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喔?原來破雲宗還知道待客之道?」

  • Home
  • Blog
  • 「喔?原來破雲宗還知道待客之道?」

領頭侍衛哼了一聲,睜眼瞎是頭都不敢抬,顫顫巍巍著,不敢說話。

前夫纏婚:寵妻快上位 真怕說錯一句,又再得罪關青梅,畢竟黑鬼的前車之鑒就在那裡,非常醒目!

生死不過一念之間而已! 一見蕭春停下,他也不敢耽誤蕭春的時間,忙又恭敬行禮急切問道:「長時間沒有花雪姑娘的消息了,敢問蕭春姑娘,她現在如何了?」

眼中閃爍著光芒,因為站在陽光下的緣故,臉上略帶汗水,竟然有些反光的色彩。

蕭春搖頭,直接回答道:「我也不是很清楚,這不就要離開落城,去銅錢鎮看一看。」

如此一說,便將自己要離開落城的原因說了,奈何是白天,不然她也不會如此費勁的走城門大道。

「嗯,那就有勞姑娘了。若是有什麼需要宋某效勞的,請直接吩咐!」

之前他替蕭春做了幾件事情,自然知道蕭春不喜歡繞彎子的性格,見她似乎很急切的樣子,他也不敢多說。

「好,那我便去了。」

說著蕭春便折身往先前的地方去,宋傲見之,忙隨在她身後,急切的又道。

「宋某身為城門守衛,不能輕易離開此地,但是至少,姑娘想要輕鬆出城門還是很容易的。」

異域農場 說著他指著一個方位,行禮道:「那邊是我等私下通道,若是姑娘不嫌棄,還請從這裡離開,這省得被那些人盤問了。」

確實,最近越是盤問得厲害,需要證明自己身份的東西才能被放行離開落城,至少要告訴守城的士兵,自己的姓名和居住地,以及身邊居住都是些什麼人,最好還要告訴他們自己都認識些什麼落城大人物。

最近局勢緊張,就怕有人渾水摸魚,給落城造成麻煩。

當然,吩咐這個的就是城主洛庭,雖然他時常不露面,但是對於落城的局勢他還是有所掌控的。

見之,蕭春也不想廢話,直接折身往那邊去,那些被盤問的人見此,心中憤憤不平,又無可奈何。

唯一覺得可惜的就是,自己沒有認識官家的人。

官字兩個口,認識官家的人自然會好辦事得多。

這裡是守衛們自由出入的地方,在城門的轉角處特意開了一個小門,依然有侍衛前後守護。

兩邊皆有石門,往裡面看,直接可以看到城門之外的景物。

白天這裡會打開,晚上的時候會關閉。

蕭春剛走過去,宋傲便殷勤的上前,介紹說蕭春是自己親戚家的姑娘,以後直接放行就是。

別看宋傲這樣,讓華青討厭,但是在為人處世方面,他是真的很精通,比官天還圓滑。

守衛的人多多少少都得了他的一些好處,加上宋傲與關青衫和城主都有關係,雖然不算是什麼大紅人,但是至少比他們有地位。

為了將來,為了討好宋傲,他們沒有猶豫,直接放行了。

宋傲目送蕭春離去,待蕭春離開了很遠,白衣消失在盡頭,宋傲這才回神,對著蕭春的背影恭恭敬敬的行了一禮。

那城門外圍守護的護衛見之,個個驚得下巴都要掉了,要知道,這禮儀可是對關青衫和城主之流才會實施的。

他們還是第一次見宋傲對除了關家和城主府內的人如此謙恭,眾人面面相覷,心下好奇。

宋傲卻好似未聞,而是轉身,返回到了城內去。

其中一個守衛的與他相熟,雖然地位不及宋傲,卻一直同僚多年,一見宋傲如此,原本吃驚的他最終還是沒有忍住就問了。

「別看她那樣,實際上她是我們都不能惹的存在!」

宋傲認真的回答道,那人聽聞,將頭搖晃得跟撥浪鼓似的,一臉不相信的樣子,望了望蕭春離去的方向,這才回眸給了個白眼,道。

「我可是感覺不到她身上有任何的修為。」

天賜空間:農家辣妻種田忙 這人是守衛城門的頭子,有幾分修為,與宋傲不同,宋傲是連修仙入門都不行的人。

因為宋傲處事圓滑,這才得了寵幸,遊走在城主府和關家之間而不被人嫌怨對付。

「呵呵–」

宋傲乾笑了一聲,隨後才冷臉極其認真道。

「她有沒有修為我是看不出來,但是我卻知道,在她身邊聚集的人都是些非常厲害的人物。」

「有多厲害?」

見宋傲急著要走的樣子,這人直接竄到前面去,將宋傲攔下,忍不住問道。

宋傲見之,也只能停下腳步,慢慢回答道。

「落城老仙就是其中之一,聽說她還在為落城老仙辦事呢,要知道,能夠靠近老仙前輩的人絕對是極少數的!」

「啥?!」

那人張大了嘴,自言自語道:「不是聽說老仙前輩雲遊去了嘛,怎麼那女人還在落城,難道是真在為老仙前輩辦事?」

「落城老仙一向神秘,誰知道他是不是真的出去雲遊了,你看到他離開落城了嗎?萬一人家還在落城,就在我們看不見的地方監視這我們的一舉一動呢。」

宋傲輕笑,突然聽到有人竟然稱呼蕭春為「那個女人」,他心中還是極其不爽的,要不是這人和自己關係不錯,只怕他早已一拳揮過去了。

「不是吧……」

這人顫抖著聲音,忍不住四處去望,心中想起時,覺得背脊發涼。

確實,他一直在守著城門,是真的不見老仙離開過。

「凡事不要想得那麼簡單。」

宋傲嗤笑,隨後伸出手去,拍拍這人肩膀,慢悠悠的提醒道。

「你要想想落城馬上局勢就要變了,將來會怎麼樣,誰都不知道。也是因為你這麼笨,所以就算是有修為也混得不那麼好。」

這確實是事實,他本來已經是修仙入門的人了,按理說該得重視才對,卻最終被派來守城門。

還是第一次聽宋傲如此說,心中雖然有些不爽,但是這些都是事實,他也無力反駁。

手從那人肩膀落下,宋傲吁了口氣,這才輕聲道。

「嘛,還是看你和我關係不錯,幫了我挺多的份上,我才好心告訴了的。」

這話一出,瞬間感覺深沉,引得這人一番羨慕,看宋傲真心是要走,他又忙問道。

「那如今的情況,你說我該怎麼做才好?」

「裝聾作啞。」

宋傲聳肩,說得雲淡風輕,那人聽了卻茫然了,自己不是一向都是在裝聾作啞嗎,這話好似什麼都沒有說。

見之,宋傲嗤笑一聲,不屑的繼續道:「你之前並不是裝聾作啞,而是真的聾真的啞。」

這話未免也太傷人,這人一聽,臉上瞬間就變了。

惡言傷人啊! 一但是,既然是小少爺派的人來,自然不好過於怠慢,福宅的人都知道,福小少爺的地位可比福少爺高多了。

若是被這人回去告一狀,那麼他的飯碗也不保了。

想到這裡,他還是有些后怕,但是說出的話已經不能再收回了。

正在他想著用什麼話語緩和一下氣氛的時候,楊羽只是淡淡的點頭,絲毫不帶感情色彩的附和道:「好。」

隨後他便站到了旁邊去,看樣子是非常的本分。

這侍衛見之,心中終於鬆了口氣,轉身之時,臉上帶著鄙夷的神色。

「果然是虛張聲勢,哼–」

心中這樣想著,他便退回了朱門之外,那裡,有一溜煙的侍衛,靜靜的觀望著這裡。

只要這領頭侍衛一聲令下,他們便會衝過來。

「無聊。」

領頭侍衛打了一個哈欠,望了望天空,再過一會兒,天亮之後,就該換人了。

不一會兒,就在這侍衛無聊到快睡著的時候,從外院之中,匆匆趕來兩個人。

一個人身寬體肥,一個人俯首帖耳。

前面一人便是福老爺,人如其名,發福得很厲害,走三步喘六下。

後面那人便是先前送信進去的侍衛,此時老爺正在氣頭上,自然不敢多說話,就怕惹禍上身。

領頭侍衛有些修為,福老爺和侍衛一前一後出來的時候,他便感覺到氣氛不對,見此,他的瞌睡瞬間就醒了。

一個激靈,忙站定,隨後快速轉身,往朱門之內而去。

臉上帶著諂媚之意,卻不敢有笑意。

而此時,福老爺正從外院出來,一見這張厭惡的臉,還沒有等這領頭侍衛做出表情,福老爺便心煩意亂的一腳將其踹飛。

這侍衛還在完全懵逼之中,老爺發火,作為下人的他自然不敢反抗。

眼看身體做出一個完美的拋物線,直接墜落到地上去,揚起一地灰塵。

眾多侍衛見之,忙見頭擱置在胸前,俯首帖耳,不敢多言。

一個個的變成了雕塑!

肥胖的身體看似移動得很快,實際上等於是原地踏步。

楊羽斜睨著看著這邊,不為所動,懷中抱著尋常寶劍,猶如看戲一般。

信中所說的話語,楊羽清楚明白,就算是福小少爺做什麼手腳,他也不怕。

似乎是等了許久,發福的福老爺這才氣喘吁吁的到了楊羽身前,雙手扶著膝蓋,喘息了好一陣,他這才抬頭,用就快要斷氣的聲音快速問道。

「你就是給小少爺送信來的人?」

楊羽默默點頭,不說話。

福老爺上上下下的打量了一下楊羽,覺得他實在是太尋常不過。

心中想,或許正是因為這個原因,小兒子才讓他來送信的吧。

終於將氣給順勻,福老爺這才著急道:「請進來,詳細說說少爺情況。」

他也將楊羽當成一般跑腿的人了。

楊羽見之,默默點頭,應聲道:「好。」

語氣依然不咸不淡,得到許可,楊羽見懷中的寶劍輕輕一拋,身旁那個送信進去的侍衛忙接過。

福老爺轉身往裡面去,楊羽隨在身後,看起來非常的老實。

見他這副模樣,眾多侍衛鬆了口氣,好在這送信的沒有說錯話,不然大家都會受到連累。

穿堂過室,富家之人的擺設都千篇一律,無非是古玩字畫,顯示自己有情調而已。

這些東西,楊羽絲毫不感興趣,要是華青來,或許還能多看兩眼,但是楊羽,卻當那些東西是廢物。

在他心裡沒有絲毫的價值。

按捺住心中的著急,福老爺將楊羽帶入了花廳之中,見左右的侍衛都遣散,這才轉身急問道。

「小少爺這是被誰綁架了?落城誰敢有那麼大的膽子!」

在得到小兒子書信的時候,福老爺已經在心中想了一遍,唯一能夠想到的就是比福家強的那幾個家族。

「我。」

楊羽淡淡的回答,福老爺聞言,瞬間轉身過來,滿是橫肉的臉換了顏色。

一臉無法置信,一臉憤恨莫名,一臉的疑惑仇恨,如此種種。

「為……為何?」

福老爺哆嗦了一句,瞬間覺得懼怕,沒有想到挾持自己兒子的人,竟然就是面前這看似人畜無害的人。

而且這人還膽敢給自己送信來!

「放肆!」

下一刻,福老爺已經反應過來,大喝一聲,往後面退去,靠近的一個青瓷花瓶就這樣被他龐大的身形給撞擊到地上去。

隨著「嘩啦–」一聲響,借著這個機會轉移楊羽的注意力,下一刻,從黑暗之中,瞬間飛奔出四個黑衣人來。

「別動。」

楊羽早就知道周圍的情況,面對如此情況,他自然不放在眼裡。

見那幾人出現,他只是淡淡的揚起手,將四隻青羽鏢祭出,待那四人同時從四個角落之中出現的時候,他手中的青羽鏢亦是朝著那四人飛了出去。

聲音起時,那四人剛剛出現在明與暗的交接之處,還未等他們出現,便被青羽鏢之上的強悍靈氣給擊退了回去。

爾後,青羽鏢直接擊打在了四個黑衣人的肩頭,下一刻,慣性起,楊羽話音剛落,那四人便被四隻青羽鏢給釘在了牆上。

周遭的花盆花瓶物件被靈氣打落,瞬間破碎的聲音四起。

伴隨著清脆的聲音,楊羽的話語又淡淡傳來。

「諸位若是亂動的話,下一刻,刺透的就不是你們的肩膀了。」

說話間,手指輕微凝聚,四隻青羽鏢得令,從那四個黑衣人身上脫離而去,再次回到了楊羽的手中。

隨後,在福老爺不可思議的眼中消失不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