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呵呵,不好用的話,我豈會帶著。」

  • Home
  • Blog
  • 「呵呵,不好用的話,我豈會帶著。」

一位看著越有二十六七歲的胖青年得意地道。 「既然已經鎖定了對方的行蹤,為何一直這麼跟著,直接動手不是更好?」

一位青年女子開口道:「雖然三個月時間頗長,可也經不住這麼浪費的,畢竟我們這次來不是為了磨鍊自身,而是沖著三甲獎勵來的!」

「是呀!」

有人附和道:「我們有尋靈盤,別人也可能有;我們隊伍的實力較強,卻也有不少與我們實力相當的隊伍。」

「別著急。」

胖青年胸有成竹地道:「為了確保萬無一失,我們要等著對方二人遭遇了一場苦戰之後再忽然發起襲擊,這樣比較穩妥。」

穿書有喜:全能甜妻超火噠 「是啊,不用急的!」

錦衣青年風輕雲淡地道:「他們二人也在不斷獵殺蟲族,只要我們將他們解決了,他們之前的收穫都會落入我們囊中。」

「不讓你們著急,還有一個很重要的原因。」

胖青年認真地道:「那個少年的實力不算強大,可那個少女卻不比我們任何一個人弱,她在我的尋靈盤上的游標很明亮,保守估計也該有超凡境四、五階的修為。」

「喻兄,那對年輕男女應該是有些來頭的,你為何非要對付他們呢?」

那名青年女子不解地問道。

「如果我說他們在私下裡冒犯了竹心女王的威嚴,你們覺得這個理由足夠嗎?」

逆境修仙 錦衣青年反問道。

「呃……」

另外四人盡皆沉默,他們內心裡覺得這個理由不夠,可他們不能說出來。

他們也都清楚,他們的這個「喻兄」與紫竹峰的關係非同一般。

此人算不上是紫竹峰的人,但他的母親是從紫竹峰下來,目前是雲水城領主。

由於紫竹峰上不留男人,紫竹峰的女修士若要成親,必須離開。

當然,即便離開了,那些女修士也必定對紫竹峰無比忠誠,其家人也會受到影響。

……

……

雲水城,一家比較普通的酒樓內。

一間上好的客房之中,正在吃喝的屠青與屠猛忽然相視一眼。

之前,二人一直貌似歡愉地大吃大喝,此刻卻臉色瞬間變得認真起來。

沉默了許久,他們皺著的眉頭才漸漸舒展開來。

「這廝從廣場那邊跟著我們來到這家酒樓,這兩天總是時不時用神識窺探我們,明顯是敵非友。」

屠猛端起酒杯,說完話后,將杯中酒水一飲而盡。

「對方的神識不算太強,應該是道宮境或六級的低階修為。」

屠青眯著眼睛說道:「此等強者,若斷定我們只是超凡境一階修為,肯定會忍不住出手對付我們。」

「我們的具體修為很容易被對方的神識準確判斷出來,對方沒有動手,不是有所顧忌,就是另有所圖。」

「很容易猜到,對方的真正目標不是我們,應該是我們的領主大人。」

「對方這般盯著我們,其修為較高,我們想擺脫都不能!」

「就待在城中吧,一旦離開,對方必定會少了很多顧慮。」

「你有沒有一種感覺,對方並非人族修士,極有可能是妖修?」

「嗯,根據我的經驗來判斷,這種神識波動確實不像是人族修士的!」

「我若所料不錯,對方可能來自於雲隱山脈的玄水湖。」

「玄水湖的強者也該找上門來了!」

言語到此,二人又變成了一副滿臉歡笑,大吃大喝的樣子,因為那股神識又掃了過來。

這間客房牆壁上刻畫的符文沒有任何異常反應,也沒有擋得住那股神識的滲透。

……

……

時間過得飛快,轉眼林辰與依雲已經在蟲星上待了兩整天時間。

這兩天內,他們斬殺了很多一、二級的大蟲子,卻僅僅斬殺了十幾隻三級大蟲子,四級大蟲子更是一隻都沒有遇到過。

在一個地方稍微休息了一陣子,他們再次出發。

沿著一條山洞搜尋目標,二人都心裡清楚,他們一直在往地下更深處前進。

來蟲星的路上,在那艘大飛船之中,他們聽人提起過,比較厲害的大蟲子通常都會藏在地下很深的巢穴里。

每隔三年都要遭受一次清剿,有著不低靈智的大蟲子會算時間,每當新一輪的清剿來臨,它們自然會選擇躲藏起來。

因而,想要獵殺修為較高的大蟲子必須要殺到地下深處。

林辰與依雲不僅自信,且具備足夠的實力,所以他們頭也不回地前進著。

又半天過去,二人所在的山洞到了盡頭,前面橫著一條地下岩漿大河。

此處異常炙熱,哪怕林辰已有心府境三階修為,也出了一身的汗。

依雲倒是一切如常,沒有任何異常反應,俏麗的臉上也無汗水。

接下來,他們沿著這條岩漿大河行進,大概半個時辰后,他們發現了一個岩漿大湖,在此處停下腳步。

他們感受到了危險氣機,目光同時投向了這片岩漿大湖的中心位置。

嘩啦啦……

一隻渾身布滿銀色斑點的大蟲子從岩漿大湖中心露出頭來!

緊跟著,又有兩隻同樣體型與外貌的大蟲子從左右兩邊現身。

三隻四級大蟲子!

林辰的眼中沒有絲毫畏懼之色,反而顯得格外興奮。

「領主大人,我解決兩隻,您對付另外一隻,可好?」

「行!」

林辰自信回應。

他僅憑自身實力的話,可能打不過四級的大蟲子,但若是藉助於外力,應該問題不大。

三隻四級大蟲子很快就衝到了岸邊,它們帶著一身的滾燙岩漿,向著林辰與依雲撲擊過來。

林辰迎向了左邊的那隻大蟲子,眼看著就與對方遭遇,他驟然催動五行冠,一片五色光幕落下,裹住了他的全身,以此隔絕對方的氣勢影響。

他沒有藉助於靈符來儘快結束這場戰鬥,他需要磨練自己。

四級大蟲子在個頭方面與三級的差不多,但它們更加敏捷,長爪更強韌更鋒利。

除此之外,它們身上的斑點還能放射銀色光束,這些光束不僅能抵擋強敵的近身攻擊,也能遠程射擊強敵。

林辰仗著身材相對小了很多,不斷快步移動,以隱殺展開攻擊。

咻!咻……

隱殺所化的幾乎透明的亮光,頻頻閃動,可惜它畢竟只是下品靈器,很難給四級大蟲子造成太大傷害,甚至總是被對方的銀色光束給擊飛或擊偏。

田園嬌寵:神醫醜媳山裡漢 這一戰,林辰在不使用靈符或幻形衣的情況下,很難輕易獲勝。

他能意識到這一點,但他並不著急,一直努力嘗試著以隱殺攻擊對方的眼睛。 對於全身都如鋼鐵一般堅實的大蟲子來說,暴露在外面的弱點就只有它們的眼睛。

這一點,搖光各族都清清楚楚,來的路上,林辰與依雲也聽說過。

當然,這種大蟲子當然也知道自己的弱點所在,自然會小心保護著。

就拿這三隻四級大蟲子來說,它們每個眼睛周圍都有一片十分密集的銀色斑點,它們的眼皮子甚至完全是銀色的。

在戰鬥之際,它們眼睛周圍的銀色斑點始終閃著光芒,那些光芒交織在一起,幾乎形成了一片光繭。

而且,那些光芒並不會影響它們的視力或視線。

不過,光芒畢竟只是光芒,並非實質之物,能提供的防禦力比較有限,至少隱殺是可以將之穿透的。

隱殺是能夠穿透那些光芒,但也要能打中才行。

如何才能打中不斷疾速移動的目標位置,首先必須不能著急,如果尋不到合適時機,那就想辦法製造出來。

通過一番耐心周旋,林辰大概掌握了對方的移動特點,而後利用這一點,頻頻催動隱殺。

終於,隱殺首次命中了對方的一隻眼睛!

這一擊,並未給對方造成致命打擊,隱殺的威能被那片光芒削弱了很多,只是令那隻眼睛流淌出了墨綠色的液體,沒有毀掉那顆眼球。

這隻四級大蟲子被徹底激怒,渾身的銀光更加耀眼,一道道銀色光束從它身上的銀斑射出。

此種反擊,消耗必然很大!

它處於暴怒狀態,為了反擊,完全不計代價!

林辰縱然如何躲,面對如此密集的攻擊,他也難免被擊中。

還好的是,那些銀光會被五色光幕削弱威力,還會被幻形衣抵擋,餘力根本重創不了林辰。

「還是要有幻形衣才行呀!」

林辰雖然有些不滿意,但覺得逼出對方的大招也算不錯了,不能對修鍊不久的自己苛求太多。

他催動幻形衣,短暫遁入虛空。

他的消失,令對方有點發懵,一時間不知所措。

利用這段時間,他再次瞄準對方已然受傷的那隻眼睛,讓隱殺再次襲擊過去。

這一次,隱殺不僅毀掉了對方的那隻眼睛,還衝進了對方的腦袋裡。

這種打擊,無疑是致命的!

那大蟲子嘶叫著倒下,用兩隻前爪捂著腦袋,一副極其痛苦的模樣。

咻!

隱殺飛出,轉而再次刺入對方的眼窩裡。

很快,那只有著四級二階修為的大蟲子便沒了動靜,喪失了生機。

林辰因此獲得了十四萬點經驗值的系統獎勵。

此時,依雲默默站在一邊,一臉微笑地看著他。

由她負責解決的兩隻大蟲子,早就喪失了戰力,正垂死掙扎,想要逃回岩漿大湖之中。

林辰沒有說什麼,很乾脆地催動隱殺,將那兩隻大蟲子也殺掉,又收穫了四十二萬點經驗值。

二人的消耗都不大,更沒有負傷,取下三顆晶核后,自然要繼續搜尋目標。

他們走後沒多久,一直尾隨著的五位人族青年來到了這邊。

「看到沒,剛才讓你們再等等是對的吧?」

手持一塊白色圓盤的胖青年開口道:「這裡的戰鬥痕迹表明,對方二人打得很輕鬆。」

「一隻四級二階,兩隻四級三階,確實不難斬殺。」

「你們有沒有感受到,這兩隻四級三階的大蟲子體內,有奇怪的真氣波動?」

「咦?你不說,我還給忽略了,是比較奇怪!」

「我來感受下!」

五人圍著那兩具大蟲子的屍體細細感受了一番,每人都是一副不明所以的樣子。

他們感受到的真氣波動,與普通修士的真氣波動完全不同,明明很微弱,卻又極其霸道。

若再靠近一些,他們就會發現自己體內的真氣運轉會忽然變得遲滯起來。

「如此奇怪的真氣,必定是由特殊功法修鍊而成!」

「我對他們越來越好奇了!」

「搞不好能讓我們大賺一筆!」

「小心踢到鐵板上了,雖然我們人多勢眾,卻也要小心行事才好!」

……

……

轉眼又兩天過去,來到蟲星的第四天,林辰與依雲仍舊沒有遭遇過五級的大蟲子。

不過,他們一直在地下深處搜尋,倒是不再總被一、二級大蟲子襲擾。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