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你沒資格知道。」

  • Home
  • Blog
  • 「你沒資格知道。」

林寶寶即便衣襟染血,依舊大步上前,義無反顧!

「事到如今,你還敢嘴硬?給我上!」

鏗鏗鏗!

蒼嵐宗弟子,紛紛拔出刀劍,一抹抹劍光,宛如狂風驟雨一般,向林寶寶狂嘯而去。

這些蒼嵐宗弟子,絕大部分都是六星武徒,七星武徒,實力極其強大,這麼多武者同時使用劍術,那種威力,就算是武師,都很難正面接得下來。

「小師弟!」高塔上,白靈放聲驚呼出來。

而南宮烈只是冷聲一笑,中了『黑風化骨掌』居然還敢如此戰鬥,真是活的不耐煩了!

而下一刻,一股強橫而霸道的氣息,從林寶寶的身上,猛地迸發而出!

「滾!」

雷霆一般的咆哮從林寶寶口中發出,那聲音雖然有些稚嫩,可卻帶著前所未有的龐大力量,下一刻,林寶寶的身體動了!

嗖!

還沒等眾人反應過來,只見隊伍最前方,一名七星武徒的弟子直接中了林寶寶一拳,瞬間,這名弟子吐血而飛。

「就這等實力,也敢擋我林寶寶!」

噗!

林寶寶又是砸出一拳。

一名蒼嵐宗弟子,直接噴出一口鮮血,應聲飛了出去。

見到此景,所有人全都瞪大了眼眸,尤其是李虎,更是眼眸瞪眼,充滿了難以置信之色。

「不可能!你不是已經中了南宮烈的黑風化骨掌,無法使用靈氣了嗎?」

李虎感受到那股暴躁的氣息,當即喝問道。

高塔之上,一臉譏笑的南宮烈,才是的臉色也變得鐵青起來。

「南宮烈,你不是說,林寶寶他已經再也無法動用靈氣了嗎?」在南宮烈和白靈的身後,正是烈火宗宗主和擎劍宗宗主。

此時,烈火宗宗主方天行,正帶著冷笑,盯著南宮烈詢問道。

怎麼會這樣?

這小子的身體,究竟是怎麼回事?

南宮烈也是微微一怔,隨之,他的眼眸更是微眯起來,兇狠地說道:「這小鬼,倒是很讓我意外啊!只不過,他再怎麼硬挺,也挺不了多久。」

「如此程度的使用靈氣,只會讓他的傷,加速蔓延,很快,他就會變成半死人,我就不信,他還不服軟!」

「嘭嘭嘭!」

林寶寶的速度極快,腳下的風魔銘紋靴,發揮著重要的作用,他的速度太快了!

還不等蒼嵐宗的各位弟子衝到面前來,林寶寶便化作一道黑芒,瞬間衝進人群當中。

「嘭!」

一名弟子,被林寶寶一拳轟飛,整個胸膛都被林寶寶打的血肉模糊。

然而,林寶寶卻看都沒有多看此人一眼。

「我給過你們機會,可惜,你們沒有把握住!」

說著,林寶寶的拳頭上,覆蓋著一層濃郁的靈氣,對著半空中,又是一拳狠狠轟出!

噹噹當!

各位蒼嵐宗弟子的刀劍,還沒等落在林寶寶的身上,那股恐怖的力量,便宛如潮水般,蔓延開來,轟然迸發!

「噗噗噗!」

只見一片片血霧,迸發開來,這些蒼嵐宗弟子,完全不是林寶寶的對手。

「他又變強了。」一塊巨石之上,沈齊盯著遠處的林寶寶,咬牙說道。

沈通天望著那道狂霸的身影,眼神十分複雜。

「現在的林寶寶,就連你,都不是他的對手了。」沈通天平靜地說道。

沈齊沒有反駁,他竟是微微點了點頭,表情略帶無奈之色,道:「只可惜……」

「你們就這點本事嗎?」

「本寶寶還以為你們,多厲害呢!」

「來啊!來啊!」

一聲聲大吼響起,在眾人的身前,是一道較小的身影,可就是這一道身影,卻讓在場的所有人,都感受到了一股威壓。

「你們在看什麼?」

「他只有一個人!」

李虎對著身邊的各位蒼嵐宗弟子,放聲大吼道。

數十名蒼嵐宗武者,此時紛紛施展出自己的強大劍術,那是……蒼嵐劍法!

咻咻咻!

「太慢了!」

林寶寶口中呢喃了一聲。

獨家佔有:老婆,吻你上癮 下一刻,就在那密集而恐怖的劍光之中,一道黑影宛如狂風般狂嘯而過!

「嘭!嘭!嘭!」

血光爆炸,刀劍橫飛。

林寶寶所過之處,無人能擋,那小小的身軀里,隱藏著讓人難以想象的力量!

「他過來了!」

「他過來了!」

李虎眼眸閃爍,如果是靈氣受限的林寶寶,他李虎自然不懼。

可是,林寶寶的靈氣,竟是沒有受限!

「你跑得掉嗎?」

李虎轉身的瞬間,只見一道背著黑劍的嬌小身影,正立在他的身後,然而,那對漂亮的眸子,再也沒有以往的天真可愛。

有的只是,兇狠,殺意。

「靈兒師姐在哪?」林寶寶一手抓住李虎的衣領,竟是直接將李虎拽了一個跟頭。

然而,就當李虎被林寶寶抓住的時候,他的嘴角,卻又浮現出一抹詭異地微笑。

「林寶寶,你還是,擔心擔心你自己吧!」

說著,李虎指了指林寶寶的身後,林寶寶微微一怔,他轉過身去,只見一道英俊的面龐,映入他的眼帘。

那張熟悉的臉,林寶寶自然也記得。

李家的武道天才,同為九星武徒的,李鄭! 你在,不在?

連自己都找不到答案。車窗、細雨、瞳孔中那撲朔迷離的景,似泉涌、似霧迷。

望雲碎成雨點,等待的抱歉;

望星閃成淚水,隱忍的思念;

僅獲,刻畫的黑眼圈。

撓頭幾百天來的熱烈,會因一場寒流而瓦解么?

無解。

聽朋友講。愛,身無形,影無蹤。如疊疊幻燈片,至左而右蔓延,勿惦忌返。

不禁憶起「落葉的片片紛飛」,由上至下鋪墊,厚重乏力。

或許額頭會發燒吧,眩暈;

或許嗓子會咳嗽吧,焦灼;

或許心裡會感冒吧,疲倦;

換了發,換了裝,卻換不掉固執的思念。

換了手,換了愛,卻換不掉執拗的遙想。

朋友說「倔強的假裝自己客服了悲傷,當有一天、一刻、一瞬,小狗狗不巧吻了她,頓時弄亂藏好的淚。」

有一種念,不喝黑咖啡,也會失眠,我相信。 咚!咚!咚!

四面八方,忽然,湧出來無數年輕的武者,而這些武者,並不都是蒼嵐宗的!

還有烈火宗,擎劍宗,黑風道宗的弟子!

四大宗門,圍攻林寶寶!

「林寶寶!你這個畜生,你連我宗弟子都不放過!我李鄭今日就將你捉拿,替天行道!」

一柄長劍,刺破長空,遙遙地指向林寶寶。

李鄭的話語中,帶著一股浩然正氣,彷彿林寶寶是一個罪不可赦的罪人,他是正義的審判官一般。

「呵呵呵,哈哈哈!」

聽聞這這些話語,林寶寶不由地笑出聲來。

一個個小人,卻裝成正義的模樣,這一張張醜惡的嘴臉,林寶寶看著就噁心。

唰!

林寶寶隨手一甩,便將李虎甩出數十米遠,重重地撞在一棵大樹之上,血肉模糊,林寶寶轉身,向李鄭望了過來,那對深邃的眸子里,閃爍著冰冷的寒芒。

「你要攔我,最好想清楚。」

一邊說著,林寶寶一邊將背後的黑焱劍,漸漸拔了出來。

「想清楚?對付你,還用想什麼?」李鄭冷眼盯著林寶寶,他已經忍耐林寶寶很久了,自從他歸來之後,就一直生活在林寶寶的陰影之下。

而林寶寶還從未和他正面交手過。

一把長劍落在手中,李鄭盯著林寶寶,眼中帶著無盡的恨意,他傲然地擎起長劍,輕笑地說道:「你也用劍,那正好,我正想看看,你能接住我幾招。」

林寶寶冷眼盯著李鄭,一股銳利的靈氣聚集起來,林寶寶緩緩將黑焱劍抬起,整個人彷彿都變成了一把劍!

一把殺人的劍!

「你們都給我讓開,這是我和他的自認恩怨,你們不許插手!」

李鄭說道,手持一把長劍大步走了出來。

兩把劍,在半空中遙遙相對。

用劍時,林寶寶深吸一口氣,緩緩閉上了雙眼,感受著劍的一切。

「好機會!」

李鄭的雙眸一瞪,就在林寶寶的閉眼的那一剎那,他一躍而起,手中的劍快若閃電,直奔林寶寶刺了過去。

「滴水劍法!」

李鄭口中低吟著。

李鄭所修鍊的,不是蒼嵐宗的通用劍訣,蒼嵐劍法!

李鄭外出歷練多年,自然在外界習得了許多強大的武技,這滴水劍法,就是外界一個叫做『古劍宗』的宗門流出的黃級中品劍法!

這一劍刺出,竟是透著一股韌勁,就像水滴敲打石頭,將其洞穿一般!

大佬每天都在努力低調 「好恐怖的劍訣!是黃級中品劍訣!」沈齊驚呼說道。

「這就是李鄭的實力?」沈通天的雙眸一凝,手心攥緊。

不得不說,李鄭作為李家的武道天才,實力果然強大。

不少人的目光都落在林寶寶的身上,他們自然好奇,林寶寶能否接下這一劍!

近了!越發近了!

那一抹細微的劍光,就要落在林寶寶的身上之上,忽然,林寶寶的雙眸猛地瞪開,這一刻,他感覺自己的身體都融入到了這把黑焱劍中。

以心御劍!

這就是林寶寶的劍道造詣!

「叮!」

林寶寶隨手一抬,剛剛李鄭的絢麗劍擊便消失的無影無蹤。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