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嗖嗖嗖……」

  • Home
  • Blog
  • 「嗖嗖嗖……」

皇甫鈺、皇甫聽風、薛紫嫣、南宮如雪、百里龍天、蕭青璇、君不平、上官冰冰、羅樊,各施展了自己最強攻擊,帶著各種屬性的劍芒,一邊殺敵,一邊足踏飛劍呈環形分散開來,將千名弟子包圍其中。

「紫嫣,你守住這裡,我進去幫譚雲!」皇甫鈺對著左側百丈外的薛紫嫣留下一句話后,她後背上一雙潔白如雪的光明聖翼,驀然綻放,化為十丈之巨!

接著,光明聖翼上,浮現出一縷縷金色聖紋,她扇動雙翼,快如閃電,衝進了被合圍的敵人中!

「殺!」

「撲哧、撲哧……」

皇甫鈺手持飛劍,扇動雙翼,極速穿梭在敵人中,猶如狼入羊群,每從一名弟子身旁疾馳而過,便有一名永恆仙宮弟子被割喉身亡!

「大嫂、二嫂,我們來困住他們,你們去幫譚師兄吧!」

這時,功勛一脈一千四百多名弟子,和其他四脈一千七百多名弟子,足踏飛劍殺氣騰騰的圍攏了過來,對著穆夢囈、鍾吾詩瑤吶喊道。

「好!」穆夢囈、鍾吾詩瑤絕色容顏上,略過一抹羞澀,便持劍殺入了敵人中。

「我也去幫姐夫!」薛紫嫣瞬間一分為五,那金屬性、木屬下、水屬性、火屬性、土屬性的五個薛紫嫣,像是無情的紫衣女神,收割著敵人的一條條性命!

「譚賢弟,算上我!」皇甫聽風獰笑過後,深情的望著柯心怡,「心怡,我們一起上!」

另一方,上官冰冰朝君不平,莞爾一笑,「我們也上!」

接著,百里龍天、蕭青璇也御劍,殺入了敵人中……

田香和朱若琳,對視一眼后,施展了古墓真經,二女一同進入包圍圈中殺敵!

公孫若曦裙角飛揚,也冷若寒霜的持劍,殺入了永恆仙宗弟子中,「撲哧!」一劍洞穿一名男弟子咽喉,其當場身亡……

僅僅數息間,千名永恆仙宗弟子,已死三百餘人!

剩下的六百多人,足踏飛劍,望著自己被三千多名皇甫聖宗弟子團團包圍,多數人嚇得嚎啕大哭,跪在飛劍上求饒:

「求求你們饒了我們吧……」

「嗚嗚……我們還不想死啊……」

「譚雲,求求你讓他們饒了我們吧……」

面對求饒,田香等人不禁停止殺戮,紛紛看向渾身是血,耳鼻、口腔溢血的譚雲!

「你們看我作甚?」殺紅眼的譚雲,右拳擊爆一名弟子頭顱時,身影一閃左手又捏斷了一人脖子!

朕一定娶了個假皇后 譚雲低吼道:「別忘記我說過的話!我們可以同情生命,但絕不同情敵人!」

「你們記住,若非我們有老猿,否則,我們早已被金焰麒麟統統殺了!」

「永恆仙宗弟子死有餘辜!」

「統統給我殺!」

聞言,田香等人拋開了心中僅有的仁慈、憐憫,再次對永恆仙宗六百多名弟子,展開了殘酷的屠殺!

他們清楚,正如譚雲所言,自己一方若沒有老猿庇護,就在方才便已經全軍覆沒了!

對待敵人沒有什麼可說的!

唯有……殺!

殺戮整整持續了盞茶時間,永恆仙宗弟子們的慘叫聲、以及對皇甫聖宗、對譚雲的辱罵詛咒聲,才歸於寂靜。

意味著,永恆仙宗除了汝嫣辰逃之大吉外,其他一千九百多人全部死亡!只在下方滿目瘡痍的森林中,留下一具具不忍直視的屍體!

「啊!」

倏然,弒天魔猿的慘叫聲,從東方數百里的森林中傳來。

接著,金焰麒麟的慘叫聲也響起,「哦……不!本尊的金麟!」

「老猿,你等著,我來幫你!」譚雲心急如焚的大叫一聲,旋即,回首看著穆夢囈等人,大聲道:「不管怎樣,金焰麒麟都是五階妖獸,它重傷之下的任意一擊,也不是我們能承受的!」

「我肉體畢竟強大,我去幫老猿,你們聽令,後退百里,不得跟過來!」

話音甫落,焦慮不安的譚雲,足踏飛劍剛飛出百丈時,穆夢囈哭腔之音響起,「譚雲,等等!」

首席逼婚:狼性老公吻上癮 「怎麼了?」譚雲驀然回首,焦慮的目光中,泛出一絲柔情。

「答應我,活著回來!」穆夢囈噙著淚水。

「嗯!」譚雲重重點頭后,抹去鼻腔湧出的血液,足踏飛劍迸射向遠方……

……

遮天蔽日的森林中,砰地一聲巨響,金焰麒麟一蹄將遍體鱗傷的弒天魔猿踢飛數百丈!

此刻,金焰麒麟全身無數片巨大的金麟,在方才和弒天魔猿扭打中,被弒天魔猿血淋淋的撕扯掉!

它渾身金色血液潺潺滾落,尤其頸部被弒天魔猿撕咬的傷口,更是血流如注。

反觀弒天魔猿幾乎已經面目全非,露出了黝黑的骨骼!它山嶽般的身軀上,布滿了一道道巨大的爪痕,尤其是胸膛血肉龜裂,裸露出一塊塊巨大的骨骼。

很顯然,弒天魔猿的傷勢要重很多!

「哈哈哈!你這隻該死的猿猴,現在你傷得比本尊重!」金焰麒麟面帶人性化的冷笑,一雙金瞳中充斥著得勝的意味,「你連站都站不起來了,你拿什麼和本尊斗……」

頓時,金焰麒麟聲音戛然而止,巨瞳中瀰漫著難以置信之色!

卻是重傷中的弒天魔猿,張開了巨口,獠牙兇狠的緩緩站了起來,沉吼道:「俺擁有俺師父的傳承,除非你擊碎俺的內臟,否則,即便俺全身沒有血肉,俺一樣不死不滅!」

「棒來!」弒天魔猿怒嘯間,跌落在千丈外的黝黑巨棒,驟然攝入它手中!

「俺就不信打不死你!」弒天魔猿一聲怒嘯,震得四周落葉淅瀝瀝飄落,它縱身躍起千丈,雙手持棒,帶著崩塌的虛空,朝金焰麒麟當頭砸落! 得知弒天魔猿巨棒厲害的金焰麒麟,不敢硬抗,當即朝右側躲閃三百丈!

「轟隆!」

巨棒砸地,一道道長達千丈的恐怖裂縫,朝四周延伸之際,弒天魔猿朝右側一躍,甩著巨棒轟然掃中金焰麒麟的頭顱!

「砰!」

「啊!」

金焰麒麟帶著哀嚎,頭顱金色血液飈射,龐大的身軀像是斷了線的風箏,被抽飛千丈砸落在地。

「呼哧呼哧!」

身負重傷的弒天魔猿,連續兩擊后,氣喘如牛,持棒抵地,身軀搖搖欲倒!

「吼!」

金焰麒麟顱骨上爬滿了密密麻麻的裂紋,它混混噩噩的爬了起來,金瞳中透露著凶戾之色,「本尊要殺了你!」

「咚咚咚……」

金焰麒麟渾身噴涌著金色妖力,宛如一頭髮瘋的公牛,帶著龜裂的虛空,塵土瀰漫中朝弒天魔猿衝去!

「殺!」

弒天魔猿右手掄起一圈棒花,迎頭而上,再次朝金焰麒麟頭顱砸去!

腹黑邪少賴上門 「砰……啊!」

金焰麒麟突然側首,擺尾,兩個動作閃電般完成,那堅不可摧般的金鱗巨尾,剛猛無匹的抽向弒天魔猿的頸部!

若在平時,弒天魔猿便可輕而易舉的躲過,可它如今重傷,根本躲閃不及!

「砰!」

金鱗巨尾帶著迸濺的血液,抽中了弒天魔猿頸部,弒天魔猿發出一聲哀嚎被抽飛之際,金焰麒麟飛奔而上,巨尾猶如一道巨色金蟒,極速纏繞住了弒天魔猿脖子!

「砰砰砰……」

金焰麒麟甩動著巨尾,將弒天魔猿不停地甩起后,再殘忍的轟砸在地上!

弒天魔猿口噴鮮血,巨瞳暴凸,發出一聲低沉的怒吼,有掌傾盡全力,揮棒再次砸在了金焰麒麟腦門上!

「砰!」

一道拇指寬的裂痕,在金焰麒麟腦門上崩裂,金焰麒麟感到一陣劇痛、眩暈感自腦海中襲來,頓時,它的速度變得緩慢下來!

「就是這時!」已御劍出現在六千丈外的譚雲,左手緊握飛劍小紫,右手攥著鴻蒙神劍金倪,施展了鴻蒙神步,掠下飛劍朝前方極速閃爍!

「嗖、嗖、嗖!」

譚雲身影每閃爍一次,便跨越了兩千丈虛空,三次過後,譚雲出現在金焰麒麟上空的剎那,心聲大吼道:「小紫傷它雙眼!」

說著,譚雲左手將紫色飛劍擲出的同時,雙手緊握神劍金倪,俯衝而下,身體在虛空中劃出一道優美而毒辣的弧線,朝金焰麒麟之前被弒天魔猿撕咬破的頸部插去!

「撲哧!」

神劍金倪插入金焰麒麟的頸部,驟然變成十丈之巨,頓時,金色血液從頸部噴薄而出!

一胎雙寶:總裁大人,請溫柔 「咯吱!」

譚雲雙手持劍,身體凌空極速旋轉,頓時,神劍金倪在金焰麒麟頸部內絞殺!

「啊……卑微的人類,你膽敢偷襲本尊,去死!」

金焰麒麟萬萬未想到,一個卑微的螻蟻會偷襲自己,它怒嘯中,巨尾驟然鬆開弒天魔猿,以譚雲不可企及的速度,朝譚雲抽去!

「咔嚓!」

譚雲驚悚躲閃,儘管躲過了必死的厄運,可他躲閃中左肩被巨尾抽中,頓時炸裂,斷臂帶著噴洒的血液飛離了身體!

斷掉一臂的譚雲,口噴鮮血,腦袋嗡嗡作響,身體凌空被抽飛!

「納命來!」金焰麒麟舞動金鱗巨尾,朝譚雲順勢抽去的剎那,紫色長劍暴漲十數丈,帶著氣泡破裂聲,插入了金焰麒麟的左眼內!

「啊!本尊的眼睛!」

「不……」

金焰麒麟嘶吼中,巨尾潛意識的放棄了追抽譚雲!

「撲哧!」

紫色飛劍從金焰麒麟左眼拔出,閃電般又插入了金焰麒麟的右目中!

金焰麒麟徹底陷入了狂暴,它猛然抬起前蹄,砸在了插入眼眶的飛劍上!

「啊……」

飛劍內傳出一道女子的慘叫聲,卻是器靈小紫受到了重創,登時,散發著紫色光暈的劍身,變得黯然無光。

失去雙目的金焰麒麟,頭顱一揮,便將插入右目中的紫色飛劍甩飛,跌落在地。

紫色飛劍,劍身輕顫,想飛起來卻始終無法做到。

失去雙目的金焰麒麟,釋放出因身負重傷而變得虛弱的獸識,鎖定住了千丈外的譚雲!

「該死的人類,本尊要碾死你!」

金焰麒麟頸部、雙目噴薄著血液,四蹄踏地一躍而起,朝千丈外的譚雲騰空飛去!

此刻,失去一臂搖搖晃晃起身的譚雲,嘴角卻勾勒出一抹嘲諷之意。

譚雲心念間,聲音從弒天魔猿腦海中響起,「老猿,堅持一下!你現在逮住它,給我三息時間就行!」

此刻,金焰麒麟俯視著譚雲的笑意,一股不祥的預感油然而生,接著,感受到後方傳來呼嘯聲。

它正欲回首時,弒天魔猿便朝他飛奔而來,雙手抓住金焰麒麟的尾巴,將金焰麒麟從虛空硬生生拉下了地面!

「吼!」

弒天魔猿不顧重傷,它巨大的四肢,將金焰麒麟按在了地上。

「去死!」

金焰麒麟堅硬的巨尾,不提的抽打著弒天魔猿,「砰砰砰……」

每一尾抽下,弒天魔猿體表便有一塊塊巨大血肉,脫離了身體,極為慘烈!

「吼!」

弒天魔猿張開巨口,獠牙刺入了金焰麒麟胸膛,虛弱的呼喊道:「主人快!俺堅持不住了!」

「嗖!」

譚雲手持神劍金倪,掠上了金焰麒麟的胸膛,他手持神劍金倪,從金焰麒麟的巨頸傷口中鑽了進入,開始拚命的揮舞著神劍,在滾燙的頸部內極速閃爍,不知疲憊的揮劍,斬殺著金焰麒麟的頸部!

「不……」

「不要殺本尊……譚雲……饒命啊!」

「譚雲,只要你饒了本尊,本尊今後以你馬首是瞻……」

在隨後的片刻內,金焰麒麟急促而斷斷續續的慘叫聲,響徹了方圓千里森林!

這時,六百里虛空外的穆夢囈等人,紛紛御劍循聲而去……

穆夢囈等人,足踏飛劍穿梭在破碎不堪的森林中,當出現金焰麒麟上空的瞬間,看到了極為慘烈的一幕,皆為之一怔!

此刻,面目全非、渾身露出黝黑骨骼的弒天魔猿,正精疲力盡、奄奄一息的躺在地上,隨著它虛弱的呼吸,一股股血液從胸膛噴薄而出。

而金焰麒麟慘烈的倒在血泊中一動不動,已然氣絕身亡!

然而,眾人視線中,並無譚雲的身影!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