置通道:「你怎麼能逼出精血,你如何做到的!」

根據她的理解,精血這種存在,除非用來燃燒,根本沒有人能夠隨意逼出,畢竟這東西是命之根本。

的確,在通常情況下,普通人沒有特殊方法,很難自行逼出精血,但古木不同,因為他擁有『五行真元訣』,註定不比常人。

「這個問題不重要。」

古木才不會說出來如何逼出精血的原因,而是笑著道:「你,只需要回答我,同意和不同意。」

伯一菲冷靜了下來。

她似乎已經看出,這個男人恐怕有什麼目的,於是故作鎮定的道:「我同意!」

事到如今,她知道,自己只能同意。

古木笑了,笑的很燦爛。

然後轉過身來說道:「當然,為了證明你這顆神丹很神奇,你必須煉製出兩顆,一顆先餵給莫殤離。」

伯一菲沒意見。

重生之北國科技 將古木捆在這裡,五年來所付出的一切,都是為了自己的弟弟,也算正合她意。

……

古木和伯一菲達成了交易,當然他目的很簡單,如果像她所說,『神丹』可以醫治所有病,也許龍靈就會蘇醒。

既然這種葯必須用精血煉製,古木為了龍靈,絕對不會吝嗇,哪怕用全部精血他也心甘情願,當然,伯一菲這個女人很狡詐,他不會完全放心。

所以,他動了手腳。

這個手腳很簡單,而且還很光明正大,就是用銀針控制住她,伯一菲沒有反抗,在實力懸殊過大的時候,她能做的就只有去配合。

精血取出,伯一菲用藥瓶盛放好,然後盯著這個男人,心中頗為不解,道:「他為什麼要拿自己的精血來讓自己煉製神丹,難道他不知道,一個人的精血缺失,壽元折損,死後灰飛煙滅嗎?」

她想問問,但卻始終沒有開口。

一揮袖,伯一菲將自己鼎爐祭出來,這是一個足有兩米高大的三足鼎爐,顏色是棕色的,透發著一股古老氣息。

萬葯鼎。

東州醫藥道排名第三的鼎爐。

見得此物,古木眼中閃爍著精光,顯然這貨看中了這個鼎爐,畢竟,單從外形和氣勢就非花雕鼎可比的。

……

算上古木這份精血,伯一菲經過五年的時間,已經集齊五份精血,所以她沒有片刻耽誤,取出藥材開始煉製神丹。

古木坐在一旁,展露著微笑。

對他來說,欣賞美女煉丹,是件不錯的事情。

伯一菲丹術很不錯,經過一系列的步驟和準備,終將藥材投放其中。 強寵特工妃 然後取出盛放著精血的小瓶子,道:「這是葯舒的精血,也是我第一個索取的目標,後來他瘋了,我將他送到杏子村,哪裡有人照顧他一輩子。」

說罷,她取下瓶塞,將精血逼入丹爐,然後拿出第二個,繼續道:「這是李飛的精血,他被我送到了普連集……」

「這是乾沫的精血,他被我送到了……」

「這是雲輕揚的精血……」將這第四瓶拿出來,伯一菲眼神中充滿了一股哀傷,古木則愕然道:「雲輕揚不是丹鼎上代鼎主嗎。」

伯一菲笑了,笑的有些瘋癲,然後道:「是啊,他知道了我的計劃,最後甘願奉獻出精血,他是不是很傻!」

看到這個瘋癲女人眼角中有著一滴眼淚在閃爍,古木抖抖肩,道:「或許吧。」

「他死了。」

「死了?」

伯一菲慘笑道:「我將他送出去,而他因為神志不清,失足墜崖死了,是我害了他,是我害了他。」

「人死不能復生,請節哀。」

「不!」伯一菲笑著說道:「人死可以復生,我魔葯道最高醫術,就可以將死人復活。」

「開什麼玩笑。」

古木愕然道:「當年的醫藥武神都沒這麼猛吧。」

「高尚,你不懂魔葯道,這是一個神奇道門,它雖是醫藥道的分支,但卻青出於藍而勝於藍!」伯一菲自豪的說道。

古木問道:「怎麼復活?」

「以命換命!」

「……」

瘋狂的想法。

古木無語,他才不會相信這個世界真的可以讓死人復活,畢竟這有點太扯了。

伯一菲沒有和他繼續談論這個問題,然後取出最後一瓶,道:「這是你的,也是唯一個沒有瘋掉的人。」

古木笑著說道:「看來,我還挺幸運的。」

「高尚,能告訴我,你是誰嗎?」伯一菲並沒有急著將精血投入葯爐,而是轉過身問道。

「我是誰,很重要?」

伯一菲笑道:「我一直以為你只是頗具天賦的人,可如今看來,你真的不簡單。」

「從你爆發出的氣息,我可以感覺到你已經達到武皇境界,所以,我很好奇,這比我弟弟還要出色的天才到底是誰。」

古木看了看躺在台上沉睡的莫殤離,搖搖頭道:「在這個世界上,比你弟弟出色的天才多的去了。」

伯一菲笑道:「除了你以外,我還沒有見過。」古木無語,搖搖頭道:「我叫——古木。」 封先生帶著太太火急火燎的趕回來,看到封雨書神色凝重的樣子,他笑吟吟的上前,「書兒,怎麼了這是?」

大晚上的,給他打了一通電話,就讓他立即趕回來。

是不是發生什麼事了?

封太太在宴會上被人奉承著,虛榮心得到了極大的滿足,宴會還沒結束呢,就被拉了回來。

有些埋怨,「書兒,到底發生什麼事了?這麼急著把我和你父親叫回來,宴會還沒結束呢,我們提前退場,影響多不好。」

今晚他們夫妻倆可是焦點,眾人奉承的對象。

如今京都,誰不知道,封雨書不久之後,就是慕家的二少夫人。

到時候,有了慕家這棵大樹倚靠,封家重回當初輝煌,還不是指日可待?

封雨書一手扶額,「父親母親,你們知道剛才誰來了么?」

「誰呀?」

「靖南。」

封先生和封太太對視一眼,掩飾不住的激動,「靖南這麼晚了來找你有什麼事?」

「他來找我,是為了京都近日流傳的傳聞。」封雨書看著父母,神色前所未有的凝重,「他很生氣。」

「這……」封先生想要解釋什麼,又閉嘴了。

「父親,這件事,你難道就沒有什麼話要跟我說的么?」

原來,在她不知道的時候,父親竟然大膽的在外面放出消息。

要是讓靖南查出來,他吃不了兜著走!

不僅吃不了兜著走,就連她也會被牽連。

「書兒,你這是什麼眼神,難道,難道你懷疑是我們傳出去的么?」封太太目光閃躲,神色有些心虛。

說出的話,底氣都不足。

封雨書也不繞彎子了,「父親母親,我希望你們隊我說實話。趁現在還沒有釀成大錯,我們一起商量解決的辦法。我已經知道了,消息就是你們放出去的,現在靖南很生氣,他一生氣,會做出什麼事來,我也不知道。再加上,你們知道,我根本就不是他女朋友。只不過是幫過他一個小忙,他還人情給我罷了。你們要是做得太過分,遲早會……」

說到這,封雨書揉著額角,頭痛欲裂,「你們都給我省點心,不要再鬧出這麼多事情來了。」

「書兒,你說的是真的?」

封太太神色擔憂,要是真的被追究起來,這可如何是好?

上流社會的貴婦們問起來,她可都是笑著默認了的。

要是這時候突生事端,那可就糟了!

「我會用這樣的事情來騙你們么?」封雨書無奈的反問,「再說了,這件事,仔細想一想,就能知道是誰做的了。傳聞對我們家,可是最有利的。」

封太太和封先生對視一眼,她擠了個眼色,問封先生該怎麼辦!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