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嗚~」

  • Home
  • Blog
  • 「嗚~」

回想起自己暴走的時候在靈狐一族留下的傷痕,葉一夕只能一臉無辜的抱頭**。

「快來看一下這個小子。」

艾雪雙手用力按著葉一夕的臉頰,強行把葉一夕的頭轉向星刻的方向。

「沒事的,很好解決的。」

把艾雪的雙手從自己的臉上拿下,葉一夕邊揉著自己的臉頰,邊走向了星刻。

走到星刻的面前沒有其他的動作,葉一夕僅僅是右手抬起。

嘭——!

葉一夕中指猛的一彈,紫色的靈力貫穿星刻的大腦,星刻身後木屋的牆壁上憑空出現一個尺余大空洞。

「好疼呀——!」

恢復神智的星刻猛的向後倒去,大叫的同時抱著額頭在地上不停地滾來滾去。

「一夕哥,你下手太重了。」

為了教訓對小孩子出手這麼中的葉一夕,艾雪抬起手對著葉一夕的腦袋就是一下。

「好疼。」

下一秒,葉一夕也和星刻一樣在地上不停地翻滾。

「我可沒下那麼重的手。」

被葉一夕用同一招欺騙無數次的艾雪一腳,用力踢在了葉一夕的屁股上。

「這次真的好疼。」

葉一夕抱著屁股,猛的跳了起來。

可是,跳了沒有幾下葉一夕就停了下來,抓著身旁艾雪的小手就向空中飛去。

「小雪,逃了。」

「狐斐、靈狐族長、還有一個強大的氣息,他們怎麼知道我們在這裡的?」

「想知道我們怎麼知道你們在這裡?那就乖乖的留下來。」

艾雪的話剛說完,被藍光包裹的狐斐就已經來到了兩人的身前。

「不可能。」

右手彈出響指,葉一夕瞬間移動到狐斐的身後,右手握拳以開天之勢擊出。

「沒用的。」

葉一夕擊出的被磅礴的紫色靈力右拳,狐斐伸出左手輕輕鬆鬆的接了下來。

「炎爆——!」

大意認為性格溫順的艾雪不會反抗的狐斐,不到一秒種的時間就後悔了。

背後傳來的超高溫度,狐斐身體周圍的自動防護靈力層瞬間就被突破了。

巨大的痛苦中狐斐左手放鬆,葉一夕立即彈出響指瞬間移動出了幾十米外。

而不會瞬間移動的艾雪背後赤紅色華麗翅膀釋放出耀眼的赤紅色之光,讓艾雪以不輸給葉一夕瞬間移動的速度來到了葉一夕的身邊。

嘭、嘭。

被赤紅色、瑩白色包裹的艾雪和葉一夕,剛起步就撞上一度看不到的牆壁。

「好疼啊~!」

捂著被撞得通紅的額頭,葉一夕和艾雪身上的瑩白色、赤紅色光芒瞬間消失,兩人的身體飛速自由落下。

感受到身體開始下降葉一夕立即把身旁的艾雪摟進懷中,無視艾雪的反抗葉一夕身體猛地一轉,想要用自己的身體做肉墊保護艾雪。

「狐斐,你竟然讓兩個人類的孩子從你手中逃走是老了嗎?」

「一夕公子和小雪小姐,可不能算是什麼人類的孩子。」

轉身讓狐媚兒看一下自己背後的被燙紅的皮膚后,狐斐又抬起了自己的左手。白皙的手掌硬接下葉一夕拳擊的掌心,已經完全的變成了青紫色。

「……不可思議。」

作為族長清楚知道狐斐實力的狐媚兒,一時間竟然吃驚的說不出話。

釋放出自己的靈力修復好自己的衣服后,狐斐和狐媚兒眨眼間就降落到地面的月後身旁。

「誒?」

過了許久還是沒有任何的疼痛敢傳來,葉一夕才緩緩張開雙眼。

看著俏臉通紅的艾雪,葉一夕慌忙的放開了懷抱。

「小雪,對不起我……」

「沒事,我原諒你了。」

雖然還是感覺到害羞,但是艾雪的心中卻充滿了甜蜜的喜悅,臉上不自覺綻放出了笑容。

「好美。」

俏臉通紅的艾雪露出的笑容,讓葉一夕完全的看呆了。

「一夕哥,你幹嘛一直盯著人家看,我很不好意思的。」

「哦、哦……狐斐,你是準備殺了我們嗎?竟然設置靈力壁阻擋我們前進,要是我們速度再快的話就撞死在上面了。」

害羞的葉一夕發現狐斐降落到地面上,立即把話題轉移到了狐斐的身上。

「喲~!一夕公子,竟然還會害羞。」

「啰嗦,不要轉移話題。」

「不要那麼生氣,靈力壁又不是我設下的。」

「是我做的。」

一旁的狐媚兒接過了狐斐的話。

「一夕公子和小雪小姐,不聽從我們的勸告肆意逃跑只是一點小教訓而已。」

「怎麼這樣,就連爺爺也從來沒有教訓過我。」

「葉辰閣下不會,不代表我不會。」

在狐媚兒厲聲的宣告面前,想要搬出葉辰來壓眾人艾雪也只能放棄了。

被狐媚兒兇狠的眼神盯著,艾雪怯生生躲到了要想要的身後,不再看狐媚兒那因為在怒氣變得通紅的美艷臉龐。

「姑姑~」

就在狐媚兒想要再次開口訓斥,葉一夕和艾雪兩人之時。背後星刻的叫聲傳來,狐媚兒身形瞬間消失,出現在星刻的身旁蹲下把星刻抱進了懷中。

「請問前輩是?」

狐媚兒離開,葉一夕才敢開口向一旁不認識的月後搭話。

「我是狼月兒的母親,月後。前幾日小女受到一夕公子莫大的恩惠還未道謝,請一夕公子不要怪罪。」

說話的同時月後像人類的女子般向葉一夕作揖行禮。

「沒什麼的,只是一些小事而已不值一提,前輩不用如此勞心挂念。」

葉一夕慌忙的鞠躬向月後還禮。

「一夕哥,月朗兒的母親那就是月狼一族王后,你這樣太失禮了。」

聽到背後艾雪在耳邊的提醒,葉一夕立即直起身來向恭敬的向月後作揖行禮。

「一夕公子,不用如此,我並沒有資格接受一夕公子的禮儀。」

見到葉一夕準備作揖行禮,月後立即閃身到了一旁避過葉一夕。

「幻靈、聖光所有參加行動的人和幻獸,注意行動開始。乾坤大轉,萬物移位。」

突然出現的聲音響徹幻林森林。 天空之上漂浮的金色『太陽』的更高空,擁有漫天繁星的夜空瞬間變成了金藍色,下一瞬又恢復漆黑的夜空。

行禮完畢剛剛抬起頭來的葉一夕,突然發現自己眼前變成完全陌生的環境。

清澈的湖水的包圍之中濃郁的森林小島,遠古時期的風格超大型圓形格鬥場矗立在小島的中央位置。

「哇啊——!」

突然之間的空間移動到半空之中,星刻的慘叫聲立即響徹了整個小島。

「不要怎麼大叫,不然別人還以為我們把你怎麼了呢?」

單手掂起星刻的頸后衣領,葉一夕強行的無視了星刻被勒的通紅的小臉。

「唔唔唔~」

「一夕哥,快放手啊!快要出人命了。」

「哦。」

如實的按照艾雪希望的葉一夕放開了手。

「哇、啊啊啊——!」

突然之間得到了自由的星刻,眼角泛著淚光慘叫聲再次響徹整個小島。

「狐斐,一夕公子和小雪小姐怎麼會到這裡來的?」

威嚴的聲音中身為幻林三聖的老大和幻林三林的守護神的平天,出現在了葉一夕和艾雪的身邊。

紫金色的瞳孔閃爍著憤怒的光芒,在平天的怒哼聲中。天地靈力自動變化成了一個紫色的囚牢,把葉一夕和艾雪囚禁在內。

「喂,你想幹什麼?」

囚牢形成葉一夕失去了靈雪之衣的增幅,瞬間釋放出藍色無雙劍雙手緊握不停地砍向靈力形成的囚牢。

「嘭、嘭、嘭~」

靈力囚牢在無雙劍劈砍下,四濺起紫色靈力火花。但是囚牢並沒有潰散的跡象。

「平天大人,一夕公子和小雪小姐他們開啟通道,從靈狐洞內逃了出來。」

深藍色的靈力一閃而沒,狐斐出現在平天的面前。

與此同時,天空之上的眨眼間多了包括葉一夕和艾雪見過的幻靈森林十三族族長中的十個在內的二十幾位幻獸大能。

「通道,確定嗎?」

「靈狐洞洞口的陰陽法陣並沒有被破壞的痕迹,而且……」

「我在外面守著的時候,沒有看到一夕公子和小雪小姐出來。」

接著狐斐的話,向平天彙報的是在狐斐后一秒趕來的月狼一族的王后——月後。

「這件事情,等下在詳細向我報告。封印了怎麼多年終於可以重見天日了嗎?古老的盟約……」

「葉一夕那個混小子呢?」

在平天沉浸於古老的回憶中的時候,狐媚兒滿臉怒氣的抱著星刻從下方沖了上來。

「咳咳,注意點形象,媚兒。」

在平天的提醒下,狐媚兒才強行壓下心中怒氣,恭敬地退到了狐斐的身旁。

金藍色的靈力逐漸匯聚,在月後的身邊變換成了月狼王的模樣。

「月狼王,怎麼速度這麼慢了,難道是年紀大了體力不支?」

開口向月狼王搭話的是一旁的擁有一頭褐色長發男子。

「是梅花鹿啊。鹿君,你怎麼又把他放出來了?」

「他一直在我耳邊吵,太煩了。」

和被月狼王稱為梅花鹿面容相似身穿華美長袍的男子,正是幻靈森林幻獸麋鹿一族的族長、鹿類幻獸生活區的守護者。

「大哥,不要這麼說你弟弟啊!」

「不要鬧了,聖光的人來了。」

聽到了平天的話,葉一夕和艾雪都是一臉的期待。

突兀之間,霎間天地都變成金藍色的世界,不到一瞬的時間又恢復如初。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