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你這樣的螻蟻哪來資格敢和我提條件。」

  • Home
  • Blog
  • 「你這樣的螻蟻哪來資格敢和我提條件。」

李洛星冷冷的看著它。

然後直接地使用自己的真氣,又說,緩緩地放入到了他的天靈蓋上。

然後,一吸,一道靈魂便出現在了他的手上。

這一招把靈魂從人體內部扯出來的方法還是最近他和許安學的。

雖然許安在平時看起來不怎麼樣,但是他的實力還是十分強大的。

「你……」

它到現在還是有一些蒙蔽,他剛才還死死的佔據著那個人的身體,沒想到瞬間就被這李洛星給扯了出來。

他甚至連反抗都做不到,這到底是何等強大的存在。

而且這樣的手段簡直是聞所未聞。

…… 「哼!你剛才不是挺囂張嗎?現在怎麼不繼續說下去了?」

李洛星如同捉小雞一樣的把它的脖子給提了起來。

冷冷地看著它。

李洛星身上散發出來的真氣甚至不斷的打擊在它的臉上。

雖然並沒有實體,但是他還是可以感覺到自己的靈魂正在這樣強大的氣息下被壓迫的喘不過氣來。

隨時就有可能魂飛魄散。

「閣下!其實我們對閣下並沒有惡意!」

雖然已經沒有實體了,但是她還是忍不住做了一個吞了吞口水的動作。

以表達自己現在的恐懼。

「呵呵!你覺得我會相信你說的這些廢話嗎?要不是我自己還有一些修為,要是來的是另外一個普通人,說不定現在早就已經被你們給弄死了吧。」

李洛星臉上露出一絲微笑,拍了拍它的臉。

雖然他早就已經沒有實體,但是李洛星這拍臉的動作,可是夾雜他的真氣,所以它瞬間感覺自己的靈魂無比的疼痛。

「而且你不覺的現在這個時候你說這樣的鬼話會不會有些太晚了?」

李洛星有些懶得和這個小子繼續廢話下去了,對於這樣的弱鬼,李洛星隨手就可以捏死。

「說說吧!把我引誘到這個萬人坑這裡來到底有什麼樣的目的?」

李洛星可不會相信兩隻鬼耗費這麼大力氣把自己你又到這裡來可就是為了嚇唬自己一頓。

所以這兩隻鬼絕對有著自己的目的,甚至還所圖甚大。

「哼!」

原本對李洛星表現得十分畏懼的這個小鬼聽到李洛星的這個問題之後,立刻得硬氣地把頭回了過去。

彷彿自己是永遠不會向邪惡勢力低頭的人。

「呦呵!還挺硬氣的。」

李洛星看到這個小子瞬間的把頭撇了過去,頓時的笑道。

沒想到剛才還是慫的一批,現在瞬間變得硬氣了起來。

那你就證明了這兩隻鬼絕對是所圖盛大。

「哼!就算你把我打的魂飛魄散,我也不會說的。」

它眼神堅定的看著李洛星,彷彿就算李若鑫在他的靈魂上動用多大的酷刑,它也絕對不會出賣自己的目的。

「搞得我才是反派一樣。」

李洛星看著這個小子硬氣的眼神之後,頓時笑了起來。

明明你們兩個這樣我才不是什麼好傢夥吧,怎麼現在搞得我才是逼迫人一樣的反派。

「你不說也沒有關係,我現在所知道的搜魂的手段可就有十多種,有的是辦法能從你靈魂的深處探尋到你的目的。」

「不過這是搜魂的手段,施展起來的後果可是十分恐怖的,如果你能夠十崇州來的話,或許還能免去這一陣痛苦。」

李洛星有些威脅的看著這個小鬼。

雖然就是嚇他的,但是自己也還是知道那麼一兩種搜婚的手段的。

而且搜魂的手段的後果李洛星並沒有騙他。

只要對靈魂狀態的東西使用的搜魂,那麼這個靈魂絕對會在無比痛苦之下消亡。

而且並不是直接消亡,而是和比緩慢的消亡。

最多能夠達到49天才能夠徹底的魂飛魄散。

「哼!我主上不會放過你的。」

它恨恨的看了李洛星一眼。 「我家主上不會放過你的。」

它狠狠地看了一眼李洛星。

然後直接自爆了自己的靈魂。

「wc,有必要搞得這麼狠嗎?」

李洛星頓時大驚,立刻的閃到了一邊,雖然這個小鬼的實力不足為慮,但是它自曝時候產生的餘波對於自己還是能夠產生一點危險的。

「主上……」

過了一會兒后,李洛星想起剛才這個小鬼口中所說的話,難不成這兩個小鬼後面還有人?

或者說他們的主上就是這個萬人坑的主人。

「怎麼樣,要不你說說……」

既然這個小鬼已經選擇自爆,那麼李洛星也懶得再去管他,畢竟他還沒那個能力能夠把已經消散的靈魂再一次齊聚起來。

而是看向另一為小鬼,自己手中的那個紅色鉛筆上的筆仙。

這隻詭異的紅色鉛筆顫抖的越來越厲害了,好像現在就要離開這個恐怖的人的身邊。

但是任他怎麼在掙扎,李洛星的手一直是抓的死死的,絲毫不讓政治詭異的紅色鉛筆離開自己的手。

「別掙扎了,小鬼你還沒有那個能耐逃出我的手掌心。」

李洛星看著在自己手上不斷掙扎的詭異紅色鉛筆,不由的輕笑。

任它再怎麼掙扎,也絕對是逃不過自己的手掌心的。

「砰……」

突然,這一隻詭異的紅色鉛筆突然徹底的斷裂開來。

「主上是絕對不會放過你的。」

李洛星的耳中隱約的出現這樣一道聲音。

「也同樣選擇了自爆嗎?看起來對自家的主人還是挺忠心的。」

李洛星看著已經徹底粉色的紅色鉛筆。

「我倒要看看這萬人坑裡面到底有什麼樣的存在?」

李洛星等眉頭微皺。

這兩隻小鬼只不過是兩隻菜雞而已,就算是普通人藉助著一些天師高人的符咒,也能夠徹底的解決。

但是經過這兩個小鬼口中的話,李洛星可不相信這個萬人坑只有這兩個小鬼。

估計這萬人坑裡面還隱藏著一個更為強大的存在。

……

「小友留步,前面的地方已小友現在的實力,還沒有能力去探查。」

突然,一位身穿古樸道袍的人從黑暗當中走了出來。

「道長是何人!」

李洛星看到從黑暗當中突然出現一個穿道袍的人頓時大驚!

他剛才絲毫沒有感覺到在暗中還隱藏著人。

這位道人的實力絕對是自己的之上。

「小友,不知師從何處?」

道人並沒有回答李洛星的問題,而是一臉笑意的看著李洛星。

對於他來說,李洛星只不過是一個有著些許實力的少有罷了。

還沒有資格和自己這樣的宿老大能來平等的交談。

「在下的師父吩咐過在下,平時在外面不得私自提他老人家的名字,所以道長,抱歉。」

李洛星也沒有回答,而且還是暗自的警惕。

他的手指已經捏住了口袋當中那一張符咒。

對於這位道人到底有沒有惡也他也不能夠確定。

萬一這位道人人突然對自己動的手,那麼估計你現在看來自己還不是這位道人的對手。

「不知道長是哪宗哪派的高人?」

…… 李洛星在暗中警惕。

而且也試著從側面打聽到這個道人的來歷。

「哈哈!貧道乃是西南五宗之一的天府宗,乃天府中五大長老之一。」

「貧道道號,赤雲!」

「小友如此年輕便有真如此強悍的實力果然是年少有為,估計也是來自哪家名門大派。」

道人並沒有隱瞞自己的實力,也無需隱瞞。

西南五宗,在人世間修行界當中也是十分知名的。

可以說是人世間修行界當中的執牛耳的存在。

作為西南五宗之一的長老,他同樣也是十分自傲。

「赤雲道長,久仰大名,久仰大名。」

雖然從來沒有聽過這個人的名字,也從來沒有聽說過什麼西南五宗的天府宗,但是最基本的客套話他還是略懂一點的。

反正隨便遇到什麼不認識的人說久仰大名就對了。

「額……小友,好像並不知道貧道!」

道人的臉上有些人吶,他是第一次見到還有人沒有聽說過西南五宗,第一時間到修行件當中的人沒有聽說過他的名號的人。

「額,小子出師不久,所以並不知道修行界當中的情況還請道長恕罪、」

李洛星頓時有些尷尬了,遇到了一個人,雖然嘴上說著客套話,但是確實被別人給揭穿了,這讓自己有些尷尬。

「原來如此!」

赤雲夜深有些深意的看著李洛星,他知道眼前的這個小子在說謊,但是自己也沒有去堅持發他的打算,畢竟每個人都有一些屬於自己的秘密。

而且這個小子如此年輕卻有著如此強大的修為,那麼便代表著這個小子的時候絕對有著強大的師門。

再不知道別人具體的師門之前去冒得罪別人也是十分不智的。

「道長,不知前方到底有什麼樣的存在?」

李洛星也不想和這個大人繼續客套下去了,而是直接問了自己想知道的問題。

他到現在還沒有搞清楚這萬人坑當中到底是什麼樣的存在盤踞著。

「小友,貧道觀小友的實力在年輕一代當中尚為不錯,但是對於這裡的存在來說,還是有些太渺小了,這裡的存在,還不是小有這個年紀能來的地方,或是等到小友在修鍊二十多年的時間,想有便有資格來探尋這裡的秘密了。」

「所以現在還是請小友快快的離開這個地方。」

道人並沒有回答李洛星想知道的問題,而是在不斷的提醒李洛星是這個地方絕對還不是現在的他能夠探索的地方,

「那就多謝道長的提醒,不然小子貿然闖進這個危險之地,說不定還會遇到什麼樣的危險。」

李洛星見到這個道人對自己沒有什麼惡意,之後也不再去管這個萬人坑到底存在著什麼樣的東西,反正這裡面所有東西還不是目前的自己能夠操心的。

嗯,自己這一次想去看看,只不過是因為自己內心當中的好奇而已。

現在見到一個實力絕對在自己之上的到人說這裡的存在絕對不是自己現在能夠對付的,那麼他也不會上那些傻13一樣,明知道自己不是對手,還傻傻的衝過去,口中叫喊著替天行道,

…… 說著,李洛星變直接的離開了這裡。

反正這裡的事情還用不著自己操心,該操心的事許安和司弧這兩位天庭和地府當中的人。

自己只要回去把這裡的事情告訴他們兩個就可以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