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出來了!」在四人走出的一瞬間,所有圍觀的星月神族的人們便是紛紛一震,目光看向伏星月和伏星陽兩人。 第一千三百二十七章第一位女神皇

  • Home
  • Blog
  • 「出來了!」在四人走出的一瞬間,所有圍觀的星月神族的人們便是紛紛一震,目光看向伏星月和伏星陽兩人。 第一千三百二十七章第一位女神皇

伏星月和伏星陽兩人看到周圍星月神族的目光,臉上露出一絲苦笑,兩人知道,眾人一定是以為他們兩個人其中的一個獲得了神皇令。

「三皇子上哪裡去了?不會是?」不過,人們很快便是發現了異常,因為伏星月眾人,進去的時候,有那麼多人,此時出來,僅僅剩下三人,至於伏天慶身上扛著的焦炭一樣的東西,眾人根本就沒把他當人。

「不對,為什麼我在兩個皇子的身上感受不到威壓!難道煉化神皇令的不是他們?」人們便是目光之中帶著不可思議看向伏星月和伏星陽兩人。

伏星月和伏星陽對視了一眼,一閃身,將伏星旋讓了出來,目光之中帶著恭敬之色。

「嗡……」伏星旋,心中有些緊張,但是經歷過雷鳴殿的事情,畢竟也算是經歷過大風大浪的人了,面對眾人圍觀的眼光也是早就習以為常了。

陣陣血脈的威壓從伏星旋的身上散發出來,一瞬間便是讓圍攏的人們喧嘩起來,眼中露出不敢相信的神色,看向伏星旋。

「是……是星旋公主!煉化了神皇令?」

「也就是說,下一任神皇,將會是星旋公主?」人們喧嘩起來,目光看向伏星旋,眼中露出陣陣的疑惑。

「理論上來說,的確是星旋將會是下一任神皇!」伏天慶臉上露出笑意,沖著眾人開口,目光看向伏星旋。

「真的是!」聽到伏天慶的話,人們頓時變的混亂起來,沒想到這一任神皇竟然會是個女子。

「怎麼?你們有誰不同意嗎?可以來告訴我!」伏星陽聽到眾人的議論,目光頓時陰沉了下來,彷彿恢復到了那個深沉無比的大皇子。

「是啊,誰不同意,我來跟你說道說道!」伏星月也很是時候的站了出來,身上散發著威勢,目光掃向眾人。

「不敢!」眾人連忙躬身施禮,雖然伏星月和伏星陽兩人看似爭奪皇位失敗了,但是若是有兩人保護著伏星旋,那麼伏星旋的皇位也是非常的穩了。

伏星陽智謀過人,伏星月則是天賦超群,一文一武,輔佐伏星旋,整個星月神族,誰也不能撼動。

「走吧!」伏天慶臉上帶著笑意,誰當上神皇,對於他來說不重要,甚至伏天慶不太想讓伏星旋當這個神皇,畢竟當神皇很累,很容易分心的。

「我同意星旋公主當神皇,女人怎麼了,女人我也一樣擁戴!」不知道是誰在人群中大喊起來,目光灼熱的看著伏星旋,顯然是伏星旋曾經的仰慕者。

「我也擁護!」頓時其他人也是反應過來,臉上帶著激動的神色,看向伏星旋,伏星旋本來在星月神城的聲望就很高,此時又成了下一任神皇,雖然還沒有繼位,不過估計已經是板上釘釘的事了。

人們頓時沸騰起來,大聲呼喊,表達著自己的決心,生怕伏星旋沒有注意到一般。

「唉……」伏星旋心中長長的嘆息了一聲,紫色的雙眼之中帶著一絲笑意,在眾人的身上掃視了一翻。

「眾位,先回去吧,現在一切都還是未知!」伏星旋輕聲開口,笑容讓整個天空彷彿都黯然失色,讓所有人的目光都是微微一窒,目光一瞬間露出痴迷之色的看著伏星旋。

伏天慶帶著如同焦炭一般的洛天,朝著煉藥堂的方向飛去,而伏星月和伏星陽兩人則是簇擁著伏星旋走出了人群,顯然將自己已經定位成伏星旋的護道人。

看到伏星旋離去,人們也是頓時轟亂著離開,一時間,整個星月神城都是傳出了伏星旋獲得了星月神皇令,成為下一任星月神皇的消息。

整個星月神城,有人支持,有人反對,認為神皇如此重要的位置,讓一個女子去當有些不妥,而且伏星旋這麼多年來,雖然人氣很高,但是也是因為伏星旋的容貌和資質,實力雖然出眾,但是比起一些絕世天驕來,還要差了不少。

時間一天天的流逝,七天的時間一轉眼便是過去,隨著時間的流逝,三道身影從古老的星月神族的深處走了出來,三名老者氣息衝天,身上雖然壓制了一翻,但是卻給人一種無形的威懾感。

「伏星旋就是下一任神皇!」三名老者率先開口,聲音之中帶著威嚴。

在三人聲音傳出的一瞬間,整個星月神城便是安靜了下來,再也沒有人敢質疑伏星旋的地位。

因為這三人,不是別人,正是星月神城的三個供奉,星月大陸定海神針一般的人物,紀元巔峰修為的驚世大能。

「冥族,紀元後期的強者冥溪鴻,殺害我族三皇子,以及十名紀元初期的強者,十幾名半步紀元的族人,此仇不共戴天!一個月後,新皇登基之時,就是我星月神族,劍指冥族之日!血債,需用血來償!」霸道威嚴的聲音響起,伏天霸的身軀站在三名的供奉身後,朗聲開口。

「什麼,冥族,竟然是冥族殺害的三皇子!」

「還有三位皇子帶進去的那那些強者,也都是死在冥族的手中!」整個星月神城,頓時嘩然起來,隨後一便是有一股驚天的殺氣,從一名名星月神族的身上散發而出。

「為三皇子,和族人報仇!」

「屠盡冥族的雜碎,敢將對我們星月神族動手,我們還怕他們不成!」一聲聲呼喊之聲,在星月神城之中爆發而出,甚至逐漸蔓延到整個星月大陸。

「新皇登基,用冥族來震懾么?」此時人們彷彿已經看到了兩個太古王族血拚,屍橫遍野的場面。

「哼……」一道冷哼之聲在星月神城的上空響起,三名紀元巔峰的強者分為三個方向飛出了人們的視線當中。

「我們先來清掃一下,星月大陸的髒東西!」三名供奉消失在了人們的視線當中。

整個星月神城也是開始動亂起來,神城之中,難免有著冥族存在,但是此時全部都是被星月神族的人們糾了出來,發現之後直接殺死,鐵血無比,有著寧可殺錯也不放過的趨勢。

就在星月神族的人們風風火火的清掃著冥族之人的時候,洛天也是緩緩的恢復著,情況一天比一天好。

這些天里,洛天也不再是焦炭的模樣,身體也是彷彿長出了血肉,而且呼吸也是平緩無比。

「臭小子!」伏天慶看著洛天,眼中露出一絲笑意,此時對於洛天,他是再滿意不過了。

「竟然連我都被騙過去了,還真是厲害啊!」伏天慶輕聲開口,聲音沒有絲毫責備之色,反倒是讚賞無比。

時間緩緩的流逝,一轉眼,半個月的時間便是過去,洛天在伏天慶精心的照料之下,終於徹底恢復,出現在了伏天慶的視線當中。

「轟隆隆……」轟鳴回蕩在洛天的身體之中,洛天緩緩的睜開了雙,內視了一翻之後,臉上不由得露出了一絲笑意。

「兩尊輪迴不死身,徹底凝聚完成了!」洛天知道,大危險之後,便是大機遇,自己差點沒死了,雖然當時自己昏迷,但是還是知道,是紀元之書救了自己。

「小子,你這體質也是沒誰了,竟然這麼快就恢復過來了!」伏天慶臉上露出一絲笑意,來到了洛天的身前,沖著洛天開口。

「多謝師傅相救!」洛天連忙跪在了地面之上,這是他第一次對伏天慶行跪拜大禮,這些天洛天雖然看似昏迷,但是卻是知道,眼前的這個老者,這些天用自己的修為幫助自己恢復,若是沒有伏天慶,那麼自己絕對不會恢復的這麼快。

「好,沒事了就好,你這命還真挺大的,當時我已經以為你必死了呢!」伏天慶笑眯眯的看著洛天,他知道洛天有秘密,但是如今他只知道,洛天是他的弟子,哪怕是洛天的丹道造詣比他要高上不少。

「師傅,這是我曾經獲得的丹道傳承,希望你能收下!」洛天輕聲開口,取出一枚玉簡,將自己這些年的丹道心得,丹方,靈藥,還有手法等全部都是烙印了進去,遞到了伏天慶的手中。

伏天慶有些無語的看著洛天,自己明明是對方師傅,但是此時,卻是讓對方拿出丹道傳承來,這讓伏天慶感覺自己頗沒有面子。

不過伏天慶也沒有客氣,將玉簡拿到了手中,隨後臉上便是露出震動之色,實在是玉簡上的東西,給伏天慶的衝擊太大了,彷彿為伏天慶重新開啟了一道大門。

「這萬物化生訣你拿去修鍊吧,若是成功的話,倒也是你的一種手段了,雖然比起輪迴天功來差了不少!」伏天慶感覺有些過意不去,伸手一揮,同樣送給了洛天一枚玉簡,正是這些天伏天慶用來救治洛天的萬物化生訣。

洛天也沒有客氣,直接將其收了起來,就在洛天將玉簡收起來的時候,一道熟悉而又複雜的聲音,在洛天和伏天慶的耳中響了起來。

「夢晨啊,你醒了?」一道俊朗無比的身影,從門外走了進來,不是伏星月還能是誰。 第一千三百二十八章登基之時離去

「恢復了?」伏星月臉上帶著笑意,沖著伏天慶躬身施禮,隨後目光看向洛天,輕聲開口。

「嗯,恢復了!」 寵婚難爲 洛天長長的嘆息了一聲,伏星月沒有揭穿自己,那也就是說,伏星月還是不想讓自己死的。

「回星月衛吧!不要打擾大爺爺了!」伏星月開口,讓洛天猜不出伏星月心中在想著什麼。

「嗯!」洛天點了點頭,他知道,有些事情,當著伏天慶的面,說起來方便。

兩人告別的伏天慶,很快便是回到了星月閣之中,讓洛天的臉上露出一絲唏噓之色。

「不知不覺在這裡住了這麼長時間了!」洛天心中嘆息了一聲,與伏星月行走在星月閣之中,感受著周圍星月衛們那滿是敬重的目光。

這些天,伏星旋登基皇位的事情雖然被傳的風風雨雨,但還是有人知道了洛天在雷鳴殿中的所作所為。

以一己之力,與紀元後期的強者血拚,若是沒有洛天的拖延時間,那麼伏星旋很有可能沒有時間煉化星月神皇令,後果何等的可怕,讓人不敢想象。

「大統領……」一道道狂熱的目光看向洛天,恭敬的沖著洛天開口。

而且他們還聽說了一件事情,那就是伏星旋與星月衛的大統領,似乎有那麼一腿,若是真的如此,那麼將來洛天該是何等的地位。

洛天和伏星月兩人沉默著,各懷心事,走進了大殿之中,一進入大殿,伏星月便是開啟了大殿之中的禁制,轉過身目光看向洛天。

「如今,沒有其他人了,洛天,是不是讓我看看你的真身?」伏星月輕聲開口,目光深沉的看著洛天。

洛天輕笑一聲,伸手一扶,將臉上的千幻面具摘了下來,目光之中也是帶著笑意。

「真的是你!」伏星月看到洛天的模樣,終於死心,他之前還有那麼一絲僥倖,洛天並不是伏夢晨的。

「該死,洛天,你膽子還真大,竟然敢跑到我們星月神族來了!」伏星月臉上露出震怒之色,沖著洛天呵斥起來。

「二皇子,就不必繞彎子了!有什麼事情直接開口就是!」洛天輕聲開口,不想跟伏星月廢話。

「唉……我服了,我伏星月這一輩子沒服過誰,真的,現在我是真服了,真的佩服你的膽量!」伏星月聽到洛天的話,發自肺腑的沖著洛天開口。

「我要你,加入星月衛,一輩子都是伏夢晨!」伏星月說完,隨後便是臉色一正,沖著洛天一字一字的開口,雙眼死死的盯著洛天。

「一輩子都是伏夢晨?這是誰的意思?」洛天口中呢喃,隨後輕輕的搖了搖頭,伏星月的意思,洛天自然會懂。

只要自己不露出人族的身份,那麼自己就能夠一輩子在這星月神族之中,身居高位。

但是洛天能夠做得到么?自然不能,他不可能放下人族之中的一切,將來若是星月神族真的打開了九域的入口,進攻人族,自己又怎麼會幫星月神族,去對付自己的親人朋友?

「我就知道你不會答應!不過我可以明確的告訴你,只要你繼續做伏夢晨,那麼未來星月神皇的位置很有可能是你的!」伏星月繼續開口,試圖洛天留在星月神族。

「我若留下來,你會瞧不起我!」 豪門重生之暖愛成婚 洛天依舊搖了搖頭,一個星月神皇,洛天還真的不稀罕,縱然是王族的神皇,依然如此。

「那你打算什麼時候離開!」伏星月輕輕點了點頭,正如洛天所說的那樣,洛天若是留下,伏星月的確會瞧不起洛天,那樣的洛天不配稱為天驕,本質上說,他與洛天是屬於同一種人,否則他也不會與洛天走的如此之近。

「就這兩天吧!」洛天長長的嘆息了一聲,聲音之中帶著激動之意,感覺到丹田之中的黑白二氣,在星月神族呆的時間的確是夠久了。

「你在星月神族之中呆了多少長時間了!」伏星月伸手一揮,一桌子的酒菜出現在兩人的身前,伏星月坐在那裡,伸手為洛天倒了一杯酒,隨後為自己倒了一杯,伸手舉了起來。

洛天輕輕的拿起酒杯,同伏星月碰了一下,隨後兩人一飲而盡,兩人相視一眼,輕笑起來。

「快兩年了吧!」洛天輕聲回應,再次舉起酒杯,一飲而盡。

「兩年了,時間過的很快啊!」伏星月輕聲開口,想到了當初在蠻族大陸,與洛天相遇的情況。

「多住些日子吧,看到星璇登基之後在走,身為哥哥,我了解我的妹妹,雖然星璇看似處處為難你,但是我想她對你或許產生了一些情愫,想必她也希望你能夠看到她登基!」伏星月輕聲開口,挽留洛天。

「可以!」洛天點頭答應了下來,他知道伏星月為什麼要留下自己,或許伏星璇登基之時,會有些什麼亂子,到時候需要自己去處理。

畢竟,如今星月神族紀元初期的強者,已經所剩無幾,而自己又是星月衛的大統領,負責星月神城的安危。

「來吧,不管以後如何,哪怕是在戰場之上,我都希望你,不要手下留情,未來的證道路上,我不會被你拉下!」伏星月朗笑一聲,不斷的與洛天碰杯,兩人不斷飲下美酒,沒有壓制,即使如此兩人也是沒有馬上醉倒,畢竟兩人的體質驚人。

足足喝了一夜,兩人不斷的回憶著這段時間的經歷,讓兩人唏噓不已,最後兩人倒在地面上沉沉的睡去,任誰也想不到,一個人族的天才會與王族的天驕坐在一起喝酒,稱兄道弟。

洛天和伏星月足足睡到了第二天的中午,副統領伏智明,才小心翼翼的敲門,讓兩人醒了過來。

「怎麼回事!」伏星月坐在那裡,洛天則是恢復了伏夢晨的模樣,站在伏星月的身後,看著恭敬無比的伏智明。

由於星月衛要管理的關係,伏智明並沒有的進入到雷鳴殿,也算是躲過了一劫。

「二皇子,羽族天驕,樊驚羽來到了咱們星月神城,說是祝賀新皇登基,大皇子讓你去迎接一下!」伏智明躬身開口。

「大哥?」伏星月眉頭微微一皺,從雷鳴殿出來之後,伏星陽和伏星月兩人的關係也是有著不小的改善。

「大哥,他自己不會去接嗎,他應該知道,我最討厭那種場面了!」伏星月臉上露出不耐煩的神色,沖著伏智明開口。

「大皇子他一大早上,就將血族親王屠飛揚,和蠻族天驕蠻魂接了過來,此時正在陪同!」伏智明躬身開口。

「呃」伏星月有些尷尬的摸了摸鼻子,覺得有些不好意思,隨後輕輕的咳嗽了一聲。

「走吧,夢晨隨我去看看老朋友!」伏星月臉上露出一絲笑意,沖著洛天開口。

「王族天驕都來了?」洛天眉頭微微一皺,他的確不太想見這些王族天驕,但是卻沒有辦法,一是自己現在還是星月衛的大統領,不可能避免,二是洛天也想看看王族的天驕到底還有誰。

洛天和伏星月兩人走出了大殿,直奔星月神城的傳送陣的方向走去。

星月神城,自打傳出星月神族的新皇要登基之後,其他幾個王族就都已經收到了消息,雖然有些不和,但是該到場,還是要到場的。

「如今的王族,也僅僅只剩下了幾個而已……」伏星月一邊走,一邊同洛天傳音,介紹起如今萬族的形式來。

說話間,兩人便是到了傳送陣外,周圍的星月衛們都是臉上帶著恭敬之色,對著兩人行禮。

「嗡……」兩人剛剛到達傳送陣,那龐大無比的傳送陣,便是傳出了陣陣的嗡鳴之聲,一道道渾身金光的身影,出現在了洛天眾人的視線當中。

足足五人,每一個人的身上都是泛著強大的波動,最差的便是兩名站在最後的半步紀元的強者,正是同星月神族關係不錯的羽族。

「星月神族伏星月,恭迎羽族前輩!」伏星月微微躬身,沖著站在五人最前端的兩名老者開口,一名老者渾身花白,身後足足有著五對翅膀,耀耀生輝,散發出聖潔無比的氣息。

而另外一名,也是有著四對翅膀,同樣聖潔無比,代表著兩人的實力,一個紀元後期,一名紀元中期。

邪王的神醫寵妃 而兩人的身後,則是洛天的老熟人樊驚羽了,樊驚羽的身後,是那兩名半步紀元的隨從一般的人物。

「呵呵,星月不必多禮,我們沒有來晚吧!」為首的那名紀元後期的老者顯然認識伏星月,溫和的沖著伏星月開口。

「沒有,距離我妹妹登基還有十天的時間!」伏星月恭敬的開口,將幾人接下了傳送陣。

「伏星月,沒想到,你連你妹妹都爭不過啊,我還以為新的星月神皇不是你就是伏星陽呢!」樊驚羽顯然跟伏星月比較熟悉,臉上帶著玩味,沖著伏星月開口。

「我這就帶眾位前往我父皇那裡,招待眾位羽族的貴客!」伏星月微微一笑,沒有將樊驚羽得話放在心上,隨後帶著羽族的五人開口。

「夢晨,這傳送陣這裡就先交給你了,如果有其他人前來,你自行安排就是!」伏星月臨行前沖著洛天吩咐了一下,隨後便是帶著羽族的人們離開了傳送陣。

「是!」洛天苦澀的開口,頗為頭疼,有些後悔說自己暫時留下來了。 第一千三百二十九章麒麟一族

忙碌,這些天洛天彷彿整個人都是忙碌了起來,臉上堆著僵硬的笑意,守在傳送陣之外,看著一個個長相怪異的傢伙,從傳送陣之中走了出來。

雖然沒有王族到來,但是卻是有些萬族之中的強大存在從傳送陣中走了出來,依然讓洛天忙的不可開交。

「快點吧,這樣的日子,我可不想在過了!」洛天有些無奈的坐在一把椅子之上,等待傳送陣的開啟。

「嗡……」嗡鳴回蕩,熟悉的傳送之力,在傳送陣上閃動而出,讓洛天將視線放到了傳送陣上。

「副統領,去看看是誰,你接一下吧!」洛天沖著站身旁的伏智明開口,聲音之中帶著懶散。

「是……」伏智明苦笑了一下,這些天伏智明已經無數次聽到這句話了,他也是有些無奈,誰讓洛天比他強,是他的頂頭上司來的。

伏智明整了整衣襟,臉上帶著笑意,走到了傳送陣的正前方。

「吼……」下一刻,低沉的吼聲,便是在傳送陣中升起,一股驚天的氣息,在傳送陣中散發出來,彷彿一頭蠻荒巨獸,緩緩的蘇醒了一般,無形的波動,讓伏智明瞬間倒退了兩步。

感覺到氣息的強大,洛天緩緩的站起身來,他知道,這是來了大能強者的前兆,一般這種波動傳出,那麼修為最差的也是紀元初期的強者了,需要洛天親自去迎接。

波動消散,三道身影出現在了洛天的視線當中,一名老者,一名中年,一名年輕人。

三人都是身穿黑袍,渾身黑氣環繞,臉上帶著冷漠之色,站在那裡,光是身上的氣勢,便是讓洛天感覺到心驚。

「太古王族,麒麟一族!」洛天的心神震動,頓時想到了伏星月給自己的王族的資料。

洛天不敢怠慢,連忙給伏星月傳了消息,臉上堆起了笑意,走到了三人的身前。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