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哪個是奈特?」羅奇接過籃子,想了想將一封費托斯交給他的信件也放在了籃子里,同時他問出了最大的疑問。

  • Home
  • Blog
  • 「哪個是奈特?」羅奇接過籃子,想了想將一封費托斯交給他的信件也放在了籃子里,同時他問出了最大的疑問。

「你不知道?」烏拉諾斯瞪大了眼睛。

「怎麼?有問題?」 傾世紅顏:董鄂妃傳奇 羅奇摸摸下巴,他又沒見過奈特,不知道這人長什麼樣,不是很正常嗎。

「好吧,那個一絲不苟的人是奈特。」

羅奇突然想起了蒙多,奈特的身材跟他真是太像了。他們不會也是一個特殊族群吧?寬肩族?

點頭表示明白的同時,羅奇也拿起果籃,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儀錶走了過去。

畢竟是請人造船,所以羅奇還是很客氣的。

「你好,奈特大師。」

奈特放下手中的餐具,有些疑惑的看向羅奇,對於吃飯被打擾,他還是蠻介意的,而且這人他不認識。

「你是?」問話的同時,出於禮貌,奈特放下手中的餐具,站起身接過羅奇遞來的果籃。

「我是羅奇,從塔思科經過費托斯介紹而來,我來的目的,是想讓你幫我造艘船。」

羅奇不準備循序漸進,因為他覺得沒那個必要,所以上來就直接表達了自己的目的。

「羅奇?」奈特的說話聲和他的人一樣,很大:「那個海賊羅奇!」

奈特一直有關注塔思科的事情,並且費托斯也曾通過電話蟲求助過他。

只是他被科特的事情拖在了這裡,沒能及時前往,他還擔心過費托斯。

報紙上的事情他有看到,對於死神海賊團他可不抱有好感,所以這大嗓門說話聲,也有幾分故意的成分在其中。

羅奇臉有幾分黑,因為隨著奈特這一嗓子,那正在拚命補充能量的海軍上校賈克斯,抬起了頭。

伸手從水果籃子里將費托斯的信取了出來,羅奇啪的一下將信拍在奈特的餐桌上。

對於奈特的行為,羅奇有些生氣,所以話語也瞬間變得不客氣起來:「好好用你那不多的腦子看看。」

他就是擔心奈特產生誤會,才在介紹中提到了費托斯。

誰成想這大塊頭,完全聽不懂自己的意思,還故意叫破了自己的身份。

羅奇看到賈克斯已經起身。

顯然奈特的話,成功勾起了賈克斯的興趣。

而從賈克斯的動作,羅奇能確定,這人是認出了自己的身份。

「死神羅奇,昨天才聽說你在抵達武器島后,將北岸小鎮攪了個雞犬不寧,今天就敢跑海軍基地里來,你的膽子還真是大。」

賈克斯一邊說,一邊朝羅奇走來,同時他伸手抹了一把嘴,將上面粘著的飯粒和青菜弄掉。

前行中的他,隨手拿起了一把椅子,只見他兩手快速擺動,竟然在極短的時間內將椅子拆分,重組成了一把雙截棍。

賈克斯的手速,讓羅奇覺得,哪怕單身三十年,他都不一定能達到。

「這不能怪我吧,是他們先動手的。」

對於賈克斯說他將北岸小鎮弄得雞犬不寧一事,羅奇是不認同的。

他從下船,可就從來沒主動挑過事,而且那個北岸首領,鎧甲海賊團船長納格塔斯馬,也是熊拍飛的,和他沒關係的。

「哈,這可真是我聽過最好笑的笑話,你知道因為你的搗亂,老子一天要損失多少錢嗎?」

賈克斯憤怒的揮動雙截棍,恨不得一棍敲碎羅奇的腦袋。

「好笑,那你倒是笑啊,你那一臉的愁容逗我玩呢!」羅奇一腳將奈特的餐桌踢翻擋在賈克斯的攻擊路線上。

「我笑得出來嗎,那可都是錢。」

餐桌被賈克斯的雙截棍劈成兩半,但他看到的卻是羅奇躲到了奈特巨大的身體後面。 雖然覺得船長和賈克斯的對話糟透了,但烏拉諾斯還是快速從水果車上取出了長刀黑影,並直接拋給羅奇。

羅奇伸手接過長刀,卻沒有打算離開奈特這個特別大的擋箭牌。

並且他對躲避在高大人士的身後,有著一套獨特的見解,畢竟蒙多經常就是他的擋箭牌。

奈特很鬱悶,他對羅奇說自己沒腦子是很介意的。

作為一個造船小能手,他對自己的頭腦很是自信,所以他對羅奇拍在桌子上的信很在意。

信件上的字跡,奈特能夠確定,是費托斯親筆所寫。

至於內容,他沒時間看,因為賈克斯和羅奇的戰鬥,正以他為圓心進行著。

這種情況下,他去拆開信件認真閱讀,那他得有多大的一顆心臟。

但只是確定信件上確實是費托斯的字跡,就讓奈特有些後悔之前自己的莽撞舉動。

可他之前實在想不到一個海賊,能和塔思科新國王有什麼交集。

而且報紙上對塔思科事件的報道,也是言之鑿鑿。

在三人混亂糾纏在一塊的時候,食堂大媽理清了頭緒。

這個送水果的是海賊!

是一個闖入海軍基地,並用奈特作為盾牌和賈克斯戰鬥的海賊!

方外志異 那是不是說明,現在就是一個動手的好時機?

食堂大媽有些猶豫的吃掉最後一口饅頭,隨後她悄悄的拿起了打飯用的勺子。

烏拉諾斯在將長刀扔給羅奇后,就反身朝食堂大門走去。

現在可是在海軍基地里和海軍上校打起來了,哪怕他信得過羅奇的實力,也不相信羅奇能一人單挑整個海軍基地。

他將食堂的大門鎖上,同時在外面立了一塊食堂暫不開放的牌子,就又回到了食堂大廳。

回來的他,正好看到了食堂大媽拿著勺子站了起來。

烏拉諾斯一想,千萬不能讓食堂大媽叫人,不然絕對要遭,所以他腳步一動,就想在食堂大媽有所動作前,將她擊暈。

只是食堂大媽的反應,超出了烏拉諾斯的預料。

在他拳頭還沒到時,一把勺子已經出現在了他的頭頂。

烏拉諾斯一見不好,瞬間選擇照片化。

勺子幾乎貼著他薄薄的身體,重重的砸在了地面上。

嘭的一下,勺子輕鬆在食堂的青石地板上砸出一個小坑。

烏拉諾斯冷汗直冒的拉開和食堂大媽的距離,同時他手腕翻轉,一張張照片激射而出。

食堂大媽有些鬱悶,她本來是想打著幫賈克斯的名義,對奈特發動攻擊造成擊殺。

不想這個賣水果的,竟然想要偷襲她,這一動手可就完全打亂了她的計劃。

看著飛來的照片,食堂大媽沒有絲毫閃躲的意思是。

「鐵塊。」

隨著她輕聲自語,照片擊中了她,卻沒能對她構成任何威脅。

「你到底是什麼人?」

烏拉諾斯恢復正常狀態,他有些謹慎的打量著這個之前從沒關注過的豐滿女人。

她之前的招式,烏拉諾斯知道,那是海軍六式之一。

當初他闖入基地資料庫,曾看到過,並且還悄悄的記下了修鍊方法。

在海軍中,六式雖然是基礎,卻也有些珍貴,不是人人都能接觸到的。

一般只有海兵做出貢獻,被調到位於偉大航路的海軍本部,才會開始修鍊六式。

難道這個女人是本部的精英?但怎麼看,她都不像。

烏拉諾斯突然想到了CP7,於是他帶著幾分肯定的說道:「你是世界政府的情報人員!」

食堂大媽臉色微微一變,她可是潛伏在這裡很多年的,怎麼會暴露?

看著她的臉色變化,烏拉諾斯就知道自己猜對了,那麼之前她拿著勺子的行為,難道是要偷襲奈特?

二人的突然交戰,讓羅奇三人都是一愣。

賈克斯和奈特是沒想到,每天給自己打飯的人,竟然是隱藏著高手。

尤其是賈克斯,烏拉諾斯的話他可同樣聽到了。

而且食堂大媽使用的招式鐵塊,更是有幾分坐實她的身份。

只是賈克斯實在有些不敢相信,因為食堂大媽在這裡工作了很多年,一直都是兢兢業業的樣子。

羅奇則是覺得,果然在海賊王世界里廚子都有一手好功夫的時候,打飯的大媽也不甘被比下去。

「打啊,都看著我幹什麼?」食堂大媽咆哮著,我只是稍微動了下手,你們那驚訝的表情,是不是有些過了。

賈克斯最先反應過來,他手中雙截棍揮舞,趁羅奇沒注意,直接繞過了奈特,朝著羅奇腰部抽去。

不管食堂大媽是不是世界政府的人,她現在都是和自己一夥的,所以賈克斯的出手沒有絲毫的猶豫。

羅奇手中黑影出鞘,同時其上冰焰蔓延,擋住雙截棍的同時,也將之凍結。

再一發力上挑長刀,羅奇輕易的將雙截棍擊成破碎的冰塊。

賈克斯顯然是沒想到這個變化的,在羅奇將雙截棍擊碎,長刀斬向他胸口時,他還本能的想用手中剩下的冰涼棍桿阻擋。

可雙截棍都破碎了,他這使用空氣一樣的格擋,又能起到什麼效果。

噗嗤,一條長長的口子,直接出現在了賈克斯的胸前。

但賈克斯也不甘示弱,他咬著牙,忍痛鬆開手中剩餘的冰棍后,一把拽下身上衣服。

他兩手同時在衣服上一抹一扭,下一刻右手發力,一條鞭子迅速成型的同時抽中了反應不及的羅奇。

不過在後退中,羅奇身上的冰焰,也沾到了鞭子上。

鞭子上的力量不大,只是擊退了羅奇,卻不能阻止他繼續動手。

而鞭子本身,在被賈克斯抽回的過程中,就變成了一地的冰渣。

停穩腳步的羅奇,空置的左手上金焰燃燒。

隨後他一拳揮動,拳頭上的金焰竟脫離而出,咆哮著直接衝擊向雙臂上抬只能選擇硬抗的賈克斯。

火焰穿透了賈克斯,一直撞到的他身後遠處的牆壁上才消散。

賈克斯沒有感覺到火焰的溫度,只是他卻低下了頭。

在他的胸口之前被羅奇一刀砍出傷口處,有金色的火焰蔓延而上,熊熊燃燒。

賈克斯感覺到了一股撕心裂肺的疼痛從傷口處傳來,那是來自靈魂的感受。

但兇狠的他,還想忍著劇痛攻擊羅奇。

可就是沒受傷的他,都不是羅奇的對手,受傷后在金焰的影響下,他只會倒的更快。

羅奇沒有絲毫停手的意思,在連續揮刀數次后,賈克斯終於承受不住,整個人在金焰中抱頭倒地,不一會就陷入了昏迷。 羅奇身上的火焰一收,目光繞過賈克斯,看向了拆開信件閱讀的奈特。

而這時食堂大媽和烏拉諾斯的打鬥,也停了下來。

食堂大媽只擅長六式中的鐵塊,本身並不靈活,一時拿擅長遠程攻擊的烏拉諾斯根本沒辦法。

烏拉諾斯的照片殺傷力也是有限,並不能擊破鐵塊的防禦。

二人的戰鬥,只是個拖時間的活,所以在羅奇擊敗賈克斯后,二人同時選擇停手。

食堂大媽對自己的鐵塊很有自信,自認羅奇二人應該拿自己沒辦法,所以她現在想的還是怎麼趁機擊殺奈特。

而烏拉諾斯想的就簡單了,這種硬骨頭,交給他的船長羅奇就好。

奈特的表情有些凝重,信件上的內容和他通過報紙知道的完全不同。

並且信件中的內容,他能確定確實是出自費托斯之手。

這麼說來自己確實錯怪了羅奇。

奈特將信件揣入懷中,走到羅奇的面前鞠了一個躬:「抱歉,是我的失誤。」

羅奇擺擺手,現在情況還算好,還沒有將海軍基地弄的大亂,所以他也沒多往心裡去。

「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費托斯說你造船很厲害,所以你可以幫我造一艘嗎?」

奈特臉上露出為難之色:「雖然你幫了塔思科很大的忙,可我暫時還不能幫你,我在這裡還有重要的事情沒完成,如果你不急,可以等我三個月,嗯,差不多就三個月。」

羅奇有些無語,三個月可不是很短的時間。

「我能問下你所說的重要事情是什麼嗎?」

羅奇打算如果能通過自己的幫助,減少這個等待的時間,他倒是勉強能在這裡呆一陣子。

奈特考慮了一下才說道:「我在這裡等一艘船,一艘能夠安全穿梭無風帶的船。」

羅奇眼前一亮,他記得海軍的海樓石軍艦,就是能夠在無風帶航行的船。

海賊王的世界很神奇,紅土大路就像是一個環,將整個星球分割成了兩半。

兩條寬大的海王類巢穴,被稱為無風帶的地方,又將星球分割成四份。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