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反正你負責親自交給元帥就行。」

  • Home
  • Blog
  • 「反正你負責親自交給元帥就行。」

作為知道她有sss級本命植物的人,弗雷德的可信度還是挺高的。 宇宙還是一如既往的靜謐無聲,亘古都未曾變過,就算龐大如一個星球,都只是不起眼的塵埃,更何況是星艦。

「隊長,快要到達目的地了!」

星艦中,一名身穿鐵灰色軍服的士兵站在操縱台前,向弗雷德彙報道。

弗雷德作為特殊機動部隊的隊長,他的職位相當於一個將軍,但是因為出自阿瑞斯軍團,所以軍部不敢真的讓他擔了將軍的職位。

至少,在伽藍阿瑞斯死之前,弗雷德是不會得到一個將軍該有的實際權利的。

不然,軍部命令和阿瑞斯元帥的命令起了衝突,他們還真不敢保證他會選擇軍部。

福克斯將軍是直接隸屬於景老元帥麾下,但弗雷德和福克斯的情況不一樣。

福克斯幾乎是明面上的景安的繼承人,景年雖是他的孫子,但畢竟沒長成,景老元帥年級大了,很可能等不到景年出頭的一天,只能扶植親信,希望以後能多多關照一下自己的後代。

末路長恨:與君執手走 而弗雷德僅僅只是伽藍阿瑞斯的下屬,並不是繼承人,所以軍部對弗雷德的容忍度比不上福克斯將軍。

再加上他職位特殊,「機動」,就可以說明,他是哪裡需要往哪搬,擔負著緊急支援的任務,誰都不希望危極時刻,來救命的卻是別人的死忠。

雖然弗雷德確實是阿瑞斯元帥的死忠,但這不是沒有明面上承認嘛!

只要蓋上一層「遮羞布」,有的是人裝聾作啞,當做不知道。

沒辦法,誰讓「一將難求」呢!

雖然伽藍也命不久矣,卻不知道為什麼,他似乎從沒想過找個繼承人的事情。

重生小甜妻:老公,纏上癮 自己不急著生就算了,連培養個接班人的意思都沒有。

眼看著自己死後龐大的家業無人繼承,軍團無人管理,他就不急嗎?

這個問題,除了伽藍之外,誰也不知道答案,甚至曾經還有過有心人去弗雷德面前挑撥過,似乎是想激起他爭權的心思,不過全是白費罷了。

「到達戰場之後,全權聽從阿瑞斯元帥吩咐!」

弗雷德以前支援時,都是他自己總攬指揮權,但這次,他可沒有「班門弄斧」的意思。

手下也沒有任何異議,他們這些士兵可以說是非常單純耿直,誰能讓他們打勝仗,能減少傷亡,他們就聽誰的!

更何況即將指揮的人還是偶像!

…………

「警報!警報!」

駐守邊境星的防禦堡壘響起了刺耳的警報聲,很快負責監視蟲族動向的士兵就大聲喊道:「長官,前方發現巨型蟲巢!正在向我方移動!」

「巨型蟲巢?!」

負責人聽了這個消息,沒有耽誤,迅速按照原先的安排,啟動了堡壘的防禦裝置。

併發出了攻擊指令。

蟲巢和蟲洞不一樣,每一個蟲巢里都有母蟲坐鎮,在母蟲死之前,蟲巢幾乎實現了「絕對防禦」,根本打不破。

只有攻入蟲巢內部,直接擊殺母蟲,才能徹底摧毀蟲巢,不然,它可以在宇宙中直接移動,一旦逃出了監控範圍,出現在了人類生存區,那就意味著會面對鋪天蓋地的蟲族攻擊。

那數量,幾乎讓人絕望!

首席的騙婚新娘 母蟲雖然是ss級的存在,但它「身嬌體軟」,物理防禦力極低,只能待在蟲巢深處的菌毯上,人類只要能突破前面的蟲族大軍的防線,頂住母蟲ss級精神力的侵襲,就能輕易的用一把激光小手槍殺死它!

但至今為止,也只有伽藍阿瑞斯,成功進入過蟲巢,擊殺過一條母蟲,他也因此一戰成名,聯邦的邊境也安定了好些年。

可只要蟲族沒被殺光,總會出現母蟲,一條死了,接任者會相繼出現,這不,一下子就出現了兩個接任者。

這兩個蟲巢的出現就是邊境防線迅速潰敗的重大原因。

弗雷德就在這種激烈的戰況下,來到了堡壘。

他一路上都在思考這個問題,蟲族一次只能存在一條母蟲,這兩條是怎麼回事?

這個問題伽藍也沒法回答,他再熟悉蟲族,也沒辦法和它們交流,誰知道蟲族內部出了什麼事?

「報告元帥!弗雷德前來報道!」

伽藍坐在辦公桌前,皺著眉頭盯著戰場,他現在的身體根本撐不住戰鬥,可除了他之外,就沒人能進入蟲巢了,萬一……

「嗯!」

心裡的心思伽藍沒有露出分毫,他朝弗雷德輕輕頷首,對這個一手帶出來的軍人很滿意。

「元帥,這是葉錦托我帶過來的……」

弗雷德從空間紐里掏出了一個物體,裹得嚴嚴實實,已經成了球狀。

伽藍不由得有些好笑,要真是有人想要窺探裡面的東西,這種包裹可起不了任何作用。

「知道了,你先和奧克托打掃一下戰場。」

蟲族的屍體不能亂丟,它們死後分泌出來的污染物會很快將一片地污染的寸草不生,還會形成輻射。

所以打掃戰場可以說是和蟲族的戰鬥中最重要的事情。

「是!」

弗雷德敬了個軍禮,轉身走了出去,從頭到尾都沒有對伽藍手裡的東西起任何好奇心。

但他不好奇,不代表其他人不好奇。

就在弗雷德走在金屬通道中時,迎面就遇到了伊奧。

「弗雷德將軍!」

伊奧喊住了弗雷德,但弗雷德卻皺起了眉頭。

「我不是將軍,請你下次不要喊錯!」

他雖然不知道這是誰,但能在這裡走動的,沒人不知道他的身份,在這種情況下叫他將軍……

弗雷德用懷疑的眼神掃視著這個莫名其妙的人。

伊奧被他噎住了,心知自己拍錯了馬屁,立馬改口:「弗雷德上校!」

「有什麼事嗎?」

他還有任務!

伊奧笑的自然無比,好像沒有看到弗雷德的不耐煩:「我是元帥身邊的醫生,所以……」

「所以什麼?」

「所以元帥現在情況不好,我本人是不支持元帥親自去戰場的!」

「可我人微言輕,希望您能勸勸他。」

弗雷德意味不明的看了他一眼,只說道:「我知道了。」

說完,就離開了,根本沒給伊奧進一步問下去的機會。 「元帥,那個醫生是怎麼回事?」

元帥從來都很有分寸,知道自己的身體去了戰場可能也是添亂,所以,沒到萬不得已,他肯定不會親身上場。

真要到了最危極的時刻,他必定不會仍然坐在指揮部,那時候,誰勸也沒用,根本不需要他們插手,這個醫生的話簡直多此一舉!

就像是特地到他面前表忠心一樣。

「別管他,做好自己的事情就行。」

伽藍接到了剛走沒多久的手下發來的通訊,不在意的說道。

「是!」

既然元帥心裡有數,他就不多嘴了。

現在外面的兩個蟲巢才是最要緊的事情。

…………

在與聯邦相對的帝國。

「砰!」

一聲清脆的碎裂聲在一片寂靜中顯得無比突兀。

「這是怎麼回事?蟲族怎麼提前暴動了?」

一個穿著連衣長裙,身材豐滿,面容嫵媚的女子不知道想起了什麼,臉上的一絲猙獰直接破壞了她強裝出來的高貴大方。

身後的侍女戰戰兢兢,低垂著頭,擔心她的怒火燒到她們身上。

「怎麼會出錯呢?怎麼會……」

羅莎有些神經質的走來走去,一直以來穩操勝券的得意被這次出現的意外驚的絲毫不剩。

「沒關係!雖然出了意外,蟲族暴動提前,但伽藍阿瑞斯也是要死的,早死晚死都一樣,不會有影響的,不會!」

羅莎自言自語的安慰自己,「結果都一樣,只是提前了一點而已,我得做好準備,伽藍阿瑞斯一死,得到了那個東西,還有誰能欺辱我!」

越想越是這個理,羅莎漸漸地平靜了下來,取而代之的,就是對即將到來的藍圖的期待。

「給我聯繫那個人,就說讓他動作快點!不然,我不介意換個合作對象。」

「是……」

一個侍女躬身退了出去。

…………

伽藍修長有力的手指點了點包的嚴嚴實實的球,想了一會兒,還是伸手將外面的包裹拆了開來。

拆開了外層,裡面的……還是包裹!

默默的看了一會兒,只能繼續拆下去,就這樣,伽藍整整拆了近三十層,才算終於看到不一樣的東西。

那是一個小合金盒子。

從沒被地球快遞包禍害過的星際人簡直開了眼界。

他們的快遞通道已經實現了安全平穩送達的要求,根本不需要特殊打包,除了商品本身的外殼之外,還真沒見過裹得這麼嚴嚴實實的東西。

光拆外殼就拆了一桌子!

伽藍看了看這個其貌不揚的合金盒子,找了半天也沒找到該怎麼打開,直到無意間碰到了盒子邊角一處有些光滑的地方,盒子突然發出了輕微的「咔噠」一聲。

整個盒子裂成了四半,露出了中間的三管透明試管。

這三管試管和平日里的一些藥劑管很相似,只是管身沒有任何標註,看起來就是個三無產品。

捏起了一管舉到眼前,伽藍不知道裡面裝了什麼東西,但看到葉錦之前一臉慎重的樣子,也沒大意。

將東西收進空間紐,其他無用的「副產品」全被他直接送進了分解儀中,化成了粒子顆粒。

葉錦沒有附帶任何解釋,就是為了防止出現什麼意外,而現在的通訊全被關閉了,除了軍方專用聯絡通道,私自通訊一律按泄露軍事機密處罰,伽藍身為主帥,不可能帶頭壞了規矩。

「報告元帥!蟲巢暫時退避!」

一名傳訊員利用內部網路報告道。

「嗯,通知下去,全體休息,後勤立刻更換武器,接下來,才是一場硬仗!」

「是!」

作為常年和蟲族戰鬥士兵,他們也知道元帥這句話的意思。

蟲族向來不知疲倦,暫時退避從來不是為了休息,而是為了積蓄力量孕育蟲皇。

蟲皇都是s級,力量僅次於母蟲,但它的力量幾乎全點在了物理攻擊和防禦上,剛好和母蟲相反,除了s級或s級以上的異能,否則可能連它的外甲都傷不了。

幸虧一隻母蟲只能孕育出一隻蟲皇,原本如果這裡只有一隻蟲皇,集合全部火力,還是能夠破開防禦,殺死它的,但這裡有兩隻!

臨時增援時就已經說明了情況,可聯邦那邊推三阻四,一會兒說身體不適,一會兒說請不動人,反正直到現在,都沒有s級的願意過來。

不對,有一個,還是葉錦的老熟人,就是沉迷研究的肯特。

但他是木系異能者啊!

能有什麼攻擊力?

其他家族不是真的沒人願意過來,但卻總出意外,凡是表現出想要增援意向的,家族裡或多或少都會出現一些問題拖住他們,讓他們脫不開身。

沒人是傻子,他們知道有人從中作梗,但卻根本找不出是誰!

光這一份神不知鬼不覺的能力,就足夠讓這些世家警惕了。

這種行為的目的明顯的讓人想忽視都難,無非就是想藉助蟲族的力量殺了伽藍阿瑞斯,肯特之所以能夠成功前去,完全就是因為幕後的人不認為他能起什麼作用。

或許是因為家族,或許是因為不得已的原因,或許是覬覦伽藍死後的利益,或許是忌憚幕後的力量,更重要的是,他們不認為伽藍阿瑞斯會允許蟲族真的攻破邊境防線,就算最終付出生命!

聯邦內部居然罕見的呈現出了一種詭異的安靜。

「欺人太甚!」

奧克托恨不得立刻沖回去扭斷那些人的脖子!

就連向來沉穩的蘇文,臉上都隱隱浮現出了一絲憤恨。

肯特帶來的消息太讓人噁心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