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哇,好棒,小軍哥哥比憨子哥哥還要厲害,我決定了,現在開始崇拜你,你教我射箭好不好?」二秀雙眼放光,跑上前去拾取兔子,邊跑邊對著小軍喊道。

  • Home
  • Blog
  • 「哇,好棒,小軍哥哥比憨子哥哥還要厲害,我決定了,現在開始崇拜你,你教我射箭好不好?」二秀雙眼放光,跑上前去拾取兔子,邊跑邊對著小軍喊道。

「好手段,就這一手,憨子服了。」站在小軍身邊幾步的憨子豎起大指,發自內心的佩服,從取箭、拉弓、瞄準、射出、到命中目標,一氣呵成,沒有絲毫的停頓,對於兔子奔跑的線路,預判極准,即便是自己玩了這麼多年的弓箭,也遠遠達不到這個水平。

二秀拽著扎在樹上的箭半天,使出了吃奶的勁,都沒有把深入到樹中一半的箭枝拔出來。

霜兒走到二秀的身邊,拍了拍她的小腦袋,示意她讓開,伸出右手,握住箭枝。

「唰!」箭枝帶著兔子,聽話的從樹中鑽了出來。

把箭枝從兔子的身上拔出,順著鞋底蹭了蹭血跡,重新遞給了小軍,然後把兔子遞給二秀。

「二秀,這隻兔子是你小軍哥哥今天第一個戰利品,姐姐替小軍哥哥送給你好不好?」

二秀接過兔子,熟練的空干血跡,又綁好,放到憨子的腰間:「謝謝小軍哥哥,晚上二秀給你燉兔子肉吃好不好?」

「好,好!」 ———..

滿心等著譚冬明說明情況的周天浩,卻只是聽到了一句話。

「周〖書〗記,你真的想知道情況,還是去看看吧,耳聽為虛,眼見為實。」

周天浩有些奇怪,也有些失落,這個譚冬明是什麼意思啊,什麼樣的情況,還需要自己去看看,來到山前鄉,包括在縣裡的時候,沒有聽說過其他的事情,也就是山前鄉很窮,交通不便。

周天浩點點頭,譚冬明再次開口說話了。

「周〖書〗記,今天有些晚了,如果要去看,還要走七八里的路,是不是休息一晚。」

「老譚啊,你怎麼老是說這些話啊,走路就走路,這也不算什麼啊。」

村〖書〗記和村主任準備了火把,冬天的季節,白天短,黑夜長。看著村〖書〗記和村主任準備火把,周天浩才發覺了一個問題,村裡沒有通電,村〖書〗記家裡,用的就是煤油燈。

出發之前,周天浩問了譚冬明,為什麼天鵝池村沒有通電,譚冬明的回答,零周天浩感覺到驚奇,原來,宋澤在山前鄉扶貧的時候,建議對天鵝池村實施移民的政策,原因是天鵝池村的海拔太高了,種糧食和蔬菜,產量都不高,而且地理條件實在是太差了,要修通公里,需要巨大的投入,還不如將這些投入,用在搬遷上面。因為縣裡領導有了這樣的意見,天鵝池村也就很少有人理睬了。

周天浩感覺到不可思議,宋澤的決斷,也過於的草率了啊,移民的想法,不能說是錯的。大凡一個地方,自然條件過於惡劣。還不如移民,但這種的情況,大都是針對那些居住偏遠的單獨住戶,不需要太大的投入,天鵝池村也這麼多的住戶,六個村民小組,1600多村民,移民哪裡是小事情,投資更是天文數字了,宋澤應該清楚啊。一句移民的話語。就推卸了責任。天鵝池村的公路,沒有人考慮了,用電,也沒有單位過問了,彷彿這1600多農民。被政府遺忘了。

周天浩沒有說出來自己的想法,涉及到了縣委領導,他一直都牢記蔡裴琳的話語,到地方上了,要尊重縣委縣政府領導,服從縣委縣政府的決定。

「老譚,天鵝池村移民的事情,縣委縣政府是不是已經做出來決議了。」

「那倒沒有,不過大部分領導。都是這樣的看法了,縣裡的財政沒有錢,如果要修路、通電,需要大量的投資,錢從哪裡來啊,這件事情。也不能怪縣裡的。」

這方面,譚冬明倒是表示了理解。

村〖書〗記和村主任以為,周天浩走路的速度,一定是很慢的,從大地方來的年輕人,沒有走過鄉村的小路,想不到,周天浩很適應,走路的速度,一點都不慢,七八里的路途,一個小時左右的時間,就到了。路不是很好,越走越感覺到荒涼。

目的地是在一架山坡的背後,走到山坡上以後,饒是見多識廣的周天浩,也感覺到目瞪口呆,他看到了一副不可思議的場景。

不少的住房矗立在山間地頭,看上去密密麻麻的,有的房子上面,正在冒煙,顯然是在做飯吃,可以看見一些小孩在地里跑來跑去的玩耍,現在可是冬天啊。這些所謂的住房,都顯得很矮小,全部都是土牆屋,上面蓋著茅草,沒有看見瓦片,而且房屋修建的地方,不完全在一起,眼力能夠看到的地方,好像還有一些房屋。

房屋的四周,都是耕地,包括山上的斜坡,都被開墾出來了,顯然,這裡有不少人居住。

看見這一幕,周天浩以為自己在做夢,他想起了吉普賽人,那些吉普賽人,都是長年遷徙的,走到哪裡,就在哪裡落戶,生活一段時間之後,繼續搬遷。

「老譚,這是怎麼回事,為什麼有這麼多的農戶在這裡啊?」

「周〖書〗記,這是山前鄉的秘密,生活在這裡的農戶,全部都是從外面搬遷來的,大約有10多年的歷史了,為什麼搬遷到這裡來,說法不相同,有人說是鄰省少數民族的居民,因為本地自然條件差,到處找地方,到了天鵝池村,發現這裡的土地多,人口少,所以搬遷過來了,有人說是因為在這裡生活,沒有上繳的任務,還有人說,天鵝池村是神仙居住過的地方,這裡的人氣旺,所以有農戶搬遷來的,在這裡居住的,全部都是外來的農戶。」

周天浩目瞪口呆,彷彿是聽天書。

「沒有人統計,這裡到底有多少的農戶,多少人,他們耕種的土地,有些是附近村民的,有些是自己開荒的,租種的土地,也不要租費,就是負責上交任務就可以了,到目前為止,這些農戶,沒有戶口,沒有身份,如同是流民。」

周天浩有些清醒了。

「縣裡知道這件事情嗎,為什麼沒有給市委市政府彙報啊?」

「周〖書〗記,縣裡當然知道了,為什麼沒有給上面彙報,我不知道,不過我知道縣裡的態度,那就是不會管這些人的。」

「老譚,你知道的情況,全部說出來。」

「天鵝池村,本來就是特困村,每年需要吃救濟,上面需要撥付大米、棉衣棉被等物資,部分的上交任務,也免了,這樣的情況下,如果認可了這些人,就需要更多的救濟了,縣裡哪裡能夠拿得出來錢啊,再說了,這些人,本來就是從外地遷來的,據說找了好多的地方,當地都不願意接受的,最後才到這裡落戶,一傳十十傳百的,來到這裡的農戶,慢慢的就多起來了,政府不管他們,用他們自己的話說,靠天吃飯,餓死也沒有人管的。」

譚冬明嘆了一口氣。

「現在問題已經出來了,計劃生育的政策,在這裡沒有人落實,先前來的小孩子,也長大了,沒有戶口,什麼事情都辦不好,村委會也沒有理睬他們,不是不想管,是沒有能力管,戶口都沒有,怎麼管啊,有些女孩子,和村裡的小夥子好上了,準備要結婚了,卻拿不到結婚證,反正農村裡面,正式去拿結婚證的也不多,但小孩出生是大問題啊,上不了戶口,就是黑戶,計劃生育統計的時候,榜上無名。」

「最大的問題,還是小孩子上學的問題,村裡只有一所小學,需要憑著戶口去上學,這些搬遷來的農戶,家庭條件都不好,沒有錢供小孩上學,就是有錢了,小孩也不能進入學校去讀書的,我和駐村幹部、村幹部經常說到這件事情,眼看著人口越來越多了,麻煩也是越來越大啊,小孩子不讀書,長大就是文盲,村裡的幹部去了解過,家家戶戶都是3個以上的孩子,越窮越生,14歲的孩子,就出門打工去了,女孩子很早就結婚成家,生下的孩子,依舊沒有身份,這樣下去,今後會成為大麻煩啊。」

「你們應該有大致的了解,這裡究竟有多少的移民?」

周天浩有著一種習慣的認識,他將這些人乘坐了移民。

「沒有具體的統計,不過我問過他們裡面年長的人,接近2000人左右了,比天鵝池全村的人都要多的。」

村〖書〗記的回答,令周天浩倒吸了一口涼氣,2000人,這是什麼概念啊,相當於一個村子的人口數了,10餘年的時間,發展到這麼多人,自己在春山市市委辦公室工作了一年多,都不知道這樣的情況,看來,天星縣委縣政府是有意隱瞞的,或者是單獨給領導彙報了。

「走,去看看。」

天已經慢慢黑下來了,開始起風了,空氣變得陰冷了,天空中可以看見,帶著黑色的烏雲,風吹在臉上,彷彿是刀刮。

「周〖書〗記,天勢變了,今天晚上,可能要下雪了。」

譚冬明說這句話的時候,語氣是有些低沉的,周天浩沒有明白裡面的意思,依舊朝著前面走,不過,走了兩步,他忽然明白了。

「老譚,你說要下雪了,那不是要降溫了嗎,村裡的老百姓,是不是沒有禦寒的棉衣棉被啊,糧食是不是足夠啊。。。」

譚冬明萬萬想不到,周天浩居然能夠想到這些問題,在他看來,周天浩是從市裡下來的幹部,對下面的情況,是不了解的,雖然想著努力掌握,但需要時間。自己看見要下雪了,想到村裡的老百姓,還有這裡的人,可能要吃苦受凍了,說出來了一句話,周天浩居然能夠明白其中的意思,看來,這個周天浩,還真的不是到山前鄉鍍金的。

「周〖書〗記,村裡的不少百姓,主要是依靠救濟生活,衣服不夠穿,糧食不夠吃,到了冬天,就是最難熬的,我看著心裡不舒服啊,我沒有什麼能力,村裡的幹部也想不到太多的辦法,太窮了,我現在最為擔心的,就是凍死人啊,一旦下雪了,氣溫就會直線下降的,年輕人都出去了,剩下的老人小孩在家裡,弄不到柴火,缺吃少穿的,真的危險啊。」

周天浩被徹底的震撼了,如此窮的地方,他真的沒有見過,也沒有想到,這是怎麼樣的一個村啊。

——— 而接下來半小時的打獵過程,則徹底的顛覆了董家村村民的慣性思維,打獵還可以打成這個樣子?

董家村的村民幾乎成了擺設,只要站在左一等人的身後,負責拾取他們射殺的獵物即可,偶爾動用獵槍,也是彈無虛發。

看著一個個矯健的身影在山林中穿梭,閑庭漫步一般,在這些人的臉上看不到一絲汗珠,就連三個女孩子(霜兒和左九左十),也輕輕鬆鬆的圍捕了一隻蟒蛇,那情形,真的無法想象是由這三個嬌滴滴的女孩子做出來的。

三弓三箭,穩穩的定住蟒蛇的尾部,三個女孩子,三把匕首,跨步,揮手,蛇首斷。

不要用外表來衡量一個女人的彪悍與否,這是看到霜兒三人乾淨利落獵殺一隻蟒蛇后,董家村所有跟來的村民心中所想,包括董成。

小軍露了一手后,被曉雨等人強烈的要求他老實的呆著,不讓他再舉起那把重達50公斤的大弓,偶爾一兩隻兔子野雞等小型動物,曉雨煙兒和小影也湊湊熱鬧,舉著手槍上前獵殺。

看著三女砰砰射出的子彈,儘管準頭不怎麼樣,可畢竟數量決定一切,三個彈夾,也可以擊中一次。小軍站在幾女的身後,額頭微微冒汗,平時溫婉的幾女,連殺雞都不敢的人,怎麼到了這裡,如此興奮,完全像個女鬍子一般,指揮著左一等人,向著她們覺得有獵物的方向前行。彪悍至極。

「我不會使用槍,不然我也跟上去了,都市的生活時間長了,需要釋放,真地很羨慕曉雨她們,能夠隨時隨地想做自己喜歡的事情,而且身後還站著一個能夠第一時間保護她們的人!」董秀秀走到小軍身邊,從剛才開始,她就發現。無論曉雨三女站在何處,小軍總是隱隱的站在能夠第一時間保護她們的位置,同時也看到了小軍臉上露出的錯愕,幽幽的嘆道。

看到曉雨等人又跑得有些遠,小軍跨步,追著她們,留下了一句話:「早晚有一天。你也會擁有這樣一個保護你的人。」

「我能嗎?」小軍沒有看到的是,董秀秀喃喃自語時,望著地背影正是自己。

半個多小時,曉雨等幾女就有些氣喘,玩也玩夠了,並且今天的獵物也夠多了,左一等人有如蝗蟲過境一般,一行人經過的地方那個。寸草不留。一個上體積的活物沒有了。董家村的村民身上,今天完全成了搬運工,只有寥寥幾人,曾經在空隙時開了一兩槍,射了一兩箭,而在他們的腰上、手上,則全部被戰利品掛滿。

看看天,已經漸漸的暗了下來。

「回去吧。今天也差不多了。」小軍對著前方地曉雨幾女和左一等人喊道。

「呵呵,是啊是啊,今天我可是看走眼了,幾位這近一個小時的成果,我們一整天都可能達不到。」根叔豎了豎大拇指,看著四周村民身上的獵物,笑容堆滿面。

曉雨幾女意猶未盡,但身體和天氣已經不允許她們再玩下去。 弟弟兇猛:男神走位有點狂 也紛紛把聚攏回小軍的身邊。一個個滿臉的興奮,額頭也閃現微微香汗珠。

一行人開始往回返。除了左一等人和小軍,每個人的臉上都掛滿了笑容。

掏出乾淨的手帕,小軍專註的為每個女人擦拭額頭和鬢角地汗水,邊擦邊逗著幾女:「你們幾個,玩得這麼瘋,都打到什麼了,看看,好不容易打到只山雞,都快被煙兒你打成蜂窩煤了,還有你曉雨,一彈夾地子彈,全打在了樹上,小影還好點,這好也只不過是子彈省了點,效果一樣差。

「討厭,去去,煩你曉雨白了小軍一眼,轉身走到霜兒的身邊,不理他。

「哼,心疼子彈啊?」薛雨煙也扭動小蠻腰離開。

江清影則直接無視小軍,從他的身邊走過,到霜兒的身邊,但小軍卻聽到,這三女都用低低的聲音向霜兒和左九左十請教如何能夠使用好槍,看來自己的話對於驕傲的三女並不是沒有影響。

「啊!!!!!」一直蹦蹦跳跳走在前面的二秀突然驚呼,然後滿臉地驚駭。

魔門敗類 小軍身影一閃,緊步前行,一把摟住二秀的腰,把她抱起迅速後退。低矮的樹叢中,三隻野豬正流著哈喇,長長的牙齒支出來,顯然是沖著眾人的人味尋找而來的。

「快,快,大家注意,山野豬,是最難對付的!」根叔黑燦燦的臉盤瞬間慘白,碰到一隻都已經很難對付了,更不要說是三隻,而且隊伍中還有需要保護地女人和小孩,這可怎麼辦才好?村中最輝煌地成績就是一支小隊獵殺了一隻野豬,還有一個人受了很重的傷,輕傷幾乎人人都有,而現在,該怎麼辦?

經驗最豐富地根叔都懵了,更不要說一些年輕人了,除了幾個剛剛參與進山打獵的菜鳥,剩餘人的臉色都慘白起來。

小軍也皺起眉頭,這山中的野豬,兇惡程度堪比各種凶禽猛獸,尤其在人多的情況下,野豬的危險程度則更高。

「一半人保護大家,並且火力支援,左一,帶著兩個人引開其中兩頭,不要硬碰,這東西的程度你們應該知道,我來先對付一頭!」小軍舉起大弓,喊道。

三頭野豬看到這麼多的人,刨著地,沖著眾人所在的方向衝過來。

「散開,保護好她們!」小軍一擺手,示意大家散開,左二左三左四左五,此時也顧不得男女授受不親,分別背起曉雨、薛雨煙、江清影和董秀秀,霜兒也抱起二秀。幾人抽出匕首,用匕首借力插入大樹,迅速的往樹上爬。

正常情況下,即便是爬樹,也擺脫不了危險,可此時,樹下有小軍和左一等人在挑逗野豬,吸引這些畜生的注意力,三隻野豬也顧不得樹上地人。追著幾人奔跑。

「全上樹!」左二對著下面四處逃竄的董家村村民喊道,然後舉手,抬槍,射擊。

「乓乓乓!!」左二四人在樹上,開槍射擊奔跑中的野豬,可獵槍畢竟是獵槍,殺傷力差了很多。山野豬皮糙肉厚,這獵槍雖說也能殺傷到野豬,可並不足以影響它的行動力。

董成好幾年沒在山中,學習生活也讓他的體質差了許多,面對這樣的情形,反應明顯的慢了幾拍,也招來被樹上左二等人開槍射傷,並且被徹底激怒野豬的追擊。

心有猛虎嗅薔薇 小軍自己的身後還引著一隻野豬。看到董成這邊地情形。萬分緊急,手中的大弓拉滿,邊跑邊對著追董成的野豬射了過去,全力開弓的箭枝把空氣都摩擦出嗖嗖的聲音,儘管後面追著小軍的野豬吸引了他很大的注意力,可目標這麼大地野豬,小軍的箭還是射中了追著董成的野豬。

獵槍打不透的野豬表皮,卻被小軍的箭直直穿進。那力道也拽的野豬踉蹌了幾步,栽倒在地,劇烈的疼痛讓野豬嗷嗷直叫,放棄了董成這個目標,向著小軍沖了過來。^^

兩面夾擊,小軍的處境比較危險。

樹上地左二等人手中地獵槍全部集中到這兩隻野豬身上,不停的扣動扳機,換子彈。

這邊左一自己引著另一隻野豬。左六等人也或舉槍。或舉弓,也全力支援小軍。面對兩隻野豬的衝鋒,那衝撞力,絕對超過千斤之力,小軍也是人,危險啊危險!!!

「啊!」小軍右手握拳,沖著後面的野豬腦袋狠狠的對了一下,左手殺斬刷的伸出,從下至上一揚手,那頭身上插著箭枝的野豬,頭與身體瞬間兩分,那四濺的鮮血,噴了躲開無頭野豬衝擊地小軍一身,也幸好這隻野豬被小軍大弓射出的箭重傷,不然覺不會輕易的就被小軍割掉腦袋,那直衝過來的速度也不會比先前的野豬慢了半拍,如果它沒被箭射中,小軍自己都不敢想,兩隻野豬同時到,估計自己也應付不過來,受傷是一定的。

右手微微顫抖,好強的力量,這野豬果真不同凡響,衝撞的力量一點不比熊瞎子要輕,整個右臂頓時感覺到了疼痛感,這種疼痛感是小軍許久都沒有感覺到地了。

而這一幕,也徹底地驚呆了在場所有人,包括熟悉小軍的霜兒和左一等人,單臂對抗地野豬,整個豬頭上七孔流血,那幾百斤的身軀倒飛出去,撞到一棵樹上,哼哼唧唧,幾次想要站立起來都沒有站起來。

另一邊的無頭野豬在衝過去后,直直的撞在樹上,然後倒地不起,身子抽搐了一陣,然後徹底死亡。

這還是人嗎?單臂抗擊千斤以上的力量,還是防守狀態。左手寒光一閃,那獵槍和大弓射出的箭都不能完全穿透的身體,竟然沒有絲毫的停頓,有如單刀切豆腐一樣,野豬就屍首兩分。

「唰!」小軍右手背在身後,緊走兩步,左手上寒光再現,那頭被小軍一拳擊退的野豬,屍首再次兩分。

「把槍都舉起來!」小軍大喊,隨手接過剛從樹上跳下的左二遞過來的獵槍,十幾人站立好,對準追著左一繞圈的野豬,齊扣動扳機。

小軍單手提槍,右手那種麻酥酥的感覺還沒有消散,從疼痛感判斷,骨骼方面沒有問題,也沒有錯位,也沒有骨折,還好,還好,這次真的有些冒失了,還好自己的身體足夠支撐這樣的撞擊。

十幾把槍同時射擊,全部瞄準的是野豬的要害地方,幾乎所有的子彈全部打進豬頭中,這種程度的準確度,幾乎每個人都可以達到百分百命中目標,遠不是剛剛有些慌亂,並且三頭野豬橫衝直撞的混亂局面。

此起彼伏的槍聲,在空曠的山野中,傳地很遠。就連董家村都聽到了隱隱約約的槍聲,天色陰霾,太陽已經完全的消失在地平線上,天色只隱隱有些亮光,董老憨站在村頭的大樹下,眺望著遠處的橋邊。

大樹下,是董家村老少爺們晚飯後閑聊喝茶侃大山的場所,而今天,那種熱鬧的場景卻沒有。很多家的女人也都站在樹下,剛剛那持續了幾分鐘不斷的槍聲,傳回村中,這在以往地時候是不可能的,這支打獵隊伍肯定是碰到了大型的猛獸,才會有這樣的情形。

擔憂,深深的擔憂。尤其隊伍中還有董老憨家的一批客人,還有董家村唯一的兩個大學生,還有村中各家地壯勞力。

歲數偏大的老人,或蹲或靠,手中拿著煙袋鍋,狠勁的抽著,女人們則一臉擔憂的盯著村子通往橋邊的小路,期盼下一刻自己家中的男人或是兒子能夠出現在自己的眼前。^^

歡快的歌聲從山裡傳來。漸行漸近。

「是我家憨子娃!」一個4多歲地中年婦女。聽到歌聲中屬於兒子那幾乎沒有調地聲音,高興的離開大樹,向著橋邊跑去。是我家

「這是我家的

山裡人進山打獵,每次滿載而歸,都會從出山的那一刻起,唱起這首熟悉的山歌,即表示今天的收穫頗豐,也讓守在家中的親人。第一時間能夠聽到自己親人的聲音,唱著山歌回家最後一層意思,表示今天沒有人傷亡。

排頭地根叔,揮舞著手中的獵槍,高聲領唱,跟在他的後面,是董家村十多個年輕人用樹木搭成的擔架,三頭野豬四蹄被綁在擔架上。四個年輕人抬著擔架。跟著根叔的身後,一臉笑容邁著輕快的步伐。向村子前行。

剛剛在山中成子的同學,左昊軍那驚世駭俗的表演,徹底征服了董家村地打獵高手。

尤其是當小軍宣布,今天所有地獵物,除了給董老憨家留下一份大的,剩下地獵物全部分發給董家村的村民,這一番話語,讓村民興奮不已。

董家村,保留著靠土地為生的種糧生活,但骨子裡,還是大山人的性格,崇尚強者,尤其是山中的強者,對於強者的饋贈,對於他們來說,不會拒絕,也不能拒絕,因為那是強者對於自己表示出的友好。

回來的路上,曉雨拿著手帕,為小軍擦拭臉上和手上的血跡,霜兒則一直輕輕的為小軍按摩那隻微微顫抖的手臂,對於霜兒來說,這手臂肯定是骨損傷了,可按摩了一段后,小軍就活動自如的手臂,好像剛剛的顫抖根本不存在一般,讓霜兒感嘆自己男人的強大真的不能用常規來解釋,那麼大的野豬衝撞過來,他竟然敢用單臂去阻擋,並且還成功了,自己也沒有受傷,太強了。

董家村的村民看到這三頭大野豬,也非常驚奇,一年裡,能捕捉到一頭這重達數百斤的野豬,都已經算是大豐收了,而且看了半天,竟然還沒有一個人受傷。

不僅是野豬,就是別的收穫也頗豐,山雞、野兔、狍子、蟒蛇、山羊等等,這麼多的獵物,相當於三次進山的收穫了。

等到眾人圍攏過來打聽這次的捕獵過程時,當聽到這些東西全是董老憨家的客人打到的,包括小軍獨斗兩頭大野豬的驚險鏡頭,都讓董家村的村民看向小軍等人的目光充滿了崇敬。

村長董解放確實當中注意到了不同情況的一個人,看著小軍等人手中拎著的獵槍和手槍、大弓,他微微皺了下眉頭,這幫人是什麼人,怎麼手裡竟然拿著違禁的手槍?即便是獵槍,也不是這些城市人應該擁有的啊?還有這幫人是做什麼的,聽董根的描述,這哪裡是一幫學生(董解放一直以為這所有人都是董成兄妹的同學),根本就是專業人士嗎?

「今天我們這些董成兄妹的朋友,來董家村做客,沒給大家帶來什麼東西,這些獵物,就當是我們送給董家村的禮物。」小軍眼睛看著董老憨,話音卻是向著董家村的村民喊道。

「哦!!!」村裡年輕一些,沒有跟著進山的青年。一些孩童,聽到這些東西大家都可以品嘗到,都非常高興。

董成算是東道主,他站了出來,對著在場地所有人喊道:「根叔還有憨子他們跟著進山,沒少受累,也都餓了,而且今天是大豐收,咱們就在這村廣場提前開一回豐收宴如何**大家同意的話,就回家去拿鍋,年輕人生火。」

董成的提議得到了所有年輕人的擁護,村裡經濟條件一般,一年中能吃到肉的時候不多,而今天,這全肉宴。還都是山中的野味,自然讓很多人垂涎三尺,一些孩童更是礙手礙腳的要幫忙,希望能夠早一刻吃到平日里吃不到的肉。

儘管村裡幾乎所有人都吃過晚飯了,可這樣的活動,大家也都爭先恐後地回家去拿大鍋。

天色黑了下來,可村民們的熱情不減,點燃火堆。殺豬做菜。

小軍身上滿是鮮血。跟著董成回到他的家中,稍微收拾一下,順便也把一頭野豬和一些野味拿回了董老憨家。

董母去廚房為曉雨幾女燒水,讓她們梳洗,而小軍和左一等人,就沒有那麼矯情,直接站在院中的水井旁,用一桶桶的井水沖刷身上的血跡和汗漬。

院子外的牆上。二秀帶著村中地小孩,趴在上面,指著小軍說道:「小軍哥哥一個人殺死兩隻野豬,他太棒了!」脆脆的童聲,為小夥伴們講述她當時見到的情形,儘管由於害怕,一些東西她並沒有敢看,可身臨其境的感覺。還是描述的非常詳細。 首長誘婚祕密戀人:掠愛強歡 聽得一眾小夥伴時不時的響起驚呼聲。

董老憨、董成看到小軍左一等人身上的傷疤,也嚇了一跳。

「成子。你這同學到底是什麼人,身上怎麼還有槍的疤痕?」董老憨年輕時,也是玩槍地一把好手,自然認得出小軍身上地槍疤。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