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你想的太多了,裴家不會走到那一步。」裴原板著臉道:「好了,如果你說的就是這些,那你可以回公司去了。」

  • Home
  • Blog
  • 「你想的太多了,裴家不會走到那一步。」裴原板著臉道:「好了,如果你說的就是這些,那你可以回公司去了。」

說罷,裴原直接從書房裡走了出去,再也不理會裴燁。

裴燁是黑著臉從裴宅離開的。

原本,他以為,他已經揭穿了當年的事實,裴原就會跟他坦白了,看來,還是他想的太樂觀了,裴原根本就沒有想要與他坦白的意思,只要裴原不願意與他坦白,他想問什麼也問不出來了。



裴燁出了裴園準備回裴氏集團的時候,手機響了起來。

手機上顯示是傅芊芊的電話號碼。

看到傅芊芊的號碼,裴燁心底里的怒火平息了幾分,接起了電話,語調輕鬆的問了一句:「看來,我送給你的東西,你已經收到了。」

另一邊的黑鷹突擊隊辦公室中,傅芊芊一邊給裴燁打電話,一邊看著手中的手機包裝盒:「我一猜,就是你讓人給我的!」

就在十分鐘之前,軍區的收發室那邊,找到了傅芊芊,給傅芊芊送了一部手機,傅芊芊打開之後發現,手機與裴燁的手機是一個型號的,只不過,顏色不一樣而已。

傅芊芊原來手機上的手機卡是防水的,直接摳下來,裝到新手機上就可以打電話了。

裴燁挑眉:「怎麼樣,喜歡嗎?」

「你給我買的手機,怎麼與你的手機是一個型號的?」

「與我一個型號的手機,你不喜歡嗎?」裴燁挑眉。

「這倒不是。」

對於她來說,手機也只不過是一個接打電話的工具而已,什麼型號不重要,只要接打電話方面,信號好。

裴燁給她買的手機,自然不會是差的。

只是沒想到,裴燁的速度這樣快。

「我給你打這個電話,是想告訴你,手機我收到了。」

「嗯,收到了就好。」

以往裴燁打電話的時候總是會調戲自己,現在她突然正兒八經的說話,傅芊芊明顯能從他的話中感覺到一絲不正常。

「怎麼了,發生什麼事了?」按理說,裴氏集團現在脫離了危機,裴燁也已經知道裴原並非是一個卑鄙小人,他的心情應當會好一些了才對,但是,聽他的語氣,似乎還是不太高興的樣子。

媽咪,爹地在這裏 裴燁輕笑出聲:「芊芊你這麼問,是在關心我嗎?」

傅芊芊一點兒也不含糊,直接回答:「是啊。」

傅芊芊的直接,倒是讓裴燁錯鍔了一下。

他差點忘了,他的芊芊是一個性子耿直的人,說話向來也是直來直往,表達感情也是。

她的這一轉變,讓他十分喜歡,因為,他的芊芊在對他表達情感的時候,也是越來越直接了,是以讓他非常喜歡。

「果然是我的芊芊啊。」裴燁鬱悶的心情好了大半:「在這之前,我的心情確實不太好,不過,與芊芊你聊了這幾句之後我感情我的心情好多了。」

「真的?」傅芊芊似乎不太相信裴燁的話。

裴燁失笑:「我什麼時候對你說過假話?」

傅芊芊這才相信了裴燁的說詞:「那好吧。」

軍區有一名小隊長過來找傅芊芊:「隊長,我們這邊有事情要請教您。」

傅芊芊跟小隊長打了一個手勢,匆匆對手機里的裴燁道:「我這邊有事情了,有時間再打電話吧。」

「好!」

傅芊芊訓練忙,裴燁知道,這個時候自然不會打擾她。

她……不是他一個人的芊芊。



中午了,裴燁去了學校里接甄洋,帶著甄洋一起去了傅家吃飯。

當裴燁載著甄洋到了傅家門口時,突然在門口遇到了一個意外的人影。

站在傅家門外的人不是別人,便是鍾平鈞。

下車后的甄洋,一眼看到了鍾平鈞,眼中一亮的朝鐘平鈞奔了過去。

「鍾哥哥,你回來了呀!」甄洋驚喜的站在鍾平鈞面前看著鍾平鈞:「過去半年多時間,我都沒有看到你,還以為你出了什麼事了呢。」

現在看到鍾平鈞平安無事的出現在自己面前,甄洋鬆了口氣。

鍾平鈞的嘴角抽了一下。

這是第一次一個曾經差點被自己殺了的人,在他的面前對他表示擔心。

看著眼前的甄洋,鍾平鈞的手輕輕的在甄洋的頭頂撫摸了一下:「嗯,讓你擔心了,好像……你又長高了!」

甄洋笑眯眯的道:「我現在還是長身體的時候嘛,從你離開到現在,我漲了七公分了!」

在甄洋和鍾平鈞倆人談笑風聲的時候,從駕駛座那邊出來的裴燁,臉黑了一片。

他雙眼眯緊的盯著站在不遠處的男人。

數天前,眼前的那個男人還在S國的片城,可是,這才沒多久的時間,他就回到了Z國,又大刺刺的住在了傅芊芊家所在的小區里,簡直就是一個跟屁蟲,陰魂不散。

裴燁皮笑肉不笑的看著鍾平鈞:「鍾先生,沒想到,這麼快我們又見面了。」

相對於裴燁身上的冷厲,鍾平鈞優雅多了,他笑眯眯的看著裴燁:「是啊,裴先生,很高興,我們又見面了。」

高興?他現在一點兒也不高興。

他們一回來,他也跟著他們的屁股後面一起回來,又搬回了傅芊芊所在的小區里,他這意思明顯不過了,簡直就是司馬昭之心、人盡皆知啊。

甄洋狐疑的來回看著鍾平鈞和裴燁二人:「咦,燁哥哥,鍾哥哥,你們倆之前見過面了嗎?」

倆人幾乎是異口同聲:「沒有!」

甄洋:「……」 說話要不要這麼同步啊,沒有就沒有,這倆人居然還同時開口,將他嚇了一跳。

這時,傅老爺子從別墅裡面走了出來,笑吟吟的看著門外的三人。

「我剛剛聽傭人說,說小燁和小洋來了,你們怎麼還不進來呀,啊,這不是鍾先生嗎?真是好久不見了呀。」

鍾平鈞紳士的朝傅老爺子彎腰行了一禮。

「傅爺爺,好久不見!」

傅老爺子點點頭:「好好好,外面日頭這麼大,天兒也熱,你們都不要在外面站著了,小心著了暑,趕緊進來吧。」

「好!」

末了,裴燁、甄洋和鍾平鈞三個人一同被傅老爺子請進了傅家的別墅中。

剛進了客廳里,傅老爺子便關心的問鍾平鈞:「鍾先生,你似乎有半年多的時間沒有回來了吧?」

鍾平鈞點了下頭:「對,半年多了。」

「這半年多的時間,你去哪裡了?」傅老爺子有些關心的看著鍾平鈞看起削瘦的身形:「這半年多不見,你瘦了這麼多。」

這半年多的時間裡,鍾平鈞一直被關在地牢里,能活下來就不錯,可不削瘦么。

「謝謝傅爺爺的關心。」

「你這剛回來,家裡買了菜了嗎?中午要不要留在我們家吃飯?」

鍾平鈞非常不客的問了一句:「真的可以嗎?如果不方便的話,那就……」

「都是鄰居,有什麼不方便的,你就留在下來吃吧。」

說罷,傅老爺子便起身:「好了,你們年輕人先聊著,我去廚房那邊囑咐一聲,讓他們加兩個菜。」

「麻煩傅爺爺了!」

「不麻煩不麻煩!」

傅老爺子說著便喜滋滋的走了。

在傅老爺子的心裡,最不怕的就是麻煩,人多熱鬧,他喜歡熱鬧,這樣就不會孤單、寂寞。

傅明聲常不歸家,傅靈月現在也不被允許回到傅家,常就他一個人在別墅里,幸而有裴燁常帶著甄洋過來陪他,否則,他真的不知道一個人該怎麼度過這漫長的日子。

等傅老爺子走了,裴燁冷冷的看了一眼坐在對面的男人:「你應當不是這兩天才剛回來的吧?家裡能什麼都沒有?更何況,別墅外面有很多餐廳,如果你家裡不準備飯菜,可以去外面的餐廳。」

鍾平鈞一臉無辜的看著裴燁:「外面餐廳的餐食,多不幹凈啊,再說了,傅爺爺盛情邀請,倘若我拒絕的話,那不是辜負了老人家的一番美意。」

坐在倆人中央的甄洋正在吃西瓜,突然聽到裴燁和鍾平鈞倆人之間開戰,他下意識的吞了一下口水,用力將剛剛咬下的那塊西瓜給咽了下去。

傅姐姐不在,這兩個人開戰的話,他有點承受不住啊。

看著倆人之間劍拔弩張的架勢,甄洋下意識的身子往沙發背上靠了一下。

雖然這樣也無法躲開倆人的視線,也能稍稍遠離一些戰場不是?

剛這樣想著的時候,裴燁和鍾平鈞那邊你來我往的便開戰了起來。

「傅家是你的餐廳嗎?你若是怕外面的餐食不幹凈,我可以為你請一個廚師到鍾家,專門負責你的飯食。」裴燁淡淡的開口:「當然了,如果你覺得給廚師發薪水麻煩的話,你可以把錢打到我們公司的賬上,由裴氏集團代發。」

「裴總這句話說笑了,我家要請廚師,怎麼能讓裴總你出面?」他還擔心裴燁收買了廚師,讓廚師給他的飯菜里下毒呢。

「鍾先生怎麼說曾經也對小洋有恩,這麼一點小事,不麻煩,今天下午就讓廚師去你鍾家報到,怎麼樣?」

鍾平鈞:「多謝裴總的美意,不過,還是算了,我鍾平鈞喜靜,家裡若是突然多了一個人,會不自在,所以,裴總就不用多安排一個人打擾我的生活了。」

「鍾先生不是怕外面的餐食不好?」

鍾平鈞眼看著傅老爺子往這邊走來,鍾平鈞笑眯眯的朝傅老爺子喊了一聲:「傅爺爺,我有一個不情之請,不知道,傅爺爺能不能答應我?」

傅老爺子訝異了一下:「啊?怎麼了?」

「最近我吃外面的東西,總是會肚子里不舒服,之前在傅爺爺家裡吃飯,從不會有這種情況出現,所以,我以後打算到傅家蹭飯,傅爺爺放心,我會付餐食費的。」鍾平鈞提出要求。

有人要陪自己吃飯,傅老爺子當然是求之不得,聽到鍾平鈞這麼說,傅老爺子驚喜之餘,連連擺手:「只不過是每餐飯多加一雙筷子而已,你儘管過來,外面的飯菜的確不幹凈,要少吃,到於費用就算了,我們是鄰居,談錢傷感情,更何況,你來陪我吃飯,老頭子我高興都來不及。」

鍾平鈞一本正經的道:「傅爺爺,親兄弟還明算賬,餐食費我是一定要給,您也一定要收,否則,您不收我的餐食費,我也不好意思來這裡吃飯了。」

傅老爺子仔細的思索了一下,便點了點頭:「那好吧,既然這樣,每個月收你一千塊錢。」

「一千塊錢太少了,三千吧!」

傅老爺子搖了搖頭:「自己家裡做飯,食材沒那麼貴,一千塊錢的食材費夠了。」

鍾平鈞笑著點頭:「那好吧!」

說罷,鍾平鈞直接從口袋裡掏出了一打紙幣,塞到了傅老爺子的手裡:「那就從今天算起,這是一千塊錢,傅爺爺您收好。」

傅老爺子本來是想推回去的,可是,一想之前鍾平鈞說過的話,便將錢接了過來。

「那好吧,我就收下了,以後每次飯快做好的時候,我給你打電話,如果你有事不回來吃飯,也給我打電話。」

「好!」

於是乎,鍾平鈞每天來傅家蹭飯的事情,就這麼定了下來,坐在一旁的裴燁咬的牙咯吱咯吱響。

卑鄙小人,別以為他看不出鍾平鈞是什麼意思,不就是想每天過來傅老爺子的面前刷好感,想近水樓台先得月嗎?可是,他這陰謀恐怕是不能得逞的,只要他裴燁不同意,誰也別想來挖他的牆角,不管對方是道行多高的妖魔鬼怪,他遇神殺神、遇魔殺魔。 這一餐飯吃的那是相當驚心動魄,餐桌上,鍾平鈞和裴燁兩個人互相看對方不順眼,偶爾還故意搶對方的菜,坐在旁邊的甄洋,心裡那個無語啊。

鍾平鈞和裴燁倆人都是近三十歲的人了,居然……這麼幼稚,學小孩子一樣搶食。

不僅是甄洋,就連傅老爺子都感覺到了鍾平鈞和裴燁倆人之間的不對付,不時的撫一把額頭,抹掉了額頭上的一層汗。

好在,鍾平鈞是個識趣的。

說是來蹭個飯,蹭完飯之後,便跟傅老爺子告了辭,離開了傅家。

傅老爺子為了盡地主之宜,鍾平鈞走的時候,傅老爺子還特地送了鍾平鈞出門。

同送鍾平鈞出門的還有甄洋,裴燁自然不可能會去給鍾平鈞送行的,只是站在別墅的門口處,黑著臉的看著不遠處門口的情況。

他自然是要看著鍾平鈞的,免得他在背後使什麼小手段。

不過,他站在門口的時候,遠遠的看到鍾平鈞朝他的方向看來,並朝他投來了一個挑釁的目光,那目光彷彿在說:你防得了初一、防不了十五。

感覺到鍾平鈞眼中的意思之後,裴燁的心裡別提多惱火了,末了,他只能咬牙切齒的看著鍾平鈞自他的面前離開。

傅老爺子和甄洋倆人送了鍾平鈞回到了別墅內,甄洋便接到了裴燁危險質疑的目光,嚇得甄洋連忙縮起了脖子,不敢與裴燁對視。

重生之我要生猴子 甄洋下午還要上課,所以,裴燁帶著甄洋在傅家吃過中飯之後,便載著他去了學校。

坐在副駕駛座的甄洋,在去學校的途中,一直心驚膽顫,因為……裴燁開車開的速度極快,雖然……他開車還沒有傅芊芊開車恐怖,可是,他的小心臟還是有點承受不住啊。

而且,他隱隱知道裴燁為何會把車子開得這麼快。

眼看差點要與一輛車撞上的時候,甄洋抓緊了頭頂上方的車子扶手,小聲的提醒著裴燁:「燁……燁哥哥,你開車,能不能開慢一點?」

開得這麼快,他害怕呀。

坐在駕駛座的裴燁,連看他也沒看一眼,不過,在他開口讓他開慢些的時候,裴燁的腳下踩下了油門,再一次加快了速度,並且,用極快的速度超過了前車,嚇得前車打了一個擺,並鑽出車窗朝前方咒罵,但是,那輛車很快就被傅芊芊甩在了身後。

「知道害怕了?」裴燁一邊開,一邊幽幽的開了口。

甄洋小心翼翼的看著裴燁,他能明顯的感覺到裴燁在生氣:「呃,燁哥哥,你在生氣?」

「呵,你是不是,想與鍾平鈞去做兄弟?」

經過裴燁的這麼一提醒,甄洋總算明白過來,裴燁到底是因為什麼生氣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