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哇,步步你好帥啊!」糰子大佬連忙走上去,抱住這個兩天沒見的步步小姐姐。

  • Home
  • Blog
  • 「哇,步步你好帥啊!」糰子大佬連忙走上去,抱住這個兩天沒見的步步小姐姐。

「咦,只有糰子和NG在嗎?不是說今天都要來活動室?」步步有些疑惑地看了看屋內。

「嗯,應該是快了吧,雲溪最近也有點忙呢,都見不到人,昨天說是去參加了什麼葉修修的活動……」糰子還沒說完,一個萌萌噠的身影就從門外進來了,正是雲溪。

「噢,這不是來了嘛?雲溪真是不禁念叨呢!」步步看向雲溪笑著說道。

「抱歉了,米娜桑,最近有事沒有來。不過,我還是愛你們的!」雲溪一上來就抱住了大家,大家也抱住了她,於是幾人就抱作一團。

「雲溪,你跑得那麼快,我都追不上你!」

一個聲音從身後傳來。大家不用回頭也能知道,聲音的主人,自然是靈異社的最後一位小姐姐了。

「何年小姐姐!」

「何年你終於來了!」

大家嬉笑著喊道。

「哼,我才不上你的當呢,你肯定又想了什麼壞主意,你個腹黑何年,略略略!」雲溪躲到NG和步步的身後,對何年喊道。

「哪有,我怎麼可能是這樣的人,我頂多……讓你背我上樓!」何年趁著雲溪不注意,一把壓在她的身上。

「要死了要死了,你個腹黑何年,最近是不是又變胖了!NG姐姐,步步救我,我快被壓死了!」

「這麼誇張,我哪有那麼重!」

大家笑著鬧著,是那樣開心。靈異社的小夥伴們,終於是又聚在了一起。

她們並不知道,時間留下的印記,命運留下的線索,已經如同春日暖陽下積雪覆蓋住的地面,漸漸的顯露出來。而她們以後,也會懷念這樣可以放肆微笑的時光。 9.論鬼神

「所以,今天的主題是什麼?」

五人圍坐在一張大圓桌前,開口詢問的是帥氣的步步。

「今天的主題是:你們相信這世界上有鬼神的存在嗎?」糰子大佬站起來說道。

她剛說完,底下就有人回應了:「提問!」

糰子看去,原來是雲溪。她回應道:「雲溪溪說。」

「這個問題,我們不是早就探討過了嘛。這個世界上根本就沒有鬼怪等超自然的力量,我們所認為的鬼怪等靈異事件,大都由於自然環境或者某些人為的因素在偶然的情況下造成的。而人對於未知,通常會自動腦補並且放大負面因素。所以那些鬼神,其實都只是人類自己臆想出來的,換句話說,鬼神靈魂等其實是人類負面情緒的映照。」雲溪站起來回答,說完就坐下了。

「我有補充。」步步回答道:「其實並不只是負面的情緒,也有些是正面的情緒。就像是人在絕望時會希望有神兵天降,在無助時會祈求神靈尋找解決問題的良方,在親人過世時會希望有靈魂地府天堂等存在,這些都是人類情感的寄託。他們,或者說我們,希望有這樣的存在,來寄放我們的希望,祈禱,思念等情緒。所以,鬼神是人類情感的映照,包過正面和負面的情緒。」步步補充,坐下之後和雲溪拍了一下掌。

「我還是堅持我以前的觀點,我認為這個世界上是有鬼神存在的。只是因為,我們現在處於科技社會,對自然的破壞變得嚴重了。那些鬼神也和人類一樣,需要生存的土壤,以前人類活動少,對自然影響小的時候,他們自然就出現就多,被人發現得也多。到了現代社會,這裡的環境已經不適合他們生存了,所以他們躲了起來。但偶爾也有人無意間發現了他們,也就是靈異事件。他們對於人類應該是抵觸或者憎恨的,因為人類破壞了他們生存的家園,讓他們被迫逃亡。」何年仍舊堅持以前的觀點。

「你的意思是,鬼神並不是像古人說的那種神仙靈魂,而是另一種未知的生物?」步步問向何年。

「是不是另一種未知的生物,我不知道。我只是在強調,鬼神也是需要生存環境的。以前的生存環境好,所以鬼神多,很容易被人發現,於是古人就有了如《山海經》和《百鬼夜行》還有《子不語》這樣描述鬼神,帶有奇幻色彩的書籍著作,而鬼神傳說的傳說也是從那些時候流傳下來的。至於現在,大多數的靈異事件就如同國產恐怖片一樣,有了一個靈異的開頭,最後卻回到了科學的世界觀里。也許是因為現在的環境對於他們太惡劣了,他們都躲了起來吧。當然也可能有上位者在隱瞞真相,畢竟你們知道的,建國后不許成精。」何年繼續補充道。

糰子和NG對視一眼,誰說不能成精的,現在柜子都成精了!

「何年你說的環境,就像是小說中設定的那樣,靈氣,鬥氣,魔法元素之類的?」步步疑惑地問。

「大概是的吧,這些我們又不可能知道。」何年回答。

「可是這……未免也太玄幻了吧。我還是相信這個世界並沒有鬼神存在,這樣也就不用怕鬼了。」雲溪嘆息著說道,步步抱住了她。

「我還是相信這世界有鬼神,只是會敬而遠之吧。那些東西應該是很恐怖的。」何年也抱住了雲溪。

「糰子,NG,我們說了這麼多,你們兩個是什麼看法?」步步問向出神的二人組,而雲溪和何年也同樣看向二人。

糰子和NG對視一樣,NG道:「你們看這個就知道了。」

三人疑惑間,NG點開了電腦里的一個文件,進行播放。

「這是……什麼?」步步發問。

「一個新人的入社視頻。」糰子回答道。

新人的入社視頻?這讓她們想起了不好的回憶。

看了幾分鐘,還是快進著看的,並沒有什麼特別的。

「這……要看什麼?」何年疑惑地問。不就是新人的入社視頻嘛,本來還以為有點特殊的,但卻什麼都沒有,就是一個新人被安置的機關嚇的連連尖叫,然後等入社之後,再告訴你這些都只是假的,都只是機關製作的假象,最後告訴你這個世界上並沒有什麼鬼神,然後你就加入了組織。她們當初就是這麼進來的。

「重點不在這裡。」NG上前拖動滑鼠:「重點在這裡,從這裡開始看。」她再次播放的畫面,正是老木櫃開始追著付丹心的情景。她們播放的這個視頻,是將屋子裡的其他鏡頭拍下的畫面剪輯成連貫的畫面之後的。雖然在夜視鏡頭下,整個畫面都呈現出一種詭異的色彩,但還是能看清的。

「哇,這個是,你們又設計了什麼好玩的東西嘛?這個柜子做的好真實的,你看那眼睛,還有跑起來好可愛的樣子,這是機器人?還是說其實是有個人藏在裡面?噗哈哈哈,你看那個人嚇的!」雲溪指著那個柜子精笑著說道。

「確實,這個柜子精做的很真實,就像是真的一樣。不過,讓柜子成精,這個創意是怎麼想到的?是糰子還是NG??」步步一臉驚奇地看著NG和糰子,柜子成精,想想確實挺嚇人的。越習以為常的東西鬼怪化,越恐怖。

何年也表示贊同。

只有知道真相的糰子和NG一臉複雜。這個……還真不是什麼機關機器人啊,這個就是柜子精!

至於為什麼柜子成了精,這得問老天爺去!我們也很想知道,這個木櫃到底,是怎麼成的精!

「告訴她們真相吧?」NG看向糰子,商議道。

「好吧,我真想知道,她們知道真相后是什麼表情。」糰子大佬嘆了一口氣,有些無奈。

NG感同身受地嘆了口氣。

「其實……」

「嗯?」

三人被NG的說話聲吸引過來,看向她,不在去看新人和柜子精的「你追我」的戲碼。

NG長出了一口氣,說道:「其實,那個柜子不是什麼機關,也不是什麼機器人。它,就是一個柜子精!」

「啊?」

「額……」

「咦?」 10.商議

林殊現在很尷尬,這種尷尬是很久都沒有過的。或者說是窘迫更合適一點。

「那個……有必要打扮成這個樣子?」他指著自己身上的花枝招展的奇裝異服,有些無奈地說道。

這都是些什麼鬼?cosplay嘛?這也太誇張了吧!

「當然,這是舞台服妝,要上台表演,自然要呈現出最好的一面。」旁邊一個妹紙面不改色地說道,只是眼睛止不住地看向林殊。這是班級的文宣委員,是個臉上有著小雀斑的女生。

林殊所在的經管班級,男女生比例還算合理,勉強達到了1:1。不像是機電班,全班四五十人只有一兩個女生,那才真叫「萬基從中一點紅」。

現在,是二十八號的下午六點。下午第三節課上完之後,這位姓劉的文宣委員和狗頭班長就帶著林殊來到了寧川大學的文藝活動樓。寧川大學所有的大型活動,都是在這棟樓里舉行的。

管理這次活動的當然是學校學習會。大學裡面的學生會還是有很大權利的,也很鍛煉人,但林殊完全沒有加入的念頭。

現任的學生會長,是一個看上去就很強勢的女生,穿著灰西服,扎著馬尾,踩著高跟鞋,一副職場麗人的打扮。

看到林殊他們來,也沒說什麼,只點了點頭。那個姓劉的文宣委員倒是說了句「會長好」,林殊這才知道原來劉宣傳委員加入了學生會。

等到了六點之後,節目的篩選活動才正式開始。而上面的對話也正是在這時候發生的。

「這還只是現在的裝扮,如果選上了,明天還要去化妝。」劉宣傳委員繼續說道。

「化妝?不是吧?」林殊有點難以接受。不就是上台唱首歌嘛,怎麼搞的這麼複雜的樣子?

「這有什麼奇怪的?到時候,校長和各校方領導都會到席,上半年新校長才上任,對於這次的迎新晚會很重視。你唱的這麼好,一定會選上的。」劉宣傳委員以為林殊是緊張,連忙安慰道。

重視?重視只有兩天的安排時間?重視會隨便就把自己推出來?明明自己什麼都沒幹好吧!

林殊覺得自己完全是吃了一個啞巴虧,還沒處說理的那種。最好啊,自己能被刷下來,然後就沒自己什麼事了,這才是理想的結局。

不過,林殊還有疑惑:「奇怪啊,明明我都沒提過唱歌的事,是誰告訴你們我會唱歌的?」

「唱歌啊,這不重要,重要的是你這張臉,更何況你唱歌很好聽這是你們寢室……」劉宣傳委員還想說什麼,被狗頭班長拉住了。

元後傳 「咳咳,那個林殊同學,你忘了,軍訓的時候,你唱過一次。那時候大家就記住了你。」狗頭班長連忙解釋道。

林殊模糊的記得,好像是有這麼一回事,不過他那時候除了軍訓,就在學校里找鬼怪,哪還記得這回事。

不過,寢室?有自己寢室的人什麼事嗎?

「沒事,快到你了。好好表現,林同學。這次的事如果成了,可以加學分喲。」劉宣傳委員眨了眨眼睛說道。如果林殊真的在這次晚會上出了風頭,得到校領導的讚賞,她也是有好處的。不說讚賞,能參加也是好事。最起碼,她促成了這件事,在學生會會長面前,也是有能力的表現。

寧川大學的迎新晚會,也算是個不大不小的節目。校方領導還會評選出一二三等獎什麼的,當然只要被選中參與了,自然是有個安慰獎的。至於獎品是什麼,就看校方怎麼說了。

林殊真的無意於什麼晚會,加學分什麼勉強能提起他一點興趣。他本就是個胸無大志的人,一生所願不過辛福安樂。在遇到那個怪蘿莉吃下什麼金蘋果之前,他確實是如此想的。但現在,他想要見識更廣大的世界,做一名行俠仗義的除魔師。

好男兒都有一個武俠夢,雖然近些年,武俠沒落,但林殊從下受父親影響,對於金古梁筆下的江湖甚是神往。

著一襲白衫,騎一匹快馬,縱橫江湖,快意恩仇,行俠仗義,何其瀟洒!閑時對月飲酒賦詩,動時石破天驚懲奸除惡,如此暢意。好一副江湖風流俠客的形象!

只是,世界似乎發生了變異。俠客沒出現,鬼怪卻出現了!自己沒變成俠客,倒是變成了除魔師!

「這種比賽不都是藝術系的展示舞台嗎?」林殊有些疑惑地問。怎麼看都是藝術系更在行一些。

「也不一定啊,這又不是光比唱歌跳舞,再說了,別的系唱歌也不一定比音樂系差吧。」劉宣傳委員這話說的,連她自己都底氣不足,說到後面聲音都變小了。

林殊也沒再說什麼,觀看台上的表演,大多都是唱歌,唱得都很不錯。不過偶爾也有幾個亮眼的節目,就有一個班排了一個小品,還有一個班搞了一個cosplay的表演。由於挺新穎,在一眾唱歌跳舞節目里很打眼,直接就通過了。他不禁感嘆,果然不愧為寧大啊,卧虎藏龍啊。林殊覺得自己估計沒戲,畢竟那麼多系那麼多班,能上的也就十幾個。

「嗯,告訴你一個秘密。」劉宣傳委員突然說道。

「秘密?」林殊疑惑。

沒想到狗頭班長卻接話道:「新校長挺喜歡紅歌的,所以可以照這個方向選。」

林殊一臉懵逼,你們……都知道?都知道還算個什麼鬼秘密哦!

果然,下一個下下一個和下下下一個,都是唱紅歌的。

林殊看向二人,所以,這就是你們說的……秘密?

劉宣傳委員和狗頭班長臉色一下子就不怎麼好看了。很明顯這種很多人知道的事,就不是秘密了。

看著兩人的臉色,林殊有點不好意思來。畢竟兩人都這麼認真的樣子,自己太敷衍了也太不像話了。

他遲疑著說道:「我們……也唱紅歌?」

這估計也真是個問題,由於時間太緊,只有兩天,大多數人沒什麼準備,只能選擇唱歌。但唱歌的節目又太多了。誰也不知道這個新校長發了什麼瘋,本來前一段時間迎新晚會也和以往一樣,主力是大二和大三的學姐學長們。但新校長和發了神經一樣,在迎新晚會快要開始的前兩天,突然說這次所有的節目都要大一出。所有人都懵逼了。

然後,寧大的學生就發現,隔壁的財大迎新晚會也變成了這樣。所以,大家就都猜出來了,這是又要和財大比一比了。正好,隔壁的財大也去年才換校長。兩個新校長,新一輪的比賽開始了。

說起財大,那是寧大的老對頭。這種情況,就像是京大和水木一樣,互相看不上。源頭不知在哪,但比較卻歷時已久。暫時,還是寧大排在前頭。

「哎,隨便你了。」狗頭班長有些泄氣了。本來以為是殺手鐧,誰知道是人人都會的變身術。

「加油!」劉宣傳委員還是很給力地加油,她對林殊還是很有信心的。她對軍訓時林殊的表現記憶猶新。如果林殊都不能通過的話,這就一定是有黑幕了。

林殊有些哭笑不得。

他算半個音樂愛好者。唱歌也不會什麼技巧,就靠著肥胖軀體帶來的丹田氣,亂吼吼。但自從吃了怪蘿莉的金蘋果和吸收了那些光點之後,對於「氣息」的控制倒是厲害了不少,好像連嗓子也發生了變化。

下一個就是他了。

他看向兩人,微笑:「我去了。」頗有俠士殺敵的氣概。

兩人愣住了。

……

「所以,這個世界上真的有鬼怪?」步步一臉驚奇,像是第一次認識這個世界。

「居然還真有?」何年也是一副震驚地模樣。

「何年你不是一直相信有嘛?怎麼現在也是這副表情?」雲溪問道。

「相信有和真的有是兩回事好吧,還有,這個人是誰?」她指著暫停屏幕里的那個人,那個人正拿著長柄傘,擊打著老木櫃身上的一個部位。

「林殊。」NG回答。然後將糰子收集的資料分給大家。

林殊?那是誰?

「我比較在意的是,這個人……嗯,林殊,是怎麼消滅這個柜子精的。從這段視頻中可以明顯地看出,這個木櫃妖怪有兩次異常。 至尊重生 第一次,是有了幾秒鐘的停頓。第二次,是木櫃妖怪化為飛煙。這兩次的共同點在於,似乎是這個林殊擊中了……擊中了老木櫃的要害!」步步帥氣地分析道。

「還有,這裡中間還有幾次,這個林殊想攻擊木櫃妖怪的後背,但木櫃妖怪很快就轉身了。從中,我們是不是能得出這樣的一個接論:這個林殊知道木櫃妖怪的要害在哪裡。」何年繼續補充道。

「什麼嘛,那麼可愛的柜子居然是一隻妖怪?」雲溪有些不滿地說道。

眾人一頭黑線,這個時候就不要賣萌了好吧。還有我們都討論林殊是怎麼除妖了,你還在想著那個木櫃妖怪,反射弧是有這麼長嘛?

「這個世界,我怎麼突然看不懂了呢?」步步感嘆道。

「+1。」何年嘆了口氣。

「+1。」這是NG,她從昨天晚上就有這樣的念頭了。

「+1。」這是糰子大佬。這段視頻從昨天看到之後,她就給自己的父親看了。父親倒是不像自己,反而一臉鎮定。他也同意結交甚至招攬林殊的想法。

雲溪左看看右看看,發現大家都同意了。她舉著手,萌萌地說道:「那我也+1好了。」

四人對視,同時搖了搖頭。

「這個林殊,也是我們學校的?」何年看著資料,問道。

「嗯。」糰子大佬回答。

「哎,看來有必要把這個傢伙拉進來了,我實在很好奇他到底是怎麼消除妖怪的。另外,如果拉進社團,真的有鬼怪出現的時候,還能讓他照應一點。」何年嘆息著,世界怎麼就真的有鬼怪了呢?

「能拉攏他進來嗎?」步步問道。

「有,他有一個室友,前兩天加入了我們靈異社。」糰子回答。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