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八妹,你先掛著,就在這等著,不要到處去,我去去就來。」梅雪凌不放心,悄悄跟上梅俊楚。

  • Home
  • Blog
  • 「八妹,你先掛著,就在這等著,不要到處去,我去去就來。」梅雪凌不放心,悄悄跟上梅俊楚。

梅玉蓮應了一聲,也不在意,繼續掛平安符。

「八妹,」梅玉潤忽地走過來,「你在做什麼?大哥和三妹呢,去哪了?」

梅玉蓮冷冷說道:「你問大哥三妹做什麼,她去哪,跟你有什麼關係。」

說完向另一個方向走。

梅玉潤眼裡閃過一抹惡毒,見梅俊楚和梅雪凌都不在,似乎有些猶豫,但接著跟了上去:「我是擔心你呀,你身體又不好,一個人在這,萬一又頭暈,可怎麼辦呢?」

「你在胡說什麼,誰頭暈了?」梅玉蓮冷笑,「無端說出這種話來,是不是想以此為借口,好……」

話沒說完,就見梅玉潤手中的帕子一揮,她愣了一下,登時覺得天旋地轉,往後倒去。

「八妹!」梅玉潤佯裝吃驚,趕緊扶住她,「你看看你,我就說你愛頭暈,你偏要逞強,走,到禪房歇息歇息。」

香客人看到這一幕,也並沒太當一回事,畢竟天氣炎熱,富貴人家的小姐身體嬌貴,撐不住也是常有的事。

梅玉蓮完全無法抗拒,就覺得頭暈的厲害,身體也軟綿綿的,使不出一點力氣,只參由著梅玉潤把她帶到了後院。

其中一間禪房前,蘇氏正在等著呢,見梅玉蓮被帶過來,十分高興:「人帶來了?他們呢?」

她說的是梅俊楚跟梅雪凌。

梅玉潤搖頭:「不知道,我就見到八妹。」

「她?」蘇氏很不滿意,「我們要除掉的是梅雪凌,你把她帶來有什麼用。」

「三妹不在那邊,要是時間長了,藥效過了,就沒用了。」梅玉潤笑的陰險,「反正收拾三妹,以後還有機會,先把八妹給收拾了,三妹必然也受打擊,還會被三嬸責罵沒有照顧好八妹,對咱們也有利。」

蘇氏雖然不太滿意,但事到如今,也不能再耽擱了,就點了點頭:「好吧,收拾一個是一個。」接著和梅玉潤一起把梅玉蓮扶進去,放在榻上。

「人呢?」梅玉潤都累的出了一身的汗。

「在外面呢,我跟他說好了的,讓他侯著,咱們這就出去,叫他過來。」蘇氏好不得意。

梅玉蓮雖不能動彈,意識卻還是清醒的,雖然還不知道母女倆說的「人」是指誰,但絕對不是好事,心中又怒又恐懼,想叫人,卻連嘴都張不開。

而且她聽出來了,這母女倆原本要對付的是三姐,是自己倒霉,才會成了替罪羔羊,太冤枉了!

「玉蓮,你別怪我,我也是沒辦法,」蘇氏見梅玉蓮都要哭出來,更加得意,擺出一副受了迫害的模樣,「誰讓梅雪凌一回來,就要跟我們搶,你們三房更是跟二房一夥,對付我們,我也是沒有辦法呀。不過你也不用擔心,我不會虧待了你,給你找的人,絕對配得起你,啊?」

梅玉蓮眼裡的怒火與仇恨,無比強烈。

「好了,你也不用這樣,一會保證讓你欲仙欲死,你還要感謝我呢。」蘇氏笑的十分噁心,拍拍梅玉蓮的臉,「好好享受吧,哈哈哈!」

母女倆一起出去,房門接著關起來。

「救命……」梅玉蓮想大叫,卻只發出「嗯嗯」兩聲,根本不會有人聽到。

怎麼辦,誰來救救她!

大哥,三姐,快來!

虧的三姐還提醒她,不要著了大房的道,結果她一時大意,還是被算計了。

可她哪料到梅玉潤會光明正大地出手害她?

聽大伯娘的這意思,必然是要找個男人來,毀來她的清白,那她就生不如死了!

來人,快來人啊!

沒過多久,外面響起了腳步聲……

梅俊楚也沒想到,去後院解決了內急問題,才要回來找兩個妹妹,就被一名丫鬟攔住了,說她是何雅秀身邊的丫鬟,請他過去一見。

本來兩人已經解除了婚約,沒有了任何關係,是不宜再見面的,可那丫鬟卻說,如果他不去,何雅秀就會一死了之,他也是怕鬧出人命,才跟著過去看看。 來到後院,就見何雅秀衣著簡單樸素,沒有戴任何首飾,憔悴的不像樣,抬頭痴痴看著面前的一棵大樹,樹枝上果然有一條白綾垂下來。

「何小姐這是何意?」梅俊楚心裡驚了一下,面色卻很冷:她真的要尋短見?

這又是為何?

明明是她自己要退婚,梅府也沒有為難何公子,她要尋短,還要把自己叫來,是何道理?

何雅秀回頭看他一眼,又急急回過頭去,全身顫抖:「是同學公子,我、我沒臉見你,你快點走吧,不要管我!」

梅俊楚眉擰的更緊了:「不是何小姐要我來一見的嗎?」

難道這退婚,另有內情?

旁邊那丫鬟立刻跪下:「小姐恕罪,是奴婢打聽到何公子上了山,才私自將何公子請過來的,奴婢著實不想看到小姐輕生,小姐千萬不要衝動啊!」

何雅秀只是嚶嚶哭泣,並沒有說話。

梅雪凌站在牆角,目光清冷地看著這一切。

大哥或許看不出來,可她卻看的清楚,何雅秀是在做戲。

不管出於什麼原因,然絕對是她授意丫鬟將大哥叫過來的,至於目的,她還沒有想到。

按理說是何家主動退了婚,何雅秀也不該再見大哥才對,難道……退婚是何家的意思,何雅秀並不願意?

「何姑娘,你到底怎麼了,把話說清楚。」梅俊楚也看出不對,尤其他其實很喜歡何雅秀,原本以為是她非要退婚,如今看她這委屈傷心的模樣,許是另有隱情,他生出惻隱之心,先前的憤怒屈辱,就去了大半。

溫柔鄉,英雄冢,這話一點不假。

何雅秀這才回頭,神情凄楚地看著他:「何公子,退婚之事,你一定恨死我了吧?」

梅俊楚看向別處:「既然是何小姐要退婚,又何必在我面前擺出一副——」

「不,不是我!」何雅秀急急上前兩步,又彷彿有所顧忌般,停了下來,哀怨搖頭,「何公子,不是我要退婚的,我、我是願意嫁給你的,你不要誤會我!」

梅俊楚愣了一會,不高興那是假的,都有些緊張起來:「你、你是說真的?那你為何……」

「是我父母,他們說我們何家與梅府,不宜再結親家,所以非要退婚,還把我以養病為名,關在這寺里,我、我也是沒有辦法……」何雅秀說不下去,雙手捂臉,痛哭起來。

梅俊楚氣不過:「竟是這樣?太傅大人與夫人為何這樣說?我們梅府做了什麼對不起你們的事,為何要這樣羞辱我?」

「我也不知道,可是我……我不願意嫁給別人,」何雅秀放開手,蒼白的臉上升起紅暈,「何公子,你、你還願意娶我嗎?」

「這——」梅俊楚十分為難,「雖然退婚不是你的本意,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你我之間,早已不可能……」

何雅秀彷彿受不了這樣的打擊,身體晃了晃,眼看就要倒下。

「何小姐!」梅俊楚吃了一驚,搶上去就要扶她。

「大哥,」梅雪凌立刻過來,「男女授受不親,還是我來吧。」

梅俊楚彷彿做了虧心事被抓到現形一樣,心虛的很:「三妹,不是你想的那樣,我跟何小姐——」

「大哥不必解釋,我知道你不會做下錯事,」梅雪凌上前扶住何雅秀的胳膊,眼神中帶著探究:「何姑娘臉色很不好,莫不是生病了?」

指下的脈象……

「沒有什麼,一到天熱,我就會如此,過些日子就好了。」何雅秀有些羞澀不安地笑了笑,「如果我猜的沒錯,你就是梅公子的妹妹,雪凌姑娘吧,真是生的一副好相貌,我見了就十分喜歡。」

心中卻十分不喜,眼看著梅俊楚已經要答應她,只要兩人事情一成,梅府為了臉面,是一定會讓他們成親的,梅雪凌早不來,晚不來,偏偏這個時候來,成心壞她的事嗎?

「何小姐過獎了。」梅雪凌心中越發有數,神情有點冷。

我能垂釣萬物 梅俊楚抓耳撓腮的,不知道怎麼開口:「三妹,剛才何姑娘說,是她雙親逼迫她,所以——」

「是嗎?」梅雪凌的目光,卻是清冷的,甚至帶著嘲諷,「何姑娘,令尊令堂為何要逼你與我大哥解除婚約,是我大哥冒犯了你,還是做了對不起你的事?」

何雅秀一陣心慌意亂,梅雪凌的眼神讓她感到害怕,彷彿秘密被看穿了一樣:「沒有,梅大哥從來沒有冒犯我,也沒有對不起我,我父母……」

她完全不知道應該如何說下去。

梅俊楚皺了皺眉,看著何雅秀這樣難受,於心不忍:「雪凌,你不要再問了,何姑娘也不想的,你越問,她越難過。」

何雅秀立刻就流下淚來,默然不語,越發我見猶憐。

梅雪凌卻半點同情她的樣子都沒有,反而冷笑:「自作孽,不可活,何姑娘難受,是為自己的荒唐行為付出代價,怨得了誰?」

何雅秀大吃一驚,臉色慘變,整個人都哆嗦起來:「你、你說什麼……」

「三妹,你在說什麼!」梅俊楚呆了一會,才氣的臉色發青,「你怎麼能這樣說何姑娘,她也是迫不得已的,她有什麼錯?」

「大哥,你太好騙了,」梅雪凌搖頭,「何姑娘在騙你,只為將她做過的錯事掩蓋過去,你不要上她的當!」

何雅秀眼前一黑,這次是真的要暈倒了!

聽梅雪凌話里的意思,竟知道她已經失身,懷了身孕,所以急於想要嫁給梅俊楚?

這怎麼可能,這件事除了自己的父母,旁人根本就不知道!

梅俊楚怒火一窒:「什麼錯事?何姑娘,你說清楚,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何雅秀嘴唇直抖:「我……」

「算了,不說清楚也罷,」梅雪凌冷冷看著何雅秀,「何姑娘,你如此作為,太讓人不齒,如今你和我大哥已經退婚,彼此之間再無關係,請你以後不要再糾纏我大哥,否則我不會客氣!」

何雅秀羞憤欲死,哭的幾乎經背過氣去。

「大哥,走吧。」梅雪凌拉梅俊楚的袖子。 「不行!」梅俊楚此時真覺得自己成了傻瓜,臉都脹的通紅,站著不動,「把話說清楚!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何姑娘,你是不是有什麼事情瞞著我,你說清楚!」

「我……」何雅秀痛哭失聲,「對不起,梅大哥,對不起!我、我不是故意的,我……你走吧,走吧,不要問了,我以後再也不見你就是了,你走吧!」

是她一時糊塗,想把腹中孩兒硬賴在梅俊楚頭上,都是她的錯!

「到底怎麼回事!」梅俊楚氣的要吐血,抓著何雅秀肩膀,用力搖晃,「你說清楚,到底怎麼回事,說!」

一旁的丫鬟翡翠看不下去,用力拉扯梅俊楚的手:「你幹什麼,快放開!我家小姐有身孕了,你這樣——」

「翡翠!」何雅秀大喝,臉色已蒼白如紙。

梅雪凌搖了搖頭,嘆息一聲。

方才她扶著何雅秀,就已經診出了這一結果,所以才格外憤怒,替大哥感到屈辱:大哥從來沒有做過錯事,何雅秀的孩子,肯定是其他男人的,這也應該就是何家要退婚的原因。

看何雅秀這樣子,明顯知道自己懷有身孕,所以才想要大哥做冤大頭,真是太卑鄙了。

梅俊楚如遭雷擊,怔怔鬆手,整個人都是空的。

何雅秀簡直無地自容:「梅大哥,我……」

「大哥,走吧。」梅雪凌硬是拉著梅俊楚往回走,「不是你的錯,你什麼都不要想,沒事的。」

何雅秀追了兩步,忽又停下,轉身跑進屋裡,大哭起來。

一直到了前院,梅俊楚才醒過神,猛一拍自己腦門:「我果然是個大傻瓜!」

侯門醫女,庶手馭夫 剛剛他還覺得何雅秀很可憐,有種想要重新聘她為妻的衝動。

誰料……

「大哥,別這樣,」梅雪凌看他這樣子,又是好笑,又是心疼,「又不是你的錯,再說你們已經退婚了,彼此再無關係,何雅秀做過什麼,都與你無關。」

「不錯,」梅俊楚此時萬分慶幸,「多虧我與她已經退了婚。啊,女人太可怕了,我再也不要娶妻了,不要了!」

梅雪凌失笑:「大哥也不要這樣說,男大當婚,女大當嫁,你要真不娶妻,祖母一定會著急傷心的。又不是天下女子全都如此,你一定可以遇上個好女人的。」

「以後再說,我現在不想這些,太可怕了!」梅俊楚一副心有餘悸的模樣。

剛剛若不是三妹及時到來,他與何雅秀有些親密舉動,必然引人非議,到時非娶她不可,自己還不屈辱死?

「這個倒是不用急,緣分嘛,可遇不可求,順其自然也好,」梅雪凌猛地想起一件事,「八妹呢?」

「八妹?」梅俊楚還沒大從何雅秀這件事里回過神,「不是跟你在一起?」

梅雪凌渾身「唰」地沁出一層冷汗:「我讓她在樹下等……壞了!」

霸道總裁,強勢婚戀 不要出事,千萬不要出事!

梅玉蓮也不想。

可她什麼都做不了,身上一點力氣都沒有,神智卻偏偏是清醒的,想來這就是蘇氏和梅玉潤的目的,讓她清醒著承受屈辱,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門外的腳步聲越來越近,還有男人的嬉笑聲,明顯是朝這邊來了。

「大哥,三姐……」她拚命想要大聲喊叫,發出的聲音卻有如蚊蟻。

蘇氏的聲音隱約傳進來:「萬世子,人就在裡面了,你快進去吧,好好享受喲,哈哈……」

「有勞大夫人了,」男子流里流氣的聲音接著響起,「玉蓮姑娘如花似玉的美人兒,大夫人倒真捨得給我玩,哈哈!」

大制藥師系統 梅玉蓮想活剮了蘇氏。

天下間有這樣害自己侄女的伯娘嗎?

蘇如冰,你該遭天打雷霹!

「這還不是為了成全你嗎?」蘇氏好不得意,「你不是一直想把玉蓮弄到手,而不能如願嗎?好了好了,別多說了,快進去吧!」

梅玉潤接著道:「萬世子,你可不要太快完事,要不然一會的好戲就沒法上演了。」

梅玉蓮大吃一驚:難道他們……

男子彷彿受了莫大污辱,叫起來:「你在說什麼!本世子金槍不倒,保管讓梅玉蓮欲仙欲死,極盡享受!」

「別耽誤時間了,快去吧,等藥效過了,依八妹的性子,可不會讓你輕易得逞。母親,咱們也走吧,一會再來。」

「好。」

母女倆隨即一道離去。

男子又嘀咕了幾句什麼,大步過來,一腳踢開門進來,再反手關上,搓著***笑著向床前靠近:「美人兒,我來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