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先進邊蠻之城,我要去尋一物!」

  • Home
  • Blog
  • 「先進邊蠻之城,我要去尋一物!」

「之後,再繼續前往天帝城。」

江寂塵把自己的打算說了出來。

紫雨夢,對江寂塵自然言聽計從。

而且,當她與江寂塵出現在邊蠻古城時,紫雨夢感到極其的興奮。

這一是她第一次出現在這種城市中,紫雨夢彷彿對這裡的一切,都極其感興趣。

而江寂塵,自然無比的土豪,但凡紫雨夢看上的東西,他都買下,直接打包走。

小至只要一塊超品神晶的普通之物,大至卻要一百億超品神晶的至寶首飾,但江寂塵都變毫不猶豫的買下。

同時,他神色淡然,沒有絲毫心痛之色。

倒是紫雨夢,她卻開心極了。

因為,這是她從前從未經歷過的有趣之事。

而江寂塵,只要看著紫雨夢開心,他也就開心了。

只是,江寂塵如此張揚,錢財外露,自然被很多修士盯上了。

江寂塵早已感覺到,對此卻毫不在意。

彷彿,他根本不知道財不外露的道理,依舊與紫雨夢瘋狂購物、打情罵俏。

「寂塵大哥哥,你對雨夢太好了!」

「嘻嘻……雨夢以為這一輩子都走不出那一片世界。」

「謝謝你帶雨夢出來,還陪雨夢逛街。」

「這一定是雨夢這一輩子最開心的事。」

紫雨夢很興奮、天真地道。

另類財神 「傻丫頭,這才是剛剛開始呢!」

江寂塵寵溺地道。

紫雨夢美麗的雙眼,已經笑成了一對月牙道:「嗯,雨夢覺得好幸福哦。」

「不過,寂塵大哥哥,你有沒有發現有人盯著我們,一副不懷好意的樣子。」

紫雨夢最後暗中傳音道。

江寂塵笑笑傳音道:「我早已知道,不必理會。」

接下,江寂塵與紫雨夢逛完街后,便直接向邊蠻城西邊走去。

邊蠻城西邊,是一片荒野,還有無盡的蠻荒群山。

此時,自然也有一群修士在江寂塵身後相隨著。

這些修士,都是各方勢力的探子。

他們專門盯哨目標,然後通知所在的勢力,對盯上的目標下手。

「不好,肥羊竟然往西蠻絕地去。」

「進入西蠻絕地,那就會成了赤身五凶和各大強盜團的獵物,我們就沒法插手了。」

「可惜了,這樣一頭大肥羊,竟然自動跑去西蠻絕地,給赤身五凶和各大強盜團送菜。」

「那裡還是聖劍堂總部所在地,赤身五凶和各方強盜團,也只是聖劍堂的人而已。」

聽到聖劍堂,各方勢力的探子,臉色都變了一變,眼中難掩驚懼之色。

「不要亂說話了,免得惹來殺人之禍,各自還是回去報告情況吧!」

「不過,那個青年似乎有恃無恐,也許會有出乎我們意料的事發生呢。」

各方勢力的探子低聲議論著。

但他們不敢阻攔,只能眼睜睜地看著江寂塵和紫雨夢的背影,深入邊蠻絕地。

江寂塵,沿著記憶中的路線,向邊蠻絕地前進。

他發現,與萬年相比,滄海桑田,這裡變化太大,早已不是當初的樣子。

但幸好,不管變成什麼樣子,他依舊還記得家族虛空世界的坐標。

只要沿著坐標前進,最後必能找到。

邊蠻絕地,荒野綿延,群山林立。

劍頌 江寂塵與紫雨夢越過一片荒原,深入到一處蠻荒群山中。

但這一路上,他們沒有發現一個人,氣息有些詭異。

倒是在路上,發現累累的白骨!

這些都是走入這裡的修士,最終化成了這裡的一堆白骨。

傳說,邊蠻絕地,藏有至寶,所以,以前有修士,源源不斷湧入這裡尋寶。

但結果,無一不是化成了地上的枯骨,最後,就很少有修士再敢深入這裡,並且稱這裡為邊蠻絕地。

此時,江寂塵出在兩座山嶽之間的山谷處。

「美妞,留下來成為我們赤身五凶的女人,可以饒讓你不死!」

「但是,白臉小子,你就必需得死了。」

在走過這處山谷中間處時,江寂塵和紫雨夢突然被五個赤著上身的大漢攔下。

這五個大漢赤著的上身儘是縱橫交錯的傷疤,足可見他們是經歷過無數生死之戰的修士,戰力必然很強大。

至於他們的修為,是帝者九重境。

他們都有共同一個特點,臉上都刻有一把十字聖劍的印記,當中有一股神秘莫測的強大力量,極為不凡。

不過,江寂塵被他們擋住去路,且聽到他們的話,終是讓他臉色冷了下來,但沒有立刻出聲,只是沉默地看著這五個攔路的兇惡大漢。

五個兇惡大漢,看到面前這個青年和那絕美女子在看著他們,對於他們的話竟然沉默以對,給人一種不理不睬的感覺,這讓他們的神色瞬間變得無比難看起來。

「真是不知死活,看來是新來邊蠻城的菜鳥,還不懂規矩,不知道這片邊蠻絕地由誰說了算?」

「那凶爺我便告訴你,我聖劍堂看上的人,就算逃到閻王爺那裡也沒用,我們都會把他揪出來。」

「今日凶爺看上了這個女人,你從也得從,不從也得從,由不得你!」

赤身五凶,一臉橫肉,聲音兇狠地開口道。

(本章完) 江寂塵和紫雨夢,都已經隱藏了修為氣息,看起來,只是普通的帝者修士而已。

所以,在帝者九重的赤身五凶看來,江寂塵和紫雨夢都是不堪一擊的存在。

獨家佔有:穆先生,寵不停! 然而,赤身五凶,在江寂塵和紫雨夢的眼中,又何嘗不是螻蟻塵埃而已!

對於赤身五凶強勢又兇狠的話,江寂塵倒毫不在意。

反倒是他們口中的聖劍堂,引起了江寂塵好奇!

對方把聖劍堂說得這麼牛逼,江寂塵不由得想了解一下,於是態度很隨意的開口道:「跟我說說聖劍堂到底是什麼情況?說得滿意,我可以饒你們不死。」

本來,江寂塵想直接出手,隨意斬滅他們,但此時想了解一下他們口中很牛逼的聖劍堂,所以多問了一句。

只是,江寂塵之言,落入赤身五凶耳中,卻如雷驚耳,立刻讓他們炸毛。

「好,很好!我不知你是太無知了,還是想自尋死路,今日我便會告訴你,聖劍堂是什麼東西!」

三凶此時怒極而笑道。

「嘿嘿……把女的活捉,帶回聖劍堂,讓聖劍堂的兄弟們一起伺候她,同時讓這小子在旁觀禮,讓他見識見識聖劍堂男人的本色,若不然,他還不知道聖劍堂是什麼東西。」

四凶則是浮邪的一笑。

說話之間,四凶已直接出手,他隨意的伸手一抓,速度看起來不快,但當中有符文規則流轉,把一方小天地禁錮,可以讓身處其中的人瞬間無法動彈。

最終,只能束手就擒。

可惜,他這一隻手剛伸出一半,就已經被江寂塵截下。

江寂塵只是輕輕的捏住他的手碗,四凶這一隻手便已經無法動彈分毫,被死死的定在半空。

「我現在只想跟你們說一句話,今天你們死也得死,不死也得死,沒有其它的選擇!」

很平淡的一句話,但落在赤身五凶耳中,只讓他們內心發寒。

特別是四凶,他此時臉色已經一片慘白。

話落,江寂塵手上輕輕一發力。

啪!

赤身四凶的這隻手,生生就被江寂塵擰了下來。

「啊!」

「你…….」

四凶發出慘叫聲,接著,四凶還要說什麼,但江寂塵已經一掌拍了過去。

噗!

帝者九重境的四凶,聲音嘎然而止,肉身已經四分五裂。

「這……」

直到這一刻,餘下的四位凶人,才知道自己遇到了一個怎樣可怕的存在。

這一次,踢到了鐵板上。

他們心中被無盡的恐懼填滿,身體顫抖,臉色蒼白。

也終於意識到,自己在對方眼中,才真的是不堪一擊。

可笑,他們之前還敢如此囂張放言。

「不,我們願意跟閣下說說聖劍堂的情況,只求放過我等!」

「是呀,這應該是一場誤會,我們希望可以化解。」

餘下四位凶人,驚顫的開口問道。

然而,江寂塵臉上浮現出如同惡魔般的笑意道:「遲了,剛才給你們機會不說,現在不需要了。」

「只要殺了你們,搜你們的魂,我自可知道一切!」

「而且,這樣子,貌似更簡潔!」

說話之間,江寂塵已經輕輕一指點出。

指尖之上,浮現一縷晨曦之光,點落在其中一名凶人身上。

噗!

晨曦之光入體,這名凶人,身體毫無徵兆的炸開,化成漫天碎肉。

「你,你是個惡魔!」

餘下的三位凶人,聲音顫抖。

此時,他們才發現,他們這些所謂的惡人,在這個青年面前,簡直不值一提。

「惡魔?那只是你們覺得而已!」

「所謂惡人自有惡人磨,我可是你們的剋星。」

江寂塵態度隨意,繼續出手。

總裁禽不自禁 幾個呼吸間,就已將赤身五凶屠盡。

同階之下,江寂塵殺敵,只在彈指間。

最後順便讓煉魂幡搜了他們的魂,終於,江寂塵對聖劍堂有了一定的了解。

聖劍堂,是邊絕之地的統治者,讓江寂塵感到意外的是,聖劍堂所在的地方,正是江寂塵要前往之地。

而從搜魂得來的信息,這聖劍堂無惡不作,每一個聖劍堂修士手上,都沾滿鮮血。

他們曾屠滅邊蠻城的一個個家族,無論男女老幼,不放過一個。

所以,邊蠻城中,有談聖色變的說法。

在這些記憶信息之中,江寂塵還留意到了其中一條。

那是關於聖劍堂堂主的描述!

據說聖劍堂的主人,那是一個猛人,一把帝劍,斬天裂地,這片荒地無人是其對手,戰力極其強悍!

不過,邊蠻之地,再強又能強到哪裡去?

江寂塵並不是很在意,繼續前進。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