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哈哈,這次我們發了,不光我們葉家以前的產業都回來了,而且我們葉家的還把家族的業務擴展到了江南行省。」

  • Home
  • Blog
  • 「哈哈,這次我們發了,不光我們葉家以前的產業都回來了,而且我們葉家的還把家族的業務擴展到了江南行省。」

葉正道喜極而泣,眼中流下一滴一滴淚水,他很高興,非常高興。

高興他兒子有出息了,完成了他一輩子都沒敢想的事情,更把家族裡的那些人給救了出來。

「整個世界都是我們的,江南行省,這才僅僅只是第一步罷了!」葉寒淡淡的道,眼中充斥著一種令人震撼的自信。

當然,葉寒有這個資本,他腦海中隨隨便便一個丹方,隨隨便便一個技術,就足以讓他葉家富可敵國。

「只是不知道,林家這次會怎麼樣!」葉正道對著葉寒問道,畢竟這件事從頭到尾都是葉寒來處理的。

「大概是死刑吧。」葉寒手指有節奏的在桌面上不停的敲打起來,淡淡的道。 相比於林家的慘淡收場,葉家此時就風光多了,整個杭省地界的各大家族都知道葉家這次抱上陳家的大腿。

不只扳倒了陷害葉家的林家,更是趁著林家這次的滅亡,從而徹底的奪回了原本屬於他們葉家的一切。

更是一舉收購了林家的所有產業,從而躍入整個杭省地界的第一大豪門。

如此戲劇性的一幕,眾人不免感覺有些虛假,但是當看到這次行動有著陳家的人出手之後,只能感嘆一聲葉家牛掰。

葉家老宅,在葉道塵等人出事之後,這裡就變成了葉道塵他們老婆以及子女們的臨時住所。

畢竟原本的產業大多都被銀行收走了,而那些沒有被抓走葉家公子們,沒有揮霍的資本,只能老老實實的呆在這裡了。

而現在這裡也因為葉道塵等人的到來,變得更加熱鬧了起,葉家原本主事人葉道塵連同他的幾位兄弟都住在這裡。

他們也不想住在這裡,不過銀行手續沒有辦完,他們暫時還不能回到自己的房子居住,只能委屈一晚。

葉道塵一身西裝革履,皮鞋擦的蹭亮,帶著一個黑框眼睛,眼中時不時閃過一道精光。

此時的他已經全然沒有剛從裡面出來時候的頹廢狀態,經過一夜休整之後,重新恢復了了往日的葉家掌門人的風範。

「既然我們回來了,那麼原本屬於我們的東西,應該找老二去要回來了!」

葉道塵靠在沙發上點燃了一隻雪茄,狠狠的抽了一口,接著用著一雙宛若惡狼般的眼睛掃視完眾人後緩緩的道。

葉道塵的三弟葉道光聞言,臉上露出一絲難色,隨後只聽他眉頭緊皺的回答道。

「這個不太好吧,畢竟我們能夠從裡面出來,都是二哥一個人辛苦努力出來的結果。」

葉道光頓了頓,看了除了他的五弟六弟以及八弟的臉上露出贊同外。

其餘的都根本沒有理會他,葉道光的心中不由得嘆息一聲,然後才接著道。

「而且,最重要的是他還給了我們葉家一個清白,我們總不能忘恩負義吧。」

葉道光的話說完,就點燃了一根煙緩緩的抽了起來,葉道坤見狀開口道。

「三哥的意思就是,畢竟這也是二哥辛苦努力的,而且我們這才一家團聚,總不能就去開口提那些事情吧。」

葉道良聽到葉道光這麼一說,頓時就不樂意了,立馬起身指著葉道光的鼻子道。

「這就是你的不對了,三哥,你來告訴我什麼叫做忘恩負義,我們之前進去,只是讓二哥暫為打理罷了。」

「現在我們出來了,是不是應該讓二哥把我們原本屬於我們的股份還給我們了!」

葉道塵的兒子葉鴻也開口附和道:「我們應該得到多少股份,就讓二叔給我們多少股份。」

「沒錯啊,只是讓二伯暫為打理而已。」葉道河的女兒葉璃也開口附和道,她實在是受夠了這沒錢的日子。

「是啊,總不能讓他一個人獨佔整個葉家吧。」葉道海的兒子葉白同樣開口附和道。

葉道塵等人的子女們聞言立馬激動的站起來開口道,畢竟對於他們來說,沒有錢就相當於要了他們的命。

他們已經受夠了躲在這葉家老宅門都不能邁出去的日子,他們可是非常懷念曾經大手大腳花錢的時候。

葉鴻等人明白,這次如果從葉道正手中拿不到股份,那麼以往他們過的那些紙醉金迷的日子就到頭了。

沒有了股份,意味著他們的這些人得從新從開始,雖然相對於別人來說,起點會很高,但是他們可不想這樣。

「夠了,大人說話,有你們插嘴的份嘛!」

葉道塵用著如同惡狼一般的眼神帶掃視了一下他的那些侄子侄女們。

被葉道塵目光掃視之後的小輩們頓時被嚇了一跳,然後就老老實實的坐回原位了。

他們最怕的就是葉道塵,畢竟葉道塵曾經執掌葉家財政大權的時候,他們可都受過葉道塵的故意刁難。

葉道河有些失望的看了一眼跟著葉鴻附和的兒子,他不明白自己的兒子為什麼會那麼蠢。

剛剛起鬨的時候,明顯是他大哥兒子故意帶頭起鬨,他的兒子竟然也會跟著。

雖然,爭奪股份這是他們主要的目的,但是他突然覺得他的兒子,真是太蠢了。

「大哥,小孩子說的也並無道理,你可不能嚇他們,畢竟二哥雖然挽回了我們葉家的聲譽,但是這股份嘛……」

「該是我們的還是我們的!」葉道海翹著二郎腿緩緩的開口道。

畢竟他可是孤身一人,不像他的幾個哥哥弟弟都有妻女,倘若沒了葉家的股份,他拿什麼出去的瀟洒。

一直沒有開口的葉家老八葉道勇,終於忍不住的對著葉道塵吼道。

「可是你們好像忘了,現在的葉家是二哥自己打拚出來的,我們進去的時候,留下的只有一屁股債罷了。」

葉道塵等人聞言臉色徹底陰沉了起來,他們都知道老八說話難聽,可是誰都沒有想到老八說話竟然這麼難聽。

葉道塵立馬給了他的兒子葉鴻一個眼神,葉鴻見狀立馬站起來開口對著葉道勇道。

「八叔,你們進去的時候,可都是把手裡的資源和人脈都留給了二叔,不然二叔怎麼會這麼快就把我們給救出去了。」

「是啊,八叔,我爸可是把手裡的所有資源,還有一些人的聯繫方式都給了二伯啊。」

「就算之前留的只是一屁股債,可是沒有伯伯叔叔們留下來的資源,二伯怎麼會這麼快留翻身呢。」

「對啊,光是這些資源就比那些資產值錢多了。」

「對啊,對啊,八叔你可別忘了你辛苦經營的酒店現在還在二伯手裡呢。」

葉鴻等人瞬間站起來對著葉道勇道,他們明白這次如果不能要回葉道正手裡的股份,他們就沒有機會揮霍了。

「老八,不是當哥的我說你,雖然你的酒店一直都是虧空狀態,你要不要都一樣。」 「但是你的幾位哥哥的生意可還好著呢,你可別自己不想要,就讓我們也得不到。」

葉道良吐了一個煙圈,定定的看著葉道勇,眼中卻隱隱露出一絲不屑,他可是非常清楚他這個八弟。

做生意不會做生意,倘若沒有他二哥葉道正的幫襯,恐怕早就餓死了。

「你……」葉道勇抬起頭,惡狠狠的盯著葉道良,原本搗弄手機的手也緊緊的握了起來。

手機發出咔嚓一聲的脆響,屏幕浮現出一道道裂痕,葉道勇用著惡狠狠的眼神看著葉道良。

葉道塵看著馬上要打起來的二人,用手狠狠的拍了一下桌子,發出嘭的一聲,接著對著所有人厲聲道。

「夠了,非要打起來是嘛,話就說在這了,該是我們的,一個都不能少,明天早上九點就到道正家裡開家族大會。」

葉道勇四人冷哼一聲,轉身就要離開這葉家老宅,他們寧願住賓館也不願意和這些人住在一起。

「既然這樣,那我們就先告辭了,畢竟這裡人太多,我們四個也不喜歡這種喧囂的環境。」

葉道乾淡淡說了一句,隨後轉身離開了這裡,他們一刻都不想和這群被豬油蒙了心的人待在一起,因為丟臉。

「那麼我們便不送了,老三你們路上小心點,千萬別遇到意外了!」

「你也小心別煤氣中毒了!」葉道勇頭也不回的說了一句。

「這群傢伙……」

葉道塵看著離去的四人,臉上不由得浮現出一絲冷笑,不過在看著葉道良等人的時候臉上卻露出了笑容。

葉道光等人安頓好了妻子和孩子之後,就開著車向葉道正的家裡出發了。

前往葉道正家中的路上,葉道光看著老五老六還有老八,不由得嘆了一口氣。

「這次就希望大哥他們不要太過分了才是。」

「哎!」

葉道乾嘆了一口氣,但是沒說什麼,他終於明白葉道光一開始為什麼不讓他們帶子女們去和葉道塵他們商討了。

因為怕到時候徹底撕破臉皮,從而打起來,畢竟葉道塵等人那貪婪的的嘴臉實在是太難看了。

而且他們想不明白,葉道塵等人到底是如何教育子女的,竟然一個個的這麼貪婪,或者說,在真正的利益面前,一切都是虛假的,什麼良心,什麼親情,都不如實打實的金錢來的靠譜。

「如果真的敢對二哥使壞,那麼我就弄死他!」葉道坤雖然沉默寡言,但是心中卻有自己的算盤。

畢竟他的命是葉道正給的,當年要不是葉道正一直幫襯他,他早就因為那些錢的問題而跳樓自殺了。

「只希望大哥他們不要太狠,畢竟現在的葉家都是二哥一個人撐起來的。」葉道坤無奈的說了一句,隨後沉默起來。

「你還叫他大哥,他配嘛!」

「如果不是二哥,我們早就死在裡面了,可是葉道塵那傢伙還忘恩負義,我就不明白他到底能無恥到哪裡去。」

葉道勇心中充滿怒氣,但是卻不能發作,如果不是礙於他二哥的面子上,他早就衝上去打葉道塵那些人了。

可是,他二哥最怕的就是手足相殘,所以他才從開始忍到現在,不然早就動手了。

「行了,少說倆句吧,就算二哥同意,我們也不會同意的,反而股份我是一個都不要。」

葉道光滿臉苦澀的拍了拍葉道勇的肩膀,他的心中也很不是滋味,他不明白為什麼他們親兄弟的關係會變成這樣。

「哎,不說了,馬上就到了。」葉道光開始沉默起來,不多時車子就來到了葉道正的家門口。

葉道正對於他的四位弟弟的到來,自然是欣喜的不得了,畢竟他們兄弟十一個,就他們五個關係最好。

「哈哈,沒想到你們這個點來,早知道我就吩咐下人多做些菜,讓我們兄弟好好聚一聚。」

「沒事,都一樣。」葉道光有些牽強的笑了笑,隨後跟著葉道正走了進去,來到了客廳當中。

「李伯,去吩咐廚房多準備些菜,今天我要好好的喝一杯。」葉道正滿臉喜悅的對著管家開口道。

「好嘞!」管家李伯臉上也露出了笑容,畢竟一倆個月了,他已經很久沒有看見他老爺這麼開心過了。

「謝謝二哥把我們幾個救出來,二哥你幫了我們一次又一次,我們真的不知道說什麼才能表達這種感激。」

葉道光眼睛有些紅,隱隱浮現出淚水,聲音都有些哽咽的對著葉道正說道。

想一想他們兄弟十個,可以說幾乎每個人都被他的二哥葉道正給幫襯過,就連老大葉道塵也是如此。

可是現在他的大哥葉道塵卻為了所謂的股份,要把這兄弟之間的感情,給全部毀了,葉道光感覺非常的心寒。

「是啊,要不是二哥你,我們恐怕早就死在裡面了!」葉道乾也開口說道。

「好了,好了,出來就好,都沒事了,親兄弟之間還談這個幹嘛!」葉道正哈哈一笑,眼睛同樣也有些濕潤。

「是啊,親兄弟啊!」葉道光喃喃自語,眼睛泛起淚光,和葉道乾三人對視一眼,心中更加堅定了之前的想法。

「二哥,怎麼不見葉寒這小子啊!」葉道勇見狀岔開話題,提起了葉寒。

葉道正提到在他葉寒,臉上頓時露出一絲自豪,雖然他不知道和陳家的具體交涉過程,但是他真心的為兒子能夠做到這一步而感到自豪,畢竟就算是他也不敢保證,在搭上陳家這條線之後,能把林家這件事解決的這麼完美,再說他也沒有把握,能夠讓陳家幫他解決林家。

頂多就是讓陳家幫他把他兒子殺人的事情給解決了。

「他啊,整天把自己關在房間里,我也不知道他在幹嘛,不過他也大了,有了自己的主見,我們這些當老的也管不了。」

「也是,畢竟寒子這小子能夠搭上陳家這條線也不容易,最近肯定太累了。」

葉道乾欣慰的開口道,對於葉寒的成長,他也是非常開心,葉道塵他們不信是葉寒的功勞,可是他們相信。

畢竟,他們可不信,他二哥會在這個事上騙他們,就算被騙了他們也認了。 不過葉道乾的眼神中卻露出一絲無奈,只能眼神示意葉道光開口,畢竟他不好開口說出來

「二哥,這次大哥也出來了,而且還找我們兄弟幾個談話了。」葉道光有些不敢直視葉道正的眼睛開口道。

「嗯,沒事,他商量了什麼!」葉道正沉默了一會,還是如同往常一樣,他沒有想到這一天會來的這麼快。

「大哥找我們商量股份的事,而且還要在明天召開家族大會,到時候就要從二哥你這裡拿走股份。」

葉道勇有些氣憤的開口:「而且他們還口口聲聲說是他們應得的,他們還說給二哥你留下的很多的資源。」

「呵呵,資源……」葉道正心裡升起一陣冷笑,不說資源還好,一說那些資源他心中就來氣。

回眸1991 除了一些電話號碼有點用,那些所謂的資源,根本就是一群落井下石的狗肉朋友。

「而且,大哥他們幾個的態度,擺明了是要從你這裡拿回股份,可是他們也不想一想,他們留下來的只是一屁股債。」

葉道勇滿臉怒氣的開口,對於葉道塵的做法,他著實感到心寒。

畢竟他二哥葉道正辛辛苦苦努力這麼久,才把生意弄起來。

而且還把他們給救了出來,還扳倒了林家,可是葉道塵一出來就要分股份,實在是表現的太狼子野心了一些。

「好了,這件事我知道了,我們開始吃飯吧。」

葉道正看見菜上的差不多了,不由得擺擺手,示意話題到此結束。

「二哥!」葉道光皺眉,心中嘀咕,莫非葉道正的心腸就又軟了下來?

就算他二哥葉道正知道了這件事,肯定也不會放在心上,他二哥哪裡都好,就是心太軟,太重情重義了。

「我說,吃飯吧。」

葉道正溫和的笑了笑,拿起一瓶陳釀倒給了葉道光等人,隨後開始吃起來了飯菜,他雖然在笑,可是,卻是讓葉道勇幾個人產生了一種奇怪的感覺,似乎,葉道正完全沒有把這件事情給放在心上。

這一頓飯,吃的相當無味。幾個人都是猶如嚼蠟,山珍海味,似乎也是沒有了任何味道。

但是,不知道為什麼,葉道勇幾個人都產生了一種奇怪的感覺,葉道正似乎有些不一樣了。

酒過三巡,菜過五味,葉道正等人酒喝好了,飯也吃好了。可是,心理都是沉甸甸的。

葉道光等人陸陸續續的被家人接走離開了這裡,葉道勇一臉凝重的看著葉道正說道:「二哥,現在股份都在你手裡,我們都知道你為人比較厚道,可是,這個時候,你千萬要硬下心腸,千萬不能把股份交出去,千萬不能!」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