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嗡!」

  • Home
  • Blog
  • 「嗡!」

隨即這幻象已將自身的力量催動到了極致……

手中的一把長劍瘋狂的揮舞,一道道粗大犀利的劍芒朝著四面八方斬去!

斬情神道的道蘊配合上「原始恐懼之力」,讓陳皇弈劍爆發出來的實力異常恐怖,全力而施的陳皇弈劍足以能對抗含青帝這般存在!

這一道道劍芒竟將數位聖人的殺招斬滅!

「這傢伙區區亞聖,竟有如此手段?」

「即使修鍊禁道,也不可能這麼強大……」

「哼,再強也只有一人而已,殺了他!」

在場的聖人們心中也是驚訝萬分,沒想到忽然殺出來的一個亞聖,竟能強橫如斯?

不過再厲害終究也有一個極限!

即使是東方純鈞那般強者,恐怕也抵不住諸多聖人一起出手!

冷酷軍長強寵妻 「唰」

「轟隆隆……」

「嘩……」

黑暗之中,各種殺招從上方的冰層中貫穿下來。

陳皇弈劍的幻象為了保護那個女人,沒有後退一步的打算,便是屹立在破碎的冰層之上,竭盡全力回擊!

諸多聖人出手之下散發的餘波,更是將冰宮的中心破壞殆盡,形成一個數千丈寬大的空間!

這些聖人輪番出手之下,終究將陳皇弈劍的幻象淹沒!

「擊殺了這名亞聖,就輪到那個女人了,」黑暗之中方十刑冷聲說道。

重生之錦繡庶後 「那女人竟沒有逃走?」一名亞聖奇怪的說道。

按理說這位施展斬情神道的亞聖幫她抵擋住了所有攻擊,她應該儘可能的逃之夭夭。

可現在這女人則屹立在空洞下方,一個破碎的冰層外側,現在她的雙手已經輕輕放了下來,臉上掛著一抹微笑,她揮舞著雙手做了一個「收」的手勢,黑暗之中的那些「無形」紛紛開始向她身後匯聚。

「既然不走,就要她死!」

一名聖人率先出手了,黑暗之中一道十字星光劃過,帶著一陣呼嘯朝著那女人當頭打來。

「啪!」

隨著一聲脆響傳來,自那女人身後又有一道身影挺身而出。

那人的氣勢十分強大,而且散發著一股獨特的道之真意,那正是陰陽混沌真意!感受到這股氣勢后,冰宮上層所有人都愣住了,這分明就是東方純鈞的氣勢!

真正的東方純鈞尚且在應付那些「惡孽」,這些「惡孽」運用的原始恐懼之力之強,遠遠超出東方純鈞的意料之外。

不斷地周旋之下,東方純鈞也在思索破解之道。

可「惡孽」本身屬於沒有形體的存在,如何對這些東西造成傷害,還是讓東方純鈞頗傷腦筋。

便是在這時候,他也察覺到了下方傳來的一股熟悉的氣息,那正是自己的氣息! 那女人輕輕拍了拍手……

彌散在冰宮中的黑霧,忽然朝著四面八方消散。

原本與東方純鈞纏鬥的那些惡孽也如同空間中的游魚,迅速流竄之下消失不見。

婚然心動:蜜寵小甜妻 「逢!」

一道火焰自下方點燃。

明黃色的火光頓時籠罩了這一大片空間……

那些黑霧只是讓出了這部分空間,並沒有完全消散,所以這明亮的火光也只能照亮這數千丈大小的空間。

當火光點亮之際,自女人的身後更多的身影踏步走出來。

除了東方純鈞之外,方十刑,牧海極,唐侖,盡皆位列其中。

豪門聯盟所有的聖人,都站在了她身後!

這就是她逼迫那麼多凶物,甚至大惡魔自殺,才得意換來的成果!

看到這一幕,聖人們,亞聖們,大圓滿真神們臉上盡皆都是不可思議的表情!

「只是幻象而已!」一名大圓滿真神嗤之以鼻的說道。

但沒有人將他的話聽進去……

屹立在女子身邊的東方純鈞散發出來的氣勢太強了。

如果只是幻象,根本不可能擁有如此強大的氣勢,甚至給人的壓力都是一樣的!

東方純鈞從一側的冰層上飛遁過來,漂浮在半空中。

他的目光先是落在那女人身上,隨即又落在了自己的幻象身上,雙眼之中滿是陰晴不定。

東方純鈞尚且沒有開口,那女人倒是率先說了,「現在還願意趁我不備動手么?」

剛剛為了給「無形」充足的複製時間,她只能夠被動挨打……因為一旦中斷供給信仰之力,那就前功盡棄!

以她滿腹怨憎的性子,又如何能忍?

「繼續啊!」

「唰!」

清脆的聲音在冰宮中回蕩之下,她身邊的「東方純鈞」已朝著上空拍去!

「嘩啦啦……」

一黑一白兩道洪流,如同黑白雙色的長龍,相互糾纏著朝上方的東方純鈞飛馳而去。

這正是「陰陽洪流」。

東方純鈞看到這兩道陰陽洪流也滿臉慎重。

他雙手左右一轉,化出了陰陽二氣……

「嘩……」

同樣也是兩道陰陽洪流,朝著下方打去。

「呼……」

兩位東方純鈞施展的陰陽洪流交匯在一起,並未爆發出強大的威勢,而是相互交匯之下,在空中形成了一個虛幻的黑白兩色八卦后,便徹底消失了。

看到這一幕,東方純鈞的臉色更加凝重了。

「這不是幻象,」東方純鈞說道。

下方的那個「東方純鈞」則是微微一笑,「也許不算是。」

看到自己如此反駁自己,即使是東方純鈞自身也倍感怪異,但他還是沉住氣盯著那女人說道:「這就是你引我們入冰宮的目的?」

女人眨巴了一下眼睛,淡淡說道:「只是其一而已,我不是告訴過你們么,那件信仰至寶就在冰宮之中,你們既然已到了這裡,能否拿到它就看你們的運氣了……」

聽到這話,東方純鈞的眼睛微微一亮。

只見到女人旁邊的那位「唐侖」忽然從須彌戒指中摸出了一顆火紅色的種子。

唐侖看到那種子,滿臉怪異的叫了一聲,「這女人就連我須彌戒指里的東西都能複製?」

那顆心火種也是神域中一種稀罕的植物……

「咻……」

只見那「唐侖」將這顆心火種輕輕向下一拋。

這種子在下降的過程中,表面就泛出一條條火焰紋路,整顆種子都變得熾熱起來,隨後就化為一個巨大的火團。

那密密匝匝的冰層遇到火團便是瞬間融化,這一路有上自下,頓時融化出一條向下的通路……

而她也將這條通路上的黑霧撤走,所以聖人們的視線可以毫無阻滯的看下去。

不一會兒,心火種已落到了冰宮的最底層。

「那件信仰至寶就在冰宮的最底層,」女人微微一笑。

聖人,亞聖還有大圓滿真神們聽到這話,紛紛向下望去……以他們的目力,即使相隔數萬丈距離也能看的真真切切!

「一座冰棺!」

「這冰棺之中……是一個小女孩?」

「這是一具屍體?和信仰至寶有關係?」

聖人們一個個都用驚奇的目光盯著下方的冰棺。

在那冰棺之中,封存著一個女童的屍體,這女童看上去彷彿沉睡一般,並沒有太多特殊之處。

含青帝看到這冰棺后,眉毛頓時狂跳起來!

當初他還是「岳吟柳」的身份時,闖入深淵魔域第五層的一處秘境獲得了「太和神槍」,在那秘境的牆壁之上曾見識過一些神秘的圖案,其中一個圖案就是一座四四方方的棺材,便是與下方這透明冰棺像極了。

那些神秘圖案中,也包括他手中的這把太和神槍,所以他推斷那些圖案應該就是深淵魔域中所有的信仰至寶!

而且那座棺材的圖案更是凌駕在所有的圖案之上,那時候他就推斷,這棺材肯定與掌控深淵魔域的至寶有關聯,所以他的印象一直很深刻,即使隔了一世,含青帝依舊第一時間回想起來。

「那就是掌控深淵魔域的信仰至寶,」女人幽幽的說道:「眾神的真魔之軀,誰若是有興趣,可以嘗試一下自己能否拿到?」

那些聖人們此前尚且還有些警惕之色,但聽到她的話后,他們眼中都流露出一絲貪婪之色。

「這就是深淵魔域的六階信仰至寶?」

「掌握她,就能掌控深淵魔域的力量……」

「等等,既然這件信仰至寶存在這裡無數年,為什麼你不拿?」一名聖人盯著那女人問道。

女人等著這些聖人們下去,她輕輕撥弄額前的劉海,倒是大大方方的承認了,「我當然是拿不到了,要是我能輕易拿到這件法寶,怎麼可能留給你們?」

「你能說清楚一些么?」方十刑開口問道。

她則搖了搖頭,坐在冰層的邊緣俯視著下方那座冰棺說道:「能不能拿到,靠的是你們的本領,其他的我自然不會多說,只能告訴你……自然是極難的。」

要知道她可是利用「陳皇弈劍」的複製體嘗試了無數次,沒能成功一次。

為了增加成功的概率,她還苦心積慮的引導陳皇弈劍本人,將那些長劍插入冥想之海,用來吸納原始恐懼之力。

只是陳皇弈劍本人並不知道她的存在,也不知道曾暗中受過她的幫助! 聖人們注視著這女人的臉龐,想要從她那張極美的臉上驗證她話的真假。

但這種舉動終究是徒勞,無論從哪個角度,無論從什麼時候,看到她那張臉就能感受到撲面而來的怨恨……

「我們現在下去么?」

「如果是陷阱怎麼辦?」

「都走到這一步了,就算是陷阱我也認了!」

聖人們,亞聖們議論起來,至於大圓滿真神雖然也有交流,不過他們交流的意見基本都會被忽視。

「我們下去!」

就在聖人們議論之際,東方純鈞開口了。

從頭到尾,東方純鈞就不願意做無辜的戰鬥,惡魔也好,這個來歷神秘的女人也好,他都不願意交惡。

既然已經找到了掌控深淵魔域的「信仰至寶」,他自然不會放過。

看這女人的一些舉動,東方純鈞也猜出了一些端倪。

這麼多年來,她都未曾拿到這件信仰至寶,這件寶貝的確很難拿……

她苦心積慮將他們一行聖人引入冰宮,最大的目的是為了複製他們這些聖人……

她是用什麼驚天手段複製的就不重要了,但她的算盤必定是希望聖人的複製體能助她一臂之力,而她的目標應該也是這具「真魔之軀」?

東方純鈞做出了決定,其他的聖人自然不好說什麼。

他看了這女人兩眼,眼神頗有深意,隨後便是一躍而下……

其他的聖人,亞聖,大圓滿也紛紛從高空中向下遁去。

這女人已經撤掉了下方相當範圍的黑霧,他們這一路向下自然沒有任何阻礙。

她坐在冰層的邊緣,俯視這些人離去的身影,撇了撇嘴后,伸手輕輕在冰層上一摁,整個人便悄無聲息的蔓延到黑暗之中,她身後那些複製的聖人們也隨同她悄無聲息的飛遁而去。

……

……

浸染冰宮的這些黑霧能夠擋住能量的波動。

但聖人們出手引發的震動會順著冰宮的牆壁,立柱,地面,向四面八方蔓延。

傳遞到羅征身邊時,那震動已經相當細微了,但羅征緊貼著冰層已經察覺了……

「有人在交手……」黑暗中羅征喃喃說道。

「我也能察覺到,」對面的幻象羅征亦說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