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哼,裝瘋賣傻,這麼大兩個字邱家你看不見么?」一個領頭的人冷笑道。

  • Home
  • Blog
  • 「哼,裝瘋賣傻,這麼大兩個字邱家你看不見么?」一個領頭的人冷笑道。

「額,我知道這裡是邱家,只是不知道這裡到底是什麼位置……」葉川這個鬱悶,他娘的自己難道看上去不像是認字的人么?

「什麼位置?哼,不要以為我們不知道,你是孫家派人的吧?回去告訴孫家的人,我們邱家根本不怕他們,有種就來!」領頭的人說話頗為的硬氣。

不過這倒是讓葉川鬱悶的可以,什麼孫家不孫家的,他哪裡認識個什麼孫家?只不過是迷了路而已。

「這位兄弟,我根本不認識什麼孫家,這麼著吧,你就說一說這附近有什麼宗門吧?」葉川問道,好容易碰到一幫人,怎麼跟個傻帽一般呢?

「你……你不是孫家的人?」領頭的人看葉川說話不像是說謊,他也是放鬆了下來。

「老大,咱們還是小心點,這人到底是不是孫家的人我們也不知道啊?」

「你到底是不是孫家的人?」領頭的人又一次不確定的問道。

「我說你們幾個,什麼孫家不孫家?我連你們邱家也沒聽說過,我真的是迷路了,走到了這邊,就是想要問問這裡到底是什麼地方?」葉川覺得耳根這幫人解釋還真的很難。

「老大,咱們還是把他綁了去族長那邊吧?現在這個時期,我們一定要小心謹慎啊,要是孫家的人打過來的話,咱們恐怕……」

「也對,如若你真的是要問路或者什麼的話,那就請到我們族長那邊去吧……」領頭的人滿懷戒備的看著葉川,他注意著葉川的一舉一動。

葉川想了想,反正到哪裡都是一樣,反正他就是過來問路的,既然人家不相信自己,自己也只能讓別人相信了。

要是真的動手了的話,恐怕到時候引起的誤會更大,所以他決定進去看看。

「好吧,不過我看綁我就不必了吧?你們這麼大一個家族,難不成害怕我一個人不成?」葉川雖然答應進去,不過要是真的綁了自己的話,他絕對是不會接受的。

「這……」領頭的咬咬牙道:「好,那你跟我進來吧!」

雖然這麼說,不過葉川還是在幾個人的保護下進入了邱家,這些人對於他根本不放心。

邱家看上去非常的大,應該和劉瑩的家族有的一拼,只是不知道為什麼這幫人這麼的戒備?難不成就是因為那個什麼孫家?

「我說你們一個個的如臨大敵一般,難不成我一個人還能翻騰出什麼浪花出來不成?」葉川笑了笑道,其實他內心想的是,如若一個人真的能夠翻騰浪花出來,你們這些擺設又有什麼用處呢?

不過這些話,他倒是沒有說,現在他還得靠著人家來告訴自己去天武城的人到底怎麼走呢?

「哪裡來的那麼多的廢話?快走!」領頭的人鬱悶的說道。

葉川聳聳肩,他覺得這個地方還真的是有些奇怪,一路上很多人有些奇怪的看著葉川,甚至有些人在那竊竊私語,彷彿在議論什麼孫家不孫家的姦細什麼的。

「邱文,你到這邊來幹什麼?」大約走了十分鐘左右的路程,葉川來到了一個大廳前面的廣場,這個廣場看上去非常的大,當然和天河宗的那些宗門相比就顯得小了不少了。

「啟稟護法大人,有一個人說自己迷路了,他想要過來問問路,我們不敢確定這個人到底是不是孫家的人,所以……」

「問路?」那位邱家的護法眉頭一挑,冷笑道:「這個時候過來問路?難不成他連這裡是什麼地方都不知道?這麼拙劣的謊言你也相信?來人吶……」

葉川一看這個人根本蠻不講理,立馬道:「慢著……」

「哼,別以為我們都是傻子,你們孫家有什麼花招就使出來,看看我們邱家到底怕不怕你?別以為你們的背後有人撐腰就了不起,我們邱家難不成就沒有人么?」這位護法冷聲道,不過從他說話的樣子中明顯就看出他的緊張。

「我說各位,你們說的什麼我真的不懂,我就是想問問這個地界到底屬於什麼宗門?距離天武城還有多遠?」

葉川也說出了自己想要知道的事情,那個護法看了看葉川有些猶豫。

這個時候如果真的得罪了什麼不該得罪的人,那豈不是讓邱家雪上加霜么?

「誰在外面啊?邱護法!」一個清脆猶如百靈鳥一般的聲音從屋子裡面傳了出來。

那位護法立馬道:「啟稟族長大人,是一位問路的人,不過也有可能是孫家派來的人。」

「這裡沒有你什麼事情了,你先下去吧,我自己會判斷的。」

葉川一聽到這個聲音,他的第一感覺就是有些奇怪,怎麼會是一個女孩子的聲音呢?

按照道理來說,一般的族長就應該像劉家的劉能那樣,至少也是個半百的老頭子吧?

那位護法道:「族長,你是我們邱家的族長,你的安全我們是要保證的。」

「好了好了,我爹剛剛去世不久,靈堂之上就不要大聲喧嘩了。」這個族長冷聲道。

葉川從外面壓根都看不出來,這裡正在舉行大喪,大廳的門緩緩推開,一個身披白色孝衣的女子,看上去清新脫俗、溫婉動人。

「請問你是?」那位女子倒是非常的客氣,她眼神盯著葉川看了看之後問道。

葉川拱拱手道:「我是不小心迷了路,現在都不知道這裡到底是什麼地界……」

「不知道這位公子要去什麼地方?」邱家族長凝神看著葉川,這個時候的她也在不斷的觀察著葉川。

「天武城!」葉川說出了自己的目標,一旁的邱家族長倒是一愣道:「天武城?天武城距離這裡不算遠也不算近,大約有兩個月左右的路程。」

「真的?」葉川那個高興啊,要是真的是這樣的話,這一個傳送捲軸就省去了自己那麼多的時間,還真的是非常的不錯。

之前在雷鳴城到天武城,那個距離可就遠了,至少需要半年甚至以上的時間,這一下子就省去了四五個月的時間,想想葉川都覺得自己賺了。

雖然說這個傳送捲軸送完一次,想要再用至少需要大半年到一年的時間,即便是這樣那也值得了,還有兩個月左右的路程就能夠到達天武城,要是加快點速度的話,那不是分分鐘的事情么?

「當然是真的了,你從我們邱家這邊出發,一路往南走,然後就到了!」邱家的這位美女族長雖然看上去並不熱情,不過說話應該沒有的假。

葉川拱拱手道:「那就此謝過了……」

就在葉川剛欲離開的時候,邱家的天空中傳出了一陣狂笑之聲。

「哈哈哈哈,邱家的老東西剛死,他女兒就竄上了族長之位?這邱家是不是後繼無人啊?」

這個聲音非常的尖銳,甚至有些刺耳,此刻從四面八方趕來了很多邱家之人。

「哼,鬼鬼祟祟的,有本事你就出來……」原本還一臉淡然的邱家美女族長,此刻整個人冷若冰霜,彷彿要殺人一般。

「邱玉婷,如若你答應嫁到我孫家來,我倒是可以考慮讓我爹放過你一馬,哈哈哈……」這個聲音充滿了*邪,讓人有一種厭惡的感覺。

「孫元亮,你做夢……」這位叫做邱玉婷的人,正是邱家的族長。

「哼,邱玉婷,不要敬酒不吃吃罰酒,你邱家的老東西死了,一個地武境六重的人都么以偶,還想跟我們孫家斗?也不怕告訴你,風雲宗宗主大人慾娶我孫家姐妹花,咱們孫家從此以後就是風雲宗的娘家了,哈哈哈……」

邱玉婷的臉色難看的很,她都不知道說些什麼,不過現在怎麼說都沒有什麼用,因為形勢比人強。

從天空中,緩緩的走出來了六個人,為首的那個應該就是剛才邱玉婷口中所說的孫元亮了。

這個人長的有些尖嘴猴腮,不過葉川聽到這個人聲音的時候就覺得長相頗為的不行。

現在看到這個人,更是讓葉川有一種想要海扁他一頓的衝動。 看到那特殊的光暈,張天心裏已經明白有星脈出世了。之前他了解過星脈的事情,其中關於星脈出世的記錄也是有講解。此時看到這種變化,張天第一反應就是星脈出世。至於到底是何等級別的星脈,張天一時間倒還沒有確定。不過就感受而言,張天覺得應該是王級星脈。

王級星脈,張天可是知道它的珍貴。一條王級星脈甚至可以製造出一個有着王級老祖坐鎮的大家族,這對於所有家族來說都是無比熾熱的追求。不過星脈並不常見,每一次星脈降世都必然導致殺戮與爭搶。星脈可是輔助修煉的超好資源,這對於任何修煉者來說都是趨之如騖。

張天同樣也不例外,出門在外什麼都需要星石,而一條星脈蘊含的星石不下於幾十萬枚。若是此次能夠得到這條即將出世的星脈,不僅可以解除張天目前經濟的困難,而且對於他的修煉速度必然加許多。張天有預感,只要是得到了這條星脈,他必然能夠在兩天內突破到星侯級。

天地間因爲星脈即將出世不停的晃動起來,張天因爲和星脈出世的地點相聚不是太遠,他可以清晰感受到那濃郁的星力即將噴發出來。體內金丹似乎感受到了濃郁的星力不停的顫抖起來,張天感到體內的金丹在歡呼雀躍,神功也是快速轉動起來。

眼角露出喜色,張天已經可以確定這定然是一條王級星脈。認準方向,張天體內強大的星元快速作用於腳下。身形只是一個恍惚,張天已經如一道青煙飄了出去。星脈出世造成的動靜不小,估計方圓幾十裏範圍的人都能夠感受到,他必須趕在他人之前趕到。

шшш▪ т tκa n▪ ℃O

就是因爲動靜不小,所以每一次星脈出世必然會引來無數的高手,每一次星脈的獲得都是站在累累白骨之上。張天迅速奔去的路上,已經感受到不少的氣息朝着星脈出世的方向而去。這其中既有人類同樣也有星獸。人類得到星脈可以加速修煉,星獸得到星脈同樣能夠加快進階。

只是幾分鐘,張天便已經來到了星脈出世的地點。張天並沒有魯莽的立即就去取得星脈,他只是站在一個山頭上看着下方的動靜。星脈出世的地方原本是一座不高的山峯,不過此時星脈出世已經將山脈裂開,所以星脈出世的地方已經變成了一個山谷。

山谷正中央此時光芒璀璨,一條星脈正靜靜躺在那裏。張天看到星脈流光百轉,其中金銀之色交替中可以看到有着無數的高級星石和頂級星石,顯然這是一條王級星脈。興中興奮,但是張天仍然還在觀望,此時還不是搶奪星脈的時刻。

下方星脈出世引得了不少人的對峙,而地上此時還躺着幾十具屍體,有人類的同樣還有星獸的。顯然張天來之前已經發生了大戰,而且還是人類與星獸的大戰。不過看現場還剩下的七八人,顯然是人類更勝一籌。

下方七八人此時無疑是眼神凌厲,皆是一臉謹慎的打量着周圍的人。之前或許因爲共同的敵人星獸暫時聯合起來,但是一旦星獸一旦被斬殺,原本的聯盟自然不攻而破。人心難測,誰也不知道在如此巨大的利益下誰會背後捅你一刀。

這幾人修爲皆是星侯級的修爲,怪不得個個氣勢兇猛能夠最終站在場中,不過我想要得到星脈卻是困難了。張天心中暗暗想到。

若是碰上一人,張天自信不會弱於他們任何一人。不過顯然此時幾人可是大戰一場後收穫戰果,此時若是他也想摻入其中分一杯粥,恐怕這些人都是不會答應。畢竟無功不受祿,沒有付出就想收穫,天下間哪有這麼好的事情。

幾人對峙間卻是毫無所措,面對如此故而利益,就算是親人朋友此時也顯得有些脆弱。衆人各自顧忌,其中的幾人不禁有些生急。星脈出世的情況根本隱瞞不來及多久,相比人會越來越多,到那時恐怕他們連一點好處都得不到了。其中一個黑臉大漢朝後退了一步,神色肅重的沉聲道:

“星脈出世已經引起了無數人的注意,若是我們一直在這裏耗下去,到時候恐怕一塊星石也得不到,你們也不想這樣吧。”

聽到大漢的話,其他人皆是神色一變。星脈出世的動靜到底有多大他們可是清楚,若不是他們正好就趕上了星脈出世,也不會在衆人之前趕到。不出片刻恐怕有着無數高手都會蜂擁而至,到時候他們定然討不到半點好處。想到這,在場的人哪一個是那種愚蠢的人,面面相覷間皆是重重的點了點頭。

看到衆人的神色,那大漢明顯鬆了一口氣。他只是想得到一些利益,可不想和別人掙得頭破血流最後便宜了後來的人。看着衆人的方位,那大漢沉聲說道:

“就以我們此時各自所在的方位,諸位自取各自方位的星石如何?”

聽到大漢如此說話,衆人微微思量便是朝着各自的方向前去收取星石。看着衆人的動作,張天心中有些焦急,正準備現出身形加入搶奪。只是張天還未動作,暗中卻是有人比他還先一步。

“爾等好膽”

一道蒼老卻是厚重的聲音自一個山頭忽然傳出,原本就要動手的張天身形爲之一滯。沒想到居然暗中還有其他人和他一樣駐足看好戲,張天心中暗暗思量之時,一道身影已經竄了出來攔在了所有人之前。張天運目看去,這才發現居然是一個其貌不揚的矮瘦老者。

老者一身黑衣,身形雖然矮小,但是身上那股強大的氣息卻是讓張天心中微微一顫。沒想到這老者居然還是一個星王級的強者,幸好他沒有那麼快就閃現身形,要不然他這星卿級的修爲實在有些寒酸。看到突然而出的老者,那八人明顯皆是一驚,沒想到已經有人到了。

衆人皆是神色肅穆,不過從幾人眼中的顫抖,張天還是知道幾人心中恐怕有着幾分畏懼。畢竟幾人只是星侯級的修爲,和老者的星王級修爲還差了不少。別看只是一階的修爲,但是真正算起來兩者的差距卻是天差地差,老者星王級修爲可以輕易就平定那八個星侯級的冒險者。

“前輩爲何出言相阻我等?”

一個紅光滿面的大胖子此時卻是面色陰沉,一雙細小的眼睛眯成一條縫,對着老者抱了抱拳沉聲說道。這個胖子話音剛落,其他人皆是一臉敵意慎重的打量着老者。

雖然是幾人最先發現這個王級星脈,但是有時候並不是先來先得。這個時候星脈仍然是無主的,最後恐怕憑藉的還是實力。而這個陌生的老者卻是實力極強,這容不得幾人不面色不善的看着老者。

對於幾人的動作,老者面色仍然古井無波。渾濁的老眼中閃過一絲金芒,對着幾人輕飄飄的說道:

“此物不是爾等小輩所能享受,還是快快離去吧,若不然”

話還未說完,但是老臉上卻是閃現猙獰的笑容,一排潔白的牙齒在陽光下閃過一絲冷芒,讓八人不禁從心裏生寒。不過眼前即將到手的肥肉卻是任何人都難以割捨的,所以幾人全都沒有動,而是面色凝重蓄勢待發的看着老者。

看着幾人的動作,老者心底不愉快。沒想到幾人居然如此不知死活,給幾人活路,幾人居然不知道珍惜。嘴角露出一絲不屑的冷笑,老者冷哼一聲。

“看來你們幾個小輩是活膩了,既然如此今天我就成全你們。”

老者話音還未完全落下,人已經化作一道虛影,在幾人的錯愕中便是身化萬千虛影。張天銀色的眸子極力不斷縮放着老者的動作,但是老者的實力較之蒼凌賀強了太多,縱然此時他自己實力增強了許多,但是仍然無法捕捉老者出手的軌跡。

張天隱約間感覺到老者一瞬間揮出了八掌,雖然就數量而言並不是很多,但是每一掌的速度與力量皆是讓張天心驚。這其中的任何一掌落到他的身上,最好的結果恐怕也就是身受重傷,更甚者恐怕直接殞命。星王級強者果然恐怕,不愧是凝結神胎的高手。

天星大陸的修煉者,到星侯級時便是開始修煉凝聚神魂。神魂凝練到達一定程度便是能夠凝聚神胎,神胎一成便是成爲星王級的老祖。至於星皇級的強者,張天瞭解到只要神胎開眼便是星皇,神胎凝練成嬰便是星帝,神嬰強壯能夠離體便是星聖。而此時張天神魂只是一絲,只要是神魂凝練成一個光團,便是能夠成爲星侯級強者。

就在張天驚恐的瞬間,狂暴強大的力量已經宣泄到了那幾人的身上。毫無疑問,那幾個星侯級的強者在老者的手上根本就是紙老虎。

“砰砰砰”

一陣整齊的聲音響起,八人在老者精準的手法下同時掉到了一個方向。幾人重重的衰落聲驚起了一陣的煙塵,幾人身下的小山頭也是直接崩塌。碎石傾覆,大地不停的顫動,老者看着崩塌的山地卻是不屑一笑。

“就這個實力還敢在老夫面前放肆,實在是愚蠢之極。”

看着從碎石中破土而出的幾人,老者面帶譏誚,不屑的說到。聽到老者的話,幾人原本蒼白的臉色卻是漲的通紅。幾人眼中皆是不甘,不過不停顫抖並且無力的感覺卻是告訴他們不想死趕緊走,星王級的強者實在是太恐怖了。 孫元亮,孫家嫡長子,風雲宗真傳弟子。

「族長,咱們跟他們拼了,這幫狗東西,成天仗著風雲宗給他們撐腰,竟然害死了老族長。」一旁之前的那個護法對著邱玉婷著急的說道。

「哈哈哈,就憑你們?也想和我們拼?嘖嘖,看來你們還真的都不想活了?」孫元亮一副高高在上的樣子,看著就讓人覺得很噁心。

「孫元亮,想要讓我們族長嫁給你這麼個齷齪的東西?做夢吧……」那個護法剛欲跳出去,就被一旁的邱玉婷給攔了下來。

「孫元亮,你到底想要幹什麼?」邱玉婷此刻也知道,即便是衝動了也不會有什麼好下場的,不如先虛與委蛇一般。

「我想要幹什麼難不成你不知道么?玉婷,現在整個邱家的命運可就掌握在你的手中了,只要你點點頭,邱家到時候跟我孫家那就是一家人了。」孫元亮哈哈一樂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