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到啦?」

  • Home
  • Blog
  • 「到啦?」

看著四周圍形形色色的年輕男女,凌宇心想這裡應該就是雲城大學了。

「我還有事,接下來你要去哪兒,自己問路去吧。」

凌宇剛下了車,蘇青璇便猛轟一腳油門,駕車疾馳而去。

環目四顧,凌宇看到不遠處有個男生,便快步走了過去。

「同學,請問校長室怎麼走?」

這人一身名牌服裝,手上戴著價值超過六位數的名表,打量了凌宇一眼,臉上閃過一抹狡黠的壞笑。

「噢,校長室啊,看到了嗎,就是那裡!」

這傢伙抬起手來指著不遠處的一棟造型復古,看上去有些大氣宏偉的房子。

「同學,謝啦。」

凌宇徑直朝著那棟房子走了過去,來到近前,只聽得裡面傳來一陣陣女子的笑聲,也並未在意什麼。他抬頭看了一眼,只見門牌上寫著的是全是英文,根本就不認識。

也沒多想,凌宇便走了進去。他哪裡知道這裡根本不是校長室,而是學校專為那些家裡有錢有勢的女學生設立的名媛浴室。

引導他進入這裡的男生叫吳德,他暗戀他們班上的班花蕭玉靈。在幾分鐘前,蕭玉靈剛剛進入了浴室。吳德尾隨她來到了這裡,恰好凌宇上前來紋路。這廝靈機一動,想出了這麼個主意。

凌宇進入名媛浴室之後,勢必會驚嚇到裡面的女生。到那時候,吳德便可以以抓流氓為由,衝進名媛浴室,一覽裡面的無限春光不說,說不定還能看到什麼都沒穿的蕭玉靈,那可真是死也值了。

最重要的是,這可是個英雄救美的機會。吳德心想以他的體格和身手,肯定能把身材瘦弱的凌宇打得屁滾尿流,說不定能一舉俘獲蕭玉靈的芳心,抱得美人歸。

名媛浴室並沒有人看管,只有一道閘機,刷卡通過。不過這只是個形式,根本攔不住人。凌宇抬起腿來,很輕鬆地就跨了過去。

往前走了一段,凌宇便聽到了「嘩啦啦」的水聲,不禁眉頭一皺,卻也沒有多想。

又往前走了不遠,轉了個彎,剛轉過彎去,便看到了更衣室里幾名正在換衣服的女生。

「啊——」

幾名女生看到了他,立馬尖叫起來。

凌宇頓時一愣,隨後掉頭就跑,這才知道被人算計了。

慌不擇路,看到一道門,他想也沒想就推門沖了進去,哪知道這裡竟是SPA區域,十幾個chi身luo體的女生正躺在專業的水池裡面享受水療。

「啊——」

「有流氓啊!」

一下子所有女生都驚叫了起來,凌宇想要出去,誰知道卻是腳下一滑,身體前沖,撲進了前面的一個水池裡面,正好壓在了正在這個水池裡做水療的蕭玉靈的身上,一頭扎進了蕭玉靈那粉嫩玉峰中間的壑谷之中。

「混蛋!流氓!滾開呀!」

粉拳如雨般落下,被凌宇壓住的蕭玉靈嚇得大吼大叫起來,卻忘了把凌宇推開。

事發突然,凌宇純屬無心,只看到一片耀眼的白,白得晃眼,差點暈眩。

「流氓在哪裡?同學們不怕,我來也!」

就在這個時候,等候多時的吳德沖了進來。

凌宇聽到這個聲音,頓時怒火四起,雙手在水池中一撐,整個人凌空飛起,在空中一個折身,將剛剛衝進來的吳德一腳踹飛,隨後拳腳並施,盡往臉上招呼。

半分鐘后,吳德已經被他揍成了豬頭,連求饒的話都說不出來了,兩腮腫得就跟快要炸開了似的。

他是去年雲城市散打比賽的冠軍得主,本以為可以一個打凌宇這樣身材瘦小的幾個,誰知道竟被揍得毫無還手之力。

趁著凌宇暴揍吳德的時候,SPA房的女生已經全都跑了出去。過了一會兒,她們當中穿好衣服的帶著學校的保安來到了這裡。

看到了保安,吳德就看看到了親爹似的。

「救……救我……」

「住手!」

一名保安沖了上來,卻被凌宇一掌震飛。

「大家小心,這小子身上帶著功夫!」

十幾個保安抽出腰上的電警棍,朝著凌宇沖了過來。最前面的那人一棍子砸了下來,凌宇不知道這玩意是什麼,抬手格擋,頓時半邊身子都麻痹了。

「混蛋!竟然使這種下三濫的東西!」

抽出背上的桃木劍,劍招如雨,密不透風,連綿不絕。十幾個保安還沒看清楚凌宇是如何出招的,已經全都趴下了。

「住手,住手!」

一名穿著西裝的中年男子在一群人的陪同之下快步走了進來。

「校長,不知道哪來的野小子,就是他衝進了名媛浴室!」

「校長?你就是校長?」

凌宇轉身面對著校長杜如海。

「我正要找你!」

他抬起手來,手中桃木劍指著杜如海,嚇得杜如海趕緊後退兩步。

「你、你找我幹什麼?你是哪來的野小子?」

凌宇道:「我爺爺讓我來找你的,這是他讓我交給你的書信。」

伸手從懷裡摸了一封書信出來,凌宇剛要上前交給杜如海,杜如海又後退了幾步。

「哎呀,我又不打你,你怕什麼!」

凌宇嘆了口氣,一臉無奈的表情,手腕一抖,那書信便飛到了杜如海的手裡。

杜如海展開書信一看,才想起數月前他母親生了一種怪病,遍請名醫,卻都束手無策。後來經人介紹,去請了青雲山裡的一名老葯農。老葯農神醫聖手,藥到病除。

楚氏風華 杜如海是個孝子,母親病癒之後,對老頭千恩萬謝。老頭提出了個要求,讓他把孫子凌宇安排進雲城大學學習。

「好了,保安都出去吧。」

杜如海看著凌宇,「你來找我,怎麼進了女生浴室啊?」

「是他!」凌宇指著被他揍得滿臉是血的吳德,「我初來乍到,不認識路,就問他校長室怎麼走。他指著澡堂子說這裡就是校長室。」

「校長,冤枉啊,這小子滿口胡言,含血噴人!根本就不是這樣的!」

這事不能承認,一旦承認就會被開除學籍。

「王八蛋!敢做不敢當,你TM還是不是男人!」

凌宇又要動手,卻聽一聲嬌呼。

「等一下。」

回頭望去,竟是剛才被他壓在身下的蕭玉靈,怯生生地站在那裡,低頭紅臉,玩弄著衣角,不勝嬌羞地道:「我、我有個辦法可以判斷出到底誰在說謊。」 「蕭玉靈同學,你有什麼辦法? 全職國醫 快快說出來。」

這件事並不好辦,吳德家裡有錢有勢,如果沒有確鑿的證據,貿然處理了他,必然會遭到來自他的家族的責難。

杜如海其實心裡明白,凌宇說的十有八九是真的。只要掌握了證據,他便可以按照校規來處理吳德,那樣誰也挑不出毛病。

蕭玉靈道:「我們學校的校院早已經實現了無死角的監控,我想我們可以調取監控看一看,就能知道誰在說謊了。」

「是啊!這個辦法妙啊!」

一幫校領導紛紛稱讚。蕭玉靈是雲城市三大家族蕭家的掌上明珠,這些人得到機會,自然要吹捧一番。

「讓保衛處趕緊把監控給我調出來,送到校長室!」杜如海下了命令。

眾人離開了名媛浴室,一起來到了校長室。吳德已經沒辦法走路了,是兩個保安把他架到校長室的。

一刻鐘不到,保衛處的處長便把調取的監控錄像帶了過來。

硬碟接上電腦,杜如海並沒有立即點開視頻文件。他的目光一掃,看了一下凌宇和吳德兩個人,最終的目光卻是落在了吳德的身上。

「你們兩個都還有坦白從寬的機會,我要是打開了這個視頻文件,一切就都水落石出,就沒有爭取寬大處理的機會了!你們要考慮清楚!」

杜如海這話其實就是對吳德一個人說的,他想給吳德一次機會,這樣也算是給了吳家一個面子。

「這野小子血口噴人,我沒做過!我不會承認的!」吳德準備死扛到底,不過他的語氣顯然沒有之前那麼強硬,顯得有些心虛。

「校長,我父親和很多校董都是很好的朋友,我希望你不要因為這層關係而偏袒我,一定要秉公處理!」

吳德分明就是在說反話,他是在給杜如海施壓。他並不希望杜如海打開這個視頻文件,因為一旦打開了,真相就掩蓋不住了。

杜如海還真有點不知所措,他這個校長是學校的校董們選出來的。說白了,他不過是給校董打工的高級白領而已。得罪了校董,絕不會有好果子吃。

「校長,打開視頻文件吧!你無須害怕任何人的威脅!」

又是蕭玉靈,她在這個時候站了出來。

「我父親是學校最大的校董,出了什麼事,有蕭家為你撐腰!我只要求你揭露真相,其餘的你什麼都不用害怕!」

有了蕭玉靈這番保證,杜如海的擔憂便一掃而盡,哈哈一笑。

「我害怕什麼!這裡是學校,我是校長!學校的每個人都應該有求真的信念,即便為此付出慘重的代價,也是值得的!」

杜如海終於用手中的滑鼠雙擊了那段視頻文件,打開了視頻。

視頻的一開始,畫面之中只有吳德,這廝正賊眉鼠眼地望著名媛浴室那邊。半分鐘后,凌宇出現在了畫面之中。

畫面非常清晰,不過收音卻並不怎麼好,畫面中二人交流的聲音被周圍嘈雜的噪音所掩蓋,根本聽不清楚他們說了什麼。

吳德暗自鬆了口氣,心想只要聽不出他說了什麼,就沒辦法證明凌宇進入名媛浴室是他故意誤導。

「校長!我要求嚴肅處理這野小子!他含血噴人,我根本就沒有誤導他!」

吳德現在是有恃無恐,囂張的氣焰一下子就起來了,在校長室內大聲叫嚷。

「都別吵!」

杜如海沉聲道:「吳德同學,你說你沒有誤導凌宇,那麼視頻當中你指著名媛浴室是怎麼回事?」

「我、我……我不是指著名媛浴室,我是讓他到前面去找別人問問。」這廝反應很快,馬上為自己找到了開脫的理由。

「你說謊!」

蕭玉靈指著吳德,「哼,分明就是你指著名媛浴室,說那裡就是校長室,事到如今,竟然不知悔改,還在抵賴!」

吳德道:「蕭玉靈,你有什麼證據?我警告你,別以為你們蕭家財雄勢大就可以仗勢欺人,顛倒黑白!」

蕭玉靈道:「我會讀唇語!要不要我把你說的每一句話都原封不動地複述一遍?」

吳德頓時出了一身的冷汗,本以為安全過關了,誰知道還是栽了。

「什麼唇語?狗屁!分明就是你想往我頭上扣屎盆子!咱倆是同班同學啊,你有必要做的這麼絕嗎?」

杜如海道:「吳德,你別激動。黑的白不了,白的也黑不了。學校裡面有幾個能讀的懂唇語的老師,我讓他們過來一下,結果自然就出來了。」

「校長,你分明就是站在蕭玉靈那一邊!就因為他爸爸是最大的校董是不是?沒想到連你也做了蕭家的狗,合起伙來欺負我一個人。我……我不玩了!」

吳德意識到沒有翻身的機會了,就想著要離開。凌宇腳下一動,攔住了他的去路。

「你往哪裡走?做賊心虛嗎?」

「好狗不擋道,滾開!」

吳德奮力去推凌宇,雙手按在凌宇的身上,凌宇卻是不動如山,突然發了一股暗勁,將吳德震飛出去,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我想沒必要去請學校會讀唇語的老師來了。」

杜如海拍了一下桌子,神情嚴肅。

「現在我宣布一項決定,經濟管理學院大二年級的學生吳德因……根據校規,學校決定給予吳德開除學籍的處罰!」

「杜如海,你這條蕭家的老狗,你敢開除老子,老子一定會讓你後悔的……」

「保安,拉出去!」杜如海大喝一聲。

吳德被強行帶走,校長辦公室里安靜了下來,其餘人等紛紛離去,就只剩下凌宇和蕭玉靈。

「凌宇,你有沒有想過去哪個系讀書?學校裡面有很多院系,你可以隨便挑選。」杜如海的臉上有了笑容。

凌宇撓了撓頭,「校長,我不懂啊。我壓根就不想讀書。」

「那你為什麼來上學啊?」杜如海笑問道。

「是我爺爺說雲城大學裡面漂亮的女孩子最多,所以我就來了。」凌宇脫口而出,然後瞟了蕭玉靈一眼,吞了口口水,「師父說的沒錯,果然是美女如雲。」

蕭玉靈撲哧一笑,她還從未見過如此率真的人,不禁覺得凌宇異常的可愛。冷傲如她,臉上的笑容簡直比瑪瑙還稀罕,更別說對一個男生有好感了。

「校長,吳德被開除了,我們班正好缺了個人,就讓凌宇去我們班吧。」 「蕭同學,我沒聽錯吧?」

杜如海詫異地看著蕭玉靈,這冰山女神什麼時候變得如此熱情了呢?

「校長,你的耳朵有問題嗎?要不去我家的醫院看看吧,費用全免。」蕭玉靈一下子又變得冷漠了,面如寒霜,毫無表情。

「我的耳朵沒問題。」

杜如海訕訕一笑,「那這樣吧,就讓凌宇去你們班上插班。凌宇,你可要好好遵守校規,有不懂的地方要多向身邊的同學請教。好了,我讓秘書帶你去辦一下各項手續。」

「不用了,我帶他去吧。」蕭玉靈看向凌宇,「你沒意見吧?」

「沒有。」

凌宇目不斜視,連看都沒有看蕭玉靈一眼。其實,並不是凌宇冷傲,而是他不敢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