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你們兩個人確定要一直說這些事情嗎?難道現在重要的不是該怎麼將盛和的事情給解決了?」

  • Home
  • Blog
  • 「你們兩個人確定要一直說這些事情嗎?難道現在重要的不是該怎麼將盛和的事情給解決了?」

「盛和的事情還用說嗎?我弟弟的方法不是挺好的?」時宜說的直接,「其實我覺得現在我們直接按照我弟弟說的來做就可以了,其他的也不用怎麼想啊。」

「姐夫,是不是我說的方案還有哪裡不好?如果要是有的話,你一定要告訴我,這樣我就可以制定出更好的方案了,雖然可能是下一次,但是有長進總歸是好的。」時淵態度那叫一個恭敬。

「你的方案可以,只是現在有些細節我們需要商量一下看看到底應該怎麼做而已。」 「小荷,這裡不是寧安府,天子腳下,太醫院裡的太醫就不說了,就是醫館也是一個手指頭都數不過來,還有,我聽說有一個女子醫館,是太醫院薛太醫創立的。」

姜松來京都一段時間,也不是剛進京的那個什麼都不懂的莽漢了,他道:「義診,名聲是有了,可是,面對著同行怎麼辦?」

皇商的身份,在這京都,根本不算什麼,顧將軍義女,聽著身份高,可,畢竟是義女。

姜家在京都也沒有什麼身份,姜松擔心,這義診會引來其它同行的不滿。

特別是今天姜荷和回春堂的事情,也讓姜松擔憂,萬一有個什麼事,他怎麼護得住女兒?

「爹,我只是給一些窮人義診。」

姜荷剛開口,就被姜松打斷道:「既然要義診,就不分窮人和有錢人,否則,你怎麼和別人交待?真要裝窮,你能看得出來?」

姜荷噎的一句話都說不出來,說:「我在京都也沒什麼名聲,願意讓我看病的人也不多吧?」

「那,我就義診十日,不過是十日,那些醫館的人家,應該不會這麼小氣吧?」姜荷遲疑的說著。

被姜松這麼一提,她也覺得自己要好好想想,不能因為這麼一點小事,就鬧出什麼事來,別好心辦了壞事。

……

回春堂。

和昨日一般無二,她花錢請來的十個人,可都在回春堂里呆著呢,而外頭看熱鬧的人,可真不少。

「姑娘,你真厲害。」

「快死的人都救活了呢。」

「神醫啊。」

姜荷剛下馬車,還沒進醫館呢,誇讚的話語,就不絕於耳。

「姑娘,我是仁心堂的掌柜,我姓賈,要不來我們仁心堂當郎中?價格好商量。」一個矮胖的男子走了過來,熱情的說著。

昨天回春堂的事情,他可都聽說了,那老婆子,他們的郎中也瞧過,確實難治,沒想到,小姑娘只用了幾副葯,就把人救活了。

這樣有醫術的人,男子自然是不想放過,要不是查不出這哪冒出來的姑娘,他可昨天就上門了。

「老賈,你這什麼意思?」

回春堂的掌柜走了出來,直接站到了仁心堂的賈掌柜面前,他道:「你這搶人也搶的太明目張胆了。」掌柜氣的吹鬍子瞪眼的。

「呵呵。」

賈掌柜的冷笑道:「這位姑娘又不是你們回春堂的人。」

「姚婆子在我的醫館治病,我免費給葯。」掌柜摸了摸他的鬍子,再次看向姜荷的時候,不再像之前那般盛氣凌人,他道:「姑娘,打賭呢,算我輸了,不知姑娘那秘制的藥丸……」

「謝掌柜,你這是覬覦人家藥方!」賈掌柜立刻開口,一副為姜荷著想的樣子,說:「姑娘,你可別被他給騙了,昨天他還要告姑娘呢。」

「胡說,她要治死了人,那就是人命官司,我豈能包庇?」謝掌柜一臉正直,好像他就代表著正義的一方。

眼看著謝掌柜和賈掌柜兩個人要吵起來,姜荷直接打斷道:「兩位掌柜,我沒有要去任何一位醫館的意思。」

話落,姜荷直接就進了後院。

金玲看到姜荷過來,立刻道:「姑娘,姚婆子今日的情況好了很多,夜裡高燒退了,出了一身大汗,這會還有一點低燒,早上喝了一點米湯。」

「辛苦了。」

姜荷看著金玲明顯就熬了一個晚上的眼睛,道:「等會回去休息一天。」

「沒事,姑娘,我睡了一會的。」金玲淺笑著,她可擔心這掌柜的會不會使什麼壞,萬一讓姚婆子沒了,她家姑娘可就是滿身是嘴都說不清了。

「姐姐,謝謝你救了我奶奶。」

姚銀兒一看到姜荷,連忙跑了出來,跪到她的面前。

姚銀兒的動作很快,姜荷都沒反應過來,她忙上前,扶起姚銀兒說:「銀兒,快起來,你奶奶怎麼樣?」

姜荷走進屋子,不得不說,回春堂的設施還是可以的,有專門供病重患者休息的院子,雖然不大,但,總是一個遮風擋雨的地方。

「謝謝姑娘救命之恩。」

姚齊山朝著姜荷拱手作輯。

姜荷笑了笑,略過姚齊山,打量著姚婆子的臉色,比起昨天那灰敗的臉色來說,今天的她,就像是枯木逢春,已經沒有生命危險了。

「謝謝姑娘。」

「姑娘救了我們全家人。」

姚婆子激動看著姜荷,瘦的只剩皮包骨的手想拉姜荷,又怕弄髒了姜荷的衣裳。

「姚奶奶,你好好養身體,再吃上幾副葯,就沒事了。」姜荷的話,就像是給姚婆子打了一劑定心丸。

姚齊山想帶姚婆子和妹妹回家,姜荷也表示沒有問題,謝掌柜的將葯給了姚齊山,又讓人告訴了他,怎麼煎藥,姚齊山這才感激的帶人離開。

姚婆子在孫子的攙扶下,走出了回春醫館,哪怕姚婆子仍舊虛弱,但她的眼睛,卻是帶著亮光。

大家都在誇姜荷的好醫術。

姜荷悄悄在金玲耳旁耳語了幾句,金玲立刻就出去了。

跟著姚家人一段路,直到姚齊山他們到家了,金玲才跟著進了院子,她拿了一個荷包遞上前說:「姚奶奶,我們家姑娘說,祝姚公子金榜提名。」

沉甸甸的荷包,一看就不少錢。

「使不得。」

姚婆子激動的拒絕著。

金玲道:「姚奶奶,我家姑娘還說,只要姚公子能中舉,也不枉費我家姑娘一片苦心了,姚奶奶就收著吧。」

「這……」姚婆子看向孫子姚齊山和孫女,他們這個家,確實沒有錢了,兩孩子為了她的病,把錢都花光了,這些錢,就如雪中送炭,能讓孫子安心讀書。

「這錢就算我借你家姑娘的,等我中舉之後,一定雙倍奉還。」姚齊山鄭重的說著,他很清楚,只有他中舉,才能夠改變他們一家的狀況。

姚齊山問:「敢問你家姑娘是哪家姑娘?日後我好還錢。」

「顧將軍家。」金玲也沒瞞著。

等她回去之後,將姚齊山的態度告訴姜荷,姜荷點了點頭說:「希望他能中舉,改變他們一家人的命運。」

她現在不缺錢,看在姚齊山一片孝心的份上,她想幫一幫。

。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離婚後前妻一直掉馬甲最新章節、離婚後前妻一直掉馬甲鹿小策、離婚後前妻一直掉馬甲全文閱讀、離婚後前妻一直掉馬甲txt下載、離婚後前妻一直掉馬甲免費閱讀、離婚後前妻一直掉馬甲鹿小策

鹿小策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她的小狼狗、錦繡女嬌醫、少帥的女嬌醫、前妻乖巧人設崩了、離婚後前妻一直掉馬甲、

。即便被那種黑泥覆蓋,血肉之軀畢竟還是血肉,與鋒利的刀刃碰撞,結果自然是顯而易見。

隨著「噗」得一聲沉悶聲響,刀刃毫無阻礙地刺入了松文的掌心,穿透了過去,並隨後刺穿了他的肩頭。

噁心的黑色淤泥在他的傷口中噴濺開來,花則是將刀身向下一壓,再困住了松文的動作之後,一腳就踹在了他那

《綻靈記》第098章.顱獻 冷晏兮撐著圓溜溜的肚皮,在江督軍和趙副官疼惜又關切的目光注視之中,艱難地回到自己的庭苑。

庭苑門口,趙副官低聲跟岳副官說明事情來龍去脈,倆位副官又是一番暗暗憐惜冷晏兮。

待趙副官前腳剛離開,岳副官也轉身忙去,冷晏兮探出半截腦門,確定她的老爹沒有派人監視,她鬆了一口氣,演戲還真是累人,她差點表演過了吃到吐。冷晏兮同情自己片刻,便提着裙擺,奔向後院。

後院,吳叔正在賬房忙碌,外屋,湯小刀捧著一本厚實的詩詞,昏昏欲睡地乾瞪眼。

「湯小刀。」冷晏兮突然出現,沖着神魂遊離的湯小刀喊道。

「是!」湯小刀一個激靈,猛地跳起,忙不迭地慌忙解釋:「老師,我沒睡,我在思考詞意…」

冷晏兮不由捧腹大笑,倒也難為他了,自幼混跡江湖,性子已是懶散慣了。若想要他堂堂正正,斂盡心神,坐在這裏勤學苦讀可不是一時半會能做到的。

湯小刀愣了愣,見是冷晏兮也嘻嘻笑起來。末了,語氣有些抱怨道:「姐姐這麼多天也不來看我…」

「你可以過去找我呀。」冷晏兮繞到書桌旁,隨手拿起催眠湯小刀的厚實詩詞,翻了幾頁,說道:「吳叔倒是有心了,知道你不會用功,先培養你的精神,熏陶文化範圍。」

「真的嗎?我能到前苑找姐姐嗎?」湯小刀大喜,倦意一掃而空,瞬間精神頭十足。

「嗯,你隨時可以去前苑找我。」冷晏兮點頭,只是話鋒一轉,道:「只要你能背下一首詩詞或交一張規範練字紙。」

「啊!」湯小刀的臉一下子垮下來,欣喜的神色蕩然無存。

冷晏兮放下厚實的書,說:「這是最基本的條件,就看你能不能做的到。」她頓了頓,又道:「湯小刀,我不知道能給你多久平靜的日子,就像我老爹,也不知道能護我到什麼時候?趁着我現在還能保着你,你就好好珍惜讀書認字。我也是,如今尚能跟老爹胡鬧撒野,再往後也不知會是什麼日子?但我根本不想嫁入韓家,以這種方式離開他,讓他孤零零一個人去面對。」

湯小刀怔住,一直以來冷晏兮給他的感覺,雖然模樣周正,有時也溫婉可人,但明朗又怪異的性格根本不像嬌柔的貴門千金。他之所以喜歡親近她,因為她身上的氣勢頗有颯爽女俠的風度,又像狐狸般的狡猾。

冷晏兮幽深的語氣震驚湯小刀,他以為聽錯了,他盯着冷晏兮良久沒反應過來,如果他沒看花眼,冷晏兮臉上罕見湧現一抹深沉的愁緒。

「小姐來了!」吳叔進來,打破倆個人的沉靜。

冷晏兮側顏,隱去神傷,揚起淡然笑意:「嗯,吳叔,今日給小刀放個假吧,我帶他出去轉轉。」

「好的,小姐。」吳叔一口答應,對湯小刀說:「去吧!明天再繼續背誦。」

「好咧!」湯小刀聞言,蹦了起來,滿心歡喜,跟着冷晏兮出門,已將方才疑惑的心思拋出九霄雲外。

冷晏兮帶着湯小刀來到鳳城最繁榮熱鬧的金祥街。

街道兩邊店鋪讓人眼花繚亂,天南地北,各式各樣的特色小吃,生活用具用品應有盡有。

湯小刀東瞧瞧,西摸摸,上竄下跳,又奔又跑,眼裏充滿新奇,嘴裏嘖嘖驚嘆。

冷晏兮緩緩漫步他的身後,目光染上一抹深沉,只有她自己才知道帶湯小刀出來的目的。

她的身後不遠不近跟着幾個便衣護衛,而岳副官也在其中。

冷晏兮叫住興高采烈的湯小刀,買了一些糕點,又到頗有名氣的望瓊樓買了一隻燒鵝,還給湯小刀置辦了幾身衣服。

湯小刀又驚又喜,有些受寵若驚,雙手提滿大包小袋,令他一路久久難以平息激動的心情。

冷晏兮臉上的表情高深莫測,嘴角揚出隱隱若現的冷笑。

她的餘光捕捉到望瓊樓的角落,一道投影凝固不動,方向卻是注視她和湯小刀。

冷晏兮心底湧起一絲欣喜,果然,她沒有猜錯。

冷晏兮不動聲色,攬著湯小刀的肩膀,繼續閑逛。

直到日落西山,冷晏兮帶着湯小刀回府,湯小刀興沖沖提着冷晏兮給他和吳叔的禮物往後院而去。

冷晏兮回到自己房間,關上門外屋的門,麻利地進了內室,將門閂落下,轉身閃入床榻左側的小書房。

小書房是玻璃推拉門,冷晏兮打開電燈,瞬間將小書房裏的擺設呈現眼前。

一排靠牆櫃陳列整整齊齊書籍,靠左的書櫃擺放名家書卷,右邊書櫃也置滿畫卷。正中間一張梨木書桌,桌面非常乾淨,只有一個插滿名種筆形的竹筒,整間小書房散發文墨的清香,可見它的主人是個博學多才之人。

冷晏兮俯身從書桌櫃里拿出幾張報紙,一張張鋪開,每張報紙都有一條用紅筆作記號的新聞。

民生時報的大版面上被紅筆圈住的新聞是半年前的報道,記載湘晉陸明森大帥案件。文中提到陸大帥的夫人,巾幗英雄,湘營團的軍師,在陸大帥出事之前,秘密離開湘營團。而陸大帥還有獨子,也不知所蹤。新聞最後雖定斷為懸案,但文中之意,卻隱隱將矛頭引向陸大帥的夫人和他的兒子。

冷晏兮眯着眼,托腮沉思,一遍又遍將這條報道熟爛於心。

文中闡釋陸夫人為人恩怨分明,行事果斷決然,而陸大帥出事牽扯許多案件,若不是也出事了或其它的原因,為何至今不見現身?

外界雖知陸大帥有個兒子,卻是神龍見首不見尾,從不出現公眾視線,陸大帥夫婦也極少提及他們的孩子。他們的舉動令人心生疑惑,於是眾說紛紜,有的認為陸大帥將兒子送到高級軍校培養,有的猜測陸大帥根本毫無所出,膝下無子。只是有一次陸大帥酒後失言,這才讓人聽聞他們居然還有個兒子?至於陸大帥的兒子,這個神秘的人物現今何處,那時,陸明森卻三緘其口。

冷晏兮腦海里盤旋一個疑點:陸明森的案件轟動整個湘晉,牽扯甚廣,陸家母子為何遲遲沒有露面,音訊全無,莫非真的也如文章所分析,都出事了!

冷晏兮又瞥向另一張同樣是民生報社的版面,同樣是爆炸性的新聞,卻相比陸明森的報道簡明許多。渝原上將趙璋司令赴宴途中,連同三輛警衛車憑空消失。渝原方面出動素有神探之稱的史野偵察趙璋之案,卻也是毫無頭緒。詭異的是,趙璋司令失蹤案件竟與陸明森同一日發生,時間也僅僅相差一兩個小時。

但趙璋失蹤案件跟陸明森懸案恰恰相反,陸明森慘死,湘營團潰敗,軍火被截,貨運沉船。而趙璋的案件不僅沒有連累任何人,甚至在神探史野追查之後,得出結論為詭異案件,就不了了之。

渝原方面很快委任許長宣軍長為暫理司令職位,而趙司令的夫人也發了一則訃告,確定其逝世的消息,於是,趙璋失蹤案件就此落下帷幕。

冷晏兮長長吁了一口氣,她這幾天就是沉浸這兩大案件之中。雖然以她局外人的敏銳還配不上解析案件的能力,卻也讓她嗅到不一樣的蛛絲馬跡,這也是她今天帶湯小刀閑逛的目的。

事實證明,她猜測的沒錯!

冷晏兮抿嘴一笑,眉梢染上愜意,低聲自語:「陸穆清,我跟你沒完…」

可觸目桌上的鳳城報紙讓她瞬間又抓狂,有一則喜訊告示:江督軍獨女,貴門千金即將與總商會韓會長之子韓公子舉行訂婚禮儀,地點在西洲大飯店,時間是定在農曆七月二十八日。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