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反正你們別想扔下我。」藍明心有點狡猾的笑起來。

  • Home
  • Blog
  • 「反正你們別想扔下我。」藍明心有點狡猾的笑起來。

一旁的胡念也是點頭道:「這是真的,當年二先生下山,也是有我的陪同。」

這時,徐焰與金千機不約而同想起當年在雲府外門的第一天,胡念說過她曾與二師姐走過整條紅河。

親身走過,七千多公里的母親河。

一念,假愛真妻 卓師屈指彈出紋圖:「這會通往南皇城,你們可以先安頓一下再出發。若我閑暇時想起,會找找看你們。所以放心吧。」

這下就連金千機都鬱悶起來,若真的遇上危險時,你沒有「閑暇」時間那怎麼辦……

「好了,走吧走吧,別婆婆媽媽了。」炎舞昭急性子,連忙揮手。

王奇認真的道:「兩位師弟,要小心點。天下可是有很多人急著打敗甚至殺死雲府的弟子。」

徐焰與金千機直欲抓狂,這根本不是擔憂了吧!?

許世昌哈哈大笑:「回來時讓師兄替你們做一頓好菜。」 第五百一十七章──下山

三人隔了四年,重新穿過了光門。

環顧四周,空無一人。

依然是,那座破廟。

依然是,那不太真實的微熱。

但他們已是長大了的三人。

徐焰張望了一下,扭了扭脖子:「先回湖畔小屋看看吧。」

金千機與藍明心自然沒有意見,三人自破廟走出,向著記憶中的湖畔小屋走去。

…………

雲府外門的破廟所在,本來就與湖畔小屋相距不遠。

只是當一行三人來到湖畔小屋門前,卻是看傻了眼。

本來被徐焰豪邁的寫下的對聯已經被撕下了。

取而代之的則是一個大大的牌匾,徐焰一眼便看出牌匾邊緣的金色,可是真正的黃金熔煉而成。

【平步青雲】。

而三人更是看到門外長長的排著隊,無數人在等候著什麼,一個個探頭探腦的。

三人對視一眼,走上前來隨便找個中年男子搭話:「兄弟,你們在等些什麼?」那中年男子看了三人一眼,徐焰長相雖然俊美,但偏偏身子很壯而已剃了個光頭,看起來帶著其貌不揚。

金千機則是長得很秀氣,看上去像個手無綁雞之力的書生。

而藍明心則是對自己的藍發做了些偽裝,畢竟藍發在這個天下實在太過扎眼,因此她看上去像個平平無奇的婢女。

看到三人很平凡,中年男子沒有太過理會三人,反而有點不耐煩的擺手道:「這裡都不知道?這裡可是曾經雲府六先生與七先生住過的【青雲閣】。 曾想風光嫁給你 來到這裡的人都是為了參觀曾經兩位先生的住處,同時也是為家裡的子弟作福,希望獲得兩位先生的保佑。」

徐焰聽得瞪目結舌:「保……保佑?」

中年男子不屑的嗤笑:「兩位先生已過雲府之門,乃是真正的神仙中人,自然擁有超凡的神力。單是進去參觀、尋求保佑的入場費就是一百兩,可不是誰都能進去的。」

金千機想得比徐焰更多,只見他眨了眨眼,客氣的道:「這位兄台果然見多識廣,只是未知由誰來收這個入場費?」

中年男子被金千機一捧后,面上也是露出滿意之色:「這個當然是曾與兩位先生共過生死、度過患難,青梅竹馬一起長大的周重周公子負責了。」

徐焰點頭,咬著牙道:「原來是周公子。」

藍明心在旁看得格格嬌笑。

…………

「這裡便是主廳,要知道當年在這裡招待過多少貴客?怪醫賓士、極道寺的不語……喂喂,別亂碰啊!那桌子如此光鮮明亮,都是因為曾由朝霞宮的萬爾豪刷亮的。」

「這裡是灶房,可不小看這樣一個灶房。當年的明心公主及北方四季山的四季天春峰峰主楊春也曾在這裡做菜呢!」

「這裡是花園,呃……我說那個誰,小心點你的腳!這裡的花花草草,都是被四季天少主楊天幸親手澆水的!」

「這便是大名鼎鼎的工作室,在這裡,六先生不知鑄出多少神兵利器。」

「這邊這個小木雕,便是七先生的作品……」

一個胖子在侃侃而談,雖然高了不少,但那肚子彷佛也伴隨著身高增長,變大了許多。此刻他拿著蒲扇撥著,面上儘是自豪之色:「當年我就是坐在這裡,與六先生說成了團購之法!若非如此,又豈是那麼多人能夠獲得六先生的神兵【土豪系列】!?」

此言一出,無數人露出讚歎的神色,而周胖子面上也就更加享受了:「來吧,最後來這裡誠心祈拜,以獲得兩位先生的保佑。」

只見本來有著數間客房的位置此刻已經被拆掉,取而代之的是合成一個偌大的空間。這個空間擺放著兩個三米多高的銅像。

一者是光頭的少年,少年面上露出凝重之色,盯著那平舉在胸前的一座爐子,就連爐子上的九條火龍也被造得栩栩如生;

一者則是長發飄飄的少年,身後一頭大鳥抓住肩膀展翅欲飛、腳下一頭青狼伏在地上欲撲,威勢十足。

一名婦人向著周重道:「周公子,你真是一個好人。兩位先生已入雲府,踏入仙門。你還如此替兩位先生照料著舊地,還讓我們這些平凡人有機會接觸先生的銅像,讓我們可以獲取其保佑。」

周重連忙還禮,面上是一副認真之色:「這位夫人太客氣了。在下不是為了什麼,就是為更多人獲得兩位先生的福氣、為大眾謀福利。祈求能金榜題名。我周某人絕對不缺銀兩,那入場費也只是盡數為了修葺這座【青雲閣】。單是這兩座雕像已是價值萬金,而且盡數是周某人獻出來。」

那位婦人面上更加恭敬了:「周公子實善人!」

良久,人群漸漸離去。

周重與一旁的僕人說著:「今天就差不多了。」

「是的,周公子。」僕人聽令退去。

周重面上一副自豪的看著四周,手中的蒲扇撥得更加起勁了。他在花園環顧四周,卻發現有兩名青年仍然站在花園中,指著一座假山不知道說著什麼。

周重皺起眉頭,不是讓那些下人趕人了嗎?

他看了看四周,卻發現沒有下人在此地,他無奈只能走上前喊了兩聲:「【青雲閣】今天的展覽時間已過了,請速速離去。」

一名青年頭也沒有回:「為什麼要離去?」

周重又好氣又好笑:「這裡不是你的地方,這裡可是【青雲閣】。 異世無冕邪皇 難道閣下自認是那位先生不成?」

另一位青年轉過身來看向周重,面上笑瞇瞇的:「周胖子,怎麼四年過去,你還是那麼胖?」周重看著這青年只覺得很面熟,四年過後,金千機長相也改變了不少。驟一看去就像一個文弱書生,但那頭黑髮披散下來,又像是對月吟詩的詩人,充滿書卷氣息。

「閣下是誰?難道認識我……?」

豪門驚夢:神祕男上司的邀請 「嗯?」周重越看越是心驚,內心下意識的與那銅像作比較……

「周胖子,你還真是好膽。我讓你替我照料此地,你竟然把這當作斂財的手段。」另一名青年轉過身來,那顆光頭閃閃發亮。周重內心更是漏了一拍。

不說別的,現在整個南方,提起最有名的「光頭」只有兩方。

極道寺的和尚及徐焰。

沒有之三。 第五百一十八章──左家近年

而這顆光頭上沒有那明顯的戒痕,那就只剩下一個可能了。

周重內心越驚,面上表情就越加精彩。

當徐焰反應過來時,肉乎乎的周重已經撲了過來抱著徐焰的腿哭著道:「徐兄弟!你終於回來了!可要想煞了小弟!」

徐焰只覺額角冒汗:「你放手!你看我打不打死你!」

周重哭得更厲害了:「我不放!我不放!我與徐兄共過生死度過患難!這四年每每想起儘是思念之情!我命人造的兩座銅像,也是為了解相思之苦!」

金千機更是笑得不可開支,這胖子為了活命真的什麼都敢說。

…………

【青雲閣】大門關上。

本來有數十位的僕人盡數一頭冒水都被周重趕跑了。

整座青雲閣重新剩下三人坐在主廳。

兩人站在茶几旁,一名胖子則是畢恭畢敬的沏茶分茶:「兩位先生……」

徐焰一瞪眼,差點沒把周重嚇得腿子軟:「喊我的名字,不要先生長先生短的。」

「呃呃……徐兄弟,怎麼這樣快回來。不是說一入雲府便是過了仙門,從此不入凡俗嗎?」

金千機在一旁笑得更加燦爛:「周胖子,怎麼我感覺你不太想我們回來?」周重面上頓時一變,儘是認真之色:「這是什麼話!我對兩位先生的敬佩有如滔滔母親河水,連綿不絕。」

徐焰把茶一飲而盡,重重的擱在茶几上,語氣陰森的跟周重道:「周胖子,你不給我一個解釋,可莫怪我無情。」

周重眼看是推不過去了,只能和盤托出。

…………

「這些年,左家有點難過。」

「前些年,左血戰左老爺子生前,左家幾乎在武官一方獨大。其他三家──安家、黃家及李家都被打壓得很厲害。但物極必反,左血戰老爺子坐化歸墟后,三家瞬間反撲。其主要原因是──左家沒有一位超級強者坐鎮。」

「相反,黃家黃北老爺子雖然年老,但至少還能走能打。當天屍紋道入侵南皇城,家族中只有黃老爺子敢出手,也是那次鎮懾了各家。而皇上承了黃老爺子出手這個情,對於現在黃家的壯大也是睜一眼閉一眼。」

「安家更不用說,雖然安家老爺子大概也活不了多久。但其子安伯軒實力超群,絕對能接任安家。更不用說孫子安缺更加接了太子殿下的太子令,將來必然成為太子的心腹。」

「而李家看起來低調,但其家主的女兒李仙兒長袖善舞,與各家關係打得極好,從不胡亂樹敵。李仙兒的女兒李不凡在突破先天宮后,壓積薄發。在兩年前更是擊敗了萬書學院的夏語冰,震驚南方,繼而獲得了太子殿下的太子令,同樣地份頓時陡變。」

「相反,左家雖然有著左升與左成哲、再下一階有著如左狂瀾這種天賦出眾的弟子。但在沒有超級強者坐鎮下,面對其餘三家的吞併,根本無力反抗。」

徐焰聞言眉頭皺起,他也沒想到左家這些年過得那麼麻煩:「別顧左右而言其他,我在問的是湖畔小屋的問題。」

周重一副誇張的受了天大委屈的樣子:「本來徐兄你是把這湖畔小屋託付給了我跟左家,但這些年左家都快要分身不暇了,哪有時間替徐兄打理?」

徐焰冷笑起來:「所以你就把這裡當作斂財工具了?」

周重哭喪著臉:「不是啦!我雖然現在於玄武拍賣場有著一定的地位,但徐兄認為,玄武拍賣所如何能屹立於南皇城不倒?」

徐焰沒有說話,一旁的金千機已經平靜開口:「中立。」

周重馬上點頭如搗蒜:「是的。所以我在玄武拍賣所中的力量、財產都無法於南皇城勢力中起出任何用途。雖然在這裡賺了不少,但因為這裡是徐兄的財產。在這裡賺回來的錢,我怎麼用都無人能夠過問。我可是把大部份的銀兩都捐助給左家以度難關呢!」

徐焰皺起眉頭,看了看四周:「就這裡……可以替左家度難關?」

說到這裡,周重面上神色精彩起來,眉飛色舞:「徐兄這就不知道了。你想想,一百兩的入場費一個人。每天至少有三十多人會前來。一年有三百多天……每年至少純收入就有近千萬了。若非這樣,左家恐怕還會過得更加艱難。」

徐焰有點難以置信,只不過是一個他與金千機住過的地方,就值一年千萬兩的收益……

需知道,當年徐焰買下此地才不過三十萬兩……

「嗯,我知道了。」

徐焰站起來:「但不需要了,明天馬上把那兩個銅像拆走。我與千機還在生,拜什麼鬼拜。左家那邊,我自有分數。」周重聞言面上也沒有露出可惜,正如他所言,這裡對於現在身為玄武拍賣所核心成員的他來說並沒有多重要。

他沒有跟徐焰透露的是,他真正建起這裡最大的原因只是滿足於別人因為他與徐焰的關係而崇拜他的那種虛榮心而已。

想到這裡,周重試探的問道:「徐兄,這次回來打算待多久。」

徐焰還沒有說話,金千機便似笑非笑的道:「哦?看來不太想我們待在這裡了。」周重連忙搖頭晃腦的說不是。

徐焰一瞪眼:「亮你也不敢!」

語畢,他站了起來:「大概要一段時間了。」

周重那眼珠子瞪得大大,彷佛想起了什麼:「徐兄……你們,下山了?二宮境的修為?」

金千機仍然笑而不語,而徐焰則是看向西方不知道想著什麼。

西方極西處,乃是西漠荒地。

但若近一點的去看,南皇城內的西方,乃是白虎大道。

而白虎大道里,可是住著最強大的軍閥世家之一。

瘋虎黃家。

…………

翌日,黃家府。

黃家府很有特色,外表呈黃。但卻非金黃,畢竟南皇城乃天子腳下,除了全清宮又有哪家敢用黃金的黃?

那是一種深沉的黃。

似是肅殺之秋落下的枯葉,驟一看去醒目,但看久了卻覺得眼神微殤。

而這也是黃家世代相傳的發色。 第五百一十九章──登門拜虎

府門外壓根兒沒有守衛,只有兩頭栩栩如生的石虎,盯著門外。

這也是黃家的霸氣。

因為數百年來,從未有人敢闖進黃家。

或許曾經有過,但當死了后便無人得知。

只是今天,黃家迎來了一名光頭的客人。

光頭並非絕對是僧人,上門也並非為了化緣。

或者是,來者不善。

…………

光頭青年平靜的走進內。

四年過去,他的實力也有了天翻地覆的變化。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