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你特么是在騙鬼嗎?這話連三歲小孩子都不信,你是在侮辱我的智商嗎?」

  • Home
  • Blog
  • 「你特么是在騙鬼嗎?這話連三歲小孩子都不信,你是在侮辱我的智商嗎?」

李明勇憤憤的說道,要不是對方太古怪,他早就衝上去狠狠的揍它一頓了。侮辱他的人格可以,但是侮辱他的智商,不行!

白骨怪愣了愣,骷髏頭忽然發出一聲低笑,嘆息道:「也罷,原本想做一個順手人情,就當偶爾放生了。既然你不願意領情,那麼……」

李明勇舉起左手,飛快的出聲打斷道:「等等!」

白骨怪停了下來,兩隻綠油油的鬼火「饒有興緻」的看著他。

李明勇站起身來,正色道:「你剛才說我留下這個紫砂壺,你就放我離開。 開局簽到一個首富姐姐 好,我答應你,這茶壺是你的了。」

白骨怪愣了一下,詫異道:「你……不是不相信嗎?怎麼突然又信了?」

李明勇欲哭無淚的說道:「因為我突然想到,其實就算你不殺我,我也出不去啊。剛才是他們帶我下來的,現在他們被你抓起來了,我只要出去就會被海底水壓壓成一團血漿。所以經過我慎重的考慮,我決定相信你的人品……鬼品,不過你必須答應我,送我離開海底,保證我安全的到達海上。」

白骨怪恍然大悟,瞭然的點點頭,讚許道:「看來你比我想象中聰明一些,照理說我沒有理由拒絕才是,但是……」

它話音一轉,笑了笑道:「可惜我不能答應你,因為我也沒有辦法把你送出去。「

李明勇急了,指責道:「你這鬼怎麼出爾反爾?剛剛你明明說只要我放下茶壺……」

白骨怪打斷道:「我說的是放你走,不殺你,並沒有說送你離開。如果我能夠離開長運號,我早就走了,為什麼要一直留在長運號上?」

李明勇焦急道:「那怎麼辦?」

白骨怪向他走近兩步,搖頭道:「不怎麼辦,果然還是殺了你才是最簡單的。」

李明勇臉色大變,倒退兩步舉起手裡的紫砂壺,警告道:「別過來啊,我的寶貝茶壺很厲害的,傷到你我可不管啊。」

白骨怪沒說話,腳步也沒停,兩隻眼眶裡的鬼火閃了閃,彷彿在說「求傷害」。

李明勇步步倒退,額頭上冷汗涔涔,他倒是想傷害面前這具行走的骷髏,奈何手裡的紫砂壺根本就不理他呀。

他的手心不停的摩挲著紫砂壺光滑細膩的壺身,心裡急躁的默默叫著:寶貝大爺,你出手啊,小的給你跪下了行不行。你隨便放個屁,崩死面前這個鬼,然後我一定把你供起來,每天三炷香,天天有供果……

可惜,無論他怎麼許願承諾都沒有用,紫砂壺如同一個最普通的茶壺,沒有半點反應。

白骨怪越來越近,李明勇不停倒退,最終後背抵在牆壁上,退無可退。

白骨怪張開嘴,彷彿在沖著李明勇咧嘴大笑。它舉起綉春刀,雪亮的刀光如同一道初升的明月,光芒照亮了李明勇的雙眼。

李明勇眯起了眼睛,心裡閃過一絲不甘和絕望,暗道沒想到老子居然會死在這個鬼地方,死了怕是再過一萬年都不會被人發現。

忽然,他察覺到手心裡的茶壺變得滾燙,一道白霧如閃電般衝出了壺嘴,然後將他全身包裹起來。

閃亮如月光的綉春刀砍在白霧上,就像一片枯葉掉落在水面上,飄在上面,卻沉不下去。

李明勇都快激動的哭了,剛才他真的以為自己死定了。這救命寶貝好是好,就是有點皮,每次在最後時刻才肯出手相救,萬一玩脫了,他李明勇就完蛋了。

可他沒辦法指責紫砂壺,不僅不能指責,還得充滿感激之心。否則惹到茶壺大爺不高興,不救他了就完犢子了。

看見茶壺裡吐出的白霧又一次救了李明勇一命,白骨怪似乎並不覺得奇怪,二話不說又是一刀劈向李明勇身上的白霧。被擋住之後,它又劈出了第三刀第四刀……

短短十秒不到的時間裡,白骨怪揮出了上百刀,刀刀都看向李明勇身上的要害。

白霧非常給力,將李明勇牢牢的裹在裡面,看上去稀薄如煙,但卻堅固結實的堪比宇宙飛船的建造材料。綉春刀砍在白霧上,難傷白霧分毫。

李明勇先還很緊張害怕,畢竟眼前有個白骨怪提著刀一直在用力劈他,能不害怕嗎?

但李明勇強大之處在於他的適應能力特彆強,甭管再離奇再怪異的事情,他都能飛快的接受。

比如這個時候,他的情緒已經由先前的緊張萬分,轉變為彷彿在看3D電影的感覺。面前明明有人提著刀在砍你,但就是砍不找。一顆子彈射向你,還用的是慢鏡頭,但就是射不中你,反而射中了其他人。

嗯,就是這個感覺。

如果一定要說差了點什麼,大概差點可樂和爆米花。

「喂,你累不累啊?」

李明勇見紫砂壺非常給力,自己沒有危險,忍不住開口打趣面前這個揮刀的白骨怪:「要不,歇會兒再砍?」

白骨怪用兩隻綠油油的鬼火深深的「看」了他一眼,齜牙笑道:「希望你等會兒還能笑的出來。」

李明勇眨眼:「啥意思?」

這白骨怪也有趣,大約是在海底沉船里寂寞太多年了,難得碰到一個有趣的人嘮嗑,居然一邊砍,一邊說道:「修士法寶,並不是無所不能的。就比如你的乾坤壺,裡面養的是一口先天太乙真氣,相傳用的是靈茶來養,很是麻煩。不過養成之後,這一口先天太乙真氣能夠自動護衛己身,刀槍不入水火不侵。就連法術和異能等等神奇的術法,都能夠抵擋。」

「而且,乾坤壺還是一件非常不錯的儲物法寶,主人心念一動,就能夠收取死物,也就是沒有生命的物品。這樣的寶貝十分難得,聽說就連在修道世界,也屬於修士人人夢寐以求的寶貝。」

李明勇得意的笑道:「這麼厲害啊,哈哈哈哈,看來老子撿到寶了。」

白骨怪也發出嘿嘿的笑聲:「是很厲害,我也不知道為什麼你一個普通人,乾坤壺要認你為主。」

「大概是……老子長得比你好看吧。你就一光骨頭架子,誰也喜歡不起來啊。」

白骨怪也不反駁,淡淡說道:「也許吧,不過沒關係,反正你馬上也要被我削成骨頭了,到時候大家都差不多。」

李明勇看到白霧越來越薄,其實內心已經開始惶恐,表面卻裝出一副鄙夷的神情:「呸,你先砍穿這層白霧再說吧。」

隨身空間:兵王的異能小媳婦 白骨怪嘿嘿笑道:「你也發現了吧,白霧越來越薄,最多再有三十刀,它就會煙消雲散。到時候……嘿嘿嘿。」

李明勇:「……」

不知道為什麼,白骨怪發出的三聲「嘿嘿嘿」,讓他聯想到巫妖王費欲青老師……

白骨怪繼續刺激他,說道:「剛才我說過,修士的法寶,也不是無所不能的,而且每一樣法寶都有使用的限制和消耗。乾坤壺的限制是只有主人出現生死危機時,它才會自動發出先天太乙真氣護體。先天太乙真氣是會消耗的,不斷的防護攻擊,就會不斷的消耗先天太乙真氣。需要用靈茶來養,用的靈茶越好,養的越久,先天太乙真氣就越多,自然防護力就越強,持久力也越久。」

「這一件乾坤壺,已經隔了好幾百年沒有茶水滋養,先天太乙真氣已經枯萎到即將消散了。它雖然能夠護住你一時,但在我的攻擊下,很快就會消失,到時候這件乾坤壺的價值至少損失七成。剩下的三成價值是因為乾坤壺有獨立空間,主人心念一動就可以儲物……你看,先天太乙真氣快消散了。」

李明勇當然看見白霧快消散了,白骨怪的綉春刀剛才已經穿過了白霧,在他臉上留下了一道小小的傷口。傷口雖然小,卻讓他差點魂飛魄散。

正在他心急如焚時,他聽到白骨怪的話,心裡頓時靈機一動。

於是,當白骨怪手裡的綉春刀再一次砍過來時,李明勇心念一動,默念道:「收,給我收啊!」

白霧忽然涌動起來,「咻」的一下裹住綉春刀。

白骨怪只覺一股巨力傳來,手裡一空,綉春刀脫手而出。

它微微一愣,醒過神時卻發現綉春刀已經不知所蹤。

白骨怪:「……」

李明勇看著它,莫名的能夠感受到它的心情,彷彿很是惆悵。

白骨怪是很惆悵,而且無比惆悵。它突然有些嫌棄自己的智商,覺得自己是一個智障,這對一向以智慧自詡的它來說,智障是最惡毒的咒罵。

但是沒有辦法,它已經沒有腦子了,所以智慧也不再是它炫耀的長處,反而成了它的短板。

它剛才,竟然親口告訴李明勇,乾坤壺能夠收取他人的物品!

噢,天吶,自己都幹了什麼!

李明勇心情卻是太好,他竟然能夠感應到,茶壺肚子里有一把生鏽的綉春刀,正是白骨骷髏先前使用的那一把。

真的是好寶貝啊!發了發了,以後老子去超市,只逛不買,看見什麼就收走,誰能從老子身上找出來?

啊哈哈哈……

想到興奮處,李明勇整個人都志得意滿起來,彷彿中了五千萬彩票。

李明勇一臉期待的看著面前的白骨怪,眼神熱切。

白骨怪先是一愣,隨即頓時明白了李明勇的意思,他是在期待自己又拿出什麼寶貝武器,好讓他的乾坤壺吸收。

太過分了!

白骨怪怒了,忽然一拳狠狠的砸向李明勇。白骨拳頭打在白霧上,白霧瞬間稀釋了幾分,彷彿一層透明的泡沫,隨時都可能破碎。

李明勇心都提起來了,臉上一片恰白。眼看著白霧越來越薄,淡的幾乎都看不出來時,更讓他絕望的時候,他居然收不走白骨怪的手臂。

白骨雖然是死的,但白骨怪卻是活的。乾坤壺只能收取死物,卻不能收取活物。

哪怕是無形無質的鬼魂,也不是乾坤壺可以收取的。更何況白骨怪並不是無形無質,它有一具堅硬異常,連柳夕和秋長生的攻擊都傷不了一絲一毫的白骨架子。

李明勇心情卻是太好,他竟然能夠感應到,茶壺肚子里有一把生鏽的綉春刀,正是白骨骷髏先前使用的那一把。

真的是好寶貝啊!發了發了,以後老子去超市,只逛不買,看見什麼就收走,誰能從老子身上找出來?

啊哈哈哈……

想到興奮處,李明勇整個人都志得意滿起來,彷彿中了五千萬彩票。

李明勇一臉期待的看著面前的白骨怪,眼神熱切。

白骨怪先是一愣,隨即頓時明白了李明勇的意思,他是在期待自己又拿出什麼寶貝武器,好讓他的乾坤壺吸收。

太過分了!太過分了!

白骨怪怒了,忽然一拳狠狠的砸向李明勇。白骨拳頭打在白霧上,白霧瞬間稀釋了幾分,彷彿一層透明的泡沫,隨時都可能破碎。

李明勇心都提起來了,臉上一片恰白。眼看著白霧越來越薄,淡的幾乎都看不出來時,更讓他絕望的時候,他居然收不走白骨怪的手臂。

白骨雖然是死的,但白骨怪卻是活的。乾坤壺只能收取死物,卻不能收取活物。

哪怕是無形無質的鬼魂,也不是乾坤壺可以收取的。更何況白骨怪並不是無形無質,它有一具堅硬異常,連柳夕和秋長生的攻擊都傷不了一絲一毫的白骨架子。內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頁面,才能獲取最新更新!nt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更新最快網址:m. 聽到柳夕的聲音,成功的在黑暗中與柳夕會合,李明勇覺得倍兒安心。連自己被倒吊著也不在意,身處黑暗也沒有絲毫驚慌,非常的淡定。

「上面那個到底是什麼鬼啊,好嚇人,它拿刀砍我。」

李明勇的聲音有些飄忽,這次倒不是因為害怕,而是因為他的身體在空中飄蕩,頭上腳下,全靠柳夕的手抓住他的左腳腕。

「那它怎麼沒砍死你?」柳夕沒好氣的說道。

不提這個還好,一提這個李明勇得意的說道:「它倒是想砍死我,可是我身上那個茶壺,嘿,神了嘿,茶壺會冒出白霧。白霧罩著我,那骨頭架子手裡的刀竟然砍不穿白霧,最後白霧竟然還能收了那骨頭架子手裡的刀,你說神不神?」

柳夕沉默以對,心裡充滿了羨慕嫉妒恨等等負面情緒。

空間之錦繡農門 乾坤壺,這麼好的寶貝,咋就認了便宜小舅做主人呢?

這已經不是明珠暗投了,這分明就是鮮花插在牛糞上。

李明勇見柳夕沒說話,也不在意,繼續問道:「哎韓小姐,我們現在在哪裡,這四下一片漆黑的,下面有多深也看不到,到底是個什麼情況?對了,那個叫張揚的呢?還有那隻貓,他們都掉下來了,你看見他們了嗎?」

柳夕沒有回答,只聽李明勇繼續說道:「不過沒看見也沒關係,說實話,我總覺得姓張的不像什麼好人,那隻貓更滲人。如果就這樣摔死了,其實也挺不錯。」

黑暗中響起秋長生的聲音:「我很好,謝謝你的關心。」

墨允也在黑暗裡發出一聲貓叫,表示自己還活著。

李明勇:「……」

黑暗中詭異的安靜下來,誰也沒有說話,只能聽到李明勇有些急促的呼吸聲在黑暗中分外響亮。

這裡就他一個是普通人,一直被柳夕抓著腳腕倒吊著,其實也很費體力。更何況背地裡說人壞話,卻不料被正主聽了個正著,尷尬的無以復加。

「哈哈,那啥張楊兄弟,你沒事真好啊,我可擔心你了。還有墨允啊,我也很擔心你啊,你們沒事我就放心了。」

李明勇打了個哈哈,乾笑著的說道。

秋長生淡淡一笑,玩味的看了一眼倒吊著的李明勇,又看了一眼面無表情的柳夕。

冷麪首席別太壞 黑暗對於秋長生和柳夕來說根本沒有什麼影響,墨允同樣不受影響,所以整個黑暗影響的人只有李明勇。也只有李明勇才看不到眼前的一切,反而顯得無知者無畏。

然而柳夕和秋長生卻沒有那麼輕鬆,就連墨允也老老實實的待在秋長生腳下的山河扇上,不敢有絲毫輕舉妄動。

原因也簡單,周圍的黑暗其實是一間無比巨大和寬敞的船艙,船艙高達近三十米,長約百米,寬約五十米。雖然船艙巨大,但是並不空曠,反而顯得有些擁擠。

黑暗中,飛劍如閃電般四下亂射,各類奇形怪狀的法寶也毫無規律的在船艙中飛舞盤旋。另有數不清的大小玉石塊,彷彿星辰一般亂轉,如隕石般亂砸亂落。

毫無疑問,這裡就是前輩修士們留下來的寶藏。

原本柳夕還以為前輩修士們留下來的寶藏就算不少,卻也不會顯得太多。然而真的見到修士寶藏的時候,柳夕才知道自己錯了,而且錯的很離譜。

前輩修士們的寶藏不僅不少,而且數量極為可觀。

柳夕感受到飛旋的法寶飛劍中,有幾樣氣息非常強大,對現在的她和秋長生來說有很大的威脅。兩人只能收斂身上的氣息,生怕身上強大的氣息吸引法寶飛劍的攻擊。

李明勇只覺得黑暗中不時颳起一陣勁風,不過風向十分奇特,一會兒東一會兒西,一會兒上一會兒下,而且有的風很冰涼,有的風卻十分灼熱。

他卻不知道,那些都是從他身邊飛過的法寶飛劍,每每法寶飛劍挨著他飛過,最近的時候距離他的臉頰脖子不到一厘米。

也幸虧他看不見,否則李明勇早就嚇得大喊大叫起來。

飛劍法寶之所以沒有攻擊他,並不是因為李明勇只是一個凡人,因此法寶飛劍不屑於傷他。

事實上在這間改造后的藏寶室里,法寶飛劍依著不知名的力量和規律自行運轉,根本不受人為控制。只要是活物,哪怕是一隻蒼蠅蚊子,都會被法寶飛劍直接擊殺。

柳夕和秋長生,還有墨允一掉入黑暗的船艙中,立刻就從黑暗中飛翔盤旋的法寶飛劍上感受到了危險的氣息,一瞬間就明白掉入了前輩修士們的布局之中。

所以兩人一貓第一時間就收斂了自己的氣息,柳夕和秋長生也在第一時間找到了船艙里很小的安全點,御劍浮空,不敢輕舉妄動。

這個局很高明,既是為了防備巫族後裔到來摧毀法寶飛劍。同時也是給修士們布置的,目的是法寶有緣者得之,不得貪婪過甚,企圖將法寶一網打盡,不給後人留下絲毫。

他卻不知道,那些都是從他身邊飛過的法寶飛劍,每每法寶飛劍挨著他飛過,最近的時候距離他的臉頰脖子不到一厘米。

飛劍法寶之所以沒有攻擊他,並不是因為李明勇只是一個凡人,因此法寶飛劍不屑於傷他。

事實上在這間改造后的藏寶室里,法寶飛劍依著不知名的力量和規律自行運轉,根本不受人為控制。只要是活物,哪怕是一隻蒼蠅蚊子,都會被法寶飛劍直接擊殺。

柳夕和秋長生,還有墨允一掉入黑暗的船艙中,立刻就從黑暗中飛翔盤旋的法寶飛劍上感受到了危險的氣息,一瞬間就明白掉入了前輩修士們的布局之中。

所以兩人一貓第一時間就收斂了自己的氣息,柳夕和秋長生也在第一時間找到了船艙里很小的安全點,御劍浮空,不敢輕舉妄動。

這個局很高明,既是為了防備巫族後裔到來摧毀法寶飛劍。同時也是給修士們布置的,目的是法寶有緣者得之,不得貪婪過甚,企圖將法寶一網打盡,不給後人留下絲毫。 沒錯,想要獲得寶庫里的法寶,只有一個辦法,也是點化。

當然,此點化非彼點化。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