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你這玉龍本應該日夜成馬,誰敢叫你變做人身?!」

  • Home
  • Blog
  • 「你這玉龍本應該日夜成馬,誰敢叫你變做人身?!」

俗話說君王一怒,伏屍百萬,但君王的破壞力,與這些仙佛比起來不知少了多少檔次。

這大勢至菩薩動起怒來,當真是風雲變色,天地交感。

只見這天地間伴隨着他的怒吼,陡然降下無數紅蓮,傳說這是燒盡業火的景象。

「唐僧,我以菩薩名義命令你,你給我讓開,蘇炎,你這變數該死!!!」

此時大勢至菩薩徹底動怒,他一聲怒吼之後,身化千丈金身,頭頂無量佛光。

這天空中數萬朵紅蓮,朝着蘇炎涌去。

但唐僧不知為何,還是定定站在蘇炎身前,絲毫不帶閃躲。

唐僧見此不避不閃,只是仰起頭來,與大勢至金身對視道:

「弟子不知什麼叫變數,也不知什麼叫術法,神通,弟子只知道這些能救我一命,蘇炎是我救命恩人,玉龍是替我受苦之人。」

「佛本應勸人向善,庇護眾生,這樣變人為馬,肆意殺人,包庇妖魔的佛…根本不算是佛,恕弟子不能讓開,大勢至!!」

聽到如此大逆不道的話語,大勢至氣的二佛升天,三魂出竅,指著唐僧怒吼道:

「哇呀呀呀,氣煞我也,唐僧你既然冥頑不靈,我就先殺了他們,在與你好好閑談!!」

隨即這數萬朵,遮天蔽日,猶如夕陽漫天的紅蓮,凝聚成一道紅龍向他們衝來。

蘇炎此時什麼也動不了,知道情況危機,見此只能在內心默念:

「天錄,把剩下的神露罩在他們身上,我躲進天錄世界,一定不要…讓他們受到傷害!」

「叮,謹遵上令!」

今天的天錄似乎有些不同,居然還用起了敬語,與此同時,玉龍跟唐僧身上,突然裹上了一層藍色光膜。

「這…這是…」

玉龍正在吃驚之間,蘇炎腳下升起空間漩渦,正要把他吸進天錄世界。

「勢至…你已經過了…」

突然一道低沉威嚴的聲音響起,異變突生。。 聚會結束,陸續散場,於志忠帶著笑臉送各位親朋好友,聚會也是聯絡感情的最佳方式,親上加親,生意好做。

對董娜晴,他則是臉色比鍋底還要黑,董娜晴想陪著他一起送客人,他卻冷冷一笑:「你給我好好待著,別再惹是生非!」

董素晴一直在跟董雅晴說話,不急著走,夏幽詩悄悄走到董娜晴的身邊:「娜姨媽,尤葉最會搬弄是非,您千萬彆氣壞了身體。」

「我會跟她生氣?她還不配!」董娜晴咬著牙,不肯認輸。

「所以,我們說好的那件事,您可別忘了。」夏幽詩貼近董娜晴的耳邊,悄聲提醒。

董娜晴的眼睛閃過一絲狠光:「你安排好時間地點,告訴我。」

「我就知道,尤葉不該惹娜姨媽的,她哄著昊楓為她撐腰,不可一世,娜姨媽應該替大家教訓教訓她,這是做了件好事呢。」夏幽詩達成心愿,又恭維了董娜晴幾句,悄悄退到一旁。

其他人都走了,林昊楓跟於志忠去結賬,尤葉看四下沒人,走到董娜晴面前:「娜姨媽,方便過來說幾句話嗎?」

董娜晴是長輩,在公開場合,尤葉仍是很客氣。

「好啊。」董娜晴優雅地站起身,保持著一貫高貴的姿態。

尤葉在前,聽著董娜晴不疾不徐的步伐,知道即使在極度憤怒的情況下,董娜晴依然在維持著她矜持貴婦的形象。

可是那顆心惡毒又冷漠,跟當保姆的張婉又有什麼分別,尤葉最痛恨這種虛偽與做作。

她肯花點時間跟董娜晴說話,就是要揭開她的畫皮。

「娜姨媽,如果我沒記錯,我們是第一次見面,當初在婚禮上只是陌生人。」尤葉直接說道。

董娜晴沒說話,算是默許了。

「你跟我婆婆雖然不是親姐妹,但同一個『董』字,我們也算親戚,第一次見面,就想害死我跟我的孩子,我跟你有仇嗎?」

「你說什麼,我聽不懂。」董娜晴見尤葉直接挑明,開始抵賴。

「這些話你聽不聽得懂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接下來要說的,我跟夏家的恩怨,外人不會了解,如果您硬要被夏幽詩指使當槍使,我也不會攔著你。

但我尤葉可不是大善人,有恩報恩,有仇報仇,您現在的個人資產,一部分投資買樓,一部分在這間會所有股份。

夏家要搬離別墅,您已經知道了吧?如果您覺得您這會所能開長久,您名下的樓不會出現什麼靈異事件,您老公……知道因為您才發生那麼多事,還會跟您執子之手,不離不棄,前面的話,就當我沒說。」

「你威脅我!」董娜晴怒了。

還沒有人敢這麼跟她說話。

「對,不然呢,跟您談感情好用?您可是想把我悶死在浴室里的人。」尤葉冷笑。

說著抬腕看著時間:「看在我婆婆的面子上,給您一分鐘,我這人沒什麼耐心的。」

說著抬起頭,環顧四周:「聽說……這裡的會所都很愛賭,還賭得很大,不知是不是真的,夏志遠因為賭債,現在還在醫院裡呢,沾賭真的不好,哪天警察來查崗啊,同行來火拚啊,都是說不準的事兒。」

既然威脅了,尤葉就威脅到底,她這可不是說空話,董娜晴如果不就範,她馬上讓白斯明幫忙搜羅證據,直接提供給警方。

再把所有高級會員的名單弄到手,挨個打電話,看誰還敢來。

這些小事,以前她做得得心應手,根本不需要林昊楓出面。

「3,2,1……」倒數三秒,「1」字尾音沒落地,董娜晴妥協了。

尤葉明明一張漂亮溫柔的臉,那狠勁兒像帶著刀子的烈風,董娜晴感受到了。

她知道,眼前這個年輕女人可不是繡花枕頭,今天是她失策了。

「尤葉,對不起,我本來只是想惡作劇,關在浴室不會傷到你的。」她頹然的解釋。

咬著牙,丟人也沒辦法。

「惡作劇?請娜姨媽自己到私人浴室待一夜可好?不然,我心裡總有根刺。」一聲「對不起」就想算了,尤葉沒這麼好說話。

關在浴室一晚上,又熱又悶,上面的小窗戶爬上去很費勁,就算能打開,流動的風也有限,董娜晴不能接受這個解決方式。

「還有別的方式嗎?」她做不到把自己關起來。

「沒有。」尤葉覺得很公平。

總比會所倒閉,被老公趕出去要好吧?

董娜晴想了想,實在沒有辦法,慢慢地說道:「夏幽詩曾跟我說……」

。 第二天一早,眾人紛紛結束了修鍊,打點行裝準備起程了。

陳鴻立找到了店東家辭退了房間來到眾人面前,對大家說:「昨天夜裡咱們店裡來了一位新朋友,他的名字叫張國立,練氣六層的水平,一會兒大家就都認識認識他吧。

他將是這段路程中咱們的嚮導了。

大家一定要尊重人家,做人可千萬別沒有禮貌喲。」

眾人聽了紛紛點了點頭。

「鴻立你就放心吧,我們這些人都是有教養的人,又怎麼能做那沒有教養的人的事呢。」

陳鴻立猛地一回頭,然後笑呵呵地說:「哎,張國立那小子呢?怎麼他還沒起來呢?估計是昨天把他累趴下了吧。

二哥,還是你去把這小子叫起來吧。

就她娘這點兒體力?

真不知道他是怎樣修仙修到六層的。」

李長生答應一聲轉身離去了,時間不大,李長生就把張國立拽了出來。

這小子睡眼惺忪地說:「昨天可把我累壞了,到現在我還沒有緩過勁來呢,怎麼?咱們現在就走呀?這走的也太早了吧!」

陳鴻立笑著點了點頭,然後對眾人說:「我說張老弟,你我都是修仙之人,哪能那麼嬌氣呢?現在也已經不早了,我看咱們現在就出發吧。」

說著,陳鴻立帶頭走出了客棧,眾人一路向著西北進發,此時正是朝陽東上之時。

習習的涼風吹拂著眾人,早起的鳥兒在路邊的樹枝頭鳴叫著,唱出了婉轉動聽的歌聲了。

六個人一邊趕路一邊欣賞沿途的風景,沿途的風景盡收眼底,所有的人都高興壞了。

天到中午的時候,六個人竟一口氣趕出了二百五六十里地了,張國立擦了把臉上的汗水說:「眾位呀,咱們這半天趕出女人了這麼遠的路了,難道你們怎麼就不覺得累么?

哎呦,我的腿都快跑斷了,我現在實在是走不動了,要不咱們找個地方休息一下再走吧。

跟你們幾個在一塊兒走路,可真把我給累死了。」

眾人一聽面面相覷,心道:「這哪是什麼修仙者呀?趕這麼半天山路就累成這熊樣兒了么?」

趙東梅一時好奇,忍不住問道:「張師兄如此之弱,是如何修鍊到如此高的境界的呢?」

張國立聽了一愣:「我弱?我沒有感覺到我弱呀。

我理在已經是練氣期六層的水平了,練氣六層不都是這樣的么?

我就奇了怪了,小妹你的境界比我還低呢,怎麼競然也有如此的耐力呢?

這可真是奇了怪了。

要我說,不正常的應該是你們,而不是我呀。」

陳鴻立趕緊走出來打個圓場:「對、對、對,不正常的是我們,師弟你很正常,這行了嗎。」

你們看:「前面小山一片彤紅,那肯定是什麼熟透的果子,我們前去摘上幾個充饑吧,這樣還能就著在那林中修整修整。」

眾人一看果真如此,於是邁開大步直向那座山頭奔去了。

等眾人來到山上仔細一看,原來是已經熟透了的柿子,只見那,千樹紅柿掛枝頭,隨風搖曳訴深秋。

熟透香甜無人采,定是野柿無人收。

眾人見了好不欣喜,於是紛紛采了摘充饑,時間不大,眾人就吃飽了,大家紛紛坐在柿子樹下休息。

陳鴻立走到張國立面前坐下了,然後低聲地問道:「張師弟呀,咱們這裡離黃峰山有多遠呢?今天還能不能趕到呢?」

張國立聞聽用手往西北上一指。

「師兄,你看見了沒有,前邊那座高山就是黃峰山了,今天趕到應該沒問題的。」

陳鴻立順著張國立的手指望去,只見西北方向有一座高山已經近在眼前了。

旦見此山高聳入雲漫山黃,奇峰險峻好山崗,飛鳥難從山前過,白雲如帶鎖山崗。

看罷多時,陳鴻立點頭說道:「真是一座好山場呀,也不知此山中有沒有修仙者呢?」

張國立白了陳鴻立一眼笑道:「師兄真是孤陋寡聞呢,還是明知故問呢?

想這如些好山,又怎能沒修仙者呢?此山乃是修仙大家族陸家所佔著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