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即刻起,本宗主冊封你為功勛聖女!」澹臺玄仲笑道。

  • Home
  • Blog
  • 「即刻起,本宗主冊封你為功勛聖女!」澹臺玄仲笑道。

「弟子多謝宗主!」拓跋瑩瑩叩首道。她臉上並無喜悅,對於她而言,是否是聖女她並不在意。

但三百多萬弟子卻是羨慕不已。不過,沒有人不服,誰讓人家是聖門核心弟子第一呢?

「起來吧。」澹臺玄仲讓拓跋瑩瑩起身後,便讓宇文豐君接著主持大比。

譚雲緩緩地盤膝而坐在峰巔上,閉目凝神,恢復著傷勢……

由於進入四強的東方思琪、金少泓,和進入八強的戈琴、諸葛克已死,故而,進入第十六強的弟子,又重新展開了角逐……

在接下來的三個時辰內,高台上打鬥不絕於耳……

辰時初刻,旭日東升。

此時的十強已經誕生!

譚雲經過三個時辰的恢復,此時,他受損的五臟六腑已經完好如初,只是右手斷掉的五指,還沒生長出來,斷掉的肋骨,還未恢復。

這時,穆夢囈拿出了之前譚雲送給她的那滴冰封的生命之液,給了譚雲。

如今譚雲五臟六腑完好,已是使用生命之液最好的時機。

譚雲看著左掌心內的生命之液,左掌一震,生命之液化為一蓬水霧瀰漫在譚雲身上。

旋即,譚雲在眾人震驚的目光中,他斷掉的肋骨極速癒合,右手失去的五指,宛如雨後春筍般生長了出來。

僅僅眨眼間,譚雲已完好如初。他看著身上襤褸的白袍,苦笑道:「看來今後要定製一件聖器長袍了。」

「肅靜!」這時,玉樓上宇文豐君,右手高抬示意眾弟子安靜后,洪亮之音響起:

「現在十強已經誕生,第一名功勛聖女拓跋瑩瑩,個人獎勵冰屬性中品聖階火種:衍玄聖焰!同時,功勛一脈獲得開採50座極品靈礦,為期六十年的使用權!」

「第二名功勛聖子譚雲,個人獎勵火屬性下品聖階火種:天玄聖火!」

「第三名陣脈聖女馮傾心,個人獎勵中品聖器飛劍一柄,陣脈獎勵開採30座極品靈礦六十年的使用權。」

「第四名古魂一脈聖子蘇宇霄,個人獎勵下品聖器飛劍一柄,古魂一脈獎勵,開採20座極品靈礦,六十年的使用權!」

「第五名風雷一脈聖女司馬凌柔,個人獎勵……」

「第六名聖魂一脈蔣陽城,個人獎勵……」

「第七名獸魂一脈聖子段飛熊,個人獎勵……」

「第八名聖魂一脈白劍鋒……」

「第九名五魂一脈黃常弓……」

「第十名丹脈丁玉蝶……」

宇文豐君宣布過後,又道:「個人獎勵,等十位接觸神劍之後再統一由宗主發放。」

「現在十位原地打坐恢復實力,日落之時,開始去嘗試得到神劍的認可!」

「切記,機不可失時不再來,只要得到神劍認可,便可一步登天,成為少宗主!」 此刻,各大首席,對功勛一脈獲得開採50座極品靈礦,為期六十年的使用權之事,羨慕嫉妒寫在了臉上。

各大首席,愈發嫉妒沈素冰的命真好,不僅有譚雲這樣逆天的弟子,且還有拓跋瑩瑩這樣的妖孽!

峰巔上的三百多萬弟子,看著拓跋瑩瑩,腦海中不由自主的浮現出,她在擊殺東方思琪時,那玄奧莫測的身份,和那令東方思琪躲閃不及而送命的上百劍!

畏懼!

弱者匍匐如蟻,對強者勢必充滿了敬畏與懼怕!

縱使拓跋瑩瑩、譚雲,不是他們的脈系,他們依然畏懼!

同時他們知道,從今以後,在見到譚雲、拓跋瑩瑩時要繞道而行了!

這時,玉樓上,澹臺玄仲俯視了一眼譚雲,接著,側視沈素冰、宇文豐君,淡淡道:「譚雲、素冰,還有執法大長老,你們跟本宗主來一下。」

話罷,澹臺玄仲掠上玉樓,飛入了峰巔上的黃甫聖殿內。

「屬下遵命。」沈素冰畢恭畢敬,與峰巔上的譚雲,金童玉女般凌空飛去……

玉樓上,宇文豐君渾身發抖,冷汗直流,他清楚宗主已經知道,宇文志派人殺譚雲之事,乃自己授權。

「難道要天亡我嗎……」宇文豐君長嘆一聲,飛入了聖殿大堂內,接著,「轟隆隆!」殿門關閉。

此刻,峰巔上各脈首席、長老、執事、弟子們望著緊閉的黃甫聖殿,各有所思。

宇文豐君處處想將譚雲處死之事,已是世人皆知,在多數人看來,宇文豐君這次進去,恐怕凶多吉少了……

氣勢恢宏的大殿內,澹臺玄仲自上席中緩緩落座,朝沈素冰微微一笑道:「素冰,坐下吧。」

「謝宗主。」沈素冰落座在下席左側。而此刻,下席右側,還落座著一名青袍老者。

老者彷彿年事已高,已經枯瘦的不成樣子,他的一雙眼睛乃是白色,顯然失明。

大殿內的譚雲,看不出瞎子老者的修為,若這樣的駝背、白髮瞎子老者,走在世俗,任何人都會以為他已是風燭殘年的老人。

可就是這樣一個枯瘦、瞎子,卻給譚雲一種融於天地般的感覺!

這是一種大道融於自然的感覺,彷彿老者便是天、便是這地!

譚雲雖然不知老者具體境界,但他清楚,老者要想殺自己,彈指間便可滅掉自己上百次!

反觀宇文豐君看到瞎子老者后,頓時,一副見鬼的模樣,急忙匍匐在地,顫聲道:「宇文家族,不肖來孫宇文豐田,叩見天祖!」

「天祖啊……您不是四千年前便坐化了嗎?嗚嗚……太好了,天祖您沒死!」

宇文豐君真的哭了,他萬萬未想到天祖:宇文經綸,還在人世!

「把眼淚給天祖擦了」。宇文經綸冷哼一聲。

「是天祖。」宇文豐君擦去激動的淚水,正欲起身時,宇文經綸沉呵道:「我讓你起來了嗎?給我面朝譚聖子跪下認錯,請求譚聖子原諒,否則,天祖今日親手斃了你!」

宇文豐君頓時一愣之際,宇文經綸探出一根手指怒指宇文豐君,怒髮衝冠道:「在外人眼中天祖已死,天祖是個瞎子,可你以為天祖眼睛瞎了,就不知道你的胡作非為了嗎!」

這一刻,宇文豐君慌了神,他再不知道天祖得知自己針對譚雲的所作所為,那他就是傻子了!

換句話說,他也知道宗主未殺自己,也是看在天祖的面上!

因為天祖不僅是執法大老祖,且還是宗主澹臺玄仲的師叔!

「天祖息怒,來孫知錯,來孫知罪!」宇文豐君瑟瑟發抖,繼而,朝譚雲叩首道:「譚聖子,因為你殺了外門執法長老,害死了內門執法長老,還殺了我徒兒趙萬沙,所以我一時糊塗,才授意我義子宇文志,派人殺你的。」

「我錯了,我真的錯了,請譚聖子原諒!」

宇文豐君叩首道。

譚雲皺起了眉頭,在他心中,他早已給宇文豐君定下了死刑,他現在不知道,宇文豐君的天祖,究竟是敵是友。

這時,澹臺玄仲看著譚雲,呵呵笑道:「雲兒,還不快原諒執法大長老,扶執法大長老起來。」

「前輩快請起,晚輩原諒你了。」譚雲點了頭,便將宇文豐君攙扶了起來。

「多謝譚聖子寬宏大量。」宇文豐君剛起身,宇文經綸又喝斥道:「跪下!」

宇文豐君渾身一抖,急忙又跪了下來,面朝宇文經綸匍匐在地。

宇文經綸恨鐵不成鋼的道:「豐君,你可還記得,我宇文家族列祖列宗的遺訓?」

「來孫記得!」宇文豐君顫聲道。

「好,記得就好。」 前任攻心記 宇文經綸深吸口氣,沉聲道:「記得就給我抬起頭,說一遍!」

「是天祖。」宇文豐君抬起了頭,神色肅穆道:「我宇文家族祖先,五萬多年前,和皇甫聖宗祖師爺結拜為兄弟。」

「后,祖師爺請祖先入宗,擬定戒律,並成為皇甫聖宗建宗以來第一位聖門執法大長老。」

「後來,皇甫聖宗昌盛,我宇文家族祖先,又被冊封為聖宗第一個,也是唯一一個護宗執法聖尊的封號!」

「祖先坐化前,留下遺訓,我宇文家族後人必當誓死效忠聖宗,海枯石爛,至死不渝!」

聞言,宇文經綸勃然大怒,右手一揮,一記手掌虛影,突然抽在宇文豐君的臉上,宇文豐君噗出一口鮮血,重重地砸在殿門上!

「你告訴天祖!」宇文經綸大吼道:「你明知譚聖子是宗主的人,你為何還要指示別人殺他!」

「難道就是為了外門執法大長老?內門執法大長老?這些人都是率先為難譚聖子,他們死有餘辜!」

「可你呢?你不查、不明、不智,就想要譚聖子的命,你簡直罪該萬死!」

「砰!」

這時,宇文豐君砸落在地,接著,他紅腫著右臉,昂視著宇文經綸,留下了悔恨的淚水,「天祖,來孫不肖,違背了祖先遺訓,愧對列祖來孫甘願謝罪!」

「請天祖原諒。」 kiss魔法愛物語 宇文豐君跪著轉身,朝譚雲真情流露的歉意道:「對不起,我錯了。」

說著,宇文豐君右掌噴涌著磅礴的靈力,舉起手掌朝天靈蓋拍去! 這一刻,宇文豐君並非虛情假意,而是受到了自我譴責,無顏活於世。

「嗡——」

當宇文豐君手掌將要拍中天靈蓋時,澹臺玄仲右手一揮,一股無形的力量束縛了宇文豐君的手掌,使他無法拍下。

「執法大長老,你知錯能改善莫大焉。」澹臺玄仲目光期許的看著宇文豐君,大有深意道:「你宇文一族,為穩固皇甫聖宗大業,暗中與姦細廝殺,付出了太多性命。」

承恩妃 「宇文一族對皇甫聖宗忠心耿耿,本宗主和歷任宗主都深知,故而,你不必自裁謝罪,只需以後繼續效忠皇甫聖宗,效忠譚雲便是!」

宇文豐君這一刻,恍然大悟,從那句「效忠譚雲便是」六字,他便看出無論別人是否同意,譚雲登上宗主之位,澹臺玄仲都會想辦法,讓譚雲成為一宗之主!

就在他暗忖時,澹臺玄仲深吸口氣,對著譚雲慈祥一笑,「這裡也沒有外人,本宗主就把話放在這裡了,譚雲必定是下任宗主。」

「任何人都別想阻擋!」

聞言,譚雲深深鞠躬道:「弟子多謝宗主栽培!」

「嗯。」澹臺玄仲應聲后,側視宇文經綸,鄭重其事道:「師叔,若將來有一天玄仲不在了,還請您要輔佐譚雲上位。」

「放心,老頭子一定會輔佐譚聖子的。」宇文經綸點了點頭。

隨後,宇文經綸望著宇文豐君方向,毋庸置疑道:「豐君,我執法一脈其他老祖們,天祖已經知會過了,今後執法一脈將會效忠譚聖子,你知道如何做了嗎?」

「來孫明白!」宇文豐君叩首后,面朝譚雲,右手化劍指著蒼天,擲地有聲道:「屬下宇文豐君發誓,從今以後誓死效忠聖子,若違背誓言,天誅地滅!」

「快快請起。」譚雲攙扶起宇文豐君,旋即,躬身道:「宇文志之死,我深感抱歉。」

「譚聖子,事情過去了便不提了,況且害死志兒的罪魁禍首不是您,而是屬下。」宇文豐君說著,渾濁眸子里已然噙滿了淚水。

倏然,宇文豐君想到了什麼,臉色煞白!

「來孫,怎麼了?」宇文經綸說道。

「天、天祖……」宇文豐君神情惶恐道:「當初譚聖子逼得來孫殺死志兒時,來孫曾發過誓要殺譚聖子……」

不待宇文豐君話罷,宇文經綸氣得上氣不接下氣,不過,隨後的一席話,讓宇文經綸、澹臺玄仲、沈素冰、宇文豐君,震驚到了極點。

「無妨。」譚雲說道:「我師父說過,我的命格在六道輪迴中,但卻不受天道法則之下。故而,執法大長老發誓無妨。」

譚雲所言千真萬確,因針對天道法則中天譴,他乃是鴻蒙至尊時所制定,故而,天譴根本無法察覺到他的存在,因此,他死不死,天譴並不知,既然不知,那就無法降臨滅殺宇文豐君。

「譚聖子,您師父是何方高人?竟能得知你的命格?」宇文豐君亢奮不已道。

譚雲微微躬身道:「宇文前輩,晚輩也不知我師父的身份,總之,他無所不知。」

「嗯,老朽明白了。」宇文經綸笑著點頭后,對著亢奮不已的宇文豐君道:「今後好好輔佐譚聖子,記住了嗎?」

「來孫記住了!」宇文豐君重重點頭道!

這時,澹臺玄仲說道:「素冰、譚雲,還有執法大長老,我師叔活著之事,切莫宣揚出去。」

「屬下、弟子明白!」宇文豐君、沈素冰、譚雲異口同聲。

「嗯。」澹臺玄仲擺手道:「你們退下吧,本宗主還有事,與師叔商議。」

隨後,沈素冰、宇文豐君、沈素冰邁出了大殿,出現在眾人視線內。

這時,宇文豐君原本被宇文經綸抽腫的臉頰,已恢復了原樣。

各大首席、長老、執事、弟子們,看著宇文豐君,皆疑惑萬分。

眾人本以為宇文豐君很難活著走出黃甫聖殿,未曾想不僅安然無恙的離開了聖殿,且宇文豐君在譚雲面前,一副尤為恭敬的模樣。

眾人不盡猜測,莫非是宗主,跟宇文豐君說了什麼,才導致其對譚雲,前後態度判若兩人……

隨後,譚雲和穆夢囈、鍾吾詩瑤、拓跋瑩瑩一起,漫步在雲霧繚繞的峰巔懸崖邊緣,淡看風起雲湧,波瀾壯闊的茫茫雲海。

「哥,快了。」拓跋瑩瑩玉臂一揮,布置了個隔音結界,籠罩住了幾人,她看著譚雲,莞爾一笑道:「主人,今日就可以拿回屬於您的東西了,也不知道會不會是您的那柄神劍。」

穆夢囈、鍾吾詩瑤亦是頗為激動,二女自然知道,祖師爺從永恆之地葬神深淵內,盜走的神劍,便是譚雲的鴻蒙神劍。

譚雲感慨一聲,「是啊!它離開了我這麼久,我是時候將它拿回來了。」

感慨過後,譚雲面帶殺意道:「當初我在永恆仙宗山門前,將鴻蒙神劍火舞收回。」

「後來又在永恆之地在葬神深淵內,又收回了金倪、木馨、清影,纖塵。」

「我雖然收回了金木水火土,五行鴻蒙神劍,但還有風、雷、時間、空間、光明、死亡六柄神劍還未收回。」

「根據洪荒神主所言,我那柄蘊含十一種屬性的鴻蒙神劍,被神魂仙宮祖師爺帶走了,那麼現在它一定在神魂仙宮!」

「此外,夢囈說過他們穆風聖朝有一柄,而唐永生那裡應該也有一柄,亦是說如今的唐尊聖朝內有兩柄。」

「還有其他三柄鴻蒙神劍的下落,暫時不明,不過,只要我實力足夠強大,一定可以根據八萬年前,和我們祖師爺一行十一人,進入葬神深淵盜劍的名字,來找到剩下三柄神劍的下落!」

拓跋瑩瑩恭敬道:「主人所言極是,關鍵就是實力!」

「是啊!實力!」譚雲雙拳緊握,擲地有聲道:「待今日得到神劍,我們便立即閉關!」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