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唔,選好了,法學專業」,簡寧一問一答。

  • Home
  • Blog
  • 「唔,選好了,法學專業」,簡寧一問一答。

席志源停了一會,沒有再問什麼,簡寧以為對方不會再問問題的時候,席志源再次開口了。

他將簡寧往上面提溜了一下,防止簡寧掉下去,然後說道,「上大學,準備談戀愛嗎?」

簡寧不知道怎麼畫風突變,問題一下子就轉到這個上面來了,按道理來說,上大學談個戀愛是很正常的事情,她想,如果在學校里遇到有合適的人,春心萌動,談場戀愛也不是什麼不可能的事情。

「嗯,目前還不知道,有可能吧」,簡寧如實的說。

簡寧說完這句話,就聽到前面傳來席志源的聲音,「你看我怎麼樣,我挺喜歡你的,要不要處個對象試試?」嚇得她立馬鬆了手。

「這麼大反應做什麼,嚇到你了?」席志源感受到了身上人的動作。

簡寧看不清楚席志源說這話時的表情,只能開口道,「不要開玩笑啦。」

席志源挑眉,「我沒有開玩笑,我說真的,你好好考慮下。」

王妃難纏:王爺我看穿你啦 路的後半程,兩人都沒有怎麼講話,楊桂花和高老太太看見簡寧是被席志源背回來了,忙都圍了過來。

席志源將簡寧放在椅子上,退到一邊,簡寧看著圍過來的家人,趕忙開口,「我沒事,就是剛才我在河邊玩,不小心被東西給扎了,沒啥大事。」

「怎麼這麼不小心」,高老太太說著,又讓楊桂花拿酒精和布來,將簡寧受傷的腳給包了起來。

將人送回來后,席志源就開口說要走,楊桂花聽見,要留幾人吃晚飯。

「這馬上就快到吃晚飯的時間了,你們吃了晚飯再走,這飯和菜都是現成的」,楊桂花道。

「不麻煩你了,阿姨,這路上還有點距離,我們正好趁著這個點走,說不定天黑之前還能回到市裡」,席志源婉言拒絕。

見席志源開口說走,周瑞和席嬌嬌還以為是有什麼緊急事,忙開口附和。

「要不,要不你們吃完飯再走吧,也不耽誤事,免得你們回去還要自己弄飯吃」,簡寧也開口,不過卻沒有看席志源。

席志源看著坐在板凳上低著頭的簡寧,嘴角勾起一抹笑,「不了,我們走了,今天謝謝你們的款待了,我們到時候城裡見。」

楊桂花看幾人堅持要走,也不好挽留,倒是把西瓜,還有她們從河裡釣起來的魚,打包給他們帶走了。

席志源對簡寧說的話,並不是一時興起,他也是經過深思熟路的,既然說了,那就不是說說而已,而是想認真對待的,特別是在去大西北的這一個月多里,會時不時的經常想起她時,他就做了這個決定。

不過他也有點發愁,那就是簡寧太年輕了,太亮眼了,他承認她是漂亮的聰明的,富有朝氣的,這樣的女孩子,進了大學,必將受到很多人的喜歡,所以,他決定先下手,只不過似乎簡寧被嚇到了?

簡寧確實被嚇到了,之前他們總是調侃對方喜歡自己,而她不以為意,想著席志源的樣子,哪裡有半分喜歡自己的樣子,結果對方今天突然來了這麼一出,自己哪裡能不被嚇到。

不過她倒是沒有任何的反感,對方剛才用雲淡風輕的語氣說出我挺喜歡你的時候,她的心猛的噗噗跳了兩下,不知道是因為受到驚嚇還是因為別的。

不過對方沒有逼迫,也沒有讓她當場給反應,這點倒是讓她有點意外,畢竟和這個人的性格有點不像。 作為一名導師,江立終於迎來了人生中第一堂屬於他的課,在徵得格林同意后的第六天,終於登上了講台,之前也因為秋收放假這件事情沒能登台,今天是收假的第一天,江立破天荒的沒讓羅娜叫醒,自己起了床,吃過早飯之後,在羅娜與萊本的目送下出了家門。

只是走了五分鐘就到了學院,不得不說,雖然江立很興奮,但是緊張還是占很大部分。

江立躊躇的在辦公室里來回遊盪,嘴裡不時還在嘆著氣,他終於知道這種心情是多麼的緊張,不過該面對的總是要面對,第一節課就開始了。

江立走進教室,偌大的教室里只擺了十二張座椅,底下的學生們除了潔西卡以外的都驚訝的望著他,大家還以為他之前來上課只是一名新來的學生,沒想到竟然是導師,江立也不例外,這是他人生中第一次給人當導師,心情自然緊張,而且還是給同齡人當導師。

「我叫江立,今天開始就是你們的實踐課導師,還請大家多多指教。」

江立首先用俗套的開場白打開了話語權,底下的學生們也三三兩兩的開始交頭接耳,對於這種現象江立也有預料到,畢竟大家都是同齡人,沒點東西還真的難以服眾,現場有些吵鬧,而格林也在一旁坐著等著看江立笑話。

「咳咳,安靜一下同學們。」

江立乾咳一聲,但場面還是有些難以控制,這讓江立有些尷尬,所以他覺的有必要給學生們見識一下什麼叫新官上任三把火。



江立猛的拍了一下講台,大家的目光都被吸引了過來,現場也安靜了下來,格林也眯著眼睛有趣的大量著江立,看他怎麼樣把這節課教下去。

只見江立抬起頭幽幽說道:「今天是第一節課,我想讓你們上一節別開生面的課,給你們五分鐘,拿好自己法杖,三分鐘后外面的練武場集合,我們今天的課在室外進行。」

江立說完,底下的學生們又開始討論開來,坐在其中的潔西卡也不思其解的看著江立,也不知道他又要弄些什麼幺蛾子,同樣詫異的還有格林,他也沒給學生們上過什麼室外課,實踐課也只是偶爾抽查學生檢查一下,也沒弄出這麼大的動靜。

江立見現場又開始熱鬧,只是淡淡的說了聲:「只有三分鐘哦。」

然後頭也不回的走出了教室。

緊接著學生們也拿好法杖走出教室。

…………

…………

室外的練武場依舊是一大片的野草,顯得十分荒涼,學生們在一處稍微空曠的地方依次站隊,排好了隊形,江立才懶懶的走到跟前,嘴裡還叼著不知哪摘來的狗尾巴草。

「你們現在肯定很奇怪,為什麼今天會到這練武場來,這個問題嘛,待會再告訴你們,現在我給你們先完成一次作業,然後我們在進行今天的課程。」

說到作業大家也覺得奇怪,平時的修行成果也只有格林依次抽查,現在江立搞出這個大動靜,大家不免心中都有疑慮。

見大家沒有說話,江立接著又說道:「待會你們有一個小時的時間把這片練武場上的野草清除乾淨,完成了這個作業,今天的課程才會開始。」

聽了這話,大家都不鎮定了,足足三個去球場大的場地,一個小時的時間根本完成不了,且不說能不能完成的事,這群學生都是比較珍貴的魔法學徒,哪裡受過這些苦活,只有一些為數不多的農家子弟思考著怎麼完成,其他出身貴族的學生們都是怨聲載道的。

「我說了,只有一個小時,無論用什麼方法,都要完成!」

江立大喝一聲,被嚇到的學生們也開始著手拔草。

烈日當空,雖然已經是秋天,但地處南部的安州城仍舊炎熱,底下十二名學生正滿頭大汗的除著雜草。

潔西卡輕呼一口氣,汗水從額頭上流下臉頰,右手輕輕的將金髮饒到長長的耳朵后,白嫩的臉龐也被曬得通紅,此時的江立正在樹下愜意的乘涼,潔西卡狠狠的朝他瞪去一眼,但江立似乎沒有注意到,依然翹著腿癱坐著。

才過了大概十分鐘,一些貴族學生們就受不了了,都氣呼呼的結伴去找江立理論,見大家都放下手中的活,氣呼呼的朝江立走去,潔西卡也跟了過去,畢竟是她讓江立來出任導師的,如果吵起來的話她心裡也過意不去。

只見大家都圍著江立,而江立眼睛也不睜的打著瞌睡,氣極的一名男學生撿起腳下的石頭朝著江立扔去。

江立單手接住了石頭,緩緩的睜開了眼睛。

「哦嚯,竟然襲擊導師,有點膽子。」

投擲石頭的男學生不屑的說道:「先不說你有沒有資格出任導師,這大熱天的你讓我們一個小時之內除掉這些野草根本不可能。」

男學生有些氣急敗壞,白皙的手臂也被芒草割出幾道血痕。

「你叫什麼名字?」江立淡淡問道。

「赫爾,赫爾?萊利斯曼。」

「赫爾同學,一個小時之內除不了野草?」江立揚起右眉。

赫爾狠狠的點了點頭,身後的學生們也附和了起來。

只見江立呵呵一笑,淡然的說道:「還記得我剛才怎麼跟你們說的嗎?無論什麼手段都可以。」

大家面面相覷,都沒有參透這句話的意思,而潔西卡卻想到了什麼,驚道:「用魔法?!」

聽到潔西卡的聲音,江立欣慰的笑了一下,一眾學生們也惶然大悟,但仔細想想這麼一大片練武場,就算用魔法,也不可能燒得這麼快。

只見赫爾站了出來再次說道:「這根本就是一件不可能的事,就算使用魔法,這麼一大片地方,一個小時之內也燒不幹凈。」

江立這時才來了興趣,站起身來說道:「沒試過怎麼知道不可能呢?」

雖然大家不相信,但是潔西卡卻記起當初在迷霧叢林里的一切,那時候的江立可是把整個沼澤都燒乾了,對於眼前的野草,簡直是小菜一碟。

只見江立伸了個懶腰,舒展了一下筋骨,接著不緊不慢的走到練武場前。

深吸一口氣后,開始凝聚魔力。

自從嵐切覺醒之後,江立的魔力就恢復了以往的狀態,魔力時刻保持著滿狀態。

只見他雙手合十,淡淡藍色魔法環繞手上,學生們看到江立要演示魔法,有的投去期待的目光也有的不相信江立能燒盡野草,鄙夷的看著江立。

魔力凝聚完成,江立淡淡說道:

「第七階魔法,星火燎原。」

接著緩緩伸出右手,只見手心上方閃耀著一絲星火,江立手心緩緩朝下,星火也隨即慢慢掉下。

眾人就這樣看著一絲星火掉入地面,沒了聲響。

赫爾剛想嘲笑江立時,江立面前的野草叢裡突然迸發出大火,只有一瞬間,大火瞬間覆蓋了整個練武場,火焰足有七八米高,巨大的熱浪吹得學生們措手不及,火焰中的詭異扭曲的火舌在風中起舞。

十分鐘后,大火漸漸平息,只剩下被燒得乾淨的大地,空氣中還瀰漫著強烈的焦土氣味,大家都捂著口鼻,眼前的景象更讓他們驚呆了,僅僅只有十分鐘,一望無際的野草被燒的乾乾淨淨。

只有江立得意的拍了拍手中的塵土,一臉不可一世的樣子。

而潔西卡也沒多大的心裡波動,畢竟她是見證過江立實力的人,這種場面還是見過的。

「現在還覺得有可能嗎?」

江立得意的問道。

赫爾完全驚呆了,已經沒有什麼話語能表達此時他的心情,他從沒見過這麼大範圍的魔法,不僅是他,身後的學生們沒有一個是不驚嘆的。

江立見學生們驚呆的樣子,心想自己應該在學生心中有了些威望,不免有些沾沾自喜,臉上一直保持著微笑。

「今天算是我幫你們完成了作業,以後可要靠你們自己了。」

一行人咽了咽口水,大家都覺得江立足夠有資格給他們教課了,而且心裡也對江立有了一絲懼意,心裡都想著以後惹誰也不能惹江導師了。

「還有,今天下午太陽下山之前,大家還要來這裡集合,都不許吃飯,記住了嗎?」

「記…住…了」

聲音有些小,看來嚇得不輕。

「大點聲,再說一次。」

「記住啦!」

聲音很洪亮,江立滿意的點了點頭:「解散!」

大家都逐漸散去,還有人不時回頭望著那片被燒得赤裸的土地,心中仍有餘悸。

江立這時候叫住了潔西卡,看來只有潔西卡沒被嚇到,只是淡淡的應了一聲。

「待會陪我去買些東西。」

「你又要買些什麼?」

「好吃的。」江立嘿嘿一笑,往著大門走去,潔西卡也緊隨其後,練武場上也恢復了平靜。

…………

…………

快到旁晚時分,江立和潔西卡回到了練武場,身後還跟著幾位小販推著手推車,車上都是一些蔬菜和肉類,而江立肩上扛著一個鐵制的烤架,他們在一處比較乾淨的空地停下,江立給小販們一些小費后,大家都高興的離開了,而潔西卡不解的問道:「你買了這麼多材料,難道是要做料理給我們吃?」

江立神秘一笑,說道:「答對了一半,我保證你們都沒吃過這麼好吃的料理。」

江立擺開鐵架,讓潔西卡幫忙把蔬菜和肉類切好穿進木簽上,而他拿出買好的孜然和胡椒粉等香料,搭配夏之國特有的醬油製成塗料,準備工作就準備好了。

塗抹過後的蔬菜肉類擺在鐵架上燒烤,不一會兒香味就飄散出來,潔西卡聞到這個香味,饞蟲立馬就跑了出來,她眼睛盯著鐵架上的燒烤,嘴裡卻問道:「這是什麼料理,好香啊。」

江立得意的笑了笑說道:「香吧,這是我家鄉的料理,叫做BBQ,我上次托賈森問過了,市場上也有香料賣,所以我就想著做一次試試。」

潔西卡狠狠的點了點頭,眼睛依舊離不開鐵架上的食物。

「你先別看了,幫我去叫潘陽和羅娜萊本,學生們快來了,在等一會就能吃了。」

潔西卡依依不捨的離開鐵架前,猛地往江立的別院跑去。

過了一會兒,學生們陸續到來,大家聞著味道就來到了江立身邊,大家對這沒見過的料理都很垂涎,實在是太香了,江立看著他們的表情,心裡一陣狂笑,沒人能逃過烤串的威力,天底下沒有一頓燒烤不能解決的事情,如果有,那就兩頓。

隨著潔西卡領著潘陽和羅娜萊本到來,江立的宴會也即將開始,學生們看到潘陽的到來都紛紛行禮,而江立把最後一串羊肉串烤好擺盤后,宴會正式開始。

大家入座后,江立首先說了話:「今天是我正式教課的第一天,是一個值得慶祝的一天,希望大家以後還請多多指教,然後呢,有什麼問題可以請教我,我們就像朋友一樣,知無不言,這裡我先敬大家一杯。」

說完江立舉起手裡的酒杯,隨後在座的都一起舉杯,大家都一起一飲而盡,這裡喝的都是一些葡萄酒,所以並沒有什麼大礙。

放下酒杯,大家都開始吃了起來,江立的烤串一下子就俘虜了餐桌上的人,每人臉上都是幸福滿足的樣子,潘陽雖然是細嚼慢咽,但是臉上還是浮現著滿滿幸福的樣子,潔西卡和萊本吃的就特別起勁,根本不顧矜持,一串接著一串往嘴裡送,生怕有人跟她們搶一樣,而羅娜則是對肉類沒什麼興趣,都是吃一些蔬菜類的燒烤,但臉上依舊浮現著幸福。

江立看到眼前的場面,心裡一陣滿足,至少他今天的努力沒有白費。

吃飽喝足之後,女生們開始收拾餐桌,江立則坐在一旁欣賞著天上的繁星,也就天上的星星與地球上看到的相似了。

「沒想到你還有如此廚藝。」

潘陽靜靜的走到了江立身邊坐下,臉上仍是那抹美麗溫柔的微笑。

「我會的可多了,下次我再給你做個西紅柿炒蛋,那可是我的拿手好菜。」

江立得意的說道。

不過他也就會這些普通的家常菜了,畢竟以前都是吃康師傅料理度日的。

「謝謝你,江立。」潘陽抬頭望著天上繁星,輕輕的說道。

江立有些不好意思,臉紅了起來。

「謝什麼,一頓燒烤而已,不至於。」

潘陽依然看著夜空,搖了搖頭說道:「我不是說這個,自從與你相識,我每天都過的很開心。」

江立有些害羞,訕訕的撓了撓頭,也沒接過話,兩人只是靜靜的望著夜空。

等到收拾完畢,潔西卡在營地叫喊著江立,江立和潘陽起身回到了人群之中,大家還在圍繞著剛才那個比較好吃的話題爭論,一時間都很熱鬧,每個人臉上都是洋溢著笑容。

江立覺得這頓燒烤做的真值。 宴席過後,簡寧要回城裡,而這個時候簡小語也從學校放了假,簡寧想讓她在暑假的時候繼續學舞蹈,簡小語便和她一起住在了四合院里,簡小言也嚷嚷著要去,楊桂花怕給簡寧添麻煩,就將簡小言帶在了身邊。

兩姐妹回城的那天,楊桂花也跟著一道去了城裡,給兩姐妹帶了不少的東西,家裡也知道她買了商品房,還從來沒有見過,簡寧便領著兩人去了。

在房子里轉悠了一圈,簡小語是挺喜歡,「哇,這房子好高好大啊,屋裡就有廁所,不用跑到外面去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