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你別這樣。」

  • Home
  • Blog
  • 「你別這樣。」

王甜甜掰開他的手,從口袋裡拿出車鑰匙放在沙發上,「回頭我把房子過戶給你」,說完頭也不回的走了。

「我不要…我什麼也不要……甜甜……甜甜……」

王小虎一瘸一拐的追了出去,同時撕心裂肺的喊著。

到了樓下,王甜甜已經上了計程車。

王小虎忘記帶車鑰匙,又乘電梯上樓拿,等下來后計程車早已杳無蹤影,他就開著車滿大街的找。

找不到又打電話,電話關機。

王小虎就打電話給王浩淼,那邊關機,他就打電話給光義行政主管錢興平。

錢興平到車間找到王浩淼,王浩淼也不清楚。

然後又打給王甜甜爸媽,打給她的同學、朋友,毫無音訊。

王小虎就在車裡使勁的捶著方向盤,聲聲淚下的痛哭著。

……

韓義離開實驗室已經是晚上六點了。

何瀟瀟在實驗樓下等他,後座上還坐著俞靜瑤。

韓義上車后笑說:「你這天天住校外,學生會不找你麻煩啊?」

扎著個丸子頭的俞靜瑤得意道:「誰敢找我麻煩,也不看看我姐夫是誰?」

何瀟瀟起步后說:「別一天到晚沒個正行,學生就要有學生的樣兒。從今天開始,以後沒特殊原因,不許過來住,聽到沒有?」

俞靜瑤朝偷笑的韓義扮了個鬼臉,嬌哼道:「知道了,姐~~」

路上到超市買了菜回翡翠園。

剛進家門,韓義手機就響了,拿出來一看是王小虎打過來的。

他楞了一下接起來,聽了兩句后本來盈盈的笑臉迅速冷了下去,皺眉問道:「你現在在哪呢?

好,你等我,我馬上就來……」

跟何瀟瀟交代了幾句,開著她的蘭博基尼風馳電摯朝軒武區趕去。

在明月灣前面的招商街大排檔里找到了王小虎。

一個人已經喝了七八瓶啤酒,還在咕咚咕咚往下灌呢!

旁邊幾桌的客人不停朝他張望,然後捂著嘴竊竊的笑。

韓義走上去奪過了啤酒,「行了,別喝了,回家吧!」

王小虎拉著他的手醉醺醺說:「哥……你再讓我喝點。」

「不行。回去我陪你慢慢喝。」

韓義用現金結了賬,然後攙著一瘸一拐的王小虎朝街邊的蘭博基尼走去。

那些跟隨的竊笑目光,在看到車標后立刻不笑了。

20分鐘后,回到了明月灣的家裡。

看著亂糟糟的客廳房間,韓義嘆息了一聲,然後給他脫衣服脫鞋。

王小虎就拉著他的手哀求道:「哥……你幫我找找甜甜好不好。她一個人在外面我不放心。」

韓義說「好」,但卻沒打電話,而是去了衛生間給他拿毛巾敷臉。

女人一旦變心了,比男人還堅決一萬倍,就算明知道前面是個坑,也會跳下去試試深淺,要不然她們絕不會甘心。

「嘔……」王小虎吐的稀里嘩啦,眼淚都出來了。

韓義拍拍他後背,然後幫他把嘴角的穢物擦掉。

「哥,我想喝酒。」王小虎紅著眼睛看他。

韓義說:「今天不喝了,明天起來哥陪你喝。抽煙吧!」

說著拿出香煙幫他點上。

王小虎大口大口抽著,就好像誰要跟他搶似得。

「咳……咳咳……」

韓義伸手幫他把香煙拿掉,說:「睡覺吧,睡著了就會好受一點。」

王小虎雙手捂著臉,嗚嗚哭著。

韓義看得鼻子酸酸的。王小虎從小到大沒談過戀愛,王甜甜就是他的初戀,這回是真的傷著了。

伸手摟著他肩膀說:「大丈夫何患無妻!」

王小虎還是悶哭著。

很久之後,從身體里往外發出一道聲音,「哥,我疼啊!」 禮拜六,小寒。

這兩天韓義去了趟中海,光義感測器二期工程經過三次試製后,終於成功走下產線,標誌著天義科技完全掌握了IC核心製備工藝。

其消息一經發布,立刻引起國內外諸多重量級媒體關注。

如果說之前光感測器受限於技術、設備、良品率等問題,一直沒有對國外大集成IC巨頭企業形成威脅的話;

這次二期工程的試製成功就不得不讓人悚然動容了。

中國在光刻機,高端機床,操作系統,資料庫,材料學、半導體,偏科的基礎學科如天文學、環境科學等等,一直處於全球二,三梯隊。

你就像天義感測器一期工程中所使用的製備產線,材料,數控程序,高端伺服器,高端機器人,大多來自於國外。

現在天義脫離美國邦納,獨立完成製備產線研發,裡面所折射出來的問題就非常嚴重了。

中國是個集權社會,這一點雖然一直被國外所詬病,但它好處也是顯而易見的。

可以集中全國人力物力,進行大規模的工程建設;遇有自然災害,可以調動全國人力和物力救災、減災等。

就拿OLED面板來舉例。

中國政府察覺到OLED的巨大前景,立刻大筆一揮,投入數以千億計的資金,大力發展OLED面板;

在10年以前國內還處於技術空白的情況下,僅僅過了7年,如今國內的維信諾,京東方,深天馬,虹視等企業,已經與國外的巨頭企業分庭抗禮了,其強大的執行力可見一斑。

如今天義掌握了IC製備工藝技術,也就相當於中國掌握了核心技術;以中國那麼可怕的執行力,一旦大規模殺入半導體企業,其後果不堪設想。

……

不談外國企業再次掀起*****,回到金陵的韓義,確實見到了來自中-央的相關部門領導。

陪同的有中科院院士,金陵大學光子物流研究所主任鄭培生教授;

華清大學微電子研究所所長,博士生導師,大塘電信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楊寶軍;以及其他十幾位半導體企業負責人。

其中就包括中國最大的晶元供應商,華為子公司海思半導體負責人。

在光義新總部大樓接待室里,領導對天義做出的成就予以了肯定及表彰;同時對韓義個人的成績不吝褒獎。

現場氣氛非常和諧。

華清大學微電子研究所所長楊寶軍在跟韓義進行了一番探討后,隨後誠摯邀請他去華清大學進行講座。

同時表示華清學子非常期待他的到來。

韓義客氣的婉拒,表示自己沉醉於研究無法自拔。

中午韓義作陪,在天義吃了工作餐,下午中-央領導等一行人先行離開,留下了諸多國資背景的半導體企業負責人。

接下來便到了重頭戲——關於製備工藝的授讓。

這個問題當初在設計製版龍頭的時候,韓義便考慮清楚了。

龍頭製備工藝怎麼說呢,你要說它不值錢,它非常值錢,就憑天義破解並重固加殼的核心演算法,10億不換;

可問題是,晶元工藝製備還涉及到晶圓處理,基本材料,光刻蝕,摻雜等一系列非常複雜的工序。

而這些東西國內高端用IC,基本依賴於進口。

現在韓義幫他們把高速路鋪好了,汽車還得他們自己去造。

而他的想法就是,天義收個過路費就得了,能不能造出汽車是他們的事情。

至於收多少「過路費」,這個問題交給雙方談判專家去協商。

……

今天已經是小寒了,刺骨的寒風從脖頸、衣袖的縫隙里不停的往身體里鑽,從大樓里出來的韓義,激靈靈打了個寒顫。

走下台階,順著鋼絲網圍牆下的林蔭小道朝廠區那邊走去,前面有一位保潔阿姨彎腰撿拾不知從何飛來的紙屑。

讓他沒想到的是,保潔阿姨竟然認識他,在經過她身旁的時候,恭敬道:「董事長好。」

韓義笑著:「嗯,辛苦你了。」

胖胖的保潔阿姨,拘謹道:「應該的。」

韓義笑著點點頭,便打算離開。

「董事長——」

韓義扭頭問:「怎麼啦?」

「那個……我兒子也在天義上班。」本來有些緊張的保潔阿姨,在說到她兒子的時候,臉上露出了驕傲的神色。

韓義便一翹大拇指道:「他很棒。」

保潔阿姨便非常開心的笑了起來,想來今天心情會一直很好。

韓義面帶微笑的離開,走出沒多遠就拿出了手機。

大楊村,王小虎父母家。

張勝偷瞧了眼房間里的身影,對著電話小聲說:「兩天就喝了碗稀飯,還是他姆媽逼著他吃的。」

王幺妹過來了,問:「誰啊?」

張勝對著嘴唇「噓」了一下,又說了幾句后,等掛斷電話才說:「小義打過來的。」

王幺妹就眼巴巴的問:「那小義哥什麼時候過來啊?」

張勝說:「估計晚上吧。」

王幺妹扭頭朝房間看了眼,紅著眼說:「我阿哥對她多好啊,她怎麼捨得這麼傷害我阿哥呢! 魔法雙笙 是不是她們城裡女人都這麼壞啊?」

張勝示意她小聲點,走過去把房門關好才說:「以後不要在你哥面前提王甜甜這個名字,會刺激到他,懂嗎?」

王幺妹伸手抹了把眼眶,放低聲音說:「反正她就是壞。」

張勝撇撇嘴,「現在說這些有什麼用,早幹什麼去了。

行了,大人的事情你小孩子少管。」

說著兩人便一塊下樓了。

隔壁韓義父母家,王良河正跟韓山喝酒呢。

見王良河一直唉聲嘆氣的,韓山便寬慰道:「讓他緩兩天,等過了這個勁就好了。」

王良河伸出粗糙的大手撓撓鬢角的灰發,嘆息說:「他們結婚的事情都通知過老家那邊了,就等著喝喜酒呢,你現在讓我怎麼回人家?」

韓山理解的拍拍他肩膀。

在他們那裡,給過見面禮就是一家人了,剩下無非就是挑個日子把事情辦了;現在突然說不結婚了,性質等同於「離婚」。

「來,喝酒。」韓山端起酒杯到。

就在這時,一輛昂科威、一輛賓士320,從大門外駛過,停在了王良河家門口。

「嘭嘭嘭——」隨著開關門聲,車裡下來了三男一女。

端著酒杯的王良河,站起來伸頭望了望,放下酒杯說:「是小虎朋友來看他了,我得回去招待一下。」

「去噢~」

……

晚上,韓義跟何瀟瀟一塊來的,還有翁倩。

翁倩是何瀟瀟強行拉過來的,想著有個陌生人在,王小虎多少會振作一下精神。

他們到的時候,王小虎那幾個朋友剛走,王幺妹正在收拾茶具呢!

何瀟瀟朝樓上指指,王幺妹搖搖頭,他們幾個人就一塊上了樓。

房間里,王小虎背對著房門坐在窗口邊,掌心的手機里,是王甜甜跟他的合影,笑的那麼燦爛,天真無邪。

看著看著,王小虎眼眶又紅了。

聽到門外的腳步聲,王小虎收起手機,使勁凝視著窗外點點亮光,然後轉身看著進來的韓義,聲音沙啞道:「哥,你什麼時候回來的?」

韓義看到了他泛紅的眼眶,沒有揭破,笑說:「上午回來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