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嗯,我相信你,老大!」顏俊眼中露出感激之色,隨後不再廢話,將手指伸了出來。

  • Home
  • Blog
  • 「嗯,我相信你,老大!」顏俊眼中露出感激之色,隨後不再廢話,將手指伸了出來。

「你們動手吧!」顏俊咬了咬牙,眼睛一閉,示意洛天三人自己動手。

洛天三人大眼瞪小眼,最後洛天和貂元山兩人將視線放在了徐離子益的身上,顯然是讓徐離子益動手。

「靠……」徐離子益低聲輕罵了一聲,手指如刀,砍在了顏俊的胳膊上。

由於顏俊沒有反抗,很快,一道血箭,便是從顏俊的胳膊上飛了出來,讓顏俊微微一皺眉,忍不住看了一眼。

「嘭……」下一刻,僅僅是看了一眼鮮血的顏俊,便是雙眼一翻,直挺挺的倒在了地上,而且身上傳出陣陣的波動,變化成了指甲大的星龍蟻。

「還真快啊!」洛天三人有些無語,暈血暈到如此程度,顏俊也算是古往今來的第一人了吧。

「嗖……」但是隨後,三人的目光便是轉移到了顏俊的鮮血之中,鮮血之中帶著一絲綠意,發出陣陣的嗡鳴,彷彿找到了歸宿一般,在洛天三人門的目光下,朝著天空之上飛去。

「跟上!」洛天飛身而起,一把抓起地面上陷入到昏迷之中的顏俊,跟在了血箭的身後,貂元山和徐離子益,也是抽身而動,跟在了洛天的身後。

血箭的速度很快,而且傳出陣陣的嗡鳴之聲,在天空之中,不斷的盤旋著,彷彿歸家的孩子一般,尋找著自己的母親一樣。

片刻的時間,血箭便是盤旋在了一處廢墟的上空,最終狠狠的撞擊在了地面之上。

「噗……」鮮血灑落,鋪在了地面之上,緩緩的沒入到了地面之中,不過僅僅沒入了一寸,便失去了靈性,彷彿正常的血液一般。

「在這裡?」洛天三人眼神一動,並沒感覺到這處地面有多麼的稀奇,但是還是雙手飛動,金光護體,衝進的地底之下。 第一千一百零五章羽化仙經

隕龍谷中,一處廢墟之中,洛天,貂元山,還有徐離子益三人衝進了地面之下,不斷的穿梭著腐敗的地面。

「一千丈……兩千丈……」三人眨眼之間便是下沉了三千丈的距離,但是四周的土地還是傳出陣陣腐敗的氣息,讓三人的眉頭微微皺了起來。

洛天看了看手中的化成本體的顏俊,眼中露出一絲不忍,咬了咬牙,選擇繼續潛行,畢竟才三千丈而已。

「一萬丈……兩萬丈……」時間緩緩的流逝,三人又是下沉了兩萬丈的距離,不過這次三人的眼中卻是露出了大喜之色,因為他們感覺到四周的土地不再是腐朽的氣息,死氣也是漸漸的被隔絕開來。

洛天知道,這是好的情況,隨後便是繼續下沉,深度達到了恐怖的五萬丈,三人終於發現了一處底下宮殿,說是宮殿,但是宮殿之中卻是沒有絲毫的生氣,不過還是能夠看出,這裡曾經有過生物居住的痕迹。

「找到了!我能感覺到一處地方有著一股強大的氣息,想必就是蟻后所說的羽化仙池了吧!」徐離子益開口,聲音之中帶著激動。

「先別激動的太早,先找到再激動也不遲!」貂元山輕聲開口,但是一直緊皺的眉頭也是舒緩了不少,三人謹慎的朝著那股氣息,緩緩的走了過去。

四周依然有著一些枯骨,不過彷彿沒有了絲毫的神性,輕輕觸碰一下,便是化成了灰燼。

三人再次行走了半個時辰,終於來到了一處看起來像是水池的地方,眼中露出一絲唏噓。

視線中,一個長寬百丈的水池出現在了三人的身前,不過彷彿經過歲月的磨礪,水池彷彿乾涸了一般,不過卻還是有溪流從泉眼的位置流淌出道道的清泉,遮擋住了三人的視線,讓三人不知道,這水池到底有多深,但是洛天三人卻是在泉水之中感受到了深深的寒意。

「這是?」貂元山眼中露出陣陣的疑惑,看向眼前的水池,隨後眼中露出思索之色。

而洛天的雙眼,則是瞪的老大,眼中露出強烈的不可思議,因為眼前的這道靈泉,洛天再熟悉不過,當初也正是因為一道泉改變了洛天一生的命運。

「忘幽潭!」洛天低聲呢喃,眼中露出強烈的不可思議,沒想到竟然在這種地方,遇到了忘幽潭。

當初在大安森林中,洛天第一見到了忘幽潭,也正是掉入到了忘幽潭中,洛天獲得了紀元之書,恢復了自己曾經的體質,洛天怎麼也沒想到,時隔多年,竟然再次找到了忘幽潭。

當初洛天實力低微,現在洛天是何等的實力,眼光自然不一樣,但是看向眼前這忘幽潭的時候,依然還是感覺到陣陣的心驚肉跳。

「紀元之主的實力果然通天,沒想到,竟然連傳說中的忘幽潭都能拘禁過來,供自己的族人改變體質。」

「水池的兩邊有字!」徐離子益眼尖,猛然發現,水池的兩邊,有著一個個,散發著強大的氣息的金字。

「羽化仙經!」悠悠轉醒的顏俊,剛一睜眼,便是看到了那鑲嵌在水池邊上的小字,激動的從洛天的手中跳了下來。

「羽化仙經,真的是羽化仙經,哈哈!」顏俊彷彿一個孩子一般,不斷的大笑著。

「羽化仙經,是什麼東西,不過聽名字,就知道一定很牛逼!」徐離子益看到顏俊的表現,眼中也是泛起了陣陣的精光。

「羽化仙經,乃是我族的那位紀元之主,開創出來的無上經書,配合羽化仙池修鍊,感悟力之極盡,強大至極啊,這趟深入隕龍谷腹地,真的沒有白來!」顏俊手舞足道,黑色的大眼睛里,滿是喜悅。

聽到顏俊的話,即使是貂元山也是心神震動,這羽化仙經,若是傳到九域之中,絕對會引起各大聖地聖族的爭搶。

「不錯,這一趟冒什麼險都值了!」貂元山眼中露出一絲笑意,目光在那些金色的小字上不斷的掃動著。

不過隨後,洛天三人便是發現,紀元之主的手段實在是太逆天,這些字,彷彿有著某種魔力一般,根本就無法記憶。

「這羽化仙經,是配合著羽化仙池來的,只有進入到仙池之中才有機會感悟出真正的經文來!」顏俊臉上露出一絲激動恨不得馬上就跳入到羽化仙池之中。

「走吧,我們來看看這羽化仙池,到底有什麼功效,能夠解除我身體之中的毒素和你身上的天道鎮壓!」貂元山輕聲開口,摔先跳進了羽化仙池之中。

「嘭……」就在貂元山,剛剛跳進泉水之中,僅僅不到幾個呼吸,貂元山的身體,便是轟然碎裂,讓洛天等人的身形一頓,眼中露出強烈的不可思議。

「貂老爺子!」

「老前輩!」洛天三人失聲開口,定在了羽化仙池的上空,眼中露出一古悲色。

「不可能吧,貂老爺子可是半步紀元的大能啊,怎麼會這樣!」徐離子益失聲開口,聲音有些歇斯底里,顯然對於貂元山的感情有些深。

洛天的雙眼也是泛紅,眼角開始濕潤起來,眼中露出不相信的神色,不相信大能貂元山,就這樣就死了,連幾個呼吸都沒堅持住。

「嗡……」就在洛天三人悲從心生之時,陣陣的波動緩緩的傳了出來,幽森的潭水,嘩啦嘩啦的響了起來,隨後貂元山那被絞碎的肉身,在洛天三人震撼的目光之下,緩緩的重組起來,再次化成了貂元山的模樣,出現在了洛天幾人的身前。

「嘭……」貂元山破水而出,眼中露出一絲心怵之色,輕聲開口:「我沒事,不過,實在是太可怕了!」

「剛才,我感覺自己就真的死了一樣,沒想到自己竟然又活過來了!」貂元山心有餘悸的開口,目光中帶著凝重。

「不過,這麼一下,我的得到的好處好像也不少,身體之中的毒素好像少了一些,而且我能感覺我的肉身也是有了一絲精進,更讓我意外的是,在死去的那幾秒里,我竟然聽到了陣陣的仙音,而那仙音,彷彿就是羽化仙經的正文!」貂元山眼中露出期待之色,看向那看似枯竭,但是卻深不可測的忘幽潭水。

「紀元之主到底是怎麼樣的存在啊,連這種地方都能夠人為的製造出來!」洛天三人心中也是感嘆無比,感嘆紀元之主的手段通天。

「進去吧!收穫很大,對你們都有益出!」貂元山臉上露出一絲笑意,縱身再次跳進了羽化仙池之中。

三天閃婚,天降總裁老公 「噗通……」片刻的時間,貂元山再次碰碎,重組出現在了洛天三人的視線當中。

「他媽的,真的不是人能夠承受的,你們先祖的那位紀元之主是不是變態啊!」徐離子益嘴角抽搐的看著出現在三人身前的貂元山。

此時貂元山經歷了兩次死亡,但是肉身更加強悍,身上散發著陣陣的紫色光芒,整個人都是看起來年輕了許多一般。

「我們也進去吧!」洛天眼中露出一絲笑意,同時心中也激動無比,天道的鎮壓,若是真的好用的話,那麼將古天輸救出來,就指日可待了!

想到這,洛天縱身一躍,身體噗通一聲,掉入到了羽化仙池之中,刺骨的寒冷瞬間將洛天凍結。

「熟悉的感覺啊!」洛天臉上露出一絲笑意,感覺那能夠凍結一切的冰寒之氣,心中感嘆。

「嘭……」下一刻,洛天的肉身便是轟然碎裂,洛天整個人神魂遊離,彷彿陷入到了輪迴之中一般。

「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就在洛天肉身崩碎整個人彷彿都陷入到了輪迴之中的時候,一串金色的小子,彷彿遊歷在輪迴通道之中一般,鑽入到了洛天的腦海之中。

「羽化仙經!」洛天心中大喜,不管什麼肉身,想要盡全力去記住那金色的仙經。

一串串如同大道仙音一般的聲音出現在洛天的感知之中,洛天心中驚喜到了頂點,不斷感悟,整個靈魂好像都跟著升華了一般,這羽化仙經乃是紀元之主所創,若是全部感悟,絕對有著無窮的好處。

洛天不知道外界過了多久,只知道自己在以另外一種形態存在著,彷彿忘記了時間的流逝,穿梭在時空與時光的長河之中。

「人類!」就在洛天沉浸在感悟之中的時候,一道低沉的吼聲響起,隨後似乎是什麼東西復甦了一般,感受到了洛天的存在,出現在了異樣狀態之下的洛天身前。

洛天此時的狀態呈現金色,而另外攔住洛天的那道神魂,則是呈現黑色,兩者彷彿冥冥之中的宿敵一般,以另外一種形態,出現在了對方的面前。

聽到這個聲音,洛天瞬間清過來與此同時,外界,洛天的肉身也是緩緩的重組,將洛天的神魂拉扯了回來。

洛天緩緩的睜開雙眼,眼中露出一絲縷金光,身體之中傳出爆炸般的力量,洛天雖然感覺自己飄蕩了很久,但是在外界開來,也僅僅只是過了幾個呼吸而已。

「元氣!」剛剛恢復的洛天臉上便是露出一絲喜色,因為他能感覺到一些元氣的存在了。 第一千一百零六章未來的敵人

隕龍谷腹地之處,四個身影,不斷的從星龍蟻族的羽化仙池之中重組,再跳入那冰冷刺骨的池水之中。

每一次出現,徐離子益都是呲牙咧嘴,顯然是有些不太適應,不斷的死亡,帶來的那種感覺,一般人根本就承受不了多少次。

雖然很是痛苦,但是效果也很明顯,貂元山,洛天,四人此時感覺到自己比起之前來更加強大,單單是肉身,都是晉級了一個檔次,完全能夠碾壓同級的存在。

而最讓洛天欣喜的是他竟然能夠感受到元氣了,隨著每一次進入到羽化仙池之中,重組之後,洛天能夠感受到的元氣也是越來越多。

如果能夠看見的話,一定會有人發現,洛天後背上的罪字,在一筆一劃的減少著。

「一力破萬法!」顏俊黑髮張揚,身體之中傳出爆炸般的力量,仰天長吼,聲音之中帶著激動之意。

「成功了!我終於感悟了羽化仙經,領悟了力之真諦,極致的力量,一力破萬法!」顏俊大聲開口,聲音之中激動無比,這是星龍蟻族,多少年來的夢想,今日他顏俊實現了,他將有很大的機會重走當初星龍蟻族那位紀元之主的道路。

而洛天自從第一次見到那名黑色的虛影之後,便在也沒見過那道黑色的身影。

「那道黑影到底是誰!」洛天心中升起了陣陣的疑惑,不知道這黑影到底是從何而來,而且給洛天的感覺很可怕。

時間的緩緩的流逝著,一轉眼,七天的時間就過去了,徐離子益率先堅持不住,說什麼也不往羽化仙池中跳去。

「我感悟了半步羽化仙經,這已經是我的極限,若是再跳下去,我感覺我會變成瘋子!」徐離子益心中暗嘆,看著還在繼續彷彿尋死一般,朝著羽化仙池跳下去的洛天三人。

「啊……」星龍蟻顏俊大聲開口,聲音之中帶著陣陣的瘋狂,聲音之中帶著堅定,在徐離子益不再跳進羽化仙池的三天之後,也是從池水之中跳了出來,通體金光,顯然是發生了一次驚人的蛻變。

「小子,可以啊,我怎麼感覺現在你竟然比我只差一絲了呢!」徐離子益這三天憋悶的夠嗆,看到顏俊走了出來,臉色一喜,看對方的樣子顯然也是堅持不住了。

「老大,難道你感悟完了羽化仙經?」顏俊眼中露出崇拜之色,看向徐離子益。

「那是!沒看看你老大我是誰!我可是古今第一天才!哈哈!」徐離子益大笑一聲,聲音之中帶著得意之色。

「不愧是我老大,我用了這麼多天才好不容易感悟完成了一部古經,沒想到老大竟然比我還早了三天之多!」顏俊眼中的崇拜之色更加濃郁,看向徐離子益,聲音之中帶著慚愧。

「呃……草!」徐離子益聽到顏俊的話,神請一窒,沒想到顏俊竟然感悟出了完整的羽化仙經,自己卻僅僅是感悟了半部而已。

「老大,怎麼了?」顏俊身體之中泛著陣陣的金光,看到徐離子益的神情,眼中露出不解之色。

「嗯哼!顏俊那,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啊,要戒驕戒躁!」徐離子益眼中露出一絲欣慰之色,顯然是不想讓顏俊知道自己只是感悟了半步古經的事。

「恩!恩!」顏俊眼中露出一絲崇拜,重重的點了點頭,他能感覺到自己現在有多麼強大,力大無窮,彷彿能將蒼天都撕裂一般。

「真想讓我們星龍蟻族的人們全部進來啊,那樣的話,說不定,我們星龍蟻族將再次輝煌起來!」顏俊眼中露出一絲嚮往之色。

不過可惜,這也只能是想想而已,畢竟如今這裡已經不屬於星龍蟻族,而是一處絕地。

「嗡……」在徐離子益和顏俊的等待之下,兩天之後貂元山長笑一聲,出現在了徐離子益等人的視線當中,紫氣滔天,充滿了整個地下宮殿,強大的氣息,讓徐離子益和顏俊忍不住心生顫抖。

「哈哈,真是好地方啊!」貂元山雙眼露出陣陣的精光,目光中帶著一絲喜色。

「貂前輩,您的毒解開了啊!」徐離子益個顏俊上前,感受到貂元山不但修為恢復,而且精神頭彷彿更圓滿了一般。

「嗯,不但恢復了,還將那蜂王的一身修為全部煉化了,我的實力現在只差一絲,只要渡過紀元初期的天劫!就是紀元初期的強者了!」貂元山臉上帶著激動之色,輕聲開口。

「紀元初期,先恭喜貂老爺子了!」徐離子益眼中露出激動,若是貂元山進入到紀元初期,那麼他們的後台也算是硬氣無比了。

「現在還不適合渡那紀元之劫,而且還需要當初洛天布置過的諸天神罰陣引出紀元之劫來,才算是徹底進入紀元初期!」貂元山眼中露出強烈的自信之意,顯然很有信心,自己能夠進入到紀元初期。

「洛天那小子,也是真能堅持,不知道,這羽化仙池能不能夠徹底解開洛天身上的封印啊!」徐離子益眼中露出期待之意,期待著洛天能夠解開天道的鎮壓,橫掃諸敵的場面。

「嘭……嘭……」在徐離子益,還有貂元山三人期待的目光之下,洛天那強悍的肉身不斷的重組融合著。

「一天……兩天……」距離洛天等人進入到隕龍谷,眨眼之間,便是到了一個月的時間。

「十五天!洛天當真是妖孽,竟然堅持了十五天而且還在繼續著!」徐離子益眼中露出震撼,即使是貂元山,也是露出震驚之色,沒想到洛天夠堅持到這麼久。

那種滋味,他們三人都是經歷過,無數次的死亡,無數的次的重組,實在是讓人有些痛不欲生,甚至有可能就此迷失在這羽化仙池之中。

「不知道洛天後背上的天道鎮壓到底解開了多少!」

「是啊,看來天道的鎮壓,即使這樣,一時間也難以解決啊!」貂元山眼中露出一絲焦急,目光中帶著緊張,只要感覺到洛天稍微有些不對勁,那麼他便會出手,將洛天直接攔下。

「羽化而登仙!」洛天經歷過這麼多天的時間,終於將羽化仙經徹底感悟完成,洛天感覺到自己現在渾身沖滿了力量,只不過,經歷了十多天,洛天也已經有些開始麻木起來。

經歷了十多天的破碎重組,洛天也是感受到自己後背之上天道鎮壓至少少了一半的力度,雖然還有影響,但是也比當初強了太多,最少現在自己已經有了晉級的資本。

「嗡……」就在洛天剛剛徹底感悟完成那羽化仙經之後,再次進入到那奇怪的境界中時,終於感受到了陣陣的波動從那幻境之中傳出。

「人類,我們又見面了!」低沉的聲音從黑色的神魂之中傳出,使得洛天的心中微微一緊。

「你是誰!」兩人這是第一次對話,上一次由於時間太短,洛天還沒來的急張口,就被重組的肉身,拉扯回了身體之中。

「我是誰,並不重要,但是在這裡,想必你也是為了羽化仙經而來,而且看樣子你已經感悟完成了!」黑色的身影,眼中露出一絲笑意。

「來吧,殺了你,我便會獲得那羽化仙經,想必在我們的那個世界,我會提升不少實力!」黑色的身影,發出陣陣的輕笑之聲,目光看向洛天。

「你算什麼東西,竟然還妄想殺我!」洛天在黑色神魂出現的一瞬間,便是知道,兩人,是敵非友!

「戰吧,當年你們人類還很弱小,若不是有幾個異常強大的人,將通往你們這個世界的入口封印,想必你們現在已經滅亡了!」黑色的身影輕聲開口,聲音之帶著不屑,一副上位者看待比自己低等的種族的樣子。

洛天的心中掀起了滔天大浪,對方顯然不屬於九域之中,那是一種本質上的差別,不是人類,不是凶獸,同之前被自己滅殺,煉化的那些怪物屬於同樣的生命層次,不過這個黑色的神魂看起來比起那些怪物來更加高級。

不管如何,先戰了在說,說不定,將來會成為九域的不世大敵也說不定,現在既然碰見了,洛天自然要領教一下!

洛天心中打定了主意,心中閃過殺意,金色的神魂在這灰色的如同通道一般的空間之中朝著黑色的神魂沖了過去。

金色神魂,化出無上的威勢,一拳轟向了那名黑色的神魂,排山倒海的氣息在洛天拳頭之中升起,在這羽化仙池之中,洛天的實力再次攀升到了一個層次,若是出去,洛天有信心進入到聖人後期,而且有著梵天攻殺術,還有大道之力,再加上一力破萬法的羽化仙經,洛天自信,自己在聖人後期之時,同樣是同階無敵!

黑色神魂看到洛天那排山倒海的一拳,眼中露出一絲詫異之色,沒想到洛天竟然如此強大,這讓他感受到自己好像小看了人類。

「有意思!」黑色的神魂,神光閃動,黑色的拳影,凝聚而出,同樣是一拳轟出,同樣也是大道之力蔓延,而且看似比起洛天的打出的大道之力,更加圓滿,儼然到了三千大道歸於一道的層次。 第一千一百零七章晉級聖人後期

羽化仙池之中,露天的肉身緩緩的重組著,貂元山三人目光中帶著謹慎之色,看向那緩緩凝聚的洛天,等待著洛天的從羽化仙池之中走出。

三人卻不知道,洛天此時遇上了強大的勁敵,遇到了最艱難的一戰,事關生死之戰。

轟鳴之聲,不斷的在奇怪的空間之中升起,兩者彷彿跨過了兩個不同年代,兩個不同的空間,戰鬥在了一起。

「大道封魔!梵天攻殺!」洛天大開大和,金色的神魂爆發出強烈的氣息,金色的拳頭,帶著驚天的波動,朝著黑色的神魂轟去。

而最讓洛天的驚憾的是,對方竟然將三千大道感悟到了圓滿之境,黑色的拳頭的同樣滔天,同洛天的拳頭碰撞在一起。

「嘭……」下一刻,兩人的身影便是瞬間分開,一金一黑兩到光芒從兩人的眼中迸發而出,交織在一起。

隨後,兩人的雙眼,便是全部都是爆發出了震撼之色,彼此都是看到了對方眼中的凝重。

兩人都是天驕,都是第一次如此強勁的對手,洛天震撼竟然有人如此逆天,看樣子年紀不算太大,便是感悟了三千大道。

而那道黑色的神魂則是震撼於洛天的攻擊手段,五倍的攻擊力,即使是他都要慎重對待。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