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你還記得我嗎?我叫唐詩,唐詩的唐,唐詩的詩。」

  • Home
  • Blog
  • 「你還記得我嗎?我叫唐詩,唐詩的唐,唐詩的詩。」

「我們在雲州公交車上見過面,然後一起坐火車來的柳城,你還答應過我,如果還有第三次邂逅,你就告訴我你的名字!」

「……」

聲音帶著濃濃的驚喜。

聞聲,林昊抬頭一看,卻見一眉目如畫的女子笑意盈盈「噔噔噔噔」跑了過來。

黑色長筒靴,白色長款修身羽絨服,一頭長發隨意紮成大馬尾,眉宇間帶著濃濃的笑意……

其實不用辨認,就聽那些話,林昊想記不起來都難。

見他似乎想起來了,唐詩輕笑,「就知道你沒忘,那麼這位先生,現在可以告訴我你的名字了嗎?」

目光狡黠,話語間帶著一股子說不出的俏皮。

從前林昊也不相信那所謂的緣分,現在……他還是不信!

不過不信歸不信,說過的話還是要算數的。

既然答應過她若有第三次邂逅,便告訴她他的名字,那麼不論如何,他會踐行承諾。

「林昊!」

淡淡一語,說完林昊直接走人。

沒想到他這麼乾脆,唐詩呆了一下,等回過神來,又趕忙追了上來。

「林昊,很不錯的名字,很好聽啊,為什麼你那麼吝嗇告知於人呢?」

「相請不如偶遇,你幫了我兩次大忙,我都沒好好謝謝你呢,晚上我請你吃飯好不好?」

「噯,別不說話呀,都第三次見面了,怎麼說我們也是朋友了,不要這麼冷好不好?」

「好吧,不想說這些,那我們換個問題,你過來做什麼的,你有事要辦嗎?」

「正好,我是這裡的老師,我可以……」

主動而熱情。

說著說著忽然就頓住了。

見林昊突然停下來望著她,摸了摸臉蛋,她錯愕道:「我臉上有髒東西?」

林昊搖頭,皺眉道:「你說你是這裡的老師?」

「是啊,新來的英語老師!」唐詩微微一笑,看上去甜甜的,如同一根美味的棒棒糖。

林昊卻一臉黑,如同看見一根噁心的攪屎棍。

見他神色怪異,伸手在他面前揮了揮,唐詩疑惑道:「你怎麼了,你沒事吧……」

「沒事,我只是忽然覺得不用銷假了,改辭職更好。」

回過神來,林昊搖頭。

愛你很甜 有一句話憋心裡沒說,那就是他忽然有些相信緣分了。

說完正要離開,唐詩還在發愣,冷不丁一聲朗笑傳來。

「小詩,原來你在這,正找你呢!」

話語間,一二十七八帶著金絲眼鏡的斯文男人從外面走了進來。

來到跟前,看看唐詩,又看看林昊,他笑道:「小詩,這位是你朋友?」

標準的笑面虎,口蜜腹劍型的。

林昊沒出聲,只是上一世見過形形色色的人太多,這一點,他自信絕對不會看錯。

不過這些都與他無關!

不想跟這種人打交道,也不想跟一個麻煩女人呆太久,他依舊按照原計劃閃人。

結果還沒轉身,忽然一條胳膊被抱住,唐詩甜甜笑道:「是啊梁老師,這位是我男朋友,怎麼樣,是不是很帥?

你看他身上這件衣服,毛茸茸的,可愛又保暖,我親手挑的呢……

所以,梁老師以後不可以亂叫了哦!

您可以稱呼我小唐,可以稱呼我唐老師,又或者直接稱呼我的名字,小詩就不好了,這樣子叫我男朋友會不高興的。」

小鳥依人,一雙美目眯得像是月牙兒。

梁老師也不生氣,聞言笑道:「原來是小詩你親手挑的,難怪那麼好看。

好了,不打攪你們小兩口了,上面還有事,先走一步……」

彷彿什麼都沒發生過一樣,梁老師輕飄飄的走了。

直到腳步聲都聽不見,唐詩才鬆了口氣,拍拍胸口道:「這人真討厭,成天有事沒事在跟前轉悠,還老是小詩小詩的喊,好像我跟他很熟一樣……」

一臉不樂意。

說著說著,似乎想起什麼,趕忙鬆開林昊胳膊,歉意道:「對不起啊,我不是有意的。

我也是沒有辦法,這個梁老師老是借故糾纏我,他,他還寫情書跟我表白,我又不喜歡他,所以……」

「所以你就拉我當擋箭牌,還連我的意見都不問?」

「我……」

唐詩啞然,彷彿做錯事的孩子一樣,低頭捏著衣角不說話了。

等她鼓起勇氣再次抬起頭,不知何時,林昊已經悄悄走開。

林昊來到三樓教導主任辦公室,很不湊巧,此前樓下遇見的梁老師也在。

也沒怎麼理會,來到教導主任辦公桌面前,他道:「我要銷假!」

「哦!」

似乎早有準備,抬頭看了一眼,確定沒認錯,老教導主任低頭從抽屜里拿出一張銷假表。

表格上需要填寫的內容基本上都填好了,除了銷假日期和本人簽名,什麼都不需要寫。

林昊也不客氣,接過遞過來的筆,唰唰唰填好走人!

此後不久,辦公室里,梁老師笑道:「主任,這人誰啊,那麼牛?」

老主任笑:「校保衛科的保安,以後你就知道他為什麼這麼牛了。」

說罷又低頭繼續工作,梁老師則看著林昊離開的方向,若有所思…… 銷假完畢,林昊一身輕鬆下樓。

樓下大廳,見他下來,唐詩趕忙迎了上來,一臉惴惴道:「對不起啊,我不是有意的,你別生氣好不好?」

「我為什麼生氣?」林昊頓住腳步,很是不解。

唐詩根本不信,聞言哭喪著臉道:「你還騙我,你分明就是生氣了嘛,要不是生氣了,你怎麼一聲不吭就走了……」

「難不成我走還要跟你說?」搖搖頭,林昊心裡更搞不懂了。

不想在這裡浪費時間,說完他就往外走。

唐詩卻不放過他,又追了上來,嘟著嘴道:「看看看,還說不生氣,這不是生氣是什麼?」

「是嗎?」林昊搖頭,腳步不停,「我沒生氣,不過你好像生氣了!」

「那還不是因為你不承認在生氣?」唐詩振振有詞。

林昊腳步一頓,扭頭看著身後眉目如畫的女人,面色複雜。

半響,長吸一口氣,他道:「行,我承認我生氣了,這樣可以了吧?」

「這還差不多!」唐詩立馬就笑了,緊跟著就道:「那你說吧,我要怎麼做你才不生氣?」

「我本來就沒生氣,就那點破事,還不值得讓我生氣!」林昊認真道。

唐詩笑,嗔道:「又來了,你剛還承認之前生氣了呢?」

「我……」

心好累!

看著眼前宜喜宜嗔的女人,林昊險些一口老血噴出來。

見他神色不善,唐詩總算不鬧了,吐吐舌頭道:「開個玩笑嘛,別這麼認真好不好?

要不這樣,晚上我請你吃飯,當成是賠罪好不好?」

目光狡黠,心裡莫名有些緊張。

林昊想都不想,回絕道:「沒空!」

「那什麼時候有空?」唐詩追問。

「什麼時候都沒空!」林昊瞪眼,脾氣有些暴躁起來。

唐詩不說話,目光幽幽看著他,很快嘴一癟,「還說不生氣,你明明就是生氣了嘛……」

「……」

就是這樣,不知不覺畫風變了。

「林昊,晚上我請你吃飯好不好?」

「好!」

「林昊,你的手機號碼是多少,我記下!」

「13……」

「嗯,手機給我,我撥一下,省得你又騙我,順便也給你存一個我的號碼!」

「……」

「是了,你之前說銷假,你也在這裡當老師嗎?」

「不是!」

「那是什麼?」

「保安!」

「哦哦,知道了,你要敢放我鴿子,我就天天去保安室堵門!」

「……」

一路跟了有差不多十分鐘,該套的話套完,呵呵一笑,唐詩心滿意足去上課了。

林昊長吸一口氣,說不上為什麼,他覺得今天的天空特別陰沉,壓抑得讓人喘不過氣。

不過很快他心情又好了起來!

徐薇來了。

老遠就看到她在校門口東張西望,而一看到他,她便高喊著一路跑了過來。

「砰」,半途還摔了一跤!

「哈哈」,看那狼狽模樣,林昊就笑,前所未有的開懷。

見他笑,徐薇也跟著傻乎乎的笑。

好一會過去,她才好奇道:「林大哥,是不是遇上什麼喜事了,我感覺你今天的心情特別特別的好!」

「有嗎?」林昊馬上不笑了,摸摸臉,一臉狐疑。

「有啊!」徐薇笑,說著臉一紅,道:「林大哥你笑起來的樣子真的好看呢……」

聲音柔柔的,帶著一種說不出的味道,讓人感到愉悅舒適,歲月靜好。

然後林昊就發現自己不會笑了!

努力了半天,笑得比哭還難看,最終他也放棄了,嘆道:「可能只有糖姨吧……」

莫名惆悵,又莫名心暖。

便是這麼想著,他突然有些後悔了,剛才不應該銷假,應該直接辭職才對。

那樣的話,以後就能儘可能多的守護在糖姨身邊。

徐薇不知道他的心思,聞言笑道:「糖姨,林大哥指的是未雨的媽媽嗎?」

「應該是吧!」林昊含糊了一下。

也不想跟她說這些,便轉而問道:「你在這裡做什麼?」

「哦,我在這裡等你啊!」徐薇答得很快。

「等我幹什麼?」林昊不解。

徐薇歉然道:「對不起啊林大哥,都怪我,要不是因為我,你也不至於跟劉成他們對上……」

「劉成?」

林昊皺眉。

敲了敲腦殼,他也很無奈。

這是老毛病了,他總是會習慣性忘記很多東西。

準確的說,那些無關緊要的人,無關緊要的事,他向來沒有耗費腦力記憶的習慣。

這也不是他一個人的毛病,居然所知,那一世那些大帝,多多少少都有這個毛病。

所謂不記仇就是這麼來的,像他這種人,從來不需要記什麼仇,一般有仇直接就報了。

要記仇也只能是別人記他的仇!

看他一臉迷茫,徐薇也有些頭疼,無奈道:「就是之前籃球場被林大哥你打走的那些人,別說你這就忘了啊!」

「哦,原來是他們!」林昊恍然大悟。

沒有承認自己忘了,他問道:「你們之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徐薇把情況說了一遍。

大概就是為了迫她就犯,劉成找人對她爸下手了。

說完又憂心忡忡道:「林大哥你不知道,最近學校來了好多轉校生,一個比一個厲害。

那劉成就是,聽說是從雲海那邊過來的,家裡生意做得很大,我怕……」

咬住嘴唇,沒敢往下說。

林昊有些明白了,笑道:「你怕他不甘心找我麻煩?」

少女點頭,一臉內疚。

林昊笑笑,沒說什麼,直接進了旁邊屬於保衛科的辦公室。

辦公室還是那些人,王源、周康,以及一些個叫不上名字的。

原本這些人都聊得很嗨,林昊這一進來,立馬就安靜了。

所有人都看著他,如同看見鬼一樣!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