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可是。」柳小倩突然說道,「大家難道沒注意到嗎以前到這裡丟鬼魂的人都是在中午陽氣最盛的時候,而且來人一般都帶得有護身寶物,讓我們無法靠近。可他怎麼敢在這個時候來我們這裡呢而且他身上沒有任何護身寶物。這不是來送死嗎」

  • Home
  • Blog
  • 「可是。」柳小倩突然說道,「大家難道沒注意到嗎以前到這裡丟鬼魂的人都是在中午陽氣最盛的時候,而且來人一般都帶得有護身寶物,讓我們無法靠近。可他怎麼敢在這個時候來我們這裡呢而且他身上沒有任何護身寶物。這不是來送死嗎」

「對啊,對啊。」

「這小子真不怕死」

其他鬼都紛紛議論起來,並像看怪物一樣看著我。

方老太太說道:「這也是我感到奇怪的地方,我們不如先聽聽他怎麼說,來這裡究竟有何目的大家說好不好」

「好。」

眾鬼紛紛答應。

方老太太就看著我,說道:「小子,說說吧,你究竟來這裡幹什麼」

事已至此,反正我已經將生死置之度外,於是淡然說道:「我的好朋友死了,可他的骨灰拿錯了,拿到別人的骨灰了。」

說到這裡,我把手中的骨灰盒舉了舉,讓那些鬼知道。

隨後,我繼續說道:「今天是我朋友的頭七,朋友的父母想要見見兒子的鬼魂,結果前來回魂的鬼魂不是我朋友,而是這骨灰的主人。一個神婆害怕這個鬼魂會給我朋友的家人帶來禍害,就叫我連夜把他的骨灰丟到這亂墳崗來。」

我因為不知道這些鬼的底細,自然不會一上來就把我的所有遭遇都說出來,只大致說了這些。

我的話音剛落,一個鬼突然冷笑了一聲,說道:「看來那個神婆也是個半灌水,不懂裝懂,害人不淺啊。小子,你自投羅網,今日被我們當了替身,可怨不著我們,要怪你就去怪那個半吊子神婆吧。」

其他鬼也跟著笑。

而方老太太卻沒有笑,她一直盯著我,說道:「小子,難道你不知道這亂墳崗是什麼地方怎麼那神婆叫你來你就敢來呢難道你就真的不怕鬼嗎」

看來這鬼老太太確實想知道我的情況,既然如此,我想我不如如實相告,或許還有一線生機。於是,我如實道:「不瞞您老,這骨灰的主人我知道是誰,他名字叫方可棟,我因為去火葬場看望我朋友的遺體,出來后誤上了迎魂車去了鬼門關,是他幫助我回到陽間的。今晚我看見他的鬼魂來到我朋友家,覺得很奇怪,就想見見他。另外,我也不希望他真的害了我朋友的家人,所以聽從了那神婆的吩咐,把他的骨灰送到這裡來丟棄。」

我雖然還是沒有把所有的事情都說出來,但所言確實是事實。說完后,我就不安地看著方老太太。

方老太太看著我的眼神突然變得很複雜,冷冷地說道:「小子,你說這方可棟救了你,說明他對你有恩。既然有恩,你怎麼還要對他恩將仇報呢你可知道你把他的骨灰扔到這亂墳崗對他究竟意味著什麼嗎」

我驚問道:「老人家,我真的不知道。」

「嗯。」方老太太微微一點頭,說道,「我看你也不知道,那老生現在就告訴你吧。你看這亂墳崗三面環山,只一面一個出口,而出口卻有斷魂石當道。這在風水上來說,就是鬼壺。所有進入這鬼壺的鬼魂,就別想自己出去,除非有活人自己進來,我們附了他的身,藉助他的身體,才可以出去獲得自由。」

方老太太說道這裡,幾乎所有的鬼都發出輕嘆聲,更有一些鬼在低輕哭泣。

我也不由倒抽一口冷氣,這才知道所謂的亂墳崗對於鬼來說,其實就是鬼牢,就像裝進了葫蘆里一樣,難怪他們把這地形叫住鬼壺。

我意思是理解了,可現在黑燈瞎火的,也無法看清楚此地的山形地貌,而且對風水更是一竅不通。不過,我相信方老太太說的是真的,為此,心裡也很難受,情不自禁地對他們有些同情了。。。

… 我正在心裡暗自感慨,突然聽見一個鬼厲聲說道:「他是個騙子,是個心地惡毒的人,他說他抱著的骨灰是方可棟的,又說方可棟對他有恩,哪有把自己恩人的骨灰丟到亂墳崗來的道理」

「是啊,他說他不知道亂墳崗是個什麼樣的地方,一定是在騙我們。」

「對,不如把方可棟叫出來對質,這樣我們就知道他是不是在說謊了。」

眾鬼紛紛職責我,質疑我,罵我,搞得我十分狼狽難堪。

方老太太說道:「那好吧,小子,既然你說你抱的骨灰是方可棟的,還說你去過鬼門關。為了證明你沒有騙我們,那就打開骨灰盒,把方可棟的鬼魂放出來,讓他來證明你說的是真的。」

方可棟的鬼魂會在這骨灰盒裡嗎我表示懷疑,同時也真的希望如此。於是,在眾鬼的監督下,我不安地打開了骨灰盒的蓋子。

骨灰盒裡確實有骨灰,用一塊黑布包著。

可是,方可棟的鬼魂並沒有出現。

「咦」

「裡面怎麼沒有鬼魂」

「小子,你說的方可棟啦怎麼不見他出來」

眾鬼又紛紛議論起來,並有鬼大聲地質問我。

我自然也搞不明白,將骨灰盒蓋好,茫然地看著方老太太,誠懇地說道:「老人家,我真的沒有騙你們,不過,我也不知道方可棟的鬼魂此時在哪裡。」

方老太太一直盯著我不轉眼,似乎在猜測我究竟是不是在撒謊騙他們,過了好一會兒,她並不理會眾鬼的議論,對我說道:「小子,你說你去過鬼門關,當真有此事聽說人死後,都要經過那鬼門關才可以去地府。 老婆,入婚隨俗 你說方可棟在鬼門關幫你回到陽間,那就是說方可棟的鬼魂已經到鬼門關了,按理他應該去地府了,怎麼還會到你朋友家來呢」

既然方老太太問到到這裡,我就不敢再有隱瞞,將事情的經過完完全全地說了出來。並告訴他們鬼魂如果魂魄不全是過不了鬼門關的,方可棟就是因為魂魄不全才過不了那鬼門關,而且我也答應方可棟,替他找到他的另外一部分魂魄。

「怎麼可能人死了之後理所當然應該去地府,怎麼可能會被擋在鬼門關外」

「是啊,只有我們這些還沒來得及去鬼門關的鬼魂被人困在這裡,才去不了地府。」

「這小子一定是在騙我們。」

眾鬼又紛紛議論起來。

為此,我也明白了,這裡的鬼魂壓根就沒去過鬼門關,也不知道魂魄不全過不了鬼門關的事情。

這樣一來,它們要真的不相信我說的,我還真的一點辦法都沒有。我不由又是一陣苦笑。

方老太太注意到了我的笑容,不由怒道:「小子,你竟然還笑看來果真是想哄騙我們。哼,你真當我們是好哄騙的嗎」

我的天難道我連苦笑都不行嗎我真是哭笑不得。

就在這個時候,一個男鬼大聲說道:「方老太太,不用跟這小子多說,直接附了他的身算了。」

男鬼的話音剛落,立刻就有幾個鬼同時說道:「可是,由誰來附他的身呢」

於是,眾鬼又開始討論以來,很快,討論就變成了爭論,最後變成了爭吵,眼看場面越來越混亂,有的鬼已經蠢蠢然,要動武的樣子。

方老太太大喝一聲,說道:「大家都不要爭了,且聽老生一言。」

「方老太太,你有什麼好的辦法」當即就有鬼問道。

方老太太頓了頓,說道:「我想得一個辦法,我們選出一個鬼附這小子的身,然後操縱著他的身體回去,藉助他的身體引來更多的替身,供我們附身,直到我們全都離開這裡獲得自由。你們覺得這個辦法可好」

我頓時驚呆了,原本還指望這個看上去和藹的鬼老太太能夠放過我一馬,沒想到她比誰都狠,竟然打算不但要害我,還要藉助我去害更多的人。

這可如何是好

我心裡又驚又怕,害怕的不僅僅是我會被鬼附身,更害怕的是我會成為它們害人的工具。

此時,情況緊急,也容不得我多想,自然而然地想到的就是逃。

然後,我剛動了這個念頭,還沒來得及付諸行動,就聽見一個鬼厲聲叫道:「小子,別想逃,既然進了這亂墳崗,便不是你想來便來,想走就能走的。」

我下意識地拔腿就走,誰知,此時我的腳就像不是我的了似的,竟然一步也邁不開。

完了,看來我被它們控制住了。我絕望地想著,心裡驚恐到了極點,惶惑地看著那些亢奮的鬼們。那些鬼都在激動地討論著,唯獨柳小倩靜靜地站在方老太太身邊,默然地看著我。

而我此時自然不可能去猜想柳小倩在想什麼,我知道我今晚肯定是在劫難逃了。傻子一樣地獃獃看著這群惡鬼,聽著它們對我命運的宣判。

「方老太太,您這辦法很好,可是,我們該選誰去控制這小子呢」

其中一個鬼激動地問道。

方老太太沉著地說道:「任何選擇的方案都可能會有失公平,只有一個方法對大家來說是絕對公平的,那就是抽籤。」

「好」

「好那我們就抽籤決定。」

眾鬼立刻附和,對方老太太的提議無不贊同。

接下里,就是眾鬼當著我的面進行抽籤。而此時,我已經麻木了,耳朵里雖然充斥著鬼門興奮的各種聲音,但我已經沒興趣去關心簽落誰家了,因為對於我來說,誰來附我的身,都沒什麼區別。因為,它們的目的很明確,就是要藉助我去害更好的人。

我流下了難過而絕望的眼淚。

迷迷糊糊中,我依稀聽見鬼們已經確定中籤的鬼了,竟然是柳小倩。

這一刻,我又迴光返照地恢復了意識,驚恐地看著柳小倩,眼神中不由自主地流露出一絲乞求之色,乞求她能夠放過我。可是,我知道這是奢望,是不可能的,因為最開始就是她迫不及待地要附我的身。所以我並沒有說話,只是驚恐地看著她,可眼神里還是不爭氣地流露出怯懦和乞求。

而柳小倩在眾鬼們羨慕和熱切的目光注視下,一步一步地向我走來,她蒼白的臉上掩飾不住興奮和緊張之情,看上去竟然有一些拘謹。

完了

我絕望地閉上眼睛。。。

… 柳小倩慢慢地靠近我,我明顯地感覺到一股陰寒之氣慢慢地撲面而來,甚至聞到了她身上的氣息,一種詭異的死亡的氣息,那是一種壓抑得人喉嚨像被人掐住的窒息感。

越來越近,越來越近。

我的心一陣陣發緊,拚命地喊著「不要啊」,可是,這聲音卡住喉嚨里根本就出來不。

就當我要徹底放棄的時候,突然聽見一聲吼叫:「慢著。」

這一聲吼叫並不悅耳,甚至帶著一股徹骨的寒意,然而,就是這一聲吼叫,把我從絕望中拯救了出來,讓我像被掐住的喉嚨頓時一松,一口氣頓時透了出來。

我慌忙睜開眼睛,看見柳小倩已經退了回去,站在方老太太身邊,正膽怯地看著一個強壯的漢子。

我也順著柳小倩的視線看見了那強壯大漢。那大漢大約四十幾歲的樣子,又高又壯,滿臉的橫肉就像一直在微微顫動一樣,讓人害怕。

其他鬼也都看著那漢子,都帶著怯意。

我自然知道出現在這裡的必然是鬼,因此剛鬆了一口氣,又不由得再次提起,而且,越發害怕了。

「醉鬼杜三,你想幹什麼」

方老太太大膽地向那漢子走近一步,並大聲地喝問道。

醉鬼杜三打了個酒嗝,當然了,我是一點也聞不到酒的氣味的,只是看見他的那個動作。 吸血鬼女王傳奇 而其他鬼似乎能夠聞到,因為,很多都捂住了嘴鼻,有的甚至別過臉去,就像受不了他呼出的酒氣一樣。

醉鬼杜三匆匆看了我一眼,那一眼看得我心裡一顫。

醉鬼杜三隻看了我一眼,就轉向方老太太,冷笑了一聲,不屑地說道:「方老太婆,今兒個好不容易來了個替身,眼看著大家都有了獲得自由身的機會,你們怎麼可以趁著我杜三醉酒睡覺的時候,剝奪掉我的權利呢」

方老太太義正辭嚴地說道:「杜三,這是大家共同決定的,而且簽都已經抽了,是我的外孫女抽中的,這是大家都認同的。你自己喝醉了酒一直呼呼大睡,誤了抽籤怪得了誰再說了,我們已經商量好了,要利用這個小子的身體去勾引更多的替身前來助我們離開這裡,並沒有打算丟下任何一個鬼。只不過是有個先後順利罷了,你不可以亂了規矩。」

杜三又是一聲冷笑,並將粗重的手臂沖那些鬼魂揮了揮,帶著明顯的威脅意味道:「方老太婆,你一向詭計多端,這次一定在簽中做了手腳,想乘機助你外孫女脫離苦海。你騙得了別人,可騙不了我醉鬼杜三,別看我杜三整天喝得醉醺醺的,可我杜三心裡可明白著呢。」

這杜三如此說,顯然是在挑撥,企圖煽動其他鬼魂來否定掉剛才的抽籤結果。

顯然,他的話起了作用,立刻就有一些鬼開始議論起來。

萬古界聖 「對啊,怎麼會這麼巧,偏偏就是柳小倩抽到簽呢」

「是啊,會不會真的是方老太太在簽里做了手腳啊」

「我看有可能,這杜三別看喜歡喝酒,平常看上去傻乎乎的,可俗話說得好,酒醉心明白,我看他說的不無道理。」

眼看著懷疑的鬼越來越多,方老太太急了,忙大聲說道:「大家不要相信醉鬼杜三的話,難道你們看不出來嗎他表明了是在挑撥離間,不想要我們的計劃順利進行。請你們相信我,小倩一定會引足夠的替身回來幫助我們的。」

杜三立刻說道:「誰能保證柳小倩就一定會回來」

方老太太忙信誓旦旦地說道:「我能保證,我是她親姥姥,我這老太婆還在這裡,她能不管嗎我向你們保證,只要她帶來替身,我首先讓你們使用,我最後一個走。這樣你們總該相信了吧」

聽方老太太這麼說,那些有些想反水的鬼們又穩了下來。

醉鬼杜三忙說道:「不行,我絕對不答應讓柳小倩先走,要走也該我杜三先走。」

方老太太忙大聲說道:「請大家當心,如果真讓這杜三先走了,他必定不會管我們的,他的為人難道你們還不清楚嗎難道你們寧願相信一個醉鬼也不肯相信我方竹琴嗎」

誰知,那杜三根本就是個不講理的鬼,他可不想跟方老太太多說,直接向我撲過來,企圖霸王硬上弓,先強行霸佔了我的身體再說。

我頓時感覺到一種前所未有的壓迫感鋪天蓋地地壓過來。

恰在此時,方老太太突然一把抱住醉鬼杜三的雙腳,並大聲地沖柳小倩叫道:「倩倩,快附身去,附了身就趕緊離開這裡。」

杜三沒想到方老太太竟然敢冒死擋他的大駕,頓時惱羞成怒,想要摔開方老太太,無奈方老太太拼盡了全身力氣抱住他的雙腳,他一時半刻竟然甩不開。杜三大怒,揮起大大的拳頭狠狠地打著方老太太。

方老太太一邊慘叫著,一邊聲嘶力竭地叫道:「倩倩,快走啊。」

柳小倩顯然嚇壞了,驚恐地看著杜三打著她的姥姥。

恰在這個時候,一個中年女鬼將柳小倩往我這邊一推,叫道:「小倩,快去,我們相信你,不要忘了回來幫助我們。」

那中年女鬼說完,便沖其他傻愣著的鬼們喊道:「大家快來一起攔住杜三,不能讓他搶了替身。」

中年女鬼說著,就衝過去和方老太太一起抱住杜三。另外那些鬼因為平日里被杜三的淫威震懾住了,此時竟然猶豫著不敢立刻跑上去幫忙。

柳小倩被中年女鬼推了一把,頓時醒悟過來,忙跑到我身邊,拉著我就往外面跑,大約只跑了十幾米,她就停了下來。

就聽見方老太太大聲叫道:「倩倩,前面便是斷魂石,你出不去的,快先附了他的身,別讓他逃出去了。」

柳小倩冰冷的手死死地抓住我,看著我,猶豫著,卻沒有立刻附到我身上,我不明白她還在猶豫什麼,難道是擔心她的姥姥被杜三加害嗎

果然,柳小倩又轉過身去看著方老太太,我明顯地感覺到她的手在微微發抖。。。

… 「小倩,快走。」

這次,不僅僅是方老太太在催促她,那個中年女鬼也在叫了。

柳小倩就轉過頭來,我看見她已經淚流滿面。我知道在劫難逃,索性說道:「小倩姑娘,你要附我的身就來吧,我不怪你,不過,我想懇求你一件事,請你不要利用我去害別的人。」

柳小倩卻淚眼婆娑地看著我,竟然問道:「你叫什麼名字」

我楞了一下,不知道她怎麼會突然問我的名字,但我還是告訴了她。

柳小倩接著問道:「林涵,你剛才說的都是真的嗎」

我越發詫異地看著柳小倩,不知道她這問題究竟指的是什麼。

柳小倩見我遲遲不回答,急了,說道:「你真的去過鬼門關嗎鬼的魂魄不全真的過不了鬼門關嗎」

原來她問的是這個,我忙點頭道:「是的,我說的句句屬實。」

柳小倩幽幽地說道:「我們這裡的鬼誰也沒去過鬼門關,還不知道那裡像個什麼樣子。我原本以為離開這裡去到鬼門關就可以順利地去到地府了,原來卻不是我想的這樣。我就算離開了這裡,又能去哪裡呢鬼門關的大門會向我敞開嗎」

我被柳小倩的話驚住了,萬萬沒想到她在這個時候還在糾結著何去何從的問題。

柳小倩繼續說道:「我跟姥姥在這亂墳崗已經住了一百多年了,雖然這些年來我們都在想著離開這個鬼地方,獲得自由前往鬼門關。可是,聽你這麼說后,我反而怕了,怕離開這裡,怕離開我的姥姥。」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