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嗯。」

  • Home
  • Blog
  • 「嗯。」

方初之點點頭,隨後打開了地圖,翻了翻,輕聲道:「父皇出關應該快了,只是這一次出關,父皇擔心整個玄天大陸,都會被他一口氣吸干天地飄零的靈氣。所以未來玄天大陸將會降下來一個等級。」

「什麼!」

宣宗皇帝驚得跳起來,看向方初之,驚叫道:「為何如此?」

「不為何。」方初之瞟了他一眼,淡淡道:「父皇太強了。」

「……」

宣宗皇帝聽得心中一怔,不多時坐在椅子上,頹然的點頭。

方昊天太強了,本身不達永恆不滅境,實力就已經令人恐懼了,一旦晉級道永恆不滅境,他的實力會成為如何,鬼都知道。

「那麼補償呢?」

傲絕修神 宣宗皇帝忽然想到了一點,沉聲問道。

「很簡單,雲生大陸,我們元武王朝會協助建設,你們的任務,就是將高層戰力全都接引道雲生大陸上。」

「凡是不願意離開的高階戰力,全都誅殺。人族已經到了最後時刻,必須時刻備戰。否則未來,將會萬劫不復!」

方初之眸子一豎,眼瞳如同豎瞳,好似一條蛇,銳利的目光盯著獵物一般,讓宣宗皇帝幾乎沒有反抗的說法。

他眉頭緊了緊,最後點頭。

沒辦法,眼下,真的道了生死存亡之時。方昊天一旦突破,吸干整個大陸飄散的靈氣,沒有一百年,玄天大陸休想恢復往日的繁華。

這種時候,皇族要是想讓自己的族中子弟存續,唯一的辦法就是遷徙。抵達雲生大陸,這一作未來的要塞大陸!用來與魔族,一決高下!

沉吟片刻,宣宗皇帝又問:「方昊天一旦突破,擊敗魔族的幾率有多少?」

方初之掃了他一眼,淡然笑道:「不知道。但是也應該清楚,這一次的結界,將會是玄天子前輩最後一次施展了。將來,不會存在了。」

「我知道。」宣宗皇帝很沉重吸了一口氣,臉色不是很好看,眼下,真的是生死存亡的時刻了。

人族不勝,那就是滅亡。

沒有太多的時間了。

「我這就去做。你們儘快派人到雲生大陸。將來,他將會是我等存活的唯一機會。」

「好。」點點頭,方初之招來人下達一道道命令。

不久,宣宗皇帝離開,大帳又恢復了往日平靜。

……

西江城,貪狼軍抵達。

「你們讓開,所有人結陣,將靈氣給我收攝乾淨!」此時的貪狼軍統帥山明怒吼一聲,頓時五千貪狼軍行動起來,一道巨大而堅固的空間結界出現,將南宮家主籠罩起來。

龍恆皇帝一看,頓時喝道:「撤!」

一聲令下,眾人爭先恐後的衝出了加固空間,隨後腳步輕挪,遠離了西江城。

「他們能夠守得住嗎?一個十一重天的存在自爆,就連我等到了二十五重天,都要小心謹慎。」

「不知道,但是貪狼軍一直有一種秘法,能夠攝取靈氣,將一片空間內不管生靈還是世界的靈氣,全都收走,讓那裡徹底變成一地荒涼死地。」

「嘶!真有如此之法?」

「有,專門對付魔族的!抽走靈氣,讓魔氣無所依,最後轉化成為煞氣,讓無數魔族暴走,癲狂,自相殘殺。甚至貪狼軍已經擺出了一個大陣,只要造物主就行。十二萬九千六百八十造物主,一統出手,能夠將一座完整的大陸的本源,直接抽出來。」

「上個月,他們已經拿著一座魔族大陸做了實驗。」

「……」

「成功了?」

「成了。」

嘶……

眾人聽著龍恆與南宮老祖的對話,臉頰不停抽搐,肺一直抽著冷氣,眼神中帶著不一樣的言語。

「難怪魔族要對方昊天出手,是不是以為只要殺了方昊天,元武大陸必然自亂陣腳?」劉大帥驚呼著,震動了其他人。

龍恆點點頭,盯著不停詠頌咒語,擺開陣法的貪狼軍們,心中一緊,緩緩道:「方昊天不能死,他現在是兩方大陸的主心骨,或者說是整個人類的主心骨。」

「一旦他死了,真的就完了!」

南宮老祖接過話,沉聲道:「眼下,各方人族勢力已經悄然出山了,他們之前的博弈,已經被破滅了,現在元武大陸有了這一項逆天的陣法,一般來說只會留下自用。所以面對魔族,元武王朝終究是主力。」

「也只能他們是主力。」龍恆皇帝長嘆一聲,無奈道:「我去過元武,那裡是朝廷一言堂,不管你是宗門還是家族,只能接受朝廷的調令!沒有人造反,因為朝廷的管理體系,是最完美的!」

「有資質者,可以獲得更多,沒有資質的,可以進入其他的專業。」

「他們的修鍊體系健全無比,一切是多麼完美!所有人都能夠成為一個強大,而又令人敬仰的人。」

「也難怪這個國家能夠做到百族共存!」

龍恆皇帝說的話,那是聽得眾人羨慕無比,只不過終究只是一座大陸而已。他們的國家,大陸,還處在一個水深火熱之中呢。

「好了,多說無益,我們如今只等方昊天出關了!一旦他出關,最後一波暗流,也該動了。」

眾人點點頭,不在多言,別人的世界再怎麼好,也是建立在有一個強悍存在,壓服了眾生。

否則,野心家早就四起了。

「不!為什麼你們要出現!元武!元武!你們這一群王八蛋!給我死!給我下去陪葬吧!」

「哈哈哈!」

猖狂笑聲還未落下,這方天地忽然發出一聲哀嚎,無數靈氣驟然一滯,下一刻靈氣徹底的消散在這個世界之中。

「……啊!」

南宮家主臉色驟然變化,停止,最後徹底完了,所有聲音,語氣,全都平抑。

沒了。

南宮家主不甘心的看著自己不斷瘦下來的身體,眼角滑落一滴渾濁的淚,拳頭捏緊了:「你們,不會得逞的!所有人族,將會成為我兒的犧牲品!他才是笑到最後的人! 千億繼承者的女人 哈哈哈!」

「哈哈……」

手垂下,南宮家主如同一株枯槁,頃刻之間,化作飛灰,魂兒都不曾留下。周圍之人觸目驚心,眼中滿是驚恐。

「沒了!一個自爆的南宮家主啊!永恆不滅境啊!」

「貪狼軍,都是永恆不滅境。」

有人道,可是說著話,手還是在顫抖。

龍恆皇帝看向收工的貪狼軍們,點了點頭,他想上去打一聲招呼,畢竟這是方昊天的手下,多認識一些人,總比以後找不到人好。

只是,他還沒上去,就接到了一塊玉簡。

注入靈氣讀了起來,他的眸子凝重起來。

「發生了何事?」南宮老祖問。

「方昊天突破之時,這座大陸的本源雖然不傷,玄天大陸東西兩側的漂浮靈氣,將會被他一口氣榨乾。」

「他擔心會因此導致魔族入侵迅速,而高層中層戰力無法組織起來,所以讓我們整合東西大陸上的一切戰力,進入雲生大陸中。準備最後的決戰!」

龍恆說著,讓每個人都面面相覷起來。

「為什麼會有這樣大的聲勢?」南宮老祖臉頰抽搐著問。

「因為他太強了。」龍恆很無奈的說道,一想到方昊天那還沒有到永恆不滅境,就能夠單挑魔主一隻手的恐怖,他到底還是慫了片刻。

「我知道了。」南宮老祖忽然長長舒了一口氣,看向東部天穹,暗自笑道:「老友,還真是被你賭對了!那個魔主,怕都沒有方昊天進階恐怖。」

「未來,鹿死誰手,猶可未知。」

「人族,或許因為有方昊天,而更加不同吧!」

想到這兒,南宮老祖忽然對龍恆道:「既然已經處理了不肖子孫,我宮家也該恢復往日的姓氏了。」

「未來,還望多多指教。」

老祖說完,龍恆揮揮手,示意他離開。

不久之後,北宮家宣布恢復宮氏,並且吞併了南宮一脈,家主交給了宮家老祖去打理,並且整合整個宮家實力,遷徙抵達雲生大陸。

造反叛亂的事情,已經結束了,整個西江城大寨,已經忘了一個人。

或者叫做魔。

「嘖嘖,方昊天不在,方初之的手段,可謂是層出不窮。不過還好,你是救下來了。」

抱著兔子,這個美人踢了踢腳下的半死不活的男子,站在城牆一角,咧咧嘴道:「好歹你也是我夫君,不過是第一百個,希望不要讓我失望才是。」

「我……可是魔主的後代呢。唯一的喲!至於其他的,都吃了啊。桀桀……」 「反抗,必須反抗!我等根基皆在此,要是離開了玄天大陸,去了那個什麼牢子的雲生大陸,未來會是如何,我想你等心如明鏡,如何不知。」

對著面前數百人,皆是南中郡中終極境以上的存在,各個手段非常,皆是一方雄主。

他們如今密會在此,主要是商議接下來朝廷的遷徙令,要怎麼面對。

這個遷徙令,可是為了將整個大武中高層戰力全部控制了,好在未來能夠與魔族一戰,而不會導致力有不逮。

可是眼下,這一些打著小九九的人們,一聽到這個命令,立刻打起了小九九,對他們來說。

對他們而言,大武死不死不管他們的事情,他們只想要能夠汲取足夠利益而已。

所以,為首之人,叫上與之交好的勢力,秘密集會,想要商討如何應對朝廷。

眾多勢力代表,眸中精光閃爍,心中不斷盤算著自己的利益。

佳人太難追 有些時候,並不是所有好處,都能夠掌握在自己手中的。

其他人,總不會坐視不理吧。

蛋糕,是每個人都會上去咬上一口的。

至於多寡,全部靠自己去索取。

「那麼趙宗主的意思是,我們不接受朝廷的命令?」有人問著上頭慷慨激昂講這話的人,語氣中帶著一絲挪瑜道:「不得不說你的想法很好,可是朝廷從來都不是講道理的。這一次下達的公文,是兵部,是聖旨,一切宗門家族,全部都要接受調令。」

「膽敢不從之人,誅之!」

被喚作趙宗主的人,聞言神情一滯,心頭猛然一跳。但下一刻他就搖頭道:「朝廷會對我們如何,難道就依靠他的屠刀嗎?我們這裡如此多人,法不責眾。在大敵當前的時刻,難道朝廷想要失去我等最後的信任嗎?要是他們如此不管不顧,不若拼上一拼,為我等子孫後代,爭取更多的資源!」

趙宗主說著,手指微微顫動,眼神中帶著一絲銳利,看得其他人心中心頭有一絲意動。

正如趙宗主所言,他們現在已經到了生死存亡之際,朝廷死活要搬遷,讓這一些祖先留下來的一切都毀於一旦的話!他們寧願拼上性命,為後人爭取更多的好處。

搏一搏,單車變摩托!

幹了!

緊咬著牙關,眾人已經站了起來,打算就此與之拼上一場。

就在此時,密會之所,轟鳴。天花板驟然落下,數千武士出現,手持利刃,眸中儘是戲謔與狠辣!

「很好!終於是看到了一些腦袋不正常的傢伙,居然敢這樣的叫囂。真以為朝廷真會玩法不責眾?」

看著面前的武士,手中提著一根銅棍,腰間一把量天尺掛著,趙宗主的臉色不由得大變。

「賀超,你竟然成了朝廷的走狗!」認出了眼前之人的身份,趙宗主心中已然緊了緊。

「喲,原來是趙宗主啊,失敬失敬。」賀超言語之中帶著嘲諷,看著眼前的人,不屑的說著。

輕蔑的口氣,讓趙宗主的心一陣的抽搐,眼角也在跳動。

「你什麼意思?難道你打算惡意對我等下手嗎?」趙宗主低聲冷喝道。

「惡意?報復?我可沒有這個心情。如今我是朝廷廷尉,負責的事情,就是清理你們這一些造反之人。所以,最好還是乖乖就擒,否則到時候朝廷大軍一至,爾等都將成為一地首級!」

娛樂圈bug 賀超冷哼一聲,手也揮動了一下,頓時身後的軍隊一擁而上,釋放無可匹敵的威勢,壓向那一些人。

趙宗主連反應都沒有反應過來,頓時被衝上來的賀超,一拳摜在地上。

「混蛋!賀超!你這個混蛋!居然做了朝廷的走狗!混蛋!」

趙宗主氣急,一聲聲怒吼傳來,讓賀超眼神中只是不屑。

「行了行了,不要以為我不知道。當初你號稱南中無敵,但是不走出南中,你永遠不知道天高地厚。」

「真以為你們現在人很多嗎?在我看來,並不多!這個天下,想要跟你們一樣造反的數不勝數,而且各個修為比你們還高。為此,朝廷已經下了死命令,只要造反,不管死活!全部拿下!」

賀超冷冷說著,聽得趙宗主的額角冷汗直冒。

「此言當真?」趙宗主咳嗽一下,故作鎮靜,可是心中卻是慌得一批,手不自然的低垂,聲音在顫抖。

「廢話,你我雖然互相看對方不順眼,但你也清楚我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人!這樣的時候,我會騙你嗎?你可是我的功勞簿上的一筆啊!謝了。」

嘿嘿冷笑著,看得趙宗主臉色驟然大變。

「你……你混蛋!」

憤憤的罵了一句,趙宗主悍然出手了!

眼下,不是坐以待斃的時候,要是不反抗。等會兒,死的就是自己了!

所以,絕對不能放棄眼下對方還未反應過來的時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