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到底何時才能回去啊我!賊老天,你告訴我啊!」一聲大吼,龍魂一拳砸在桌子上,「轟」地一聲,整張桌子崩塌!

  • Home
  • Blog
  • 「到底何時才能回去啊我!賊老天,你告訴我啊!」一聲大吼,龍魂一拳砸在桌子上,「轟」地一聲,整張桌子崩塌!

「龍魂,龍魂,不好了!」冰兒突然慌慌張張的從門外跑了進來。

「怎麼了?」龍魂疑惑。

「你自己看吧!」冰兒遞出一張紙給龍魂。

結果紙,龍魂看向上面,竟發現寫滿了字,且字竟然和他們那個世界是一樣的!

紙條上寫著:龍魂,我們抓了趙家老頭,要是你不想趙家老頭死掉的話,那就在太陽下山之前來到醉雲樓東部盡頭的荒郊,記住,是要你自己一個人來,且身上不得帶著武器!只要被我們看見有人跟隨著你,我們就撕票,記得,是你自己一個人來,而且不能帶武器,哪怕是一根鐵釘都不行!

「這是誰給你的?」龍魂問。

「是一個小孩,他給了我就走了,應該是有人叫他拿給我的!」冰兒說。

「怎麼辦?爺爺會死掉的!」 秘巫之主 趙茵兒滿臉淚痕。

「不怕,我去就我去,你們就回茅屋裡等著我的好消息吧!」龍魂強行擠出一絲笑容。

「可是……」

「相信我!我能行的,你們如果跟去會被發現的!知道沒有!」

「不行,茵兒要和哥哥一起去救爺爺!」

「茵兒乖!」龍魂蹲下身,溺愛地撫了撫趙茵兒的秀髮,柔聲說著,「跟姐姐回去,哥哥一定幫你把爺爺救出來的!」

說完這句話,龍魂手在趙茵兒的嫩脖上輕輕一敲,趙茵兒便昏迷了過去。

「帶著她回去茅屋,保護好你們自己,我會把爺爺完好無損地帶回來的!」龍魂看向冰兒。

「嗯,小心點!」冰兒囑咐一聲,抱起趙茵兒,就要回去,可龍魂卻突然叫住了她。

「我冒著生命危險幫助你們,很有可能一去不回了,你就不能給我表示表示么?」龍魂說。

「表示什麼?」

「譬如報下總可以吧?要麼你給我摸一下,要麼就親我一下!」龍魂壞壞地笑著。

「死流氓!」冰兒笑罵一聲,趁龍魂還沒反應過來時踮起腳尖,小嘴在龍魂的臉龐上猶如小雞啄米般點了一下。

「這樣滿意了吧?死流氓!」冰兒紅著臉問。

「唉!其實我還有點不爽的。」龍魂嘆息。

「得了便宜還賣乖!」冰兒冷哼。

「我不管,剛才的不算不算,要親到嘴才算,不然我就不去救了!」龍魂耍起了無賴。

「你……你……」冰兒氣得不知該說些什麼。

「怎麼樣,親不親啊?」

「好,我親!」冰兒紅著臉,似下了多大的決心一樣。

龍魂一愣。他也只是想調戲調戲冰兒而已,抓趙爺爺的很可能是那個什麼村長的人,自己不去救誰去救?可他沒想到冰兒竟然答應了!

這一愣,冰兒見機會到來,小嘴快速地點了下龍魂的嘴唇,紅著臉跑出了包房。

「喂!不算,我還沒有準備好!」見冰兒跑出了包房,龍魂回過了神,急忙吼道,可冰兒已經跑得沒影了。

「唉!龍魂你真是笨啊!怎麼那麼容易就發愣,又中了那小妞的圈套!」

邊說著,龍魂邊走出了醉雲樓,向著東部走去。 王憐花熊貓上前不等詢問,辛迷就恨聲道:“現在的風林暖就是一條瘋狗逮誰咬誰。”

王憐花道:“那沈浪呢?”

“去救白姑娘了!”

熊貓道:“七七她怎麼樣?”

“朱姑娘沒事,可是……”

熊貓急道:“可是什麼?”

“可是公子他原本身上就有傷,剛纔爲了救朱姑娘又被風林暖的暗器所傷……”

辛迷實在想不到風林暖會如此瘋狂,羣途末路還不忘劫走朱七七和白飛飛,還利用朱七七傷了沈浪。

“那他們現在在哪裏?”

辛迷擡頭望了望斷指峯道:“在上面……”

王憐花和熊貓擡頭一看,這斷指峯高聳入雲,而峯體陡峭險峻難以借力,以他和熊貓的武功卻是怎麼也上不去的,看來也只能和莫言辛迷一樣在下面等了。

在斷指峯臨頂的一處凸起之上,沈浪和風林暖皆是手挽劍花,打得難解難分。而白飛飛粉衣染血,歪坐在一邊。狹小的地方不好施展,但沈浪還要留意一旁的白飛飛,劍芒自然就收斂了很多,而風林暖自然就不會顧及太多,劍式大開大合,劍芒四射削落了很多石屑,也波及到了白飛飛。

風林暖對着沈浪,卻讓她越打越心驚,梅九式是她的最後依仗,沒想到沈浪不但會,境界也很高。當她挽出九朵梅花的時候,沈浪也從容挽出了九朵梅花,劍芒飛至,在空中相遇爆破,讓各自後退了一步。未及喘息,兩人又飛起幻出數朵劍花……

穆傾城飛上來的時候只看到劍花凌亂人影晃動,卻分不清誰是誰,如此狀況下,外人的確很難插手。於是她悄悄繞至白飛飛身邊,剛要得手,卻警覺有細韌襲來,她身形一閃,躲開了襲擊卻也丟下了白飛飛。

風林暖一招漫天飛雨,逼退了穆傾城,可也讓沈浪得到機會重創了自己,飛身跌至白飛飛身邊,風林暖伸手摸去嘴角的血漬,然後瞧着沈浪和穆傾城自嘲一笑道:“這下好了,我們都受傷了。”

沈浪瞧着風林暖,嘆道:“放棄吧!執着於斯,你又能得到了什麼?”

風林暖冷冷一笑道:“如今田地還有什麼好放棄的,你我不如放手一戰,倘若我能殺了你我還會賺了。”

穆傾城突然出聲道:“師姐,我們之間的**沈浪沒有關係,放了白飛飛,我陪你一戰定生死如何?”

風林暖厲聲喝道:“沒有關係?怎麼會沒有關係,若不是他攪局,結果會是這樣麼?”

穆傾城道:“那是你引狼入室的結果……”

“哼哼,是什麼是結果都無所謂了,今日我們拿劍說話,不死不休……”

瞧着這樣的風林暖,讓穆傾城突然有一種錯覺產生,似乎風林暖並不在意自己的生與死,而她所執着的卻是如何讓別人更難受更痛苦,這和當初她自己的心境何其相似。還好,因爲沈浪她才能及時抽身,纔不至於像她這般至死瘋狂。

……

沈浪和風林暖雙方皆是梅九式對決,外人根本就插不進去,穆傾城只得站在一邊伺機而動。沈浪的九朵梅花在空中已經連續挽了六次,而風林暖也是六次以同樣的招式化解,沈浪再一次擺好起勢……準備進攻,風林暖卻嘲弄道:“難道還要用這一招對付我麼?”

“足夠了……”

沈浪仗劍刺來,這次依舊是九朵梅花劍芒,但襲來的時候卻突然劍花合一成了一朵碩大的梅花劍芒,直接橫掃過來……

如此凌厲的一招,風林暖努力嘗試卻無法化解,只得飛身後退,但在後退的過程中她卻捨棄防禦,轉而斜幻出九朵梅花襲向了穆傾城,而她卻被沈浪的劍花擊中了身體……強大推力帶着風林暖向後飛去跌落在地。在風林暖倒地的一剎那,她突然運氣飛起一腿直接踢向白飛飛……白飛飛的身體猶如斷了線的風箏般被踢跌向右側深淵之中……

梅大先生的劍招以快著稱,而第九劍卻是快中的極致。沈浪剛來得及甩出斷玉劍去救穆傾城,卻看到白飛飛掉落深淵,當下想也不想就飛身追去……

穆傾城眼前的劍芒被旋轉的斷玉劍一擋,頓時消失於無形。而穆傾城剛得以喘息就看到白飛飛沈浪雙雙掉入右邊的深淵之中,她剛想查看卻發現一個粉色身影倒飛了上來,穆傾城只得飛身接住。

……

風林暖被沈浪強勁的劍花穿心卻還奮起一腳,最終消耗了她最後的一口生機,就那麼靠着石壁大睜着眼眸結束了這糾結的一生……

……

昏迷中的朱七七突然一個激靈轉醒,第一句話就問身邊的王憐花熊貓道:“沈浪在哪裏?”王憐花熊貓紅着眼圈陰沉着臉卻都不肯說話。

朱七七瞧着這兩人的神情不對,心中一慌,不由急道:“沈浪在哪裏,快說啊?”

王憐花低着頭不啃聲,熊貓只得面對。“在……在……”

朱七七急道:“到底在什麼地方?”

“在……”熊貓實在無法只得斷斷續續說了實話。

朱七七一聽直接懵了傻了,她好半天才僵硬地扯出笑容道:“熊大哥,不要開玩笑了,不肯能……這不可能……一定不可能的,他是什麼樣的人?他是沈浪!一定會沒事的……沒事的。”說到最後,朱七七的眼淚止不住刷刷的往下流,但她卻伸手不斷地擦,直到擦紅了眼睛擦沒了眼淚,朱七七才蒼白着臉勉強一笑道:“我不能呆在房間裏,我要出去等他……等他回來。”

“七七……”

王憐花也不知如何安慰朱七七,他自己都無法相信沈浪會就此身死,他願意陪着朱七七一起等,等穆傾城莫言他們的消息。

被沈浪救回的白飛飛現在卻是一副遊魂千里的樣子。她清醒地看到沈浪在沒有外力藉助的情況下用命把她推了上去,沈浪卻加速掉了下去,而她的靈魂從那一刻就不屬於身體了。記得曾在快活城,那時的她的確生無可戀一心求死,可那時她還有死的資格,可現在,她整個人渾渾噩噩地,但卻要努力的想着活下去。她不但活着還要活的好好的,這是他一直以來的希望,她如何能辜負。 邊走龍魂邊沉思著,到底是誰綁架了趙爺爺呢?那個什麼村長固有可能,可也有可能會是那個獅幫二幫主,自己上次可是把他的幾十個隊友都給殺光了的。

可是冰兒也在其中,按照那個傢伙的好色程度來說,絕不可能會忽略冰兒,讓自己一個人去的!

可要是都不是他們兩個的話,那有會是誰?這麼做又有什麼目的?

不知不覺間,龍魂走出了城門,來到了荒郊!

望著附近空曠的地域,龍魂倍生疑惑。

不是說要叫自己來嗎?怎麼一個人都沒有?

「誒!我來了!將趙爺爺交出來!」龍魂大吼。

可卻沒人回應,只有一隻鶴由天而降,降到一定高度,把嘴裡的東西給吐了下來!

龍魂閃開,東西砸在地上漸起陣陣灰塵,咳嗽幾聲,待龍魂撥開煙塵的時候,發現地上有著一捆繩索和一張紙,可那隻鶴卻不見了蹤影。

「真是群縮頭縮尾的膽小鬼,連冒頭都不敢。」鄙夷地說著,龍魂撿起了地上的那張紙。

龍魂先生,基於我們的安全,所以你必須按照我們的要求去做。

首先,我們了解到您的拳腳功夫很厲害,所以請您綁住自己的雙手,且用將您的雙腳踏入地上的兩個鐵圈之中,這只是為了防止您誤傷了我們再次聲明表示,如果你不按照我們的要求去做,您的趙爺爺就會魂歸西天了。

讀完紙上的留言,龍魂一把撕碎紙片,冷聲說道:「不就是要我自己把自己綁住么?說那麼長篇大論幹什麼!」

將地上的繩索撿起,以元力控制著繩子而動,不一會,一個死結打成。

他不得不這麼做,按照剛才那隻鶴來說他們肯定是一直關注著自己的,自己的任何一個動作肯定都被他們給監視著!

要是自己不打死結,肯定會被他們知道,然後不敢出來就不好了。

龍魂又看看地上,的確有兩個鐵圈。

將兩隻腳踏進鐵圈,鐵圈竟然自己收縮起來,死死地勒住龍魂的腿,兩道鐵圈之間還出現了一條銀色的鎖鏈,控制了龍魂的行動!

龍魂皺眉,這鏈子的材質可不是一般的材質啊,莫亦非教過他怎麼辨別武器等級,按莫亦非教的辨別,這把武器的級別應該是玄階的,只是這裡怎麼會有自己那個世界的武器?

「哈哈哈,龍魂先生果然是豪爽之人!」這時,一聲爽朗的笑聲從一旁傳來!

龍魂扭頭望去,發現是個不認識的男子。

橙色的頭髮凌亂地散著,披頭散髮這詞來形容他最好不過,兩隻眼睛深陷著,可卻炯炯有神,身材及其肥胖,可走起路來卻輕盈至極,身著綠色上衣白色褲子,顯得不倫不類,如果要龍魂對這個男子說一個第一印象,龍魂會說,「長得不堪入目,穿得凌亂不堪,弱的不堪一擊!」

前兩條可以確定,只是第三條卻被龍魂否定了!

男子身上總是若有若無地透露著一股強悍的氣息,那股氣息竟與自己外露的強大氣息不相上下!

自己外放的氣息是自己實力的一半,可龍魂自己有隱藏實力,誰知道這個男子有沒有隱藏實力?

從男子出現的那一刻,龍魂就感覺到了危險,而且是那種致命的危險!龍魂一向很相信自己的直覺,所以他的警戒心提高到了極限!

「你是?」龍魂問。

「本人殺狼,有人買了你的命!」殺狼望向龍魂的雙瞳滿是輕蔑。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