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你知不知道那綠色的霧氣是什麼?」

  • Home
  • Blog
  • 「你知不知道那綠色的霧氣是什麼?」

「你這說的不是廢話嗎?我若是知道那東西是什麼,我現在也不用在這裡把你請回去了,據我的推測,可能是你們三個同時出現,那霧氣才會出現!」

林贊聽了這話,不由得將自己心中那天馬行空的猜想說了出來。

「原來是這麼回事兒,那我是不是不應該回去,萬一這綠色的霧氣再次出現,又有誰能夠抵擋得了他呢?」

這一瞬間剛剛還興緻盎然要走的白龍,現在竟不知該如何是好了。

「這不是還有我呢?別忘了我可是金剛不壞之軀,我會想盡辦法解決霧裡的那個傢伙的!」

聽了這話,林贊堅定的說了一句,這是他必須要做的事情,因為這是克耳燃燒了自己的精神力為他帶來的抵抗這霧氣侵蝕的能力。

一個時辰后。

看著這自己生活過了這麼長時間的地方,黑風寨的兄弟們都有些依依不捨,畢竟這是他們許多人生活了大半輩子的地方,他們甚至都是在這裡出生的。

「放心,等宗門壯大了,早晚我們的勢力會回到這裡,這不會是我們最後一次來這裡的!」

林贊看著眾人悲傷的情緒,不由得出口安慰著,此刻的他已經完成了這件事情,現在要做的就是把他們安全的送回去。

一天之後。

夜晚時分,林贊剛剛朦朧有了一些睡意,瞬間不知為何他的大腦竟然清醒了起來,整個人那一點點睡意也瞬間消失,這讓他不由得對著四周太長了起來。

【叮!系統提示!霧氣者靠近,請注意防範!】

聽了這話,林贊瞬間想起了那綠色的霧氣,整個人也變得緊張了起來,將周圍的人全部叫醒,將自己感知到的全都說了出來。

「不會吧!你怎麼察覺到的?」

白龍得到這個消息,也是一陣陣的震驚,畢竟這霧氣曾經殺了他的父親,給他帶來了不少的陰影。

「你帶著人,用濕布捂住口鼻,向著森林宗門的方向走,我留下解決這個傢伙!」

林贊心中頓時升起了濃濃的戰意,此刻的他甚至想要將這霧氣立刻撕碎,將躲在裡面的傢伙抓出來。

「快走!」

聽了這話,白龍也當機立斷,畢竟他知道以自己的實力根本躲不過這霧氣的進攻,而他的那群兄弟們更躲不過,想到這裡,便帶著眾人按照林贊的方法捂住了口鼻離開了。

這綠色的霧氣像這林贊,漸漸的地蔓延了過來,當接觸到林贊的時候,似乎真的像是真實存在的生命體一般興奮了起來,蔓延的速度越來越快,將林贊整個人包在了裡面。

「咦?」

這霧氣之中傳出了一陣疑惑的聲音,這近乎察覺不到的一聲卻被林贊捕捉到了,順著聲音的方向,他疾走而去,片刻之後果真發現前面一個黑色的人影,想都沒想到,他便然決然的沖了上去。

「去死吧!」

林贊大吼了一聲,抓住了這人形的脖子,用盡了自己全部的力氣準備將他瞬間捏碎,但未曾想他意料之中的那聲骨頭斷裂的聲音沒有響起,反而自己像是抓著了一個布偶人一樣。

「哈哈哈,還真有個有意思的傢伙!」

話音剛落,這霧氣瞬間消散,林贊這才看清了自己手中的那個傢伙,竟然是一個破布做成的人偶,氣憤的林贊想要將其拆除,千鈞一髮之際,系統的聲音再次響起。

【叮!恭喜宿主獲得任務物品!綠魔傀儡!】

聽了這話,林贊頓時壓住了心中的怒火,將這布偶揣進了自己的芥子袋中,朝著剛剛白龍離開的方向便追了上去。

半個時辰后。

「兄弟你可算是趕上來了,到底是怎麼回事兒?那綠色的霧氣到底是什麼?」

白龍說這話的時候多半是帶著的緊張,剩下的那些是對這綠色霧氣的恐懼。

林贊聽了這話,剛想開口回答,卻不知為何胸口處突然感覺到一陣陣的溫暖,片刻之後吐出了一口紅色的血液。

「你受傷了!」

白龍看著林贊這副樣子,恍惚之間喊了一聲,林贊想回答的什麼,卻發現自己像是失去了所有的力氣一般,瞬間的倒下了。

「快走!」

看著林贊這副模樣,白龍立刻當機立斷的扛起了他,朝著森林宗門的方向飛快的奔走而去,自己剩下的那些兄弟便沿著他的腳步跟了上去。

兩天後。

「先別著急敘舊,他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白龍將昏迷的林贊放到了自己許久未見的哥哥的面前,此刻的他根本就來不及說那些寒暄的話,他只想將林贊救回來,畢竟如果沒有林贊,此刻的他還蒙在鼓裡。

「毒氣入體!怎麼回事!那毒霧又出現了嗎?」

看著林贊滿臉蒼白的模樣,嘴裡流出的鮮血也變成了綠色,白頭瞬間想起了自己父親死時的慘狀,一屁股坐在了地下,驚恐的問著。

「別廢話了!救人!」

白龍根本不在乎這問話,一心想要讓林贊重新活過來,此刻的他已經失去了理智,像一頭髮瘋的獅子一般。

。 江寒就像是獵人,遇到強大、可怕的獵物,耐心尋找它們的破綻。

他很快發現了愛德華的缺點。

吟誦可以加持防禦、速度等等,但同樣也有明顯的缺點,這種加成有時間限制,而且還很短。

在纏鬥的過程中,江寒明顯感覺愛德華劍勢衰弱,臉上滲出了汗珠,這說明加持是極其消耗自身能量的。

這點與東方武道修鍊確實大有不同。

武道著重的是根基,與自身內力深淺的把握。

在短時間內爆發或許遜色與西方修鍊,但若是長久作戰,仍是武道綿長不絕的內力更有優勢些。

「死!」

見江寒精神受到了影響,愛德華大劍一揮再次斬向江寒。

「盪劍式!」

江寒往後一退,手中的軍刺如拂柳一般抖動。

愛德華頓覺手中的大劍,像是受到了一股無形的力量牽引,飄飄蕩蕩落不到實處。

「該死,這傢伙怎麼全是這些陰險、油滑招數?比巫師還令人憎惡!」

愛德華心頭狂怒,他感覺被江寒死死的剋制了。

他知道今天要不使出點看家東西,是鎮不住這個「地獄惡魔」了。

「嗡!」

只見他從袖子里拿出一枚十字架,對著江寒迅疾的念了起來,一圈圈白色的光暈,如潮水般綻放開來。

隱約可見一尊穿著白衫的神,在光幕中巍然而立。

「是主!」

「萬能的主,願你的光輝照耀大地。」

僥倖撿回了一條命的巴恩等人,連忙從車內爬了出來,虔誠的跪在地上向愛德華祈禱。

而不遠處觀望的特巡隊員們,則一個個心生悲憫,無言的難受,抱著頭滿地打頓。

江寒亦是心頭波瀾起伏。

他知道這是愛德華的法器,上面附帶著光明力量,對精神有著壓制性的摧殘,令人不戰而屈。

在這種光芒下,他彷彿看到了過去三年,無數飽受欺辱、辛酸的生活畫面。

他痛不欲生。

他莫名的想要在那位神靈的指引下,獲得永生與解脫。

當這個念頭想起時,他整個人突然變的無比舒暢,像是沐浴在金色的陽光之下,無比的幸福溫暖。

「願萬能的主,洗滌你的心靈,在聖光的指引下,你將進入天堂獲得永生……」

愛德華見江寒目光發直,神情變的獃滯,口中的讚歌愈急。

一手十字架,一手大劍!

取江寒的命,正是此時。

愛德華手中的大劍照著江寒的頭顱劈斬了下去。

「黑箭俠!快躲開!」

在車內的蘇沐雪目睹了這一切,或許是汽車能量餘威抵擋了聖光對精神的侵蝕,她並沒有受到太大的影響。

關鍵時刻,蘇沐雪推開窗用盡氣力,像瘋婦一樣發出了人生中第一次「河東獅吼!」

「沐雪!」

最愛的人靈魂一吼,江寒猛然清醒了過來。

他萬萬沒想到,在有意提防下,還是中了愛德華的圈套。

就在大劍即將落入頭頂的剎那,江寒五指一張硬生生抓住了鋒利的劍刃。

怎麼回事?

愛德華心頭巨震。

江寒明明已經被聖光侵蝕了心靈,怎麼會突然醒了。

「吼!」

「天龍八音!」

江寒左手發出一聲狂猛的咆哮。

強橫的音波爆炸開來,愛德華就感覺像是被鐵鎚砸中了頭顱,劇痛難當,慘叫一聲連退了數步。

天龍八音,能震懾敵人心志,同時也讓江寒徹底從聖光的束縛中得以解脫。

他反手一抖,腰間的皮鞭如藤蔓般捲住了愛德華的十字架,一收奪了過來。

吃老子一拳!

同時,能量腕錶晶石一下子啟動三顆,一記雄渾的鐵拳重重的轟在了愛德華的胸口。

噗!

原本精神力幾近耗光的愛德華如斷線的風箏,吐血橫飛了出去。

身上的戰甲一寸寸的崩裂,散落了一地。

「你敗了!」

江寒冷冷走到了愛德華跟前。

愛德華深邃、俊朗的面龐一片死灰頹然,這一拳打碎了他的肺腑,他萬萬沒想到生命的盡頭會是在異國他鄉。

「我沒敗,我還有血,還有肉!」

「主啊,我願以我的生命與靈魂向你獻以最請用你的無上的聖光蕩滌世間的一切邪惡!願你的天使降臨大地,讓一切的愚昧與罪惡化為灰燼。」

愛德華滿嘴鮮血的笑了起來,發出生命中最虔誠的祈禱。

他要用純粹的生命、血肉來祭奠主的護法使者,引來傳說中的戰鬥天使,制裁這個狂妄的東方人。

隨著祈禱,愛德華的金髮逐漸枯萎,面頰皮肉萎縮,碧綠的瞳孔光澤在黯淡。

他的生命、血肉正在飛速的被某種力量掏空。

只見一道光柱盤旋在愛德華的上空,隱約有揮動翅膀的天使乘光而來。

那天使背生六翼,手持一把天使之劍,容顏秀美到分不清是男是女,卻又透著天雷般的神威,令人不敢仰視。

「天使!」

「這世上竟然真的有天使!」

巴恩等人狂熱的伏地膜拜。

不等天使徹底成形,江寒張開手掌探入光柱扣在了天使的頭頂。

冒犯神威!

好大的膽子!

所有人都看傻了。

滋滋!

那天使也沒想到區區一個凡人,敢犯神威。

天使更想不到,他的神光居然沒能凈化這個凡人,讓這個愚蠢的傢伙永遠消失。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