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你無法揣測的境界。」女神如此說道。

  • Home
  • Blog
  • 「你無法揣測的境界。」女神如此說道。

姜亢:……

接著大長老手一揮,無論是站著的雪虎和橘右京,還是躺著的姜亢和項龍,亦或者是快要死了的項成,都讓他給帶了進去。

空間通道之中,亂流橫生,在姜亢眼中,四周黑漆漆的,不見半點光芒,也不知道大長老是怎麼認識路的。

不會亂走吧……

「空間通道是如何辨別方向的?」姜亢好奇的問了起來。

女神的回答讓他很憋屈:「沒到那個境界,說了你也不懂!」

我擦,歧視我咋的啊?

搖了搖頭,姜亢不打算再問她問題了。

萌寶坑爹:前妻乖乖入懷 尤其是和境界有關的,自己根本就是找打擊,這娘們也沒有點關愛殘疾人的同情心。

大長老將霸王鼎拿了過來,隨後抬起了姜亢的手,眉頭微皺,盯著他手中的無際之戒。

姜亢心裡咯噔一聲,難不成他發現無際之戒裡面的女神了?

不過大長老素來正派,女神和老祖宗還是老相識,他應該不會怎樣吧。

「你的機緣很不錯,但是那個地方境界不到以後不要去了,很危險的。」

大長老囑咐了一聲,將霸王鼎丟了進去。

等到大長老走遠,姜亢才敢問女神:「剛剛他發現了您沒有?『

「我怎麼知道?」

一向雍容保持自己女神風度的女神突然這麼說話,讓姜亢一下腦子沒有轉過彎來。

「此人了得,本宮目前的狀態無法看出他的境界,也難以知道其他的事情,在他過來的時候,只能收斂自己的氣息。」

「感情您看著也是問號啊。」

姜亢想到了自己窺探之眼看了大長老時候的三個問號。

姜亢現在是三十級,也就是後天巔峰的境界;二十級的差距,即便是五十級,也就是合道巔峰自己也絕對能夠看得出來!

大長老三個問號,很直白的說明了他不只是合道境界嗎!

很快,大長老就帶著姜亢等人出現在了他自己的家裡。

嚴格來說,是那間滿是靈液的密室當中。

他一手提起了姜亢,二話不說就給他丟了進去。

砰!

水花四濺!

他又提起了項成,二話不說也給丟了進去。

砰!

血花四濺!

項成在昏迷當中發出了一聲痛苦的狼嚎,隨即在靈液池水當中陷入了沉睡之中。

大長老又走到了項龍的面前。

「唉唉唉,我不用了吧,躺躺就好了。」

項龍正幸災樂禍的看著姜亢,這下嚇得哆嗦了起來。

二話不說,大長老提起了慘叫的項龍,而後丟給了橘右京。

「他就勞煩你帶去他的住處了。」

項龍一顆心落了下來。

「我不知道在哪。」橘右京搖頭。

「我知道,我知道!」

項龍點頭如搗蒜,巴不得早點離開這個地方。

隨即,橘右京一手提著項龍的脖子,將他給拎了出去。

「他們兩個就在這裡慢慢恢復,你帶著她隨我來。」

大長老負手往門外走去,對雪虎說道。

雪虎非常聽話的點了點巨大的腦袋,小心翼翼的背負著王昭君,跟在了大長老的身後。

來到了大長老的練功房中,雪虎帶著王昭君坐了下來。

大長老舉步向前,從練功台上取下了一片黑金色的紗布,旋即蒙在了自己的眼前。

黑金色紗布隔光性能非常之好,大長老眼前已經是黑暗一片。

接著他一回頭,沖著王昭君所在的方向一點,一股柔和的能量如同大手一般伸了出去,將王昭君凌空托起!

風飄飄,王昭君一聲宮裝在空中飄蕩,手中的弱水三千凌空浮著,隨後落下。

「解。」

大長老輕輕的說了一聲,旋即柔光四轉,王昭君身上的宮裝竟然自動褪下,一股冰冷的清香隨著暴露的嬌軀在空中瀰漫開來。

雪虎湊了湊鼻子,一臉享受的樣子。

大長老眉頭一蹙,旋即黑光騰騰,封蓋了他的鼻息。

嬌軀玉體暴露在空氣當中,冰冷的寒氣從她的體內瀰漫出來,血管已成了冰藍之色,美人緊閉著雙眼,心臟前方毫無跳動之息,似陷入了長眠之中。

「情況比我想象的要嚴重多了。」

大長老微微嘆息了一聲,手一揚,光芒注入了王昭君體內。

旋即,從王昭君身上射下來了幾道光柱。

大長老手中紫光一閃,一顆紫色的王者水晶出現!

接著讓他一丟,立馬接住了紅光,鑲嵌在了地面之上。

水晶之中光芒慢慢流轉,竟然出現了一個紅色的王昭君!

再一道光,從胸口膻中射了出來,為橙色之光。

又是一顆紫色水晶,接住了橙光,其中出現了一個橙色的王昭君!

接著是黃色之光,被紫色水晶接住,黃色王昭君出現。

綠色之光,被紫色水晶接住,綠色王昭君出現。

青色之光,被紫色水晶接住,青色王昭君出現。

到了這裡,大長老腦袋上竟然出現了汗水。

藍色之光,被紫色水晶接住,藍色王昭君出現。

汗水滾滾,大長老臉色竟然變得有些蒼白。

紫色之光,被紫色水晶接住,水晶之中的紫光變得越發濃郁了起來,最後也形成了一個王昭君。

「大功告成!』

嘴角出現一絲喜色,微笑的俊臉上卻是襲上一股痛色,接著嘴角出現了一絲朱紅血跡! 「咳咳!」

劇烈的咳嗽了兩聲,大長老臉色變得越發蒼白了起來。

伸手擦去了嘴角醒目的鮮血,他搖了搖頭,往門外走了出去,嘴裡依舊念叨著那句話。

「情況比我想象的要嚴重,看來項羽必須要走上一趟了。」

帶著雪虎走到了門口,他反手將石門給關上了,隨即拿下了自己遮住眼睛的黑布,放在了門邊上。

大長老回過了身,手中結出了一個奇怪的法印,接著嘴角張開輕輕的喝了一聲。

一張一合之間,一道血紅飛了出來,在半空中慢慢化作了大長老的形象。

隨後,那人影飛入了石門之上,門上也多出了一個玄奧的法印,粗略一觀,竟然是尊大鼎的形象。

「差不多了,無人能夠闖入,我先去那個地方看看,怎麼會讓項羽拿到了那個戒指呢?」

皺了皺眉,大長老抬起了腳。

面前,出現了一道漆黑的空間通道,通向未知之處。

大長老一步跨入,身影再現的時候,竟然處在一個山洞當中。

如果姜亢和雪虎到了這裡,他們一定會很熟悉,這就是雪虎的巢穴,當初姜亢得到那無際之戒的地方!

前方,白骨盤坐在地,聲息了無,似已經進入了沉睡當中。

當大長老落足此地的時候,鐵門之後的恐怖存在變得騷動了起來,瘋狂的撞擊著大門。

鐺啷啷!

鐵鏈的聲音響了起來,同時那扇門也開始了劇烈的顫動,連同白骨都被帶的晃動了起來。

「這些東西,這麼鎖著也不是辦法?」

大長老嘆息一聲,忍不住搖了搖頭。

「強……者。」

突然,那白骨之中竟然傳出來了沙啞而且干涉的聲音,就像是許久不曾用過的錄音設備,突然打開了音頻,聽著非常吃力。

「不,是老朋友。」

看著白骨站了起來,大長老愣了愣,最後搖頭嘆道:「果然,你用這種方法長存了下來。」

白骨停頓了很久,眼中開始閃爍著微弱的紅光。

「你……的氣息,給我一種熟悉的感覺。」

「那是因為你沒有了鼻子。」

大長老搖了搖頭,往白骨走了過去。

「不……不要再過來了,這裡是禁地。」他發出了警告。

「我知道。』

大長老點了點頭,隨後看著白骨身後的鐵門道:「裡面的傢伙不消停,我想讓它安靜一會兒。」

「可以。」

白骨機械化的點了點頭,隨後舉起了自己的劍,沖著身後一揮。

不見半點動靜,裡面卻傳來一聲驚天動地的慘叫之聲,整個巨大的雪山都顫動了起來。

「昂!」

一聲帶著慘呼聲的龍吟在山中響起,接著是叮鈴噹啷的鐵鏈聲響,鐵門迅速的平靜了下來,隨後歸於平靜之中。

「到了這裡,他們的修為下降了很多啊。」

大長老嘆了一聲,一向平靜的臉上,竟然出現了無限的追憶之色。

「是。」

白骨的回答非常簡單,而後似乎覺得這樣太過不客氣,又接著說道:「但是歲月對於他們沒有太多的作用,封印和壓制減緩了他們本就無比漫長的生命。」

出乎人的意料之外的,他的話語竟然變得流暢了起來,就跟上老舊了的機器再一次的上了潤滑油,還是德國的那種潤滑油,效果非常好……進進出出變得容易了起來。

「生命漫長,卻不知足,給這世界帶來無邊災難。」

大長老搖頭,眼中帶著一股憤怒之色。

「野心無止境,他們追求無盡的生命,所以會因此作出種種事來,鎮壓他們,是我等義不容辭的責任。」白骨說道。

「即便變成這樣,也是義不容辭么?」大長老看著他的樣子,忍不住又一次嘆氣。

「是。」

他點頭,眼中的紅光閃了閃,似在說明一件非常輕易的事情。

「沒有前赴後繼的人,王者大陸就無法存在。」

「我知道。」

大長老點了點頭,隨後道:「這次我之所以過來,是因為我的後輩曾經涉足此地。」

「你的後輩?」

白骨眼中的紅光閃爍起來,接著轉身,機械的在原地走了幾步,好像在回憶一般。

過了一會兒,他回過頭來,點了點:「是不是一個高大的年輕人,還帶著一頭小小的雪虎?」

「應該是了,我看外面是個雪虎的巢穴。」

大長老點頭說道,隨後臉上出現一股莫名的神色,緊緊的盯著眼前的白骨。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